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赘婿在线阅读 - 第一一〇〇章 插曲(中)

第一一〇〇章 插曲(中)

        热浪鼓动,烟尘弥漫,茶楼之中,瓦片与灰尘的跌落在各处簌簌而下,街道之上混乱的呼喊声似乎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持刀盾的身影已经在一片灰雾中杀向前方。

        流淌的烟雾还在朝四周散开,茶楼之上绝大多数人耳朵里还在嗡嗡作响,靠近茶楼里侧墙壁的一段,烟尘的鼓动在呼啸间变得暴戾起来。

        挥舞的长刀在刹那间于空中绘出清晰的轮廓来,鲜血一路挥散飚飞,也有刀锋与盾牌的撞击惊起的一片浮尘。刺客与“白修罗”的冲撞会令得一整片粉尘轰然爆开,“龙刀”项大松手中钢刀狂舞,挥出的刀路就像是被烟尘“嵌”在了空中一般。他的“龙刀”与对方的盾牌沉重地拼了两击,口中在大声地喝骂着什么,整个空间都为之震动,随后却是喝骂之中的一声咳嗽。

        刺客手中的钢刀呼啸而回,沉猛的一刀掠过粉尘“噗”的劈在了项大松的小腿之上。

        渗人的血花飞溅。

        项大松被称作“龙刀”,乃是因为他不仅身材高大魁梧,而且刀法气势威猛、犹如魔神,挥刀冲上的一刻,他比那杀来的刺客高出几乎半个身体,口中的咆哮也是慑人非常。然而这杀来的刺客也是凶戾异常,随着这一刀劈落,项大松粗壮的小腿连皮带骨被一刀劈断。。

        人的肌肉骨骼与刀锋相比看似脆弱,但实际上也有着相当的抗打击能力,就如同屠夫肉摊上的猪脚,即便是拿着沉重的劈肉刀,想要一刀劈断腿骨也绝非易事。但这刺客手中的长刀沉猛而准确,前一刻还在攻击“白修罗”贺秦昭,听得咳嗽声响起的一瞬间已劈了下来,项大松犹如一头巨大的奔牛,在这一刀之下,魁梧的身体便在痛苦中轰然砸向地面,烟尘爆开。

        一名护卫冲上来,那刺客手中的长刀反手一挥,空中一道白色纹路刷的往上,那护卫的胸口就像是被死亡的波纹卷入一般,在渗人的劈骨之声后,撞开一旁的楼梯栏杆,往一楼轰隆隆的跌落。

        “哇啊——”

        摔落地面的项大松也是悍勇,他右腿断了,左腿在地上猛地用力,身体往前一扑,手臂朝着刺客的双腿抱了过去。

        那刺客一刀一盾,步伐成圆,这一刻一脚踢在凌空扑来的项大松的脑门上,身体朝着前方跃了出去。

        项大松便如同撞上了一堵铁墙,身体在空中一滞,再度摔落。

        而在前方,被称作“十五弦”的于慈老人才刚刚从粉尘中艰难爬起,眼见着那刺客往地上一滚,扑了过来。他也是多年的老江湖了,手中一晃,“啊!”的一声,将手中的铁陀螺全力掷出——他这乃是一样极其讲究功力的偏门武器,前方铁陀螺砸人头颅,后方三角镖取人弱处,而中间是一根强韧的金属线,一旦缠住人颈项,两边一拉,转眼间便能致人死地——那铁陀螺带着铁线,在空中陡然划出一个半圆,便要套向刺客的身体,刺客持盾在前,扬刀向后,往前扑击。

        灰尘之中只见老人豁出了全力,与那刺客斗在一起,两道身影在灰尘中冲向旁边的桌椅,金属线带着铁陀螺轰的敲击在楼板上,老人拉着金属线与那刺客撕扯周旋,手中的三角镖“啊”的朝对方面门刺去,更远处的“牛魔”徐霸天挥舞巨斧冲了上来,而在一片起伏的灰尘中,他看见于慈老人被刺客陡然推了过来。

