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人在斗罗,兼职修仙在线阅读 - 421.突闻惊变

421.突闻惊变

        “去死!”

        睚眦被秦霄的话气的三尸神暴跳,你现在敢自成我爹,以后自称什么我想都不敢想了啊!

        巨嘴张开,睚眦的喉咙处便亮起了一团灿金色的光芒,恐怖的能量波动在他的喉咙处酝酿,想要来一招吐息教秦霄做人,但是他等到的,却是一只手。

        就跟教育不听话的狗子一般,秦霄一巴掌拍在了睚眦的脸上,直接把睚眦的下巴打歪了。

        霎时间,睚眦只感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大脑感觉都被这一巴掌打散了,自然而然的,嘴里酝酿的吐息也被打回了肚子里。

        “小子你……”

        “啪!”

        “混蛋!”

        “啪!”

        “我也是有脾气的!”

        “啪!”

        ……

        一连串的巴掌声过后,睚眦肿着脸,迷迷糊糊的眨了眨眼睛,经过这几巴掌的提醒,他已经确定了,眼前的少年已经不再是他被封印前的那个少年了,其实力根本不是自己能够比拟的,无论是精神力还是肉身实力都远超进化后的自己!

        自己可是突破了二十万的界限,成为了凶兽的存在啊,有着金宿绝杀的自己甚至连极限斗罗都不一是自己的对手,那么轻易制服自己的秦霄他的实力该有多么强?

        而且他是这般的年轻,即便是几十年前自己遇到的那一个男人也不过如此,以他的资质,说不定真的有朝一日能够突破位面的束缚,达到传说中的境界!

        想到这里,睚眦的眸子一阵闪烁,显得十分意动的样子,但是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尴尬处境,不爽的哼出两缕白气,甩了甩脑袋后扭头跑到秦霄精神之海的一处犄角旮旯窝着了。

        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模样。

        秦霄看着这条金毛哈士奇傲娇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然后洒然一笑,离开了精神之海,继续吸收起剩余的生命能量来。

        一天后,天斗城。

        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的大街宣示着这座历史名城的繁华,天南地北的游客,来大城市实现梦想的青年,本地的居民共同谱写了现代城市的画卷,一个英俊高大的青年就这样走在天斗城的大街上,但奇怪的是,他那高颜值却并没有引起路上都市女郎们的注目,每个人都目不斜视的从他身边走过,就仿佛没看到他一般。

        秦霄在突破魂圣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史莱克去找云冥的麻烦,而是绕了个路,来到了联邦北方第一大城天斗城。

        他要回收自己的斗铠。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云冥确实是斗罗位面上的第一强者,在没有神界接引,位面等级也不够的情况下,靠自己的天赋一脚踏入神级的绝世天才。

        这等天赋毫不客气的说已经超越了唐门和史莱克所谓的先祖唐三和霍雨浩,即便是几万年前证道海神神位的波塞冬也有所不如。

        毕竟当初波塞冬可是花了一千年来征战大海播撒自己的信仰的,而云冥现在才一百多岁就自创了半神神位,以他巅峰准神的修为,要不是被唐昊强制封号的话,安稳修炼很有可能在百年内自证真神神位,要是再像原著那样,发生深渊入侵的大灾难的话,承载了位面无数生灵希望和信仰之力的擎天斗罗云冥甚至能更早证道。

        不过很大概率依然不是手握超神器天圣裂渊的深渊圣君的对手就是了。

        所以,面对云冥,秦霄要想阴沟里不翻车的话就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以最好的状态去跟云冥战斗。

        另外一方面则是为了造势,给自己造势。

        天下第一的史莱克学院被人打上门本身就很有话题性,而秦霄就是为了把事情闹大,到时候秦霄无论做到什么程度,哪怕最后依然没有在云冥的手上占到优势他都算赢了。

        所以秦霄来到了天斗城,在他的感知中,自己被剥走的斗铠就在这里,同时天斗城的唐门分部也是唐门中除了史莱克的总部外规模最大的一个!

