新笔趣阁 - 其他 - 通灵实录在线阅读 - 婚纱照的背后(四)

婚纱照的背后(四)

        韩宇和许丹丹的婚房是许丹丹父亲留下的,是婚前财产。结婚不久,二人购置了一台四十多万的汽车,可想而知,用的也是许丹丹的钱。

        除此之外,许丹丹在k市还有三套住宅和一间商铺,以及父亲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在许父生前,这家公司只是一家生产卫生巾的小型企业,最近两三年,公司生意越来越好,已经做成了全国性品牌,并且正在筹备上市。

        另外,宋郁也查过保险公司,许丹丹除了基本的五险一金以外,没有其他保险。

        反倒是韩宇,去年买过多份高额人身意外险,受益人分别是他的父母和弟弟。

        韩宇在公司人缘一般,他只是本科学历,也不是名校毕业,在公司三年都是在最底层,和同事们的关系也很疏远。

        韩宇在大学里有一位同寝室的好友,名叫陆军,陆军也是农村出来的,家境贫困,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的关系非常好。

        大四实习,韩宇和陆军在同一所小学实习,就在实习快要结束的时候,陆军从宿舍楼的阳台跳了下去,自杀身亡。

        看到这时,何灵语轻呼一声,道:“也是自杀?也是跳楼?”

        徐远方点点头,说道:“韩宇当时并不在宿舍,他的弟弟从乡下进城找他,他和弟弟在距离学校三站地的一家拉面馆吃饭,拉面馆的监控可以证明。另外,陆军留在遗书,他是无法面对毕业后的各种压力,感觉前途渺茫才自杀的,这是自杀,没有嫌疑人,警方很快就结案了。”

        徐远方又打开另一份资料。

        许丹丹的确有三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她们的名字分别是孟露、刘盼儿和杨梦蝶。

        许丹丹和孟露是大学同学,刘盼儿和杨梦蝶高考落榜。

        刘盼儿的父母离异,据说是因为她的生母生刘盼儿时难产,以至于后来再也没有怀孕,刘父盼子心切,和刘盼儿离婚,娶了一个乡下女子为妻,生下一个儿子。

        k市有名的老字号刘记熏肉就是刘盼儿家里开的,刘盼儿高中毕业后就是在家里帮忙。

        刘盼儿与继母关系不好,总是吵架,有一次刘盼儿和继母吵架,被继母从楼梯上推下来,一条腿骨折。

        刘盼儿的腿还没有养好,有一次刘盼儿骂继母害她骨折,说继母是犯罪,父亲知道后,把她揍了一顿,刘盼儿的腿便落下残疾,走路一瘸一拐.

        何灵语一拍脑门,说道:“刘盼儿就是送给许丹丹围巾的女孩,不过她的骨折不是车祸,而是被继母推下楼梯造成的?唉,真可怜,那她现在呢?”

        其实不用问,何灵语也看到了,刘盼儿落下残疾后,刘父就急着要把女儿嫁出去,相亲几次后,刘盼儿离家出走。

        为此,刘父和继母还找过刘盼儿的三位好朋友,认为是她们把刘盼儿藏起来,有一次,他们在路上截住许丹丹,被巡逻的警察看到,为此他们被批评教育,从那以后,表面上没有再找过许丹丹。

        刘盼儿至今下落不明。

        第二位朋友杨梦蝶。

        杨梦蝶虽然当年也没有考上大学,但是她的境遇与刘盼儿恰恰相反。杨家家境殷实,杨梦蝶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父母原本想让她复读,可是她不想继续上学了,便到父亲的公司里上班,不过,每年她有一半的时间是在旅游,其间在国外读过两个短期课程,并且拥有一个国外野鸡大学的文凭。她是red上一位小有名气的旅游博主、网红,收入丰厚。去年杨梦蝶结婚,丈夫是一位海归博士。

        杨梦蝶与许丹丹的友情持续到许丹丹结婚之前,在许丹丹结婚后,她们之间的来往就很少了。许丹丹的同事全都不知道许丹丹有一位做网红的朋友。

        第三位朋友孟露。

        三位朋友之中,她和许丹丹最要好,当然,这也是因为她们是大学同学。

        大学毕业后,许丹丹参加工作,孟露则考上了研究生,去了s市,现在是某世界五百强公司的白领,她没有结婚,但是有男友,男友是s市本市人,高级营养师、自由撰稿人。

        许丹丹和韩宇结婚时,就是受孟露邀请去了s市。

        这三位朋友中,宋郁只联系到了孟露,和招婶一样,孟露也不知道许丹丹的死讯,她请了年假,这两天会和男友来k市吊唁许丹丹。

        一口气看完所有资料,何灵语感觉还差点什么,她想了想,问道:“许丹丹自杀的时候,韩宇在哪里?”

        “据目击者证明,许丹丹是在晚上七点钟从自家阳台跳楼自杀的,而那个时候,韩宇在公司加班,整个部门的人都能证明。而那天许丹丹中午就离开了公司,她给公司打电话,说她不舒服,下午请假。她没有留下遗书,房间里整整齐齐,没有打斗痕迹,也不存在是被人从楼上扔下去的可能。”徐远方说道。

        何灵语又问:“那韩宇的新婚妻子呢,就是和他拍婚纱照的那位?”

        徐远方道:“她叫蓝茹,是韩宇的老乡兼高中学妹,现在也在k市工作,就是在韩宇曾经工作过的那所小学,她也是上的师范,现在是那所小学的语文老师。”

        何灵语笑了:“这信息有点大啊。”

        徐远方扬扬眉毛,道:“只是让你失望了,这些都是人类,没有一个是你想要看到的。”

        何灵语伸个懒腰,问道:“韩宇和蓝茹住在哪里,还是住在许丹丹跳楼的房子里吗?”

        “不,他们住在许丹丹的另一套房子里,唉,这小子现在是许丹丹的唯一继承人,许丹丹的所有遗产都是他的。”

        何灵语甩个响指,笑道:“那我们就到原来的房子里看看。”

        徐远方知道她口中“原来的房子”是指的那一处,就是许丹丹跳楼自杀的那一套。

        “我可不保证能够打开房门啊。”徐远方说道。

        “我没说要溜门撬锁啊,韩宇肯定有钥匙,我们让他带着我们,正大光明地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