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大国将相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二章:仓城之战(二)

第一百三十二章:仓城之战(二)

        “前进——!”

        魏军的前军大将乃是穰疵,随着他举剑下令,整整十个魏军千人方阵呈一前一后两排,徐徐朝着仓城的东城墙挺进。

        李郃在仓城的城墙上仔细眺望这些徐徐而前的魏军。

        对比秦军,不得不说魏军的武器装备更为精良,单单甲胄这块,大多数的普通秦卒充其量只有一件皮甲,不说双臂暴露在外,那薄薄一层的皮甲,甚至都无法在中距离下抵挡弩箭,而此刻正朝着仓城而来的魏军,他们的甲胄更大,能保护更多的部位,甚至还有臂甲保护双手。

        由此可见,魏国确实要比秦国富裕。

        那么问题就来了,魏军的甲胄,挡得住他少梁最新研制的劲弩么?

        瞥了一眼在旁的嬴虔、缪琳等人,李郃将狐贲招到身边,附耳说了几句。

        狐贲点点头,快步奔到韦诸身旁,压低声音说道:“营将,李哥让你等魏军距城四百步再射。”

        韦诸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即沉声喝道:“韦营弩手,上弦准备!”

        在城墙上无数秦军好奇的目光下,二千名韦营弩兵迅速上弦,随即举起弩对准了城外的魏军。

        一里……

        五百步……

        四百五十步……

        四百步!

        “进攻——!”

        随着一名魏军将领的咆哮,万名魏卒一改之前的徐徐挺进,向东城墙发起了突袭。

        而几乎在这同时,韦诸沉声大喝:“放箭!”

        一声令下,二千名韦营弩兵纷纷扣下扳机,一时间,仓城城上齐射两千支箭矢,仿佛暴雨般朝着魏军劈头盖脸地射去。

        尽管攻城的魏军也注意到了迎面而来的箭袭,纷纷举起了盾牌,但依然有至少六七百人中箭,或倒地一命呜呼,或捂着箭创痛苦呻吟。

        见此,嬴虔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

        他此前还担心少梁的新弩无法达到四百步的‘主流’射程,毕竟秦魏两国的战场可不同于小国厮杀,小国战场,三百步、三百五十步的弩也可以起到不错的效果,但是在秦魏这种大国的战场上,倘若无法达到四百步,那你方的弩兵就是白白给对方射杀,甚至于对方的弩手可以无伤干掉你所有的弩兵,就是如此残酷。

        然而就目前来看,少梁的新弩还是挺不错的,至少达到了可以在战场上使用的标准,比之他秦国的弩丝毫不差。

        『是因为得到了韩国的造弩技术么?』

        嬴虔瞥了一眼独自站在不远处的李郃,琢磨着少梁是否得到了韩国全部的造弩技术。

        毕竟众所周知,韩国的劲弩甚至可以达到六百步,那是绝对的战场上杀器。

        他秦军先前之所以败于石门山,韩军那一万弩兵可谓是功不可没。

        就在他思忖之际,那近万魏军已经冲到了距城墙仅有二百步的位置,而此时二千韦营弩兵亦完成了再次上弦,举弩对准了城外了魏军。

        “放箭!”

        随着韦诸一声令下,二千名韦营弩兵再次展开一拨齐射。

        倘若说之前那轮齐射韦营弩兵采用的类抛射的方式,那么这次他们已改为了平射。

        毫无疑问,平射的威力要比抛射大地多,尤其是二百步的距离,已接近了少梁弩威力所能达到最大的范围。

        这不,只听一阵噗噗噗声的异响,不计其数的魏军被射穿了胸前的甲胄,纷纷倒地,仿佛狂风刮过麦田。

        见此,城墙上的秦卒精神大振。

        “准备接敌!”

        秦将甘兴大吼一声。

        随着他的下令,城墙上的秦卒们统一堵在了墙垛后,端着长戈准备接敌。

        就在他们做好准备的那一刻,那近万魏军已经冲到了城墙下方,将第一架攻城长梯竖起了起来,然后是第二架、第三架。

        “杀!”

        随着一名魏军将官的咆哮,不计其数的魏军利用这些攻城长梯向上攀爬,论作战的凶猛,毫不亚于秦军。

        但秦军也同样悍勇,在军功爵法的刺激下,他们同样悍不畏死,死死堵死了魏军试图攀爬上城墙的前路。

        正因为有这些秦军挡在前面,城墙上的韦营弩兵才能毫无负担地发动一次次地齐射。

        不止是他们,就连在城内聚集的三千韦营弩兵,亦利用类似抛射的方式,仰举弩具,隔着城墙发动了齐射。

        瞄准当然是没办法瞄准,纯粹就是朝着城外某个区域瞎射,但还别说,考虑到城墙外足足挤了一万名魏军,似这般瞎射的杀伤力也着实不小。

        眼瞅着城外的魏军纷纷倒下,嬴虔心中也是十分满意。

        他知道少梁是为了减少其自身的伤亡,因此除了少梁奇兵以外,仅派来了五千弩兵,但不可否认,这五千名弩兵确实要比一万名长戈卒有用地多,这不,魏军的攻势才刚刚开始,他便初步估计韦营弩手至少对魏军造成了接近两千人的伤亡。

        只不过,看着这帮少梁人从自己背后将弩箭射出去,这多少让嬴虔心底有些发毛,生怕哪个不长眼的家伙给他背后来一箭……

        “唔?”

