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剑入天荒在线阅读 - 第113章 全部醒来

第113章 全部醒来

        秋月大比之后,前来观礼的外家修士,陆续退去。

        带走了数名资质不错的弟子,当然,主要还是那些资格赛的胜出者,也有宗门势力,来找过黄平和牛五,都被他们拒绝了。

        很快,风道崖又回到了原本的轨道。

        秦知一打算近段时间前往南崖悟道,前夕,有两名修士来到了秦知一的院子。秦知一有些意外,来人是夏攸,还有他的一位朋友,玄元宗的林云逸。

        夏攸气息平和,看其样子,丝毫不以败给秦知一而介怀。

        夏攸仔细的介绍了他的朋友林云逸,只是夏攸不知道的,拜青竹所赐,这林云逸之名,秦知一已经知道。

        此次前来,夏攸是来道别的,他将离开风道崖远游。

        临行之际,专程来看望秦知一,自然是有结交之心。

        两人见面。话不多,夏攸临走,送了秦知一两样东西,一本书,一壶酒。

        他说,这世间,有许多美景,可以多去看看,

        有许多美酒,可以多去品尝。

        君子之交淡如水。如此之后,夏攸跟林云逸就离开了。秦知一目送两人远去,

        就像看到了更远方的风景。

        “似是逍遥,仿若大道。”秦知一心中喟叹。

        ...

        修士,当如何。当修如何之道?

        逍遥天地之间,看山河似锦,美人如玉。

        或是快意恩仇,或是...

        秦知一在院子中,默默的起开那壶酒,一边喝着,一边想着,前路茫茫,又充满着向往。“山河如此多娇,此酒该喝,这朋友该交。”

        喝酒舞剑,心中满是快意。

        ...

        两日之后,秦知一心中意动,往南崖而去。

        风道崖于三千余年前现世,恰逢神朝破灭。

        山崖高有千丈,延绵数百里,主体为青石,也夹杂着白色的花岩和黑色的釉石等,通体如琉璃,苍茫着岁月的痕迹。

        世人眼中的风道崖,有东崖和南崖,多石像山洞,多武学与功法。为当世的悟道三大圣地。

        从崖山村旁边的坡道前行,不远处就可以看见延绵上云端的青石阶梯。

        在入口处,有白衣修士把守,在取得大比胜利之后,秦知一拿到了象征身份的印信,恭敬的把印信呈上,这白衣修士随之打开了石阶的禁制。

        秦知一虔诚的仰望着那石阶,随后一步步拾阶而上,

        石阶古朴,两旁的土地呈黑红色,这简单的色调,给人厚重的感觉,仿若这风道崖经历的时光洗礼。

        轻轻的风吹过,衣决轻飘,发丝轻舞。

        万籁俱寂。

        石道很长,似是有结界分隔,另成世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依稀的记忆,约有三千余阶。就看到了前方有一个凉亭,两位白发老者在下棋。

        拍、拍。两人在棋盘上落子,拍拍作响。

        “这次,你下注吗?”手执黑子的老者,笑问道。

        “下。”执白子的老者神色冷峻,拍的落子。

        “好。”执黑子的老者哈哈大笑起来,随后投子认输,站起身来接待秦知一。

        “拜见前辈。”秦知一行晚辈礼。

        “免了,”老者身形微胖,面色和蔼,随后大手一挥。“你得前三甲,可一月上崖悟道三天,此次,是初次上崖,建议你把这三天时间一次用完。”

        “好。”秦知一点头,

        “还有...”老者略作沉吟,“这天地间的万事万物,讲究个缘法,也讲究个顺心意。机缘一事,既可选择你,你也可以选择机缘,得什么武学,大抵还是由你自己决定。”

        这和蔼老者,如此言辞,算是点拨。

        “多谢前辈教诲。”秦知一拱手谢过。

        “去吧。”老者挥了挥手。

        ...

        从这凉亭处开始,往左是通往南崖的走道。

        在当世,修真之道,分武剑玄魔战灵六道。在这风道崖,大抵没有分隔得太过清楚。整个南崖的主体部分,分为了五大部分。从凉亭往前行去,依次为灵,玄,剑,武,和第五域。武剑玄灵每域占地约二十里,第五域,各式武学神通混杂,石像大多破损。时代更显悠久,但占地极广,延绵近百里。

        第五域,一般不给年轻弟子参悟。

        而道法自然,四个大字,则落在这居中之处,每个字大小愈百米,雄浑古朴。

        大道凝练,如无数神通流转。

        秦知一沿着走道而行,不时的打量那些石像,刻字,石碑,心中唏嘘。

        “这些都是前人留下的,时光流逝,而这些人,都淹没在那历史光阴中,了无痕迹。”

        “不,他们留下了武学。”

        “可是,他们的人呢?他们的爱与恨呢,他们的理想与追求,还有大道呢。”

        ...

        面对这些古物,秦知一总是心生感叹。

        “今天,我在这里走过,明天,我也成了过去。”

        万物消泯,唯道永恒。

        一路前行,越过那延绵二十里奇花异树的灵域,越过那五行八卦,仙风道骨的玄域。到达了石碑林立,剑体如林的剑道之域,

        每域,有三道悟道台、时间有三天。

        秦知一缓缓穿过走道。走上那古朴的悟道石台,看向四周。那些传法之剑,传承石碑,那些各式石像,那些笔走龙蛇的文字。

        仿若就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他,有无数的剑意在流淌。

        他没有上过风道崖,甚至,他对这个世界见识很少。但在这里,却是有种洗尽铅华,心神安定的感觉。

        盘膝而坐,双眼微合,就有无数的剑意,在那四周苏醒,就像无数的人,活了过来。

        心中,却有种悲意、

        他不知道,在这石崖,悟道会是怎样的一番意味,也没有问过别人,也许,就如现在这般吧,所有的剑意,都苏醒。许多的石像甚至还有修者的残魂显化。

        不,那不是残魂,而是传法留下的剑魂。

        整整一个剑域,全部醒来。都在看着他。

        全部苏醒,

        面对这样的情景,秦知一不是很明白。却莫名有着悲意,悲从心底来。

        就像有无数的期许,嘱托,臣服,在看着自己。

        无数的剑道传承苏醒。石崖在无声颤动。

        石崖之顶,有白衣白发的俊俏男子,迎风而立,遥望着西北方向。

        那是风道崖的北面。一座庞大的阵法在运转。此时大阵动荡。

        男子神情凝重,在他的身旁,是无数的灵石。

        “起...”他手一挥,那无数的灵石,化作河流,汇入大阵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