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骗嫁之权臣有喜在线阅读 - 番外 乞巧节(上)

番外 乞巧节(上)

        是夜,月色皎洁。

        垂落的帐幔后,一场热情刚刚褪去。

        顾珏清躺在卫长琴的臂弯中平复着呼吸,片刻之后,开口道:“长琴,明日是乞巧节了。”

        “我没忘。”卫长琴回应道,“在你家乡那边,又叫七夕情人节。”

        “不错,想好要送我什么礼物了吗?”

        不等卫长琴回答,顾珏清又接着说道,“不要首饰、不要花、不要衣服、不要钱。”

        此话一出,卫长琴挑了一下眉头,“你这是要刻意为难我了?”

        以往送的礼物,她几乎都很喜欢,而范围都是在饰品和衣物方面的,与钱这一字脱不了干系。

        “也不是刻意为难你,其实你我之间,送不送礼不重要,毕竟连财产都是共有的,只要你明天乖乖听我安排,就是送给我最好的礼了。”

        卫长琴闻言,不禁好奇问道:“那你想安排些什么?”

        “明天告诉你。”顾珏清故作神秘。

        “不能稍微透露一下吗?”

        “别问了,睡一觉醒来你就知道了。”顾珏清说着,在他的脸颊上啄了一下,“睡吧。”

        卫长琴见此,只能笑了笑,伸手把她揽紧了些,闭上了眼睛。

        次日上午,顾珏清早早醒了过来,轻手轻脚地爬下了榻,坐在梳妆台前开始整理自己的仪容。

        虽然她的动作很轻,卫长琴也还是醒了,他掀开床幔往外头看了一眼,“小清,现在什么时辰了?”

        “还早。”顾珏清道,“你再躺一会儿吧,我去弄早点过来,我们一起吃,吃完再出门,今天大街上一定很热闹,还有庙会,咱们也去凑凑热闹。”

        卫长琴见她在上妆,便没再说话,继续躺着,等她上妆完毕。

        又是好一会儿的时间过去了,顾珏清打扮完毕,离开了屋子,很快便去而复返,带进来一阵饭香味。

        她把手里的托盘放到了桌上,上面摆着的是花生浆与小笼灌汤包。

        “长琴,起床吃早点了。”

        她说话时,卫长琴便坐起了身,把床幔撩到了挂钩处钩好,抬眼一看前方时,却怔住了。

        就在他的正对面,坐着一名翩翩白衣佳公子,一身白色锦衣看上去颇为贵气,宽大的袖子和领口处有精致的祥云刺绣,这件衣服他也有同款。

        小清身上穿的的这一件,显然就是按照他那件定制的,尺寸做小了些,穿在她身上,也是格外丰神俊朗。

        不只是衣服,就连头上戴的银冠也是用他的,那银冠定住了她一半的头发,剩余的一半自然垂落在肩后,再看她今日的妆容。

        其实也没什么妆容……之前看见她手上拿着眉笔,原来就只是修饰了个眉型,此刻的眉毛又画成从前在祁国时的剑眉。

        她女扮男装是个老手,虽然已经很久没有做男儿打扮,但再次装扮起来也丝毫没有出现违和感。

        “为何要做这样的打扮?”卫长琴走到了桌边,“许久没有看你做男儿的装扮了,今日是心血来潮吗?”

        顾珏清闻言,抽出了别在腰间的折扇,哗的一下打开,扇了两下小风,询问卫长琴,“帅吗?”

        卫长琴道:“丰神俊朗。”

        “这话我爱听。”顾珏清呵呵一笑,“长琴你还记不记得昨夜答应过我的,今日要听我的安排?”

        卫长琴见她唇角那抹笑意颇有深意,顿时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果然,顾珏清接下来的话让他的眼角跳了一下——

        “七夕佳节,咱们玩点有意思的,我扮男,你扮女,携手出门,那也是一对郎才女貌的……”

        “我拒绝。”卫长琴连忙说道,“昨夜你叫我听你安排,可我好像并未答应。”

        “你没答应吗?你明明答应了。”

        “没有。”卫长琴的语气笃定道,“我问你有什么样的安排,你说今日才要告诉我,让我先睡觉,之后我们就休息了。”

        “哎呀,一年一度的乞巧节,你就陪我疯这一回不行吗?”顾珏清收了折扇,拍在桌子上,强拉硬拽着卫长琴到梳妆台边坐下,“你是不知道,我前天夜里做了个梦,梦见咱们俩人的性别换过来了,虽然这个梦境有点奇怪,但是在梦中的你我二人也是非常相配的,我就想试一下,把梦境搬到现实里,就今天这么一天,你就满足我这个小小的心愿吧。”

        卫长琴:“……”

        这梦境可真不是一般的恶趣味啊。

        虽然心里有些不大乐意,可看到顾珏清那振奋的脸色,他又不忍拒绝。

        唉。

        顾珏清见他不反抗了,连忙拿起胭脂水粉来给他招呼,生怕他反悔,动作格外利索。

        她上妆也是个熟手了,一边上妆一边感叹,“你这皮肤底子可真好啊,又白又细腻,扮起女装绝对艳压群芳……”

        而就在这时,门外似乎有脚步声响起,二人下意识转过了头。

        “今早的小笼灌汤包可真好吃啊,我没吃够,厨房已经没了,你们再给我两个吧。”

        蝶王说话时已经走到了门外,门没关,他手上还端着花生浆在喝,一抬眼看到屋内的情形,“噗——”的一口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