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 - 仙籍在线阅读 - 第192章高山流水

第192章高山流水

        山风拂动云雾,好似太室山仍是净土。

        阴阳鱼缓缓转动,汲取灵机,并坚定不移的向圣僧碾压过去。圣僧清晰感觉到,阴阳鱼虽然转动缓慢,但一股气机已然锁定着他。他

        如果想着跑,必然招致石破天惊的一击。他

        也没有想过逃走。

        手上再度结出莲花印,一朵朵化作实质的红色莲花从他手中飞出,环绕周身,流转不觉。“

        净土宗的红莲入灭大法,苏庄主怕是危险了。”群

        豪中一位大有见识的人物满脸凝重道。其

        他人都不知道什么是红莲入灭大法,于是有人拿魔宗的天魔解体做比拟,当下就明白了。

        这是通过耗损生机才能施展的杀招,威力难以估量。

        而他们也看不到苏籍打出的阴阳鱼。只

        有极少的人能隐隐察觉到苏籍身前虚空似有极不寻常的事物。

        苏籍进入无悲无喜的境界。这

        次他虽然没有开启白眼,但打出阴阳鱼这一刻,实力并不比白眼状态差。随着阴阳鱼壮大,他眼睛竟泛起青色。他

        心头生出波澜,眼中的青色缓缓退去,阴阳鱼也有溃散的迹象。于

        是苏籍稳住心神,阴阳鱼再度凝实,眼中青色再度泛起。

        圣僧注意到这一幕,心神震动。

        不过他红莲入灭大法,一经发出,再不可逆转,所以没有中断大法。他

        重重叹息一声,颇有些向往和无可奈何。

        “大道如青天,你为何如此受大道青睐。”苏

        籍心念一动,他眼睛的青色跟大道有关?随

        着阴阳鱼壮大,他眼中青色越来越浓,而无悲无喜的心境,竟有了新的变化,那是平安喜乐。这

        种状态和白眼截然不同,甚至他都不用去观察四周,便自然而然知晓了想知晓的一切。

        不问而知,不言而明。他

        本身就是这天地的一部分,不分彼此。

        如果白眼状态类似孤高绝尘的天仙,那么他现在就是红尘仙。

        圣僧挥了挥袍袖,一朵红莲往苏籍方向射去。红

        莲和阴阳鱼发生大碰撞,元气爆炸,激荡起绝强的山风,无数古松呀呀作响,松针纷纷落下,甚至有些离得近的古松登时秃了大半。此

        时群豪也隐约见到了阴阳鱼。那

        是红莲湮灭,红光附着在阴阳鱼上,将其形体显示出来。

        此时阴阳鱼已经有丈许大小。但

        在红莲撞击后,尺寸缩减了一些。

        第二朵红莲接踵而至。紧

        接着是第三朵、第四朵……一

        朵朵红莲,带着坚定不移的决心,死不回头……

        苏籍慨然一叹。

        他嘴角开始溢出血丝。只

        是仍旧凭虚玉立,大袖飘摇。

        其实此刻他和圣僧的比拼同寻常武学高手比拼内力无甚不同。若

        有不同,那就是圣僧坚定的信念太过动人。

        苏籍好似看到了青灯古佛下,一位僧人孜孜不倦的解读一本佛经,从眉清目秀,到白发苍苍,手中捧着那本佛经始终不变。世

        道容易变,人心容易变,唯有此僧,一心礼佛,不闻其余。最

        后一朵红莲侵袭入阴阳鱼,啵的一声脆响,红莲溃散,而阴阳鱼只余下蝌蚪大小。

        苏籍轻咳,喉咙中有血气。

        一招手那蝌蚪大小的阴阳鱼飞入眉心那点淡淡朱砂里。

        原本大日如来残留的痕迹在阴阳鱼进入眉心时,自发融入其内,眉心那点朱砂便有光华流转。圣

        僧坠落到山崖下,苏籍飞身跟下去。

        但见他悬在崖底一块布满青苔的石头上,含笑地看着苏籍。

        苏籍以圣僧坚定不移的信念磨练了自己的参悟的太极阴阳,虽说是两人交锋而来的感悟,若是一着不慎,甚至苏籍还会败亡,所以这点收获,也不算苏籍欠他的。

        只是苏籍仍是问道:“圣僧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若不违背我的心意,我替你去完成它。”圣

        僧摇头,忽地眼睛一亮,徐徐道:“若有朝一日苏施主欲灭佛法,还请你想起老僧。”

        苏籍沉吟一会,又看了看圣僧,最终洒然道:“世间有圣僧这等痴者,佛法便不当灭。”

        圣僧含笑而逝。

        虽然道佛不同,却可以为知音,只是认识得晚了一些。

        群豪走到山崖下,看到寂灭的圣僧肉身沙化,随风飘散,都暗自觉得可惜。以对方的武道,哪怕是遗蜕,都可以让人参悟出许多武学道理来。

        苏籍在这片刻间伐了一株古松,就地取材做了一方七弦琴。

        他盘膝坐在石头前,青苔眼中绿,衰草却连天。手

        指拨动琴弦,一首曲子如淙淙流泉自指尖缓缓而出。

        那是《高山流水》。

        山之巍巍,水之洋洋,从今往后,不复有此僧。

        夏天甚至流下一滴泪。

        她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只是觉得有些感动。

        “天儿,你什么都好,只一点不好,所以咱们圣宗的武功你练不到大成。”她脑海里回想起师父的话。

        她问师父她哪里不好。师

        父便道:“只因你还是个性情中人。”她

        不认可,她觉得自己心狠手辣,实是一代魔女。但

        现在她明白了,心狠手辣跟性情中人不冲突。

        可她不纠结,因为苏子思也是性情中人。除

        了苏子思,还有谁会给敌人奏一曲送别,还是即兴而作,不管旁人眼光?

        最后曲终,琴弦也断。普

        通材质的七弦琴,能让苏籍弹完一曲《高山流水》已经很不容易了。

        夏天走到苏籍身边,说道:“继续往前走?”苏

        籍道:“当然。”

        夏天看到他嘴角溢出血丝,有些担心道:“你不用疗伤?”

        苏籍微笑道:“不妨事。”枯

        荣圣僧生命升华同他一斗,着实让他触动,也让他受了点伤,不过这不算什么,他得到的更多,而且太室山的灵机被搅乱了。苏

        籍明白了一点,上次广明没有将压箱底的东西使出来,否则他未必能活着下太室山。通

        幽以后,便可以勾连天地元气。

        而广明毕竟曾有资格迈入坐照,多年在太室山修行,已经使其在这太室山有了自身的印记,用道家的说法便是天人合一。

        用佛宗的说法就是梵我如一。

        无论哪种说法,其实都表可以说,广明在太室山能有一点不可思议的力量。那

        是法,那是道,甚至他隐约可以获得太室山这一方天地的权柄。

        虽不至于呼风唤雨,却多少能比旁人在这里有优势。他

        和圣僧前山一斗,无意中把这稳定的灵机弄出一条缝隙。

        但太室山到底相比苏籍是庞然大物,时间一长,便会恢复原状。故

        而苏籍行动要快。而

        广明怕也没有想到,苏籍和圣僧交手会造成这种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