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煞气逼人在线阅读 - 二百一十七章 虚境见闻(1)

二百一十七章 虚境见闻(1)

        这阵仗再陷在虚境缓冲区里,那纯粹就是命中带屎,准备的再周全也没有用,活该去死。”

        二百一十七章

        从高空近距离鸟瞰,崂山虚境奇石嶙峋,峭壁陡峻,山中藏海,海中立峰,风光绮丽,和魔幻电影里那些只存在于人类的想象里,不存在现实中的景色相差无几。

        柳雅雯目不转睛的眺望远山,欣赏着从未见过的风景,嘴巴漫不经心的应付着张初九道:“我之前也不知道这次虚境探险,竟然会有赵斌伯伯、真阳子道长这样的大高手来保护我们呀,你就别叽歪了。

        这么安全的虚境之旅,你应该也没经历过吧,好好感受一下不行吗。”

        张初九闻言目光不由从不远处一个身穿夹克,一脸的书卷气,样子像大学教授多过超凡者的中年和一位头戴五岳冠,身着月白道袍的老道士身上划过。

        这两人一个是柳雅雯的外婆亲自派来的,华国政治豪门华家培养出来的强悍超凡者;

        一位是自从柳雅雯、徐琥珀、杜子纯等人在‘虚兽婴儿潮’时在天师道院胶澳分院避难,便频频和她们联系,这次得知几人要去崂山虚境探险,更是主动派出高手保护的天师道供奉级强者真阳子。

        有了这两人临阵加入,再加上柳雅雯的父亲不知道怎么和星际高等科技文明萘洛特驻蓝星军事基地的长官搭了交情,竟然请动了一艘‘萘洛特’现役武装舰艇,作为探险时的交通工具,一下子把本来危险的虚境探险,变得像郊游一样安全。

        不一会,舰艇来到一方巨大到无边无垠的山谷上空,谷底却不是陆地,而是一片平坦如镜的大湖。

        从空中俯瞰可以见到,目光所及的湖面之上,似有似无的漂浮着一层缥缈的雾气。

        漫长的湖边,一小片、一小片三五成群,种类不一的虚兽,悠闲的饮水,休憩着。

        终于在虚境看到了虚兽的影子,数量还这么多,飞艇瞭望室里登时响起一片欢呼声,杜子纯激动的喊道:“看啊,这么大一片湖,还有好多虚兽在喝水。”

        边说,她边操纵着飞椅,寻找更好的观察位置,“那几只虚兽和鹿很像啊,如果蓝星上的鹿又它们那么长,那么锋利的角,恐怕连狮子都不用怕了。

        看看,那些虚兽像不像古代希腊传说的飞马,要是能驯养一只骑着,一定很拉风。”

        柳雅雯闻言露出一副崂山虚兽种族鉴别专家的样子,摆摆手道:“你就别做梦了,纯子。

        那些像飞马的虚兽叫‘天陨马’,一旦被激怒会飞到天上,把身体缩成一团,像陨石一样的撞像敌人,造成的破坏和50当量的集束炸弹差不多。

        就你这样的,根本不要撞击,风压就直接碾成肉泥了。”

        “我也带能够辨认‘崂山虚境’所有已知虚兽种类的‘电子眼镜’了,不用你装样。”杜子纯不服说道:“刚才我说的是理想,理想懂吗。

        现在虽然做不到,未来说不定哪一天就能实现呢。”

        “你那不叫理想,叫妄想好吗…”柳雅雯撇撇醉倒。

        一旁的徐琥珀因为张初九在场的关系,一直显得十分文静,这时听两个闺蜜要吵起来,才插话道:“雅雯、纯在,一点小事你们怎么生气到现在,来了虚境还拌嘴。

        这样的机会多难得,我觉得咱们应该下飞艇去湖边实地走走,近距离观察一下那些虚兽。”

        “好主意。”柳雅雯、杜子纯眼睛一亮,异口同声的应道。

        不远处宋镇奘和几个跟柳雅雯、杜子纯、徐琥珀都是朋友,知道探险队伍多了两个高阶超凡者保镖,和‘萘洛特’文明现役舰艇作为交通工具后临时要求加入的少男、少女,也兴奋的连连点头。

        只有张初九撇撇嘴道:“真是想死不知道那会的,那片湖里藏着一只‘干泽水蛭’,虽然平时蛰伏着1年出动不了几次。

        但万一遇到的话,就算有赵大师和真阳真人保护,也绝好过不了。”

        话音落地,赵斌一笑,饶有兴致的问道:“这湖里藏着干泽水蛭的事虽然不是绝密,但除非那些长期混在‘崂山虚境’的职业探险者,否则很少有人知道。

        初九同学是听谁说的呢?

        “我不是听人说的,而是自己碰到的。”张初九苦笑着答道:“几个月前吧,我刚开始在崂山虚境晃的时候,有一次操纵着自己制作的‘造物’乱闯,碰巧来到了这片湖边,无意间认识了一个擅长使用狙击枪的探险者,提议要和我组队探险。

        我本来是喜欢独来独往的性格,但因为当时对崂山虚境实在太陌生,觉得有一个老手带着熟悉、熟悉情况是件好事,所以就答应下来。

        没想到见我答应了,那个邀我组队的探险者又拿了‘乔’,说他已经在我面前表现了狙击术,非要我也展现一下实力。

        结果不得已我在湖边大杀了一通,弥漫的血腥味惊动了湖底休眠的干泽水蛭,要不是跑得快,差点就死掉。”

        赵斌听着张初九的叙述,表情越来越古怪起来,等张初九把话讲完,马上开口问道:“那个要找你组队的狙击手名字是什么,长得什么样子?”

        “他就报了一个绰号叫变色龙,”张初九沉吟着答道:“穿着一件把全身都包裹住,可以随着外界环境的变化不断改变掩护色的高科技迷彩服,脸上涂满了同样可以随时变色的高科技油彩,根本看不出样子。”

        赵斌闻言神色下意识的重新打量了张初九几眼,突然问了个奇怪至极的问题,“那人和你组队结束后,给你什么好处了吗?”

        张初九听到这话,回忆起自己遇见变色龙后大脑的奇异变化,瞳孔一缩,表情却欲言又止的惊讶摇摇头道:“没有啊,赵斌大师。

        您为什么这么问,难道认识哪个叫变色龙的探险者吗?”

        他本来以为赵斌会推脱,但没想到话音落地,赵斌已露出缅怀的表情,点点头道:“我认识她,很久以前就认识。

        她是一个特别了不起的人,是很多强悍超凡者的偶像。”

        别人听到这番话都一头雾水,唯独本来漫不经心的真阳子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身体一颤,扭头望向赵斌,指了指天上,“难道你说的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