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 - 通灵实录在线阅读 - 血灵之供养(五)

血灵之供养(五)

        从夏东明家里出来,徐远方和何灵语就去了四单元。

        这是一梯两户的房子,四单元的301和302都是刘子谦的房子。

        据楼下那位义愤填膺的老太太所说,刘子谦买下她家房子后,把两套房子打通,还请了W市一家很有名的装修公司,乒乒乓乓了两三个月,搞了四邻不宁。

        就像老太太所说,徐远方和何灵语踏进四单元的楼道,就闻到烧香的味道。

        何灵语吸吸鼻子,对徐远方道:“这香的味道很怪。”

        徐远方对这些没有研究,问道:“怪吗?我没有闻出来啊?”

        这座楼总共六层,没有电梯,刘子谦的房子在三楼,楼上的人要下楼,就要从他家门前经过,也难怪大家的意见这么大了。

        上了三楼,301的房门已被封死,只有302一道门。

        徐远方正想按门铃,忽然,他听到几声悦耳的铃声。

        他的头发根儿都立起来了,背脊上冒出一层冷汗。

        这声音他太熟悉了,他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过。

        他转过身去,何灵语冲他摇摇头。

        两人快步下楼。

        何灵语对他说道:“你最好先查查刘子谦为何在这里供奉骨灰,如果真像老太太们说的那样,那他是哪里来的这么多骨灰坛,他是不是在做骨灰存放的生意。”

        徐远方也明白了。

        如果他们现在贸然进去,总不能说自己是在调查杨丽的案子吧,可如果刘子谦在这里是做生意,那他们就有的是理由进去查看了。

        徐远方立刻给几个朋友打了电话,最后一个电话居然是打到警局的。

        “咦,你在警局有朋友啊?”何灵语问道。

        徐远方沉着脸,道:“小丫头,你以为我随随便便就能自称是公安局的吗?那可是犯罪。”

        说着,他掏出一本证件,何灵语看看上面的钢印,咧咧嘴。

        徐远方道:“别咧嘴,这不是正式的证件,我现在参与了一个跨省大案的侦破,属于特聘人员,这本证件是方便工作的临时证件,所以我一般不拿出来。”

        何灵语吐吐舌头:“什么跨省大案啊?”

        徐远方看看她,伸手朝她的脑袋上拍了一下:“你太贵了,警局请不起,所以你也别打听了。”

        何灵语翻个白眼,她很贵吗?

        走到徐远方家所在的楼前,何灵语和徐远方就一起怔住了。

        只见两个穿西装戴墨镜足有一米八五的大汉一左一右站在楼道门前,如同两个门神。

        徐远方皱眉,他换上一副笑脸,对何灵语道:“灵灵啊,你是第一次来W市,很想了解W市的民情民风,对吧?”

        何灵语歪着脑袋,咬牙切齿:“我不想!”

        徐远方抚额。

        看到他们来了,两名门神没有说话,一个在前,一个断后,和他们一起走进电梯。

        两人走出电梯,就看到了司凯。

        何灵语一下子就明白了,难道徐远方要和她说什么体察民情,一定是这个家伙贪污了司凯给她的住宿费!

        果然,司凯的脸比锅底还要黑。

        进了屋,一名保镖喧宾夺主去开窗户,另一名保镖拿出口罩给司凯戴上。

        徐远方一看,靠,防雾霾口罩,显摆你们是从帝都来的是吧?

        他自己吸吸鼻子,这屋里的味道很正常啊,单身汉的家不就是这个味道吗?

        “喂,SKY,你怎么没带氧气瓶?”

        司凯冷哼:“我没想到你真的这样无耻。”

        说完,他就看向何灵语:“你的灵气没有受损吧?”

        何灵语张着嘴,呵呵干笑。

        她该说什么?

        事情果然像何灵语猜得那样,因为徐远方是W市人,所以司凯就没有让敏儿给何灵语预订酒店,而是给徐远方拨了一笔款子,做为何灵语在W市的住宿费用。

        而这笔款子并不是司凯出的,而是从司雨浓的私人帐户拨过来的。

        因为何灵语没有接受司雨浓要帮她继续深造的好意,所以司雨浓做出一个决定,只要是何灵语参于办案,行程中的所有费用都由她来承担。

        所以现在徐远方贪污的其实是司雨浓的钱。

        就连司凯也没想到徐远方把何灵语带到自己家里,让她住进了贮藏室。

        “你的灵气没有受到影响吧?”司凯问道。

        何灵语继续张嘴呵呵。

        直到坐进芳香怡人的酒店客房里,徐远方才厚着脸皮问道:“SKY,你怎么忽然来了?”

        司凯没有理他,对何灵语道:“钱收到了吗?”

        “钱?什么钱?”何灵语一怔,下意识地拿出手机,果然,有几笔钱打入她的工资帐户,是工资帐户,而不是她给司凯的那几个。

        她飞快地把这几笔钱加在一起,眉毛就蹙了起来:“钱数不对啊。”

        “嗯,有一部分是税金,需要你到税务机关去补税,我交给了水湄,由她统一去办理。”司凯说道。

        何灵语无语!

        她是不是有史以来第一位捉鬼纳税的纳税人啊?

        “你是我的员工,这些事情我让人给你办理。”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司凯故意加重了员工两个字的语气。

        “大老板,你该不会就是来问问我有没有收到钱吧?”何灵语不解地问道。

        司凯没理她,转身对徐远方道:“我们家在W市有分公司,或许能帮到你们。”

        原来是这个原因啊。

        可是何灵语还是觉得这位司大少也太闲了,难怪媒体都说他是标准的二世祖。

        “正好,你能不能从商界打听一下朱可慧的事。”说着,徐远方就把陈老三发给他的三张照片,以及与陈老三的聊天记录转发给了司凯。

        司凯嗯了一声,正在这时,徐远方的手机响了。

        来电话的是他的一个朋友,就是在回来的路上,他让帮忙打听消息的其中一个朋友。

        “老徐,你说的那个地方全名叫忘忧魂安居,就是存放骨灰的地方,在网上有店铺,我把网址发给你。”

        徐远方目瞪口呆,网上还有这种店铺。

        网址发过来,徐远方转发给司凯和何灵语,三个人打开链接,便看到了忘忧魂安居的网上店铺。

        这家店铺出售的商品除了各种位置的骨灰龛,还有骨灰盒、寿衣、以及所有他们听说过或者没听说过的供奉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