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我能召唤人机在线阅读 - 第367章 我是你爸爸

第367章 我是你爸爸

        姬承业有玄色道袍,虽然布料一般,也洗的有点白,可穿着这一身,无论出席任何正式场合,都不会在西式礼服面前输气质。

        姬承业本也让姬少天穿道袍的,因为那种场合,来宾都会穿礼服,姬少天没有礼服,穿道袍也不会失礼。

        但姬承业是拿他的道袍给姬少天穿的,姬少天穿着有点短,又稍稍有点宽,很难看,所以他不愿意穿。

        他仍旧穿自己平常穿的直筒牛仔裤和毛衣衬衫,搭配简单的浅色外套就行。

        鞋子是白色板鞋。

        姬少天觉得这一身穿着很帅,妥妥的偶像剧男主穿搭,同龄人但凡有点品味的男生都是这种穿搭。

        临出门前,王晚春都对姬少天赞不绝口,直夸我儿子真帅!

        姬承业却直嘀咕“早该给少天准备一套道服的,是我大意了。要写进备忘录……”

        姬少天在路上很是得意,时不时对着息屏的手机屏幕照几下脸“孤芳自赏”,他今天还打了蜡,头锃亮,有型。

        “咱这模样,到了上流社会也不会丢人。”

        姬少天这样想着,可到了君临会所,停车后跟着姬承业穿过紫竹林,进了富丽堂皇、张灯结彩的会所大厅后,姬少天突然傻眼了。

        大厅里男人们无论长幼,都穿着考究的西装皮鞋,梳着严谨的型,举止收敛而优雅。

        姬少天想起一句话:“西装从不是为了舒服而设计的,而是约束,是自制。”

        女人们除了小女孩穿着可爱的洛丽塔裙,成年女人们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造型各异,胸前或后背露出大片皮肤的修身长裙。

        她们脖子上都有名贵的项链,或红蓝宝石,或钻石。

        上流社会的女人们不尽然都是美女,甚至在场大多数女人都长相一般,有很多都韶华不再,脸上脖子上有了皱纹,皮肤也不那么细腻了。

        按理说这样的女人们穿着这么暴露的礼服长裙应该很“不堪入目”,可在场每个女人脸上都有一股子自信和从容,浑身都透着雍容的气质,所以即便她们不漂亮,不年轻,可也很有魅力。

        至少姬少天没有觉得她们穿露背露肩或者略露沟的礼服长裙是“为老不尊”或“丑人多作怪”……似乎除了他,场上的男士们没人注意女人们衣服是否暴露。

        和女人谈笑风生的男士们目光专注对方眼睛,除了自己身边的女伴,基本上目不斜视。

        “素质好高啊!”

        姬少天被震撼到了,他感觉自己一下子从市井升到了天堂,好像这里的每个人身上都有美德,让人自惭形愧。

        现在,他也突然感觉到自己这一身休闲装在这里格格不入了,这让他有点难堪,也让他对自己审美产生了质疑。

        ——和这些西装革履,长裙托肩的上流人士比起来,自己穿的简直是街头小混混。

        但好在这些上流人士素质极高,姬少天进场后,他们并未对姬少天投来多少异样的目光,而是自然略过他而已,倒是看到一身玄色道袍的姬承业,这些上流人士眼里都流露出崇敬,或示好。

        “还是找个角落呆着吧。”

        尽管在场上流人士没有对姬少天投来异样眼神,可奈何姬承业实在太过惹人注目,是这里唯一穿道袍的,很多人端着红酒主动来搭话。

        姬少天不适应,便偷偷跑拐角找了个皮长凳坐下。

        他还向美女服务员要了一杯橙汁。

        “我这样的穿着,就等于没见过世面吧。所谓见世面,就是以后我再参加这种场合,就知道该怎么穿搭,该用什么表情和别人聊天了吧。”

        姬少天摇了摇果汁,仔细看着周围形形色色但举止和表情都很统一的上流人士,有心学了起来,他还现这些人叫服务员的时候,不是像自己刚才那样喊服务员,而是伸出食指微微举手,训练有素的服务员很快就会过来。

        不喝的酒水或果汁,是放在托盘左边的。

        “要学的还有很多啊。”

        姬少天摇了摇果汁,喝了一口,喝完他突然额头直冒冷汗,因为他忘了自己手上这杯果汁刚才是从服务员托盘左边拿的还是右边拿的了。

        若是从左边拿的,那岂不是别人喝过的?

