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二千一百八十九章 高尚的不安!

第二千一百八十九章 高尚的不安!

        在整个东北地带,在安禄山崛起之前,安东大都护张守珪的名字绝对是震彻诸国,所有势力皆如雷贯耳。

        即便是在安禄山崛起之后的现在,张守珪也依然在诸国心目中拥有极其强大的震慑力。

        没有别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张守珪太强悍了!

        在他到来之前的东北地带,诸国混战,大唐虽然在幽州占据一席之地,但对诸国来说,基本没有什么存在感。

        然而张守珪一到幽州,立即疯了一般的攻击诸国,高句丽、奚、契丹、**厥汗国,张守珪以一己之力,改变了整个东北的局势。

        在和张守珪作战的过程中,所有帝国都损兵折将,甚至一度被张守珪打到各个帝国的内陆深处,特别是奚和契丹,更是被张守珪突如其来的攻击打的一蹶不振。

        最后原本彼此攻伐,一片混乱的诸国,不得不联合起来,一起对抗大唐,这才改变了那种一溃千里,无法抵挡的颓势。

        “一群魑魅魍魉,也敢与张某争锋!”

        张守珪浑身杀气滚滚,凝如实质,一声雷霆怒喝,立即令得整个战场都为之一静:

        “安禄山,你这逆子,今日老夫要亲自取你性命!”

        最后一句话,张守珪目光血红,盯着远处的安禄山和高尚。

        那一刹的张守珪杀气滔天,怨气滔天,那狰狞的面孔甚至吓得远处的安禄山和高尚都是心中一颤,情不自禁的连退了数步。

        “混蛋!”

        等他反应过来,安禄山心中又惊又怕,甚至有种手脚发软的感觉。

        虽然早就有了反叛大唐的谋划,对付张守珪也是计划中的事情,但是再次看到张守珪,安禄山依然忍不住本能的产生一种深深的畏惧,那种畏惧就好像耗子遇到猫一样,深深的印入到了他的灵魂深处。

        “此一时彼一时,主公用不着再怕他!”

        直到高尚轻轻走到他身后,手掌轻抵他的后背,安禄山才清醒过来。

        “嗯!”

        安禄山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又气又恼。

        “传令崔乾佑,告诉他无论如何,不计代价都要干掉张守珪,绝不能让他再活着。”

        安禄山咬着牙,狞声道。

        安禄山的话传到众人耳中,渊盖苏文、乌苏米斯可汗、奚女王、契丹王,所有人都是神色怪异。

        众人虽然没有说话,但却都是心有同感。

        这场战争可以说张守珪是众人最不愿看到的了。

        作为东北地带最霸道的存在,张守珪不只是一手训练了幽州军,而且对于高句丽帝国、**厥汗国、奚和契丹,各国的军力和情况,以及作战方法全都了如指掌。

        和王冲不同,他对所有人实在是太熟悉了。

        “传令下去,想办法杀掉张守珪!”

        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几位东北诸国的君王都传达下去了同样的命令。

        且不谈诸国对于张守珪的忌惮,远处的城墙处,张守珪浑身杀气滔天,二十万大军在手,被病痛、失意、愤怒所折磨的张守珪,这一刻又恢复成了昔日那柄大唐重刃气势的样子。

        “攻击!”

        张守珪长剑出鞘,厉声喝道。

        “轰隆隆!”

        而随着张守珪的命令,下一刻,大地轰鸣,二十万大唐步骑混合大军浩浩荡荡,犹如潮水一般,从城墙的缺口处汹涌而出。

        “杀!”

        一阵阵喊杀声惊天动地,面对对面近两百万的诸国大军,二十万大唐/军队有如猛虎出闸,一个个以雷霆万钧之速向着诸国的大军冲去。

        两百丈!

        一百丈!

        “轰隆隆!”

        下一刻,双方的大军有如巨浪般猛烈的撞击在一起。

        “锵!

        而就在双方大军撞击在一起的刹那,一道深黑色的战争光环,黝暗的似乎连光都能够吸扯进去,瞬间从张守珪的脚下迸射而出,扩散到整个大军,锵锵锵,张守珪脚下没有变化,但所有二十万名大唐战士的脚下却瞬间出现了三道光环,在这三道光环的作用下,二十万大军气息接连拔升了数个级别。

        得到张守珪光环的加持,二十万大唐步骑混合大军如狼似虎,瞬间就撕开了对面的联盟大军。

        “啊!”

        密密麻麻的联盟大军中,一名高句丽士兵措手不及,直接就被一剑劈倒。

        而对面的大唐士兵罡气爆发,如狼似虎,一剑劈倒这名高句丽士兵之后,继续往前冲杀而去,又接连震飞了两名幽州士兵,而在他身后,更多的大唐士兵汹涌而来。

        无数的联军士兵有如败草般纷纷倒下。

        “稳住,稳住!”

        “挡住他们!”

        一名名联军将士惶声大叫,疯狂的组织防线,无数的盾兵纷纷汇聚而来,然而只听见轰隆一声,这些防线片刻都没有坚持住,便被彻底击溃。

        “杀!”

        张守珪双目血红,煞气滔天,他的长剑一指,一支大军迅速杀出,将眼前这道防线彻底冲溃。

        “轰!”

