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御剑龙神在线阅读 - 第375章

第375章

        叶帆说:“不,我得去李海水把他介绍给这个城市,”他觉得理解太片面了,需要一个熟人做向导。

        来之前,屠飞告诉他如何找到李克水。

        太阳下山前,叶帆来到一条古老的小巷,走进了一小块石头的来源,终于找到了李shui水。

        在水面上是黑暗的李hei是李heng的孙子,他是八大学生,年仅23岁或34岁。

        在他来之前,屠菲告诉他,李海水必须有一颗心、一颗心、一种手段、一个名字和一个胃。

        屠tu的嘴是自嘲,只能说出来,李海水不仅说,还会说。

        “小叶,你现在是名人了,北方没人认识你,你放心,你会来圣城找我的,”李海水说,“先带你放松一下。”

        “你是房东,我听你的,”叶帆笑着说。

        “圣城有十个多风的地方,”他说,但他不能对自己的外貌“着迷”。

        叶帆一开始就说:“我们找个地方喝两杯吧。“我想给你一些关于圣城的信息,你可以给我一个很好的介绍。”

        李海水挥了挥手,很霸气,说:“反正明天再说,我怎么不好好对待你呢?”

        夜的圣城是华丽的,天空像薄薄的烟雾一样闪耀着,落在城市里,月光像一股水波。

        “圣城可以自动吞下星星,”李希水解释道。

        “这座城市太不寻常了!”叶帆只能叹一口气。

        “今晚,我们去了美丽的湖,”他说。圣地和野家的孩子一定要幸福,今晚一定会很热闹。李喜水笑了。

        请访问收藏网站阅读最新小说!

        第324章魔术

        第324章魔术

        夜间,神的城不是安静的,在旧的街道和街道上有行人,梅勒迪亚斯的音乐从房屋里传来。

        在主街的旁边,宫殿是无数的,金色的和灿烂的,灯光是明亮的。看着它,灯光闪闪发光。

        圣城是一座永不沉睡的城市,宫殿里充满了神,玫瑰色的云朵盛开,一幅像梦一样的景象。

        叶帆说,“圣城里的人大多都是僧人,但多么奢侈,不像神的土地,而是像毁灭的城市。”

        李喜水笑道:“修道士是人,不是无情的人,他们都有七种情欲和六种情欲,这就是修道士的圣城。”

        星星落下,月亮的“颜色”就像水,整个圣城都被一层神圣的薄纱,一片美丽,一首歌和一首歌所覆盖。

        芬芳的美酒来自天空,一座壮观的天宫耀眼,灯火通明,悬在街头的天空中。

        “好酒是一千年前的好酒,好酒!”李和辉抬头看着天空中的酒,说,“露水”代表着“颜色”。“恐怕这里有一些大人物来招待客人。“

        “那个大男人这么高调吗?”叶帆很惊讶。

        李ui水摇摇头说:“这不是一个高调,”他说。特别是当大的人达到一定的水平时,他们就不必关门了。“

        “你知道很多,”叶帆说。

        “这些都不是我的见解,”几位祖父说,“让我们来看看红尘还是红尘,他们会发现红尘可能是异域的世界,不同的人,不同的方式,进入不同的视野。”

        叶帆点头说道:“这确实是一个高状态的问题。”。“原来,我眼中的浮夸可能是在别人的眼中,或者已经变成了一片生动的净土。”

        “事实上,一些年轻一代已经来到这个精神境界,独自在红色的世界,看到我的道路,说:”李喜水。

        “谁?”叶帆很惊讶。

        “我不知道,”他说。

        在天空中,宫殿是漂浮的,灯光是华丽的,酒是丰富的,空气是漂浮在空气中,它是醉到人的骨头。

        “他们中的大多数是圣地的长者,吃着巨大的力量,”李喜水说,“今天我们会玩得很开心,下次我请你过来喝醉,我会吐出我的血。”

        叶帆问道:“在这儿吃饭要多少钱?”。

        这是很难确定的顺序,最差的酒宴值十元,最豪华的罪宴往往要花费几十万元,甚至更多,这是无法衡量的。

        叶帆听了这话,突然喘着气,这太奢侈了,他一顿饭吃了几十万元。他吃了什么?

        “那是不是太多了?”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龙和神奇的翅膀……你应该知道这些东西的名字有多罕见,甚至有智慧的茶,使伟大的力量有可能有一个顿悟。”

        叶帆张口说了一会儿,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他说:“谁开了这个喝醉的仙女?”