        “牛魔”的巨斧劈向地面,于慈的后背与他的侧身撞在一起,一片灰尘之中,老人正伸出双手用力地抱住身前的钢刀,钢刀刺进了他的肚子,而盾牌压在他的脸上,老人道:“不要……”

        下一刻,钢刀刷的搅了一下,朝后方拖了出去。

        战场之上,钢刀入腹后,要搅。

        “牛魔”徐霸天“哇”的舞动大斧,刺客的步伐走向侧前方,“十五弦”于慈尝试捂住肚子,但他一只手的手指也都没有了,身体在灰尘里摇晃……

        ……

        时维扬一面咳嗽,一面踉跄地行走。

        爬起来之后的这段时间里,他仍旧有些浑浑噩噩,声音听得并不清楚,方向感也不是很明白,不远处似乎传来了呼喊与打斗声,但他一时间竟有些分不清谁是谁,但随着他走到墙边后再度返回,打斗的声响与动静,终究是愈发的大了。

        弥漫的烟尘中,有人呼喊,有人发出绝望的乞求声,但更多的声音,是一阵又一阵逐渐变大的咳嗽。

        有什么东西被人刷的一下甩过来,黏在了正火辣辣疼痛的侧脸上,时维扬定睛朝前看去,他看见先前最后世外高人风范的宗师于慈正在缓缓的摇头,他半个身体,都是鲜血,方才飞过来的,是他肚子里的内脏。

        “牛魔”的斧头呼啸着掠过空中,那张脸在扭曲地呐喊,但下一刻,灰尘之中是一次猛烈的冲撞,徐霸天被那凶戾的身影连人带斧撞飞了出去。

        旁边有浑身带血的卫士冲上前来,呐喊声中,被挡下一刀,而后又中了一刀。

        手持刀盾、带着面巾的身影朝这边望了过来,他身上也沾染了不少灰尘,但更多的是染上的鲜血,面巾后的眼神冷冽噬人,却已然看见了他。

        又是一名卫士冲上,在咳嗽的瞬间,被对方砍倒在地……

        从茶楼之中竹竿突然飞来,到对方落入之后的爆炸,再到卷起厮杀的此时,持续的时间不过片刻,这刺客已经单枪匹马的自一片狂乱的身影中杀了过来。这是时维扬一生至此,经历的最为危急的时刻,此时手上、身上、甚至于脸上都还在痛,但心底的危机与恐惧感已经疯狂涌上,他“哇——”的一声,推开旁边一张倾倒的桌子,再度朝后方奔逃,身边有护卫朝着刺客冲了过去!

        长久以来,虽然天下的绿林人多是乌合之众,难以被严格的纪律约束起来,然而能够在江湖上立足、甚至于打出名气来的,多数还是刀口舔血的亡命之徒。尤其是在偌大的公平党中,能被时宝丰收为客卿,此时又被金勇笙安排过来的,无论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大侠,还是跟随时维扬的众多侍卫,往日里大都有着惊人艺业,皆属于手底下沾了鲜血,杀人绝不手软的硬汉。

        也是因此,纵然被突如其来的爆炸搅乱了步调,眼见着杀入茶楼的刺客只是区区一名,头晕脑胀中仍能站起来的众人依旧是悍然冲上,“龙刀”小腿被劈断犹在烟尘之中大喝,“白修罗”贺秦昭虽在中刀后浑身是血,站起来踉踉跄跄的依旧试图朝前方杀去,“十五弦”于慈中刀之前虽是狼狈出招,但铁陀螺的飞舞、铁线的纠缠卷起的依然是凌厉至极的杀机。

        一般的绿林高手,即便占了爆炸的先机,被卷入这样的乱局之中,恐怕也难以在茶楼上走出十步。

        不过,他们这一刻面对的,原本也就是这天下最不“一般”的习武之人。

        从西南对抗金人的战场上下来之后,宁忌的心性本就经历了最为扎实的打磨,其后近一年的时间在张村,他所进行的,更是远超一般特种作战需求的各式锻炼。如大量极端环境下的追逐逃杀,十几、甚至于几十名从抗金战场上下来的老兵一拥而上,不将宁忌揍到鼻青脸肿不会罢休。在多数人的习武过程当中,这种超高强度的“刷人桩”训练,便是许多高门大户的嫡传弟子,都很难享受到。

