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厉害了我的原始人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六十五章 净树示警

第九百六十五章 净树示警

        五木部落。

        这里是一片纯粹幽深的植物海洋,乔木灌木藤蔓多到数不清种类,满眼皆是苍翠欲滴的绿意,空气中散发着蓬勃清新的气息。

        其中五颗像山岳般巨大的树,支撑起五木部落的苍穹,它们共同开辟出的区域比怒河流域还要大。

        在它们的树冠遮蔽下,哪怕是小孩也可以在尽情地在柔软的草地上奔跑,不用担心被任何毒虫凶禽伤害。

        它们就如同五木部落的天幕亘古存在,巍峨,让人心安。

        但是今天,其中一颗巨树有了异变。

        一名小孩赤脚攀着树皮爬树,她矫健如同壁虎,爬着爬着却猝不及防感觉脚丫子被烫到,当即“啊”的惨叫一声,从几十米高的地方跌落下去。

        “噗通!”

        小孩摔落在草地上。

        她身体柔软强韧,咕噜噜翻了好几个滚,居然没什么大事,好手好脚龇牙咧嘴地爬起来。

        “嘶……”

        起来后小孩立即掰着自己的脚丫子看了一眼,发现脚底被烫得烧了好大一块皮,周围全是水泡。

        “阿姆的!什么东西烫的我?!”

        小孩愤怒地仰起头。

        眼前看到的东西让她眼睛登时变直了,嘴巴也慢慢张大。

        净树的树干上竟然出现了文字?

        那文字还在继续凭空的一个个冒出来,像是有个看不见的人,在用烙铁在树干上刻字。白烟伴随着火星,徐徐弥散开来。

        嗅觉敏锐的五木部落人很快发现了异状。

        “着火了?”

        “这是什么?你们快来看啊!!”

        鸟雀惊飞,幽静的五木部落猛然沸腾。

        五木部落的人从各个角落赶来,除了人外,还有各种像小花像鞭虫芋根这样的有智慧的异植,或爬或跑地凑过来,围在净树旁探头探脑的,好像也能看到东西。

        最后连元巫也被惊动。

        所有人瞪大眼睛看着树干上的几个大字。

        有人大呼:“我认识这字,这是羲城字!”

        旁边人惊奇催促:“羲城字?这上面写的什么,你认识吗?”

        “我学过一点……这个字似乎念我,第四个似乎是巫……”那人犹犹豫豫地仰着脖颈辨认。

        “你到底认不认识?”

        另一道响亮的声音在人群里响起,带着笃定的自信大声说:“最上面写着‘我是羲城元巫’!”

        我是羲城元巫?!

        众人一惊。

        “你确定这几个字这么念吗?”

        “你可别瞎说!”

        蓬响亮地说:“我确定,写的就是这个!”

        有其他学过羲城字的人附和,也有人质疑,周围嘈杂,大家议论纷纷。五木元巫抬起手,示意大家安静。

        所有人安静下来,周围落针可闻。

        树干上飘着烧焦味的白烟,字还在往下蔓延。

        五木元巫沉声对那个低级战士说:“你把上面的字全部念一遍,不要漏过一个字。”

        蓬恭敬地行了个礼:“是,元巫大人。”

        顿了顿,等上面的字足够多后,蓬继续往下念:“上面写着——我是羲城元巫,大陆之桥已……破。”

        “等等你说什么?!!”

        仿佛被人当头抡了一锤子,所有人都惊呆了。

        五木元巫深深吸了口气,声音有些颤抖,急迫地注视着蓬:“你确定上面写的是,大陆之桥已破……?”

        蓬的脸色也有些苍白,强自镇定道。

        “是,上面是这么写的没错。”

        五木元巫握着骨杖的手微微哆嗦,他定了定神,稳住声音,沉声喝道:“继续念!”

        蓬仰头望着净树仿佛天柱一样的褐色树干。

        无形的炙热刻刀继续在净树上刻着字。

        他一字一字地往下念:“——大陆之桥已破,氏族大元巫已死……”这句话又让所有人倒吸了口凉气,瞳孔惊惧地放大。

        “头领兽已踏破凶兽潮杀向我们,氏族残存力量已来羲城……”

        五木人听得各个脸色煞白。

        如果是以前,他们可能还不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但现在,他们五木人也派人去往凶兽海,明白头领兽有多恐怖,有多不可抵挡。

        连氏族都对抗不了的存在……现在过来了?

        无尽的恐惧油然而生。

        另一头。

        翡色石屋中握着净树叶子的叶羲停顿住。

        如果陈述利弊五木部落就会接受邀请一起抗击头领兽吗?未必,现在连氏族都溃败了,超级部落说不定吓破了胆子,权衡之后或许会拒绝邀请,选择躲起来。

        思考片刻,叶羲目光微动,决定先将人骗来。

        “东大陆已不安全,鲛人族会送羲城人去一处远离大陆的海岛躲避,等凶兽潮平息后再送我们返回。”

        “若是五木部落也想出海躲避,可现在就来羲城。”

        “两日后出发,过时不候。”

        那头五木部落的人听着蓬念出的字,一个个反应不一,有人激动庆幸,有人感谢不已,也有提出质疑。

        “羲城元巫这么好还叫上我们?会不会是假的?”

        “对啊,况且鲛人族不是不跟其他部落打交道吗,他们怎么会这么好送我们去什么海岛?”

        “这你就不知道了!羲城元巫的伴侣是鲛人族海主,我看这是真的!”

        “不不不,你们想过没有,虽然‘它’说它是羲城元巫,写的字是羲城字,但‘它’就一定是羲城元巫传来的消息吗?万一是别的部落用巫术骗我们呢?布置好陷阱想抢我们源石呢?!”

        有人焦急地大声喊:“等等,现在不是应该确认大陆之桥的事吗!!”

        这一声石破天惊。

        周围陷入寂静。

        五木元巫抬手示意大家不要再说话,眉目沉肃地对几名卜巫说:“你们立即联合卜筮一下。”

        其中一名卜巫恭敬问:“卜筮内容?”

        五木元巫沉吟片刻,道:“就卜筮大元巫是死是活!”

        往往内容越简单卜筮就越精准越容易,若是卜筮五木部落的吉凶,太笼统了,对现在的五木部落无益。若是卜筮大陆之桥是否破了,又因为概念太多,也不准确。

        而大元巫是氏族的最高精神领袖,如果他出现不测,那大陆之桥基本就是完蛋了。

        几名卜巫急匆匆取来卜筮工具,开始卜筮。

        其余五木部落人,还有异植藤蔓皆小心翼翼退开,不让自己影响到卜筮过程,一个个保持着凝固的姿势,大气不敢喘,眼睛不错地盯着卜筮过程。

        冗长的卜筮巫咒吟诵过后,龟壳被一名披发大巫摔在篝火中。

        “咣啷!”

        乌黑的龟壳将篝火砸灭,伴随着火星,在草地上翻了两个滚,背部朝上定住不动了。

        众人定睛一看,只见那光滑的龟壳裂开一条缝隙,缝隙又细又长,不符合常理地笔直。

        ……这裂纹是什么意思?

        “咚咚!”

        五木元巫突然重重地拄了拄骨杖,一反刚才沉稳的样子,挥手跳脚大吼:“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走吧,出发去羲城,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