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 - 通灵实录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怨灵之歌罗芳

第八章 怨灵之歌罗芳

        何灵语重又回到218房间,所有人都走了,房间里重又恢复寂静,打开门窗后加之刚才人多而聚集的阳气还在。

        何灵语看着窗棂上被风吹得飞扬起来的那根长发,忽然双足弹起,轻轻一跃,便如狸猫一般从窗子里跳了出去。

        小楼不高,她平稳地落到地上,脚下松软潮湿,她看到就在她落地的地方,有一片杂乱的脚印。

        她沿着脚印向前走,前面便是那片即使是在白天也潮气森森的竹林。

        何灵语扬起手腕,腕上银铃纹丝不动。

        她没有迟疑,快步走了进去,根本无需寻找,她便看到两棵竹子中间,躺着一个人。

        这人长发披散,穿着齐胸的睡衣,露出一片雪白。

        正是叶秋痕。

        她双目紧闭,竹影投落在她保养得当的脸上,斑斑驳驳,让这张美丽的脸庞多了几分诡异。

        何灵语探探她的鼻息,又凑到她的嘴边闻了闻,松了一口气,如果她没有判断错误,叶秋痕是摄入歌罗芳昏迷而已。

        她拿起叶秋痕垂落身侧的右手,那枚寸步不离的古董戒指已经不异而飞,无名指上只留下个淡淡的戒痕。

        难怪银铃没有响动,原来那个女鬼连同戒指一起被人拿走了。

        拿走戒指的人,应该就是用歌罗芳把叶秋痕迷晕的人。

        何灵语仔细查看地上的足印,43码,皮鞋。

        她冷哼一声,徐远方,你还真没让我失望。

        何灵语拿出手机,电话打给招伯:“招伯,218的客人昏倒在竹林后面,麻烦您过来帮我把她抬回去吧。”

        收了电话,她一使劲,把叶秋痕背了起来,顿时龇牙咧嘴。她是高估自己这一世的身体了,叶秋痕看着不胖,可是中年女子骨骼密度大,背起来还是挺沉的。

        何灵语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叶秋痕背出竹林,竹林后面是个小山坡,从这里也能上山,只是山路崎岖,不太好走,客栈的大堂里贴着的注意事项,便有这一条,告知住客不要走这条路上山,易有危险。

        她刚刚找了个干净地方把叶秋痕放下,招伯和菠菜便抬着担架跑过来了。

        何灵语指指担架,问道:“客栈里还有这个?”

        菠菜道:“自从去年杨先生摔伤,老板娘便准备了这个,以防再有客人登山受伤。”

        他说着,便和招伯一起把叶秋痕抬上担架,咦了一声,道:“她没有外伤啊。”

        何灵语白他一眼:“又不是只有伤在脸上才叫外伤,有没有外伤你怎么知道?”

        菠菜不信,可是也懒得再问,和招伯抬了叶秋痕回到客栈。

        有客人恰好看到,何灵语便道:“早就说不要从竹林后面上山了,大家可要注意啊。”

        菠菜又看了何灵语一眼,冷笑,再冷笑。

        叶秋痕重新回到218房间,招婶提了急救药箱过来,还有一个小型氧气瓶。何灵语在急救箱里面找到葡萄糖酸钙,招伯和菠菜避出去,招婶笑道:“我年轻时是护士学校毕业的,让我来吧。”

        何灵语看着招婶给叶秋痕做静脉注射,好奇地问道:“原来您是护士学校毕业的,我还以为您是学烹饪的。”

        招婶自豪地说道:“你算说对了,我还真的学过烹饪,我有证书的。”

        何灵语吐吐舌头,又和招婶闲聊几句,招婶称赞她道:“你这小姑娘懂事,有眼力,老板娘知道了一定会夸你。”

        何灵语知道招婶是在说她假装叶秋痕是摔倒昏迷的事招伯和菠菜或许不知道,招婶却一定已经看出叶秋痕是被歌罗芳致晕的,若是让人知道有客人在客栈附近被人迷晕,说不定会报警或者上传到网上,那样一定会影响客栈的生意。

        她笑着说道:“夸我有什么用,又不给我发奖金。”

        看着吸氧后面色逐渐恢复正常的叶秋痕,招婶用听诊器给她检查了一下,对何灵语说:“过一会儿就应该能醒过来了,我下楼去了,你在这里陪着她吧。”

        何灵语答应着,招婶前脚出门,她随后便也出了门,既然叶秋痕没有大碍,她才懒得理会这个女人。

        不,严格说来,她只对藏在叶秋痕戒指里的女鬼感兴趣。

        何灵语哪里也没有去,她还没有吃午饭,所以她去餐厅吃饭了。

        因为出了杨文军的事,午餐都给耽误了。

        何灵语走进餐厅时,招伯正在帮着招婶收拾碗筷,见她进来,招婶笑着问她:“灵灵,你要A餐还是B餐?”

        午餐是套餐份饭,A餐是米饭和三菜一汤,B餐则是面食,这也是照顾南北方客人的口味。

        何灵语拔着脖子看了看,问道:“有水饺啊,什么馅的?”

        招婶道:“角瓜虾仁鸡蛋馅。”

        何灵语兴奋地道:“那我要B餐,招婶给我盛碗馅子汤吧。”

        招婶笑着答应,一边舀饺子汤还一边唠叨:“现在的年轻人啊,都不肯喝饺子汤,原汤化原食,唉,也只有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才喝了。”

        何灵语眨眨眼睛,她是在S市上学,学校里很少吃水饺,她并不知道原来年轻人都不喝饺子汤啊。

        她干笑,她本来也不是现代人啊。

        招婶的水饺很好吃,皮薄,馅也不大不小,而且吃着很清爽,何灵语冲着招婶竖起拇指:“招婶,您是十项全能。”

        招婶笑着把一小碟自己腌的泡菜放到她面前,又拍拍她的脑袋,便去忙别的了。

        正在这时,何灵语腕上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轻响,何灵语看向门口,只见徐远方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坐在角落里的何灵语,他礼貌地点点头,便对招婶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有预订,请问还能加餐吗?”

        何灵语记起来,上午的时候徐远方的确说过他中午不回来吃饭了。

        招婶道:“今天有两位客人订了餐没有吃,不过都是A餐,您看可以吗?”

        她说的两位客人便是杨文军和叶秋痕,这两个人一个送去医院,一个还在屋里躺着。

        徐远方忙说谢谢,何灵语看他一眼,拍拍腕上的银铃,示意它们不要说话,自己则继续埋头大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