        北源的黄金家族在圣城有八家大酒商,足以跻身前三名。

        叶帆笑着说:“我每天从所有圣地扫过石头后,都会请你吃晚饭。

        “宴会只会在主用餐的时候举行一次,”李说,摇摇头。

        上帝之城的夜晚真的不一样。沿着这条老街走。宫殿被做成一块,如果你来到童话王国,它就像一个梦。

        在前面,湖水像玉一样明亮,像一颗闪耀着蓝色光芒的巨大宝石,闪耀着夜的“颜色”。

        湖岸已经挤满了人,其中大多数是年轻人,都在等待着。

        “这里的夜景真不错。”

        岸上的各种花草都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它们都映在明亮的蓝色“颜色”湖里。

        月光洁白,十多艘玉船漂浮在湖面上。

        更远的地方,一艘名为凤歌的龙舟,在五个“颜色”的灯光下闪闪发光,在夜晚的“颜色”下,看起来“入迷”。

        而大湖的深空更壮丽,藏着一块琼楼玉和一块翡翠,四周都是“颜色”和夜晚的雾气。

        “这就像来到伊莫宫,”叶说。

        他说:“很自然,城市里很少有人能和他们竞争。

        他说:“很多人应该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以及人们为何匆匆忙忙。

        李喜水笑着说:“那些像铁一样传播心灵的人,并不一定带着一颗心,只是风和月亮。”

        叶帆点点头:“对未来的主的支持也是很大的,圣人也见过最美丽的女人,她想知道东方的原野。”

        他说:“但是,毕竟,像这样不缺钱的女人可能会杀死她的一些后代,这也是事实。

        “你呢?”叶帆笑道。

        “我……当然能忍住,太棒了,”李海水笑着说。

        “别沉下去,伙计。”

        “小心,尤其是你的小叶子,在你年轻的时候,你的心不是很坚定,你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合,不要再说了。”

        叶帆有点无语了。

        “你不能相信我说的是真的,”他说。“前食欲之王让一些儿子和老家族的后代沉入地下”,作为东方广袤荒野中最美丽的女人之一,所谓的女人也是谦虚的,恐怕这是东方荒野中的第一个美丽。“

        叶帆的嘴角转过头来,冷笑着说:“风和月亮是世界上最高的,但如果她送她‘颜色’,我还能吃什么呢?”

        “不要瞧不起它,如果你这样瞧不起它,她很可能会说:“李克水的罕见的‘露水’表现出一种庄严的‘颜色’。”

        “他们在实践哪种法律?”

        “在过去的几年里,他们既有古代的法国作品,也有佛教作品,我最近才知道,一千多年前,他们又有另一部心脏法,据说是西方逃兵的佛教秘密,他们把它变成了一个美好的境地。

        “就算是这样吗?”叶帆听说过,但他不相信。

        “你一会儿就知道了,”李喜水笑着说。

        “佛教……”叶帆的下巴是“触摸”,他什么也没说。

        突然,丝竹在一起歌唱,这首歌很美,在夜空下动来动去。

        “奴隶家庭很安全。“

        天空的声音被听到,一只mimi终于出现了,她就像天上的仙女,她正飞进一艘白色的花船里。

        这是一艘“五色”的玉船,上面堆满了“***”、“霞点”,把她拖进了大湖的深处。

        “这是什么意思?”有人想。

        主戏要来了,我想我只能看到过去的花了。

        湖的岸边沸腾了,许多人冲上前去买那艘玉船,划到湖里。

        叶帆和李喜水走上前去问,他们需要的东西太贵了,太离谱了,他们都不会说话,但是很多人都不在意,只是在近距离见面而已。

        李海水有点无语,连一艘玉船都买不到。

        “你就不能飞过去吗?”叶方涛。

        “这是一种耻辱,它是有可能被殴打回来,”李想,在人群中寻找它,然后他的眼睛照亮说,“是的。”

        他瞪大眼睛,笑了笑,说:“这是吴兴贡的第七次,我见过这个人。”

        这位花了很多钱的小姐,登上了一艘大龙舟,它比旁边的玉船高得多。

        叶帆以为自己要坐帆船,他怎么知道李和辉走过去,把五兴宫七宫的一个佣人叫到一旁,低声说。

        结果,龙舟的名字出现了,就好像它是从火中燃烧出来的。

        “什么?!”五兴宫第七宫突然变了“颜色”,赶紧下了龙舟,匆匆穿过人群。

        李和辉摇摇头,登上了龙舟。然后他向叶帆招手,请他上来。

        周围的人用一种奇怪的方式看着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这条龙舟改变了它的主人,但是它不是很容易问。

        叶帆问道:“你跟他说了什么?”。

        “这只是一个信息,他的未婚妻就在这里,”李喜水冷冷地回答。

        “你有没有受伤?”叶帆开始明白李和辉的所作所为。

        “他的未婚妻是五相的女儿,”李喜水笑道。“即使他怀疑,他也不敢留在这里,这关乎他的未来。

        在五大湖里,有很多玉船,但是这样的长船数量是有限的,它们都是由一些大弟子来设置的。

        他们站在船的船头上,乘风破浪来到了大湖的深处。

        杀!

        两人都感觉到了死亡,非常强烈,但不是他们。

        不远处,一艘神圣的船甚至比他们的龙舟还要大。

        “天妖宫的小领主!”李海水说道。

        对面有一艘金色的大船。它也非常壮观,就像一个阳台上站着一个男人。

        他穿着一件金色的外套,皮肤上有一块青铜色的“颜色”,有一张锐利的脸,眉毛很长,他看起来很英俊。

        “北方黄金家族的后裔!”李希书哈哈哈笑着说,“更别提圣地了,这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