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第一婚宠:老公大人太温柔在线阅读 - 第474章:死人了

第474章:死人了

        叶小沫在和高静怡说了一些事情之后,叶启义也来了这里。

        叶启义刚从余芷甄的院子出来之后,就和宁越勾搭一起了,不知道说了什么了。

        此刻,貌似和宁越说的很开心,满脸笑容的来了。

        见着叶小沫,开怀的说道:“你这个丫头,运气真好!居然碰到了小越这样的……我咋就没有这样的运气!”

        叶小沫:“……”

        老爸,你说话能不能注意点?

        而且,老爸还想要这个运气?

        叶小沫不客气的也就拉着老妈,“老爸,你看,老爸现在明显是有歪心了。”

        叶启义说话,也就是很随意,想到什么说什么,咋咋呼呼的。

        刚才也没注意,他说的话有什么深层次的意思。

        可是偏偏……

        高静怡在这里了。

        高静怡盯着叶启义……

        叶启义当即也就从心的怂了,“我运气也特好,呵呵,特别好!不然怎么可能有这样一个……好女婿!”

        叶小沫:“……”

        难道不是应该说有一个好女儿吗?

        怎么说到好女婿上面了?

        也不知道,宁越私下又给老爸喝了什么迷魂的汤汤水水了。

        ……

        叶启义和高静怡在宁家呆了一天,就回去了。

        如今说好了婚事了,后续的事情又是宁家安排……

        他们也知道帮不上忙,还不如回去。

        何况,叶小沫的婚事,他们还要回去给爷爷奶奶,伯伯婶婶汇报啊!

        父母离开了之后,宁越也有事情忙,叶小沫就一个人在院子里,看着一些新闻。

        只是,在刷到了一个新闻,微微的拧眉了起来。

        安城的一个小区里面,一个快递员死在了家里。

        叶小沫一开始看着这个新闻,没怎么在意……

        可之后看着新闻上说,这个快递员是顺风的……

        叶小沫不知道为什么也就想到了,之前的那个顺风快递员了,一个电话联系了过去。

        这个电话,不是蒋进的快递电话,是他的私人电话。

        只是,电话了之后,是一个妇人接通的,“你好!这是蒋进的电话!”

        叶小沫记得,那个快递小哥叫做蒋进。

        只是,怎么是一个妇人的接通的?

        而且对方说话,明显是有些哭泣。

        叶小沫有些疑惑了,“你是蒋进的什么人?”

        那妇人哽咽道:“我是他母亲!”

        叶小沫:“蒋进出什么事情了吗?”

        那妇人当即嚎嚎大哭了起来,“他……他出事了!”

        叶小沫听着,当即愣住了,“昨天……死掉的那个人是蒋进?”

        叶小沫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下意识的也就想到了蒋进。

        可是哪里想到,真的是他!

        明明前天还看到的,可是怎么就死了呢?

        叶小沫此刻脸色有些不好了……

        想着,前天还见面的,那么和气的一个小伙子,就这样死了……

        叶小沫当即也就问了一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妇人哭泣的已经不成个样子了,“警方说是意外……还在调查!”

        ……

        叶小沫在和那个妇人电话了之后,想了片刻,决定要去警局。

        蒋进的死……她心里有疑惑。

        还是想要了解清楚一点儿。

        真不敢相信,之前还活生生的人,就那么死了。

        叶小沫到了警局,也就找到了,负责蒋进案子的警察。

        那警察说道:“哦,你说的是那个在家意外出事的快递员啊!”

        叶小沫狐疑了一句,“现在确定是意外了吗?”

        那警察点头,“差不多确定了吧,怎么,你为什么关心蒋进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叶小沫认真的说道:“我是记者,之前有个快递被盗窃的新闻,我负责调查的……而那些被盗了的快递,就是蒋进负责的,所以我也就联系了他,想要从他那边问出一些情况来。”

        警察点头,“哦,是这个样子啊!”

        叶小沫:“所以,刚才听到他出事了,我有些奇怪!”

        那警察摇了摇头,“人有些时候也就倒霉吧,这个蒋进也是倒霉了,洗澡的时候,滑倒摔了,直接砸破脑袋了。”

        叶小沫听着……感觉是意外。

        是砸了脑袋死了的?

        叶小沫点头,“谢谢,我知道了!”

        ……

        叶小沫在要离开警局的时候,碰到了明夏了。

        因为最近一阵子没什么案子也合作,和明夏也没怎么见面了。

        此刻见面了,自然也就招呼了一句。

        明夏看着叶小沫,带着暖意的笑容,“你怎么来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叶小沫解释了一句,“我之前做一个新闻调查的时候,接触了一个快递小哥,可是没想到,今儿也就报道,他意外的死亡了,我这就过来了解一些情况。”说着,好出去的看着明夏,“……最近,你那边可有什么案子吗?”