        “轰!”

        “轰!”

        在张守珪的统帅下,二十万大唐/军队如同潮水一般永远的涌动不休,不停的进攻,进攻,再进攻,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张守珪派出攻击的大军。

        溃败!

        溃败!

        溃败!

        在张守珪的攻击下,汹涌而来的诸国军队立即土崩瓦解。

        在这场正面对决中,张守珪甚至都没有使用任何的兵法、战阵,仅仅只是不断的指挥大军攻击、攻击、再攻击,就已经令这些联盟大军彻底溃败了。

        “果然不愧是大唐之柱!”

        看到这一幕,后方,王冲心中感慨不已。

        姜还是老的辣,张守珪不愧是大唐/军方的泰山北斗,和王忠嗣平起平坐的存在,几个月的消磨折辱,不但没有让他颓废下去,反而爆发出了比以往更可怕的战斗力。

        表面上看,张守珪只是不停的让大军进攻,完全是莽夫一般,没有丝毫的技术含量,但实际上,在这种看似粗浅的指挥背后,却是对整个战场局势敏锐到极点的感知。

        他指挥大军攻击所选的方位和地点无一不是诸国联军最脆弱的地方。

        诸国联盟,不管再怎么协调,诸国的兵力之间都必然会出现罅隙,张守珪敏锐的抓住了这一点,不停的攻击,就会把诸国之间的混乱和缝隙不断的撕裂扩大。

        而且王冲派给他的本来就是精锐,以精锐之师攻击对手最薄弱的地方,事半而功倍。

        诸国大军自然无法抵挡。

        “轰隆隆!”

        二十万大唐/军队气势如虹,张守珪甚至连骑兵都没怎么出动,就将他们全部击溃。

        对面,所有诸国军队纷纷色变,特别是安禄山和一众幽州武将,脸色更是难看无比。

        虓虎军已经全军覆没,众人原本以为张守珪就像拔了牙齿的老虎一样,已经没有太大的威胁,然而哪里想到,在仇恨驱使下,张守珪竟然比巅峰时期还可怕。

        这看得安禄山简直心惊肉跳!

        “单靠田乾真还不够,传我命令,让崔乾佑,赵堪,白真陀罗全部压上去!”

        安禄山咬牙切齿,几乎有些抓狂道。

        张守珪太可怕了,如果不杀掉他,他简直寝食难安。

        “主公,不可乱了方寸!”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细如蚊呐,突然从耳边传来,高尚突然上前轻声道,那冷静的声音让安禄山立即清醒了不少。

        张守珪在安禄山心里留下的阴影实在是太深了,这一点就连高尚都无法改变。

        “诸国已经出手,主公如果想要对付张守珪,只需让崔乾佑带一支兵马出手即可。”

        虽然高尚内心深处并不赞同现在就派出过多的兵力用在张守珪身上,但是如果不想办法压制张守珪,帮助安禄山驱逐心中这股恐惧,一个乱了方寸的安禄山恐怕对大军造成的危害更大。

        高尚的话终于发挥了作用,安禄山抬起头来,目光一瞥,果然,战场上除了幽州的大军之外,其他诸国的大军也在朝着张守珪的方向移动。

        单单张守珪的二十万大军,至少吸引了诸国八十多万的兵力,而且纵眼望去,在张守珪出手的时候,诸国的大军已经默契的形成了一张大网,朝着张守珪统领的大军包抄而去。

        虽然张守珪的能力极强,但是诸国也不乏兵法名将,借着张守珪沉浸大战的时候,迅速做出了相应的变化和部署。

        看到这一幕,安禄山终于冷静下来。

        “现在就看铁契毙勒力那边了。”

        高尚心中暗暗道。

        哀兵必胜!

        一个沉浸在复仇怒火中的张守珪太过可怕了,而且他对诸国太过了解,短时间内,想要击杀他是不可能的,只能期待另一边了。

        在另一个方向,金狼军、逐日铁骑、幽影铁骑,正从三个方向朝着阿不思的同罗铁骑夹击而来,三支顶级兵种再加上数十万的大军,如果成功击溃同罗铁骑,就能够顺势攻破大唐的防线,通过另外两个缺口攻入堡垒之中。

        如此一来,即便张守珪再勇猛,也独木难支,无法左右整个战局。

        或者退一步,铁契毙勒力和田乾真等人空出手来,从后方向着张守珪反杀过去,以三支铁骑的威力,同样足以将张守珪的大军彻底冲垮。

        “王冲,接下来就看你如何应对了!”

        高尚暗暗道。

        阿不思和张守珪都不足为惧,真正让高尚忌惮的是伫立在后方的那杆高高的战旗下,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出手的王冲。

        不管是阿不思还是张守珪,说到底都只是在执行王冲的策略而已。

        特别是张守珪,如果不是王冲的插手,这位昔日的安东大都护早已身死。

        王冲悄无声息将他带到沧州,就是为了对付众人。

        不过高尚一直有种强烈的直觉,王冲一定还有某些他不知道的杀手锏,堂堂异域王,中土的最强兵圣,绝不可能只有这点手段。

        只是一时之间,他还想不到王冲的手段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