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的靠山好几座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四章 有些小尴尬

第三百二十四章 有些小尴尬

        “不……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你在跟我开玩笑,他凭什么享受超凡入圣的待遇。难道就因为他是剑宗弟子,是乾家长子长孙,爵位跟家产继承人么,还是因为他短时间内变得厉害了一些……”乾图难以接受这个。

        他没想到,本来借此机会想推动一下长老会惩处乾城,就算不能奈何乾城,也能收拾他解解气,谁想到会听到这种消息,这让乾图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想不通,一个那样的纨绔,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如今乾城的名气之大,让人难以想象,他不想承认都不行,乾城现在跟他的差距,大到难以想象。

        “陨落神域他可战白虎皇子,多方围攻之下依旧黯然无事。现在除了有剑宗,他跟黄仙一族关系也非同寻常,前些时候又对驭兽宗有大恩,驭兽宗未来会有多位超凡入圣存在对他惟命是从,甚至会帮他做事一段时间。而他跟小月华联手,现在连半步入圣也可一战,他跟英雄盟、金沙帮、北燕狂刀燕家、大雪山等势力关系非同一般,现在都已经被他拉上了他的战车。”

        “还有他跟皇家研究院上下关系非同一般,高端私人订制、中低端连锁经营、传信玉、皇家飞艇股份有限公司,还有其他诸多买卖才发展多久,如今都堪比乾家三成赚钱的垄断生意,而且他们的增速竟然还在提升,今年底很可能达到乾家五成总收入,就凭这些,你说够不够?”

        “前些时候他去驭兽宗,帮驭兽宗宗主突破到超凡入圣之境,察觉出驭兽宗二长老等投靠神门,联合镇神司、剑宗,一起帮驭兽宗灭杀神门一位超凡入圣存在,数位半步入圣,数十九品,数百高品。这些,还不是他的全部,我说的只是一小部分,还有他隐藏起来咱们不知道的战绩跟手段,这些,你说够不够。”

        乾图如遭雷击,呆立当场。

        有些事情他是知道的,所以他才失去争夺家主之位的心思,可心中的怨愤却是实实在在的。

        他也听说过乾城的一些事情,妖山试炼、圣宴幻境试炼、陨落神域中斩白虎皇子虎须,这些事情传遍京城,他自然知道。

        可有些事情他却并不清楚,像驭兽宗内发生的事情、黄仙一族内发生的事情。就这,乾守义还只说是一小部分,而且还说隐藏的还有,这是什么概念。

        乾家三成的收入代表什么,他比任何人的清楚,乾家的利益庞大,虽然如今已经不是秦国首富,但也有京城首富之称,他才干了多久,就能有三成收入这么夸张。

        乾守义似乎是嫌打击还不够,继续道:“不止如此,家主再有半年左右就会回来,如无意外,到时候就会正式将乾家家主之位传给乾城。所以你现在应该考虑的是,到时候不能像现在这般借乾家买卖赚钱该怎么办?”

        “你的那些买卖,离开了乾家全力支持,能到什么地步?半年时间,你自己去看着办吧。”

        人都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就算有些想法,也不会真的上心。

        可一旦关系到自身,那就完全不同了。

        这一下如同晴天霹雳,乾图脑子嗡嗡的,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他问了好多,父亲倒是都回答他了,但当他走出乾家大门的时候,却依旧犹如行尸走肉一般。