        这里的人很多都对手中酒水浅尝辄止就放回托盘里的!

        “应该不会,如果我拿错,服务员肯定就提醒我了,他们可都很专业的……”

        ……………

        “诶?老板!”

        就在姬少天纠结自己手中的果汁有没有问题的时候,一道声音从附近响起,他抬起头,便看到楚暮云挽着她爸楚耀宗的胳膊走了过来。

        “云姐。”

        姬少天打了个招呼,对于楚暮云出现他并不奇怪,她爸是a市富,这种上流婚礼宴会,她自然够格参加。

        楚暮云穿着深色抹胸长裙礼服,长颈上挂着很细的钻石项链,衬托的白皙的双肩和锁骨格外迷人,她右肩膀上有一颗小黑痣,在她自信和开朗的笑容下,这颗小黑痣比她脖子上的钻石项链更迷人。

        楚暮云肤白貌美,身材婀娜高挑,无疑来宾里面最惹人注目的存在,姬少天能感觉到很多双眼睛都有意无意的朝她身上打量。

        “听我爸说姬叔叔说要带你来,我以为你不会来呢。”楚暮云松开楚耀宗胳膊,熟络的坐在了姬少天身边。

        见女儿和姬少天这么熟,楚耀宗脸上也是笑意盈盈。

        “来见见世面,我以前没参加过这种场合,衣服都不会穿。”姬少天自嘲笑了笑。

        “没关系啦,我反倒觉得老板你穿这身在这里是最帅的,干净阳光!”楚暮云哈哈一笑,拍了拍姬少天肩膀。

        “是啊,气质最重要,姬公子身上有着这里谁都没有的质朴气质啊!难得!”

        楚耀宗笑呵呵的夸了姬少天,然后顺势坐到了姬少天另一边。

        姬少天有点拘束的往楚暮云那边挪了挪屁股,心中却不住汗颜:“质朴气质?这不就是在变相说我土嘛,你是夸我还是损我呢?”

        楚耀宗当然是在夸姬少天,而且他还以为自己拍对了马屁,坐到姬少天身边后,他笑容更加谄媚起来:“姬公子,那日你教我的催动真气之法,真是神奇啊!可否约个时间,我们再好好研究研究?”

        这段时间,楚耀宗从姬承业那里倒是见识到不少道家术法神奇,可却没学到半点像姬少天那天教他的真气之法。

        他以为姬承业是“法不传六耳”或“家法不外传”,所以故意不教他;所以,他想从姬少天这里入手,学个一招半式,能自己激真气他就知足了。

        “我那天也是巧合,这东西讲机缘的,再教你也还是那些,你也不一定能像那天一样有所领悟。”

        姬少天知道楚耀宗话里意思,所以给了他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见楚耀宗还是一脸求人的意思,姬少天又道:“总之,修道先修心,心中有一丝杂念都不行。”

        这句话更是忽悠人,凡人心中怎么可能没有半点杂念,除非修习了一辈子佛法的和尚。

        “这……”

        楚耀宗回想了下,似乎那天跟姬少天学的时候,自己确实没想太多,稀里糊涂就有真气了。

        “老爸,你满身铜臭气,不适合修仙,还是好好做生意吧!”一旁楚暮云毫不留情补刀,见楚耀宗还欲纠缠姬少天,她一把挽住姬少天胳膊,把姬少天拉走了。

        “别理我爸,他就是那种想减肥还管不住嘴的人,口口声声要修仙养生,可总想着走捷径,吃药传功什么的……哎!”