        由于将注意力转向了城内的三千韦营弩兵身上,嬴虔忽然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些少梁弩的射程,似乎不止四百步。

        他反复观察,继而证实了自己的判断。

        一个几乎从未打造过弩具的小国,造弩水平一下子就与他秦国持平了,换做其他国家,嬴虔那是绝对不信的,唯独放在少梁身上,嬴虔却认为有这个可能。

        毕竟少梁那可是得到了墨家弟子的支持,再加上又疑似得到了韩国的造弩技术,墨家技术与韩国工匠技术相加,少梁的造弩水准自然是日渐提升。

        这让嬴虔忍不住开始琢磨,能否从少梁身上得到造弩的技术,毕竟那可是韩国的技术,就算是他秦国,那也是垂涎已久。

        就在他琢磨之际,魏军的弩手方阵也已进入了射击范围。

        见此,李郃立刻接管了韦诸的指挥,对韦营弩兵下达命令:“韦营弩兵,立刻朝右前方魏军弩兵方阵射击!”

        “放箭!”

        随着韦诸的下令,城墙上二千名韦营弩兵不再射击城外的魏军,而是朝着远处的魏军弩兵方阵展开了齐射。

        而与此同时,充当李郃身边卫队的陷阵士,亦纷纷代李郃向城内的韦兵弩兵下令,高举手中的长戈,指向魏军弩兵方阵的位置。

        在这些陷阵士的指示下,城内三千韦诸弩兵亦同时发动齐射。

        整整五千名弩兵的齐射,场面极其壮观,只见那五千支利箭划破长空,似蝗群、似乌云般笼罩住了城外的魏军弩兵方阵。

        弩兵除了身上的甲胄,根本没有盾牌之类的防护,一时间纷纷中箭,阵型大乱。

        “怎么会?!”

        魏前军大将穰疵面色顿变,惊呼道:“秦弩竟能射四百五十步?”

        要知道,秦魏两军早就在石门山一带交火数次,彼此对对方的弩兵射程十分了解。

        就像穰疵所认为的,秦军的弩兵充其量只能射四百二十步,因此他有意离开了秦军弩兵的射程,在距城约四百五十步的位置安置弩兵,准备叫他们压制仓城守军,没想到他魏军这边的弩兵刚准备射击压制,秦军的弩兵便率先朝他们展开了进攻。

        秦弩怎么能射四百五十步?!

        转念一想穰疵就明白了,一脸惊骇地喃喃道:“不,那不是秦弩!那是少梁的弩兵!”

        虽然他也不信一个从未打造过弩具的小国能在短时间内打造出比秦弩更优秀的弩具,但考虑到今年四月末少梁与韩国就私下结了盟,期间这五个多月的时间,谁能保证少梁在得到韩国的支持后,造出比秦国更优秀的劲弩?

        心惊之余,他立即下令道:“退后!令弩兵退后!”

        就在他下令的期间,仓城再次发动了一轮齐射。

        好在魏军这边的弩兵撤地快,否则连接遭受两轮齐射,怕是要损失惨重,虽说眼下也损失了近一千五百人。

        许多人都注意到了魏军弩兵方阵的仓皇后撤,继而也猜到了背后的原因。

        “该死的韩人!”

        公孙衍愠怒地一拍战车的栏杆,恨不得立刻找韩举理论一番。

        但他最终还是克制住了,沉声对左右说道:“派人告诉韩举,说我军遭到了秦军的劲弩压制,请他立即派弩兵解围,压制仓城守军。”

        没办法,他魏军的弩并不比少梁的弩出色,眼下只能依靠韩军那射程可达六百步的劲弩了。

        当公孙衍的卫士迅速来到韩军的阵列,准备将前者的意思转告韩军主将韩举时,韩举正饶有兴致地观察着仓城的弩箭射程。

        鉴于之前在石门山一带的对峙,秦魏韩三军都对彼此的实力心知肚明,就好像穰疵一眼就看出袭击他们的并非秦弩,韩举也看出来了。

        毕竟加上城墙的助力,仓城城墙上的韦营弩手其射程已超过了五百步,除了他韩国,没有一个国家可以量产。

        他对左右卫士笑道:“少梁人真不可小觑啊,据我所知,四月末申相才带着十几名少府工匠去了少梁,短短五个月的时间,少梁便打造了如此众多射程接近五百步的强弩,啧啧,了不起……”

        左右卫士不以为意,带着几分自豪甚至倨傲道:“那还不是靠我韩国少府的技术?再说,五百步也不算什么,我国少府打造的劲弩,可达到六百步……少梁还差地远呢!”

        韩举轻笑道:“你等可莫要小看少梁,毕竟人家可是得到了墨家的支持……”

        正说着,公孙衍的卫士匆匆而来,抱拳将公孙衍的意思转达给了韩举:“……相邦请韩将军派弩手助阵。”

        “好!”

        韩举略一思索便答应了,随即招来大将孔夜,嘱咐道:“孔夜,你去统率弩兵,切记,攻击范围仅限于城墙。”

        孔夜表情古怪地看了一眼韩举,抱拳领命:“是!”

        不多时,一万韩军弩兵便拖拖拉拉地朝着仓城前进,在距城约六百步的位置重新部署阵型,给了仓城——确切地说是给了仓城内少梁弩兵足够的后撤时间。

        见此,李郃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立刻就向嬴虔提出要求,意将城上二千韦营弩兵弩兵转移到城内,改用抛射的方式朝城外的魏军射击。

        嬴虔当然明白李郃的意图,但他略一思忖便答应了。

        只要魏军的伤亡不比他秦军的伤亡少,他并不介意李郃的那点小心思。

        反正就是与魏军兑子嘛,他秦国兑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