        虽然平时他最喜欢说的就是,不靠着乾家,他依然做出成绩,有了属于自己的事业。家资质丰厚,绝对是一般郡城顶级富豪级别,就算在京城,也能锦衣玉食活一辈子。

        而且他老爹以后依旧是族老,作为这一代的族老,垄断产业依旧会掌管,他老爹的家产更加丰厚,具体多少他不知道,但几亿银两应该是有的吧。

        所以他并不是为钱担心,他是担心乾城一旦继承家主,乾家对他的支持力度没那么大,他这两年辛苦打造的形象就彻底崩塌了。

        看着乾图失魂落魄离开,完全忘记再计较乾城败坏家风的事情,乾守义也是暗自叹息一声,他这也是无奈之举。

        自己的孩子他了解,守城没问题,真说开拓进取能做出什么大事,那也不太可能。

        但这小子看不清楚自己,将别人的吹捧当真的,还自以为做得很好,还很重视那所谓的自主创业,现有的成绩不依靠乾家的形象。

        不破不立,趁早的好。

        现在想想,乾城喊着继承家业,我有钱,有爵位,我为什么不要这些,虽然开始被人鄙夷,但真的想想,这才是聪明人。

        谁想到他越是喊着继承家业,他自己发展得越好,而且还真是完全跟乾家没关系的产业。

        两相比较,乾守义都只能再度叹气。

        不管怎样,半年后一切尘埃落定,自己也终于不用再背负这一切了,好多年了,也不知道父亲怎么样了……

        乾城这一抱惹的热议依旧,但身为当时的霸总早已经恢复工作,对于商号内那些人的眼光跟私下议论根本没去理会,但工作却更有干劲。

        至于乾城,此刻已经开始闭关,乾城先尝试了一下进入朱雀光团之中。

        “剑宗传承,你们都该死,去死……”跟八翼妖圣那封印的肉翼不同,朱雀光团之中残魂竟然有一些微弱意识,甚至还能记得最后一些场景。

        所以感受到乾城的剑意之后,变得无比暴躁,瞬间化为火焰朱雀焚烧一切。

        乾城早有经验,但即便如此,也只是坚持了十几秒钟就感觉神魂意念要崩溃。

        “轰……”最终,他的神魂意念收回,多少都受到了一些伤害,跟之前只是耗损不同。

        “够劲……”乾城却像是喝多了低度酒,突然喝到高度烈酒的普通人一般,感觉无比痛快。

        虽然神魂意念受损了一些,但程度远逊色于圣宴幻空镜时的损失,所以乾城也不以为意。根本不用特殊宝物,直接以神性力量滋养,运转神性光团。

        残破布卷的神性光团跟自己意识海的光团同时催动,神魂意念运转其中,神性力量滋养,很快就已经恢复。

        乾城如今的神魂意念,远超一般九品超凡,因为其特殊的坚韧度跟强度,已经很久没体会这种感觉了。现实交战之中又不能如此,弱者没太大意义,强者很容易将其灭杀,只有此时可以无所顾忌的磨炼自身。

        这种修炼,每一次都堪比普通修炼者跟强者的一次生死搏杀,普通人哪有这种机会。这就是有靠山的好处,可以用别人用冒生命风险去拼搏的方式,去一次次淬炼、磨炼自身。

        虽然手段跟方式不同,但像三大宗门、神门、大秦、大元、万妖森林中最核心的,都有特殊方法让核心子弟得到超常规锻炼之法。

        当然,同样超常规的辅助之法,也能练出三六九等来。

        就像是乾城,能在京城突破都有办法将剑阁召唤过来,自己更有办法永神性力量辅助,二师兄给八翼妖圣、朱雀妖圣的光团辅助修炼,本该需要几个月甚至半年以上时间慢慢磨练,乾城却是一次疯狂干到底。

        这次虽然没之前那么疯狂,却也是接连三天三夜的磨炼,每一次恢复的时候,生命元气液、三转金身液都像不要钱一般的使用。

        当感受到身体力量、神魂意念同时爆发,剑意带着火爆力量时,乾城也终于踏入了九品超凡后期。

        真要算起来,乾城晋升九品超凡到突破至后期时间很短暂,短暂的让人难以置信。

        可乾城却不是虚浮的提升,反倒是经历了无数磨砺,甚至被入圣存在威胁,跟半步入圣战斗,更是亲身体会了徐晋突破的全部过程。

        感受过诸多九品超凡突破的经验,对他至关重要。一次次生死磨砺,众多资源的支持下,一切也就水到渠成了。

        突破之后,乾城并没继续修炼,虽然他也很想一鼓作气如同上次那般,将朱雀光团破开,但时间有些不允许了。

        他需要好好整理一下,准备出发进入试炼神域了。

        结束修炼的第一件事情,乾城就是沉浸进入意识海,再一次深入残破布卷之中。

        “轰……”