        楚暮云对姬少天道,看来她对楚耀宗这点早就有意见了。

        “可以理解。不过你爸看起来脸色红润,中气十足,一定会健康长寿。”姬少天说的是实话,但在楚暮云听来就是善解人意。

        她虽埋怨楚耀宗,可心底还是希望他好的。

        “嘻嘻,老板你不仅人长得帅,心底更是善良。”

        楚暮云对姬少天露出甜甜的笑容,这其实没什么,可现在她正挽着姬少天胳膊,所以在别人眼里,他们宛如热恋的情侣。

        “楚家小女儿不是单身吗?”

        在场众多年轻男人们开始坐不住了,他们很多人都对楚暮云垂涎已久,此时他们再看姬少天,眼神也不再那么绅士,而是带着一点敌视和轻慢。

        “衣服都不会穿,估计没受过什么家教。”

        ………

        “云姐,我们去吃东西吧?”

        姬少天看到那边自助餐区都是顶级食材,有五颜六色的马卡龙,有火腿松露,但他对鱼子酱比较感兴趣,因为……没吃过。

        他不知道那边自助餐有什么规矩,和楚暮云一起去可以问问她。

        “ok!虽然我在减肥,可谁让你是我老板呢,我就舍命陪君子。”

        “你已经下班了,就别叫我老板了,叫我少天就行。”

        姬少天突然一笑,道:“也可以学你爸,叫我姬公子啊。哈哈!”

        楚暮云眯眼看了看姬少天,然后提了提裙角微微半蹲,调笑道:“行,姬公子,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有礼有礼,哈哈!”

        两人正玩笑呢,一个油头粉面的男子挡住了两人。

        “暮云,这位弟弟是谁,给介绍下?”

        “说谁是弟弟呢?你才是弟弟,你全家都是弟弟!”楚暮云毫不客气。

        男子蒙了,他没想到楚暮云这么护着姬少天,他尴尬的抬了抬手,无辜道:“我就是问问,你至于么……”

        “那你不应该上来就喊他弟弟,他比你高那么多,是弟弟?”楚暮云比划了下一米八多的姬少天,又比划了下男子一米七多的身高,目光挑衅。

        看得出来,她和男子很熟,不然也不会说话这么直接。

        男子一脸难堪,楚暮云继续道:“应该叫小哥哥知道不?这位小哥哥是我老板!”

        “老板?”

        男子瞪大眼睛看着姬少天,姬少天不置可否,眼神略微有点无奈。

        “好吧,你们聊,我先撤了。”

        男子举了举酒杯,灰溜溜离开了。

        楚暮云对姬少天道:“我跟你说,这些人贼虚伪,嘲讽人都彬彬有礼,但我不吃这一套,抓住关键字直接怼回去!哼。”

        “你这怼的有点狠,如果他说的弟弟没有讽刺的意思呢?”姬少天道。

        “一定是,我太了解这货了,我和他打过吃鸡,他骂人都是弟弟的。”

        楚暮云说完,嘿嘿一笑道:“看你不太会怼人的样子,我教你一招,但凡是遇到别人怼你,你只需要照着他的话骂他全家就行。”

        “呃……”

        姬少天想说这样太狠了,也太没素质了吧,楚暮云抢断了他的话:“比如,别人说你是垃圾,你就说你全家都是垃圾。说你是狗,你就说他全家都是……说你是沙雕你也这样说他全家……嘿嘿,这招无解,保证气死对方!”

        “哈哈,好吧,还是尽量别和人互怼的好。”

        姬少天苦笑一下,突然他又挑了跳眉毛,对身边楚暮云问道:“那别人如果对我说‘我是你爸爸呢’?”

        “那就说你全家都是我爸爸啊!……啊?”

        楚暮云一愣,旋即噗嗤笑了起来,噗嗤声音很大,引得周围很多人都投来了目光。

        “卧槽啊!这个大bug我咋没想到呢!哈哈哈!你全家都是我爸爸……哈哈!”

        “行了,别笑了,带我去吃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