        叶小沫还是忍不住,关心的问了一句。

        还是蛮期待,明夏那边的合作的。

        明夏摇头,温和的说道:“如果都是一些琐碎的案子。”说着,也就看了一眼叶小沫,“自然了,有一些大案子,可注定不能报道的。”

        叶小沫知道明夏说的是什么案子。

        就是宁家那边的案子。

        叶小沫耸肩了,“那我们以后有案子合作吧!”

        叶小沫没多说什么,就准备离开。

        可还没走几步,忽然有个警察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对明夏说道:“宁梵跑了!”

        叶小沫还没离开,自然也就听到了这话。

        叶小沫惊了下,宁梵跑了?

        叶小沫错愕的回过头,也就朝着那个说着事情的警官看了一眼。

        对方此刻也没在意叶小沫,激动说道:“宁梵今儿早上,也不知道怎么的,忽然骨折了,我们也就带他去医院……可没想到,在医院治疗的时候居然跑了!现在我们的人在追捕!”

        叶小沫深深的蹙眉起来……

        宁梵跑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明夏神色也凝重起来,“速度追捕!不能出事!”

        ……

        叶小沫心里有些突突的离开了警局。

        接着,拿出了手机,联系了宁越。

        “我刚在警局这里,听到了一个消息……宁梵跑了!”

        宁梵跑了,感觉这多少是一个危险。

        宁梵可是连着自己亲生父亲都会下手的人,心思狠毒可见一斑的。

        宁越低沉的说道:“你怎么去了警局?”

        叶小沫解释道:“我之前和你说的那个快递小哥死了,我的警局了解一些情况。”

        宁越不容置疑道:“你马上回家!”

        叶小沫点头,“嗯,好,我马上就回去!你也小心点!”

        ……

        叶小沫到了车子里,心里还是压抑着。

        宁梵跑了出来之后,定然会有不甘心,按照他的小气性子,指不定是会做一些报复性行为。

        那么,这是要对宁越下手吗?

        只是,又轻轻的摇头。

        宁梵如今算是众叛亲离了。

        当初因为有宁家公子哥的身份,身边才会有不少人依附。

        可是如今没有这个身份的话,那么又有什么人会在意他?

        估计没多少人,如今想要和这样一个心思歹毒的人有交集。

        所以,宁梵如果真想对宁越下手,感觉机会也不大……也近不了身。

        而且……

        现在宁梵跑了,按照他那种贪生怕死的性格,自然跑得远远的才好。

        他估计是不愿意坐牢的吧?

        所以,这个情况下,宁梵可能直接跑到其他地方去了……

        如此分析下来,至少就目前情况来看,她和宁越也是安全的。

        叶小沫轻轻的扶了一下额头。

        自己刚才听着宁梵跑了,也就下意识的乱担心。

        可是仔细想想,如今却也不需要那么担心。

        那个宁梵如今逃出来,也没什么依靠……

        叶小沫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可不能乱了。

        静下心之后,叶小沫觉得,还是做自己的事情。

        ……

        于是,叶小沫就去了蒋进住的地方。

        蒋进住的是老小区,里面的房子特别破旧。

        蒋进出事的地方,是他的宿舍。

        是在洗澡的时候摔倒,砸了脑袋死了。

        之后,在十点多之后,被一起合租的同事发现了,然后报警的。

        叶小沫到了那边,见着门是关着的,根本就进不去。

        叶小沫也就去了顺风快递的网点,然后找到了,和蒋进合租的同事。

        警察昨儿也找过这个同事了

        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他如今也是有些心思慌慌的,工作的时候,都有些无力的。

        叶小沫找到对方,也就简单的问了情况了。

        那同事听着叶小沫问关于蒋进的事情,有些无力的说道:“昨儿晚上回去的时候,我就去洗手间,可没想到,见着他躺着,地上都是血……”

        说着,也就抱怨了起来,“关于那个洗手间的情况,我们早前也就发现了问题,地上特别滑的,就我之前也滑倒了,不过倒是没出事……可是没想到,蒋进如今却出事了!”

        叶小沫此刻听着这个同事说,貌似可能还真是意外。

        因为原本也就有点问题的。

        叶小沫看着那个男人,“蒋进就在出事的时候,可和你说过什么吗?”

        “我们虽然是一个快递网点的,而且还合租在一起……可是我们两个人平日里都忙死了,一般晚上也都是九十点才下班,哪里有什么时间聚在一起瞎聊啊……一般到了住的地方,直接也就睡觉了。”

        叶小沫听着,微微的拧眉了。

        看着样子,从对方的嘴里也问不出什么了。

        叶小沫也没期待问出什么,倒也没太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