        有种破开天地,进入一个全新世界的感觉。

        幻空镜皇紫翼的神核,跟过去有了许多变化,显然让他做事,这家伙也没少捞好处。

        再看驭兽仙典,属于白猪老祖的神核,则显得有些虚。

        “嗯……”乾城已经有些时候没从内部仔细去观察这些变化了,进来肯定最先观察那些耀眼的,前两个也就罢了,看到月灵鬼王的时候,乾城都感觉诧异。

        其他的神性光团也罢,虚浮的神核也好,又或者如同幻空镜皇紫翼如今那凝实的神核,都是光芒耀眼,越强大越如太阳般光闪闪。

        可月灵鬼王的那个,显得暗淡没有生机,但内部却不断旋转有种黑洞的既视感,快速旋转着,变化巨大。

        很显然,最近一段时间这月灵鬼王增长的速度也是超乎想象。

        原本培养个鬼域眼线,主要就是为了自己搜索残破布卷碎片,没想到这家伙这么与众不同。

        毕竟也是当年鬼皇之女,就算自己重塑其身躯之时将庞大神性力量抽走,有意控制,依旧难掩其光芒。

        心中想着,乾城神魂意念立刻通过月灵鬼王的神核进入其中。

        “轰……”

        跟进入其他神核、神性光团中感觉又有些不同,有种弱化版残破布卷进入之感,像是进入独属的世界。

        “杀!”

        月灵鬼王的容貌完全被森森鬼气包裹,她的面部之上,有一条条特殊纹路,那纹路覆盖脸部跟躯体,一旦催动之下光芒闪烁,显得异常恐怖。

        但乾城直接从内往外探查,立刻察觉到了,这是一层特殊的保护不说,也是掩饰。此时的月灵鬼王面部清冷、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样子,如果收敛鬼气跟那诡异的月光纹路,绝对是一个柔弱邻家少女。

        不是漂亮那种,却给人一种清秀出尘,本不该属于此地的感觉,她更应该是繁华都市中的一个邻家少女。

        “杀,杀光他们,统统炼化……”

        “此处所有资源集中,再有几处我们就可以积累功勋,独自建城了……”

        “所有战利品必须要本王亲自检查之后,方可分配……”

        就在乾城都感慨月灵鬼王的这种变化之时,这位却带着冰冷的声音出口,她的声音明显也特意控制着,说出去给人一种幽冷之感。

        看到她身边那些凶悍的大鬼、鬼王前仆后继,乾城都很是感慨。

        她很想知道在这位月灵鬼王身上发生了什么,了解一下她在想什么,但每次想探查,这位就是在厮杀,念头也是坚定,强大自我,不断杀戮。

        “难道当时出什么差错了,自己这是复活了一位杀戮机器?”乾城心中都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好在,她坚定杀戮的意念中,还有一个想法很稳定,寻找残破布卷碎片。

        月灵鬼王这边也真是没啥可看的,不是在战斗,就是在战斗的路上……

        再次加强了一下,让对方帮自己寻找碎片的想法,乾城直接退出。

        就在乾城退出的瞬间,乾城没注意的是,在月灵鬼王意识海最深处,有一轮宛如弯月的力量微微震颤了一下。

        月灵鬼王此刻已经杀掉对方头领,此刻正看着下方在厮杀。

        感受到了那莫名的一丝变动,她没有任何表情,念头都稳定如一,只是原本看向下方的目光却是微微转移了一下,看向鬼域无尽黑暗的虚空一眼。

        从月灵鬼王的视角退出,乾城又查看了一下其他神性光团,在这独特的空间中,乾城有种随意穿髓虚空,横渡宇宙之感。

        只不过这个宇宙好像还很小。

        “咦,回来了么……”就在此时,乾城注意到,徐晋的神性光团已经壮大到一定程度。

        是除神核之外,最耀眼最强大的神性光团,主要那神性光团此刻不再遥远。要知道,当徐晋在荒芜之地时,这神性光团也会在残破布卷这独特空间中离开自己很远。

        这些神核、神性光团都不是一成不变,一直不动的。

        乾城立刻进入徐晋神性光团,不得不说,徐晋的这个最是特别,简直就如同操控自己身体一般。

        “您看这处宅子怎么样,京城情况特殊,咱们也不敢太过随意,您就暂时先委屈一下。这也是咱们精品神域阁的产业,坛主平时也在这附近,坛主的院子就在您的旁边。”此时,明叔正小心、恭敬的走在前面,在一个大院中给徐晋介绍着。

