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 - 通灵实录在线阅读 - 血灵之供养(十九)

血灵之供养(十九)

        “夏东明,你早就知道夏小雨不是你的亲生骨肉,你还为此抛弃了她,现在你假惺惺地来找她,又拿出她妈妈惨死的照片吓她,夏东明,你是想让我报警吗?”徐远方冷笑,他虽然不喜欢小孩,可是却见不得有人这样狠心地对待一个孩子。

        夏东明没有想到,徐远方已经知道他和夏小雨没有血缘关系的事了,先是一怔,接着就横下心来:“徐先生,这是我的家事,希望你不要多管闲事。”

        “多管闲事?好,那我们就把警察叫来,问问这是不是多管闲事。”徐远方说着就拿出手机,要打电话报警。

        夏东明见了,抱起吓得嘤嘤哭泣的夏小雨,冲着徐远方扔了过去。

        徐远方措不及防,下意识地伸手接住夏小雨,手机却掉到了地上。

        夏东明飞起一脚,把徐远方的手机踢飞,落进不远处的小喷泉里。

        徐远方放下夏小雨,再要反击时,夏东明已经跑远了。

        徐远方破口大骂,骂了几句想起夏小雨还在身边,只好做罢。

        他从喷泉池里捞出手机,手机已经进水,他只好跑到前楼用孤儿院的电话,联系了何灵语。

        “灵灵,夏东明出现了,刚刚还拿着杨丽的死亡照片吓唬夏小雨,你说他是要做什么?”徐远方问道。

        何灵语正在吃冰淇淋,口齿不清地说道:“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拿照片,但我可能猜到他找夏小雨是做什么了。”

        做什么呢?

        当初夏东明和杨丽就是用给朱可慧儿子治病这个原因,才让朱可慧拿出钱来,投资他们的魂安居,如果不是杨丽出了意外被人打死,朱可慧的资金就已经到位了。

        刘子谦恼恨夏东明和杨丽出尔反尔,令立门户,让鬼偷出杨丽的心脏,刘子谦或许不知道这件事是刘子谦做的,于是雇了私家侦探,没想到查来查去居然查到了刘子谦身上。

        刘子谦知道当年夏东明和杨丽参于杀害游客的事情,夏东明担心刘子谦会把这件事告诉警察,于是匆匆卖了房子,扔下夏小雨,独自跑路了。

        华夏大地幅原辽阔,夏东明手里至少有两三百万,如果他隐姓埋名,想要找到他谈何容易?

        可是他却忽然回来了,而且回来以后就去找夏小雨。

        什么父女情深,谁信?

        能让他冒险回到W市,只有可能是为了钱。

        徐远方蓦然想起朱可慧的儿子,根据朱可慧的弟弟朱可杰所说,当时朱可慧之所以同意给杨丽投资,是因为她和杨丽一起,残忍地杀死了一个以捡破烂为生的小男孩。

        如果朱可慧还活着,为了给儿子续命,每年都会杀死一个和儿子同岁的男孩,她要用男孩的血,供养那位所谓的魔王使者。

        “灵灵,你这种阴阳两道通吃的高人,听说过那位什么西圣魔王吗?”徐远方问道。

        何灵语摇头:“我没有听说过,不过我听他们说起的那位魔王使者,倒是有点像传说中的血灵。”

        “血灵?那是什么?”徐远方不解。

        “怎么说的,有点像西方的吸血鬼,但又不是吸血鬼,吸血鬼不一定就是死人,而血灵却一定是死了以后才变成血灵的。”

        何灵语告诉徐远方,她并没有真正见到过血灵。

        “我曾听祖母,就是一位前辈说起过,古代有一位大将军,杀人如麻,并且喜欢以杀人取乐。后来他在给朝廷平乱的时候,把一城无辜的百姓全部斩杀。就在他屠城的当天晚上,这位不可一势的大将军被人刺杀了。因为所在之地离他的家乡很远,而古人都是土葬,远隔千里也要把他的棺木送回家乡安葬,于是他的手下兵士们把他装殓后,送他的灵柩回乡。”

        何灵语说到这里,吧唧了一下嘴巴,口干舌噪。

        一旁的思思连忙递上冰咖啡,何灵语感激地冲她龇牙,继续说下去:“他的家乡在很远的地方,这些人抬着灵柩走了三个月。他的军队属于朝廷,当然不能全部跟着一起回来,可是护送棺木的兵士也有二百多人。但是当他们到达将军的家乡时,这二百多人,只余下了一百人,其他人都在路上死掉了。他们的死状都是一样的,被发现时如同干尸,身上的血全都没有了,对,是没有了,因为在发现尸体的地方,没有看到干涸的血迹。即使如此,活着的人还是把将军的棺木送回了家乡。根据当地风俗,客死他乡的人回来以后,要由族中长辈再次为他装殓尸身,如果死的时间太久,也要在尸体上盖上家里准备的尸布。”

        说到这里,何灵语又看向思思,这次不是要冰咖啡了,而是她看到思思捂上了耳朵。

        一旁的司凯对思思挥挥手,做个让她到隔壁的手势,没想到思思苦着脸道:“我可不敢一个人去隔壁,我还是在这里吧。”

        那边何灵语正在继续说下去:“可是当人们打开这位大将军的棺盖时,都给吓住了。那位大将军明明已经死了三个月,早就应该腐烂了,可是打开棺木看到的他,却是面色红润,宛如活人。所有人都给吓坏了,这个消息传到外面的兵士耳中,他们想起一路上那些无端死去的袍泽,又想起大将军活着时的残暴嗜杀,有人就悄悄却请了一位捉鬼天师。天师来的那一天,正是大将军下葬的日子,天师躲在暗处,待到夜深人静,坟地里没有人的时候,天师就出来,拿着铁铲去掘大将军的坟,他刚刚掘到一半,大将军的鬼魂就出现了,其实天师之所以去掘坟,就是为了引他出来。那天夜里,天师和他斗了整夜,天亮的时候,有人发现了天师的尸体,全身的血液都被吸干了,当时天师并非一个人去的,他还有一个小徒弟,当时天师让小徒弟躲在暗处,没有让他出来,这件事就被小徒弟传了出去,之后天师的几位同门都来找过那个大将军鬼,他们的死状和天师一样,都被吸干鲜血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