        归根结底,还是宁毅觉得这个儿子性格过于狂野,将来难免要在这种性情的驱使下有些出格的经历,上战场之前还指望着对他有所开导或是劝阻,但上了战场之后,便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增加他未来遇事的存活率。

        那样极端的厮杀锻炼中,除了各种各样的逃生技巧,自然也存在各种挖空心思的极限作战课题。这是从十余年前周侗传下小队作战诀窍后便在不断深化的方向,而在火药、枪支、地雷等技术更为成熟之后,利用这些物品配合武艺进行高效的杀戮更是华夏军特种作战的重中之重。

        从西南一路过来,即便经历昆山李家的黑暗事件时,宁忌的内心之中也没有掀起过过度强烈的愤怒。

        一直以来虽然他的年纪还不大,性格也相对单纯,但身处西南政治圈的核心,就如同兄长会说起“城市的规划和治理是个大问题”一般,身边的父亲、朋友谈及外界,也总有相对宏阔的视角与说法,也是因此,昆山的闹剧令人气愤,但并没有超出他的预想。

        并且在西南众人一贯的启发下,他也会明白地认知到,这类的惨剧,是需要如“大有可为”陆文柯这些人逐渐的觉醒、反抗才能最终从大地上根除的。

        一路来到江宁,他的心情,长久以来其实也比较轻松,与小光头在城内的数轮打闹,疏漏百出,归根结底是因为他并没有耗费自己太多的心力。他带着母亲传递过来的温暖的记忆,来到父母曾经的家乡,看到了众多滑稽百出的闹剧,而即便有人对自己泼来“五尺y魔”这样的脏水,那也不过是武侠故事中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插曲罢了。

        整体上还是很有趣的。

        已经坍圮的苏家宅院,废墟之中似乎还残留着过往的痕迹,躲在桥洞下瘸腿且结巴的薛进,让人感觉到命运的曲折离奇。

        那两个人,就如同过往废墟之上的尘埃,悲惨而又无声地在桥洞下生存着。宁忌并没有将注视的目光过多的投射在两人身上。他偶尔从桥边走过去,扔给对方一些吃的,薛进在桥下磕头,他在城里咋咋呼呼的乱跑时,薛进在苏家的院子旁边说着十余年前的故事,可怜地乞讨,城内混乱又或是秋雨绵绵时,薛进在桥洞下抱着虚弱的妻子瑟瑟发抖。

        桥洞潮湿而且臭,如同远离了普通人视线的角落。在城内奔跑的间隙间,宁忌偶尔也会想到,说不定某一天过来,两个状态都不好的人,便无声无息的死了……他有过这样的预想,并且本身在华夏军中担任军医的他,也见惯了众多生命的离去……

        然而在亲眼见证了桥洞下的悲惨变化,且打听到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巨大的愤怒还是在陡然间涌上来了……

        如果说江宁城已经是一片废墟,桥洞下的两人,便只是这片废墟中的一缕尘埃,这尘埃镌刻了过往的信息,静静地躺在那里。但在眼前的一刻,这尘埃便要被人随意地扫走。

        名叫时维扬的存在高傲地展示着他的权力,将人们令这一切化为废墟的过程,又随意而寻常地演示了一遍。

        九月初九,重阳。

        名叫宁忌的少年从西南出来后,第一次在这座茶楼上全力地展开了杀戮。

        江宁城内能够找到的炸药不如西南那般好用。

        然而随着火药的爆发,经过宁忌特意调配的石灰粉肆意地冲散开去,笼罩周围的一切,空气中都是刺鼻的粉尘。

        爆炸后的茶楼上,一众凶人从地上挣扎着起来,全力展开反抗,他们大都是真正的亡命之徒,江湖厮杀,悍不畏死。

        然而在巨大的爆炸中,他们已经将弥漫的粉末吸入肺中。

        全力的搏杀随即到来,猛烈而迅速,一众绿林侠客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当身处狭路相逢的境地,他们所爆发出来的气势也是摄人心魄,但越是爆发猛烈,吸入肺中的灰尘带来的破绽也越是剧烈。