        此时的明叔恭敬顺从,小心谨慎,不敢有丝毫怠慢。

        而徐晋的状态却是从来没有过的好,乾城都能感受到,他的意识海从来没有过的活跃,绝对堪比他突破到半步入圣时了。

        这次啊多久,几个月前,他想见明叔都妖看明叔有没有时间。

        见到之后,更是要小心翼翼。

        想当初跟踪乾城失败,那个时候明叔差点没收拾他,再看看现在,还有比这更爽的么。

        这可比在神国之中享受那些人的吹捧舒坦败北。

        “明叔你随意些,不用这么见外,咱们以后都是为坛主做事,也是自己么。”徐晋随意逛着,对于明叔用心收拾准备的屋子,也只是还算可以的微微点头。

        没办法,他在神国见多了好东西,在京城收敛小心情况下,能享受到的也就那么回事,小儿科了。

        “那是大人您瞧得起小人,大人是坛主的臂膀,我们不过是小卒办事。早就知道大人您必有腾飞九天之时,跟我们这些水潭中的小泥鳅不同。”

        “大人您就先委屈一下,暂居此处。知道您有些时日没回京城了,我这准备了两百万两,是我的一些心意。我知道这些东西大人也不在意,但这毕竟是我的一些心意。京城情况特殊,也没办法给您大肆接风洗尘,只能等下次回神国再说了。”

        明叔现在是绝对的虔诚,没有一点虚假。

        徐晋如今已经是半步入圣,那是真正高高在上存在了。如果徐晋这次回来,哪怕是九品巅峰,明叔都不会如此,会客气,但不会如此。

        可这家伙太厉害了,半步入圣,单纯力量方面他就必须要发自内心的敬畏。

        “客气了!”徐晋说是客气,手却没客气,直接将银票接过来,随后吩咐道:“我之前带了一群人,我现在的身份不方便让他们知道,也不方便见他们,你给他们一些好处跟照顾吧。”

        “另外坛主正在闭关,马上要准备去参加试炼神域之行。最近我会留在京城代替坛主坐镇,具体事情我不会插手,毕竟我很快就要冲击入圣之关卡,需要闭关修炼,没有大事你也无需来找我。”

        “琐事你好好处理,坛主也不会亏待你的。坛主在这边的日子不会太长,这京畿重地本来你是没资格的,但如果你能又所突破,又对坛主忠心,坛主是要做大事的,身边需要有人帮衬,你还是有机会的。”

        “是、是……以后还得请您多多照顾,那我就先不打扰了。”明叔小心说着,缓缓向后退去。

        徐晋这明显是在装逼,乾城看得想笑。

        因为他比徐晋懂这个道理,秦国京城这个坛主的位置,别看秦晓雪能当上,那是因为她是最有希望的神女继承人,而她秦家也的确够强大。

        但其他人要想当这个坛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竞争有多激烈,乾城不用想都知道。

        绝对是各大派系争斗,最终经过妥协跟多方面考虑才能决定。

        所以徐晋这话才可笑,偏偏他自己不知道,还摆着架子。乾城刚刚能感受到,明叔身体的颤抖,也不只是是忍着笑还是想爆发喷人。

        本来徐晋不说那些话,他乃是半步入圣存在,加上未来肯定是秦晓雪身边红人,入圣没太大问题的存在,谁都不敢轻视,这下好了,丢人现眼、露馅了。

        听得乾城都有些尴尬,不过想想这样也挺好,这样神门之人更不会对徐晋有所防范。在那些人眼中,徐晋就是一个傻子被天大的馅饼砸中,而知道护法神将秘密的人则更会高兴,如此炉鼎上哪去找。对于他的进步跟变化,他们也都会觉得理所应当,也不会太防范于他。

