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 - 通灵实录在线阅读 - 恶灵之猛鬼养成(十七)

恶灵之猛鬼养成(十七)

        “何灵语!”

        李天仙一声断喝!

        何灵语笑眯眯地竖起拇指,女鬼已经消失无踪,拇指上的戒指格外刺眼。

        用人骨杀李天仙只是虚张声势,迫使李天仙示意女鬼真身才是真招。

        就在李天仙看向女鬼的一刹那,何灵语掉转枪口,把刺魂针扎进女鬼的眉心。

        如果不是李天仙的那一眼,凭她无论如何也不能从诸多分身里找出女鬼的真身。

        “何灵语,你究竟师承何人?”

        果然,李天仙起疑了。

        面前的小姑娘即使是在娘胎里练起,也不会这么厉害,何况她居然知道千影,而且当自己说这女鬼就是千影时,她没有上当。

        而且,就连失传已久的魂戒也在她手里。

        “你不管,我师承何人关你屁事”,何灵语说到这里,忽然又客气起来,“天仙阿姨,你是不是很舍不得这个会分身的女鬼啊,这女鬼的分身术只是初成吧,假以时日,真的变成千影也未可知。”

        李天仙冷哼一声,算是默认。

        何灵语又道:“既然如此,那你就来抢吧。”

        李天仙站着没动,那张美丽的脸上终于浮上一抹阴霾。

        “魂戒认主,你能驱使它摄鬼,那就意味着它已经认主,除非用你的心头血破戒,否则即使我把这戒指抢过来,也无法释出里面的魂灵。”

        何灵语心中一动,这戒指是她从柳燕手里得来的,柳家并不知道这戒指有什么用,当然也没有教给何灵语,何灵语只是误打误中而已,今天听李天仙这么一说,她这才知道原来别人要想放出里面的鬼,必须要用她的心头血。

        李天仙果然是人老成精了,这种事也知道。

        “既然你抢不了,那我们就谈谈如何。”何灵语笑着说道。

        “谈谈?阿舒已经在你手上了,人死了这么多年了,司家人还要做甚?”李天仙冷冷地说道。

        原来落仙坡人以为司家是想给司小舒报仇。

        “这不是秘密,阿舒本就是司家人,这件事也应该让司家知道。阿舒虽然是在国外出生,可她是生在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如果我没有猜错,她出生的地方亦属阴,天仙阿姨,养鬼圈的事我不太了解,不知道像她这样的人,是不是天生就是做厉鬼的好材料呢?”

        李天仙微怔,养鬼圈?这是什么圈?

        “别说你不懂,你已经很懂了。”李天仙说道。

        “这么说来,当年阿舒的死都是你们安排的了?”何灵语问道。

        “也不尽然”,李天仙顿了顿,说道,“想来你也知道了,阿舒是落仙坡人的后代。但是她们那一支早在二百多年前,便被认定是不能修练的,因此早在她的太祖母那一代就离开了家族,后来又去了国外。到了她祖母的时候,又不得不回来。”

        “不能修练?”何灵语微一诧异,便说道,“她们那一支有遗传病吗?”

        “对,果然是外面长大的女孩子,一猜就猜到了,而我们却也是直到阿舒外婆从国外回来以后,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们有遗传病,而且还有两种之多,一种是精神分裂,另一种则是心脏方面的,她们这一支的女人,大多都是在二十岁以后就精神失常,几乎没有活过三十五岁的。阿舒的外婆遇人不淑,她担心自己在国外发病无人照顾,这才回到寨子里,近代一百多年,我们落仙坡人世世代代生活在大山里,于外面的事情一概不知,也是直到那个时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虽然李天仙是这样说,可是何灵语却不觉得李天仙对外界事物全然不知,看她的衣著打扮,应该是和阿舒外婆同一年代的人,想来就是从那时开始,才走出大山,开始了解外面的事情吧。

        “后来阿舒的外婆得知阿舒是天生适合当鬼的,就让安娜把女儿折磨至死吗?”何灵语问道,虽然这一次她的目的是沈阿成,但是关于阿舒之死,是司家人心里的结,她也想得知当年的真相。

        “安娜的父亲就是个疯子,安娜失恋,又被她父亲折磨,她生下孩子不久,她的父亲就把她和阿舒奉献给他参加的那个组织,安娜离婚后整整三年,都被那个邪恶组织控制,过着娼妓般的生活。安娜的父亲还想利用安娜母女向司家要钱,但是没等安娜父亲有所行动,司家就请私家侦探展开调查,安娜父亲才没敢下手。安娜受不住刺激,精神病发作了,组织才让父亲把她们母女带走,就在离开的路上,安娜当着阿舒的面,杀死了自己的父亲。”

        李天仙继续说道:“那时安娜想起母亲曾让她把孩子送回国内的事,她虽然在国外出生长大,但是对自己外婆家的事多多少少有所了解,安娜没有把孩子送回来,还找到懂邪术的人,把那人教的法子用在了阿舒身上。可想而知,阿舒从小到大受尽折磨,阿舒的外婆身体早就不行了,苦苦等待女儿无果,不久便撒手人寰。”

        “那后来呢?”何灵语问道。

        “我们这些人从来也没有去过国外,也只是从阿舒外婆口中得知安娜的女儿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在阴地出生,虽然也想到这件事若是被懂行之人得知,十有八、九会对孩子不利,可是她们毕竟是在国外,国外懂这个的应该少之又少吧,后来又过了几年,这件事也就被放下了。”

        李天仙说到这里,苦笑了一下,接着说道:“转眼又是几年过去,安娜和阿舒的身体都不行了,也不知怎么的,安娜的精神反而清明起来,良心发现带着阿舒回国治病,并且按照她母亲留给她的地址,给我们写了一封信,我们收到信后,去了五十里外的中学,请中学里的英语老师翻译,才知道那封信写的是什么,然后我们就赶到了她们所在的城市。”

        李天仙又叹了口气,声音里多了几分悲戚:“那次是我亲自过去的,可还是去晚了一步,阿舒竟然杀了安娜,然后自己住进医院治病,我从她们母女的住处发现了她的遗书,好在那遗书虽然是英文的,但是却有几个歪歪扭扭的汉字,写了医院的名称。我赶到医院时,阿舒已经死了,是正常的病故。是我冒充安娜,从医院里带走了她的尸体。那是三十多年前,咱们国家还没有使用身份证,医院里也管得不严,我说我是阿舒的母亲,医院问都没问,就让我把尸体领走了。”

        “你说阿舒留下了遗书,那她的遗书里,让你们把她养成厉鬼吗?”何灵语惊讶地问道。

        “她说她知道自己姓司,她给自己取名叫司小舒,她说她从安娜口中得知外婆家会养鬼,她想当鬼,不想当人了,当人太苦了。所以当她得知自己命不久矣时,就逼迫安娜带她回国,并且联系到我们,我们也是直到那时才知道,原来并非是安娜良心发现,而是阿舒逼她回来的,就连我们收到的那封求助信,也是阿舒逼迫安娜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