        那对每个高手来说,或许都是短短一瞬间的窒碍。

        对于蒙住口鼻的宁忌,却是已经演练过不知道多少次的搏杀场景了。

        他的步伐趋进,钢刀翻飞,每一次的挥刀,骨骼、肌肉、肚肠……一片片鲜血的在这随烟尘卷起的暴戾侵攻中爆开,曾经只属于西南战场的凶戾眼神、原本是针对女真高手为假想敌的屠杀场景,于茶楼上化为血路蔓延!

        杀戮转眼间到了近处,越是接近,时维扬也越能看清楚那厮杀有多么的惨烈,一个个在平时就凶狠异常的亡命之徒带着鲜血与伤势被那刺客砍开或撞开,粘稠的东西飚飞在空中。这一刻他也已经找到了茶楼临近街道那一面的方向,但临街的这一截是封闭的墙壁,并非是敞开的露台,一路冲杀的刺客距离露台的方向反倒更近一些。

        他如果想要从窗口直接跃出茶楼,便要冲向那浑身是血的刺客。

        “牛魔”徐霸天在雾气中挥舞大斧,将桌椅砸成碎片飞溅,但他的身影,却被刺客隔开在更远处。

        “救——我——”

        时维扬歇斯底里的大喊,随后猛地用力,撞向临街的木板墙。

        墙壁很结实,时维扬撞了一下,掉落在楼板上。

        “公子快走。”

        有人迎向前方。

        弥漫的灰尘当中,也有一道身影从二楼的露台外冲了进来,这是原本安排在街道上的高手,此时不顾安危,冲将上来,口中大喝:“二公子——”

        他翻进来还没有完全站稳,刺客的盾牌朝着他的脸上砸了过去!这人铁肘一沉,砸上盾牌,刺客在盾牌下全力的一脚轰在了他的小腹上,空气中都能听到一股沉闷的声响,这人撞破后方的栏杆,又倒飞出了这片烟尘。

        “救——我——”

        时维扬爬了起来,全力嘶喊——

        ……

        茶楼上的爆炸响起后不久,下方一楼大厅楼梯转角处,一场莫名的厮杀也突如其来地展开了。

        其时一众护卫占了大厅,关闭了周围的门窗,令得大堂内的光景本就昏暗,随着上方爆炸的突如其来,一楼内的光芒顿时又暗了几分,无数的灰尘簌簌而下。片刻之后,有人从楼梯上翻滚下来,烟雾朝下方沉落。

        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卫士便要冲向楼上,然而一包石灰粉轰然爆开,一道矮小的身影在昏暗中与他交错而过,这卫士身形一晃,倒在了楼梯上。

        后方冲来的人们也是陡然间中镖,那矮小的身影冲下楼梯,在昏暗的光芒里匿形不见,随后是好几个人在混乱中被砍伤了小腿。

        茶肆外的街道上,原本安排的高手们也有着短时间的混乱,那巨大的爆炸令得烟雾冲散,烟尘之中到底有火焰还是有毒气都令人惊惧。但片刻之中,耳听到楼上传来的巨大骚动,吃着时家薪饷的江湖豪客们还是鼓起了勇气,决定冲上二楼。

        一名想要表现的护卫是首先从侧面爬上去的,他上去之后,便没了动静。没有人知道他在上去之后便被悄悄苟在窗边的一名少女用短剑封了喉。

        而第二名冲上去的乃是“铁肘”徐安,他在助跑后翻上楼台的那一刻,烟尘当中也传出了时维扬歇斯底里的呼救,于是他也大喊“二公子”。

        不到一次呼吸,街道上的人们看见徐安如同炮弹般的倒飞出来,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

        “救我啊——”