        虽然没探听到太多消息,还听到了这么尴尬的对话,乾城也觉得很有收获。

        徐晋在观察房子,乾城则在确定位置,这些细节,也都是收获。他甚至在想,如果现在自己将神门这些消息卖给镇神司,一定值很多钱吧。

        明叔直接回前面的精品神域阁,进入内部修炼密室,催动了各种阵法。

        “啊……轰……轰隆……”

        明叔疯狂爆发,不断轰击虚空,即便他没特意攻击,依旧震荡得阵法不断炸响。

        不如此爆发,不足以宣泄明叔心中的愤怒。

        “傻逼、二货,这种没脑子的家伙怎么能成了半步入圣,老天有没有眼,神灵们都在想什么……”

        “还他妈想让我求着巴结你啊,你以为你能让我当坛主么,还他妈暗示我,知不知道京城坛主是什么存在,是什么概念……”

        “乡巴佬、愣头青、二货,什么都不知道竟然敢在我面前装蒜……”

        ………………

        在徐晋面前,明叔掩饰得好,但越是如此,他心中的怒火积压得越汹涌澎湃。

        那徐晋原本不过是一个行动队的负责人,在神门体系中,是随时可以放弃去死的家伙。神门中从来不缺少他这样的家伙,早知道当初就该弄死他。

        越想明叔越来气,他是真被徐晋气到了。

        在明叔暴跳如雷之时,秦晓雪就在另外一个密室修炼。

        突然,一个私人极少人知道的传信玉微微震动了一下。在秦国推广传信玉前,传信玉极其少有,因为近距离传信玉达不到一定数量作用不大,远距离传信玉少得堪比神器。

        也就神门几万年来从神域中获取一些,才能让那一些重要人物手中都有这东西。

        看过传信玉上的信息,秦晓雪微微错愕,是三长老传的信息。

        “叶明珠竟然要见我,还让我去见他一见,难道两家关系缓和了……对了,叶明艳被杀,叶家在神女争夺中跟我们秦家再无冲突,难道是因此上边有了什么决定,互相谈好了什么。”

        秦晓雪迅速想到几种可能,虽然马上就要到试炼神域开启之时,但叶明珠在这种时候单独找自己,还是通过自家三长老,这意义非同寻常啊。

        静静的想了半刻钟,秦晓雪这才回了个好字,随后起身。

        既然是三长老联系自己,那走的就不是神门内部渠道,自己只需要去秦家安排的一个接头点,应该就能见到叶明珠。

        另外一边,乾城看徐晋开始修炼,也就收回神魂意念。

        “不知道那个明叔回去是笑开花了,还是会暴跳如雷,不管怎么说,他都会觉得自己的两百万两银子喂了猪了……”乾城忍不住自言自语嘟囔着,随后又扫了一下其他神性光团。

        其他的一切都还好,黄风儿、他、黄屠虎再次进入高速提升期。

        让乾城意外的是,神力大妖王的那个神性光团最近强了许多,隐约间已经有追赶徐晋的架势。

        看来,这家伙应该在突破,对于风雨妖圣那边乾城比较小心,平时没事他不会轻易去探查。虽然目前为止,残破布卷还未曾被看透过,乾城却依旧很谨慎。

        连二师兄都那么说风雨妖圣,想想二师兄的恐怖跟不可思议的手段,乾城觉得还是小心些的好。

        如同将军巡察士兵,乾城全部巡视了一遍之后,最终神魂意念进入仙殿之中。

        “轰隆……”白猪老祖比较虚弱,也无需像对待紫翼那么对待他,但乾城没攻击惩罚的情况下,也没让白猪老祖清闲,直接一个轰天般的炸雷响彻白猪老祖神核之内。

        白猪老祖:“啊……”

        不需要修炼,正处于打盹装填的白猪老祖感觉自己神魂震荡,浑身突然有雷火燥热之感,他知道那是神魂受到刺激冲击的反应。

        “你在这睡得挺好?”乾城的声音浩荡传来。

        “哎……”白猪老祖一声叹息:“老猪我这神魂受损严重,您再这么吓我几次,我这神魂都要溃散了。”

        白猪老祖说得可怜,乾城却一点都不可怜他。开什么玩笑,这样吓几次就能溃散,那他还活个什么劲,乾城觉得他就是不喜欢别人打搅他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