        时维扬的呼救声尖锐的爆开,在巨大的混乱当中甚至显得有点荡气回肠。

        楼下的几名高手相互望了几眼,咬一咬牙,便要冒险再度扑上去,也在此刻,只听茶楼当中一片轰隆隆的巨响,更多的烟尘朝着四面八方喷薄而来,过得片刻,有人反应过来,似乎是茶楼靠近北端的半层楼板垮塌了,而方才二公子发出呼救的,便在这一片的区域。

        ……

        楼板的垮塌不知道砸到了多少人。

        周围一片呼喊、混乱与昏暗……

        时维扬像鱼一样艰难地弹动着身体,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爬起来的,周围一片狼藉,似乎有身影,又似乎没有……

        有人在不远处挥散烟尘,口中虚弱地喊:“二公子!二公子——”似乎是“一字电剑”蒋冰。

        就在方才,楼上一片混乱的杀戮,“牛魔”徐霸天挥舞斧头狂轰乱砸,那刺客越来越近,“一字电剑”拖了一名护卫过来保驾,那护卫就在时维扬的眼前被砍得鲜血飚飞,而蒋冰趁势拖着他避往远处。

        也在这一刻,楼板轰然垮塌,一大群人、尸体、桌椅板凳砸向一楼……

        时维扬摇摇晃晃地想要说话,身后有什么东西撞了他一下,随后感受到的,似乎是激烈的响动。

        他回头看了一眼。

        ——不该回头的。

        蒙面的恶魔手持长刀,正砍翻一名冲来的卫士,他伸手朝着时维扬这边抓了过来。

        “喂,屎宝宝!”

        时维扬陡然一个激灵,鸡皮疙瘩几乎在一瞬间从脚底上升到发梢,他的身体在这刹那间便是全力地后退,但那人已经揪住了他的衣襟,将他向前拉。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已经全身灰白、血迹斑斑的时维扬这一刻口中呐喊出来,他奋力挣扎,脚下朝前踢了一脚,也不知有没有踢到什么,双手挥舞起来,努力地想要朝远处与这刺客拉开距离,嘭的一声他脸上挨了一记,但身体挣扎不息,犹如生死边缘弹动的大虾。

        灰尘与废墟之中,仍是一片暴戾的杀场,周围反应过来的时家护卫、客卿已经朝这边过来,有的手持刀枪与刺客交了手,刺客拖着时维扬,时维扬如疯了一般的呼喊挣扎,四散的灰尘之中,“一字电剑”蒋冰已经也已经冲了过来,他抱住时维扬将他朝后拽,时维扬在混乱中全力奔逃,他已经与刺客拉开了一些距离,然而一只右手还是被对方拉住了。

        巨大的混乱中也不知道刺客呼喊了一些什么话,时维扬听不进去,他的身体与手臂疯狂地摇晃,口中:“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喊个不停。

        某一刻,那边的拉拽之力陡然消失在空中,时维扬被蒋冰拖着,踉跄跑向前方,昏暗的视野中,他看到那刺客手中的钢刀在呼啸中挥舞成圆,斩开了一柄刺来的长枪,而他的手臂突然间轻了一截,仿佛遗失在了那片刀光里。

        九月的阳光照在烟尘弥漫的下午的街道上。

        就在茶肆二楼楼板垮塌后不久,有身影在混乱的厮杀中从那茶肆一楼的门口奔逃出来,那是半身染血,也不知中了几刀的“一字电剑”蒋冰,搀扶着同样半身鲜红的时维扬,自滚滚烟尘里全力奔跑出来了。

        时维扬的右臂齐肘断了。

        “救——人——”

        这一刻,蒋冰的声音沙哑,竭力狂呼,外头街道上的人们迎了上来,随后便听得他呼喊道:“拦!住!他——”

        一根长枪从烟尘之中呼啸而出,刷的一声,将一名冲来救援的侍卫刺穿在长街上。手持长刀的身影犹如猛虎般冲出烟尘,朝着蒋冰、时维扬的后背全力劈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