        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站在一处街口,秦霄看着这里的车水马龙心想道,如果臧鑫在天斗城就好了,那他就可以好好“报答”一下这个专情的多情斗罗了。

        而唐门在天斗城的驻地并不难找,虽然名义上是隐藏起来了,但秦霄看着这繁华之地,那炫世唐门科技有限公司硕大的招牌,怎么看都不觉得唐门是想隐藏自己的意思。

        这种伪装……真的是把所有人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啊。

        然而就在秦霄准备动手的时候,大厦的自动门开启,几个大厦的职员走了出来,一边走还一边抱怨道。

        一个职员不忿的说道:“你说锻造师协会是哪根筋搭错了?怎么突然就把提供给咱们的稀有金属提价了?”

        另外一人冷哼一声,说道:“你还不知道?震华跟那个大闹史莱克的本体宗主牧野是好朋友,如今本体宗在史莱克那里闹事被打回来了,这是再给他朋友撑场子呢。”

        话还没说完,他脑袋就被主管拍了一巴掌,主管没好气的教训道:“瞎说什么呢?震华神匠不是那样的人,锻造师协会也从来没有站过队!纯粹是这段时间的稀有金属被人大量买走,导致的市场波动而已!”

        被打了一巴掌的职员倒是有点不服,反驳道:“那可不一定,主管你看看这段时间震华神匠还在公众面前出现过嘛?而且我还听说啊,最近每天晚上,锻造师协会深处就会传来锻造的声音,听动静,至少都是灵锻!”

        “这么大规模的锻造灵锻金属,除非是圣匠出手,否则谁能办到?现在天斗城就震华这一位超脱了圣匠的存在,那就是他在锻造喽,我看啊,他就是在给那个牧野锻造呢。”

        “你们啊,就会听风就是雨!你们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啊!”主管无奈的说道,突然间,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见到自己的上司脸色不对,这些职员好奇的问道:“怎么了?主管?”

        主管环顾四周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同,按了按自己发胀的眉头,说道:“没什么……也许是最近经常加班,精神状态不好了吧,刚才感觉身边好像有个人。”

        ……

        天斗城锻造师协会深处,震华的私人锻造室。

        一代神匠震华红着眼扔掉了手中的锻造锤,以往龙精虎猛的血气此时显得有些衰败,整个人都透露着疲惫,一副操劳过度的样子。

        叹了一口气,震华扭头对墙角边脑袋低垂,整个人散发着强烈丧气的老人说道:“幸不辱命,成功了。”

        也正是因为这句话让老人抬起头来,一双眼睛终于摆脱了这段时间的混浊,重新恢复了清明,仿佛整个人都活过来一般。

        “小红……”

        牧野嗫喏着嘴唇,颤颤巍巍的朝着锻造室中央走去,只见在锻造室的中央,有着一台身高七米左右,身材匀称,整体呈现鲜红色的机甲,如同正在进行手术的病人一般躺在地上,周围全是破烂的零件,无数在外界引起哄抢的灵锻,乃至于魂锻级别的金属零件随便扔在了地上,甚至连天锻级别的金属都有!

        而在这台红级机甲的胸口处,有着一块直径一米左右,颜色跟周围区域明显不协调的地方,显得很突兀。

        牧野就这样伸出自己枯槁的手,轻轻的抚摸在这块不协调的地方上,眼中满是疼惜。

        这时候震华收拾着锻造室下扔的到处都是的零件,如同一个手术后整理现场的医生般说道:“虽然成功将你的机甲修复,但由于云冥的力量层次太高的原因,即便用上了天锻金属也无法保证你的机甲的威力能与以前相当,而且本源受损,未来也断绝了通过调试让你的机甲变得更强的可能。”

        听到震华的话,牧野正在抚摸自己机甲的手顿了顿,眼中的明亮暗淡了少许,但转而就洒脱的说道:“无所谓,小红她活下来就好。”

        震华收拾的动作停下了,看着自己的好朋友叹了口气,问道:“你太冲动了,这样真的值得嘛?”

        牧野看着机甲回道:“为了我的冲动,小红甚至甘愿冒着生命危险,这就说明我做的对,你说我值不值得呢?”

        震华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什么来反驳,但最后都没有说出来,最后满腔的话只化作了一道无言的叹息。

        “牧野啊牧野,我该说你什么好啊。”

        震华烦躁的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这段时间他可是为牧野的机甲废了不少脑细胞,光为了制服云冥遗留在机甲里的能量他就用上了十公斤的天锻金属,让平日里干净整洁的他都邋遢了不少。

        震华疲惫的说道:“牧野啊,听我一句劝,史莱克的水很深,不要再找他的麻烦了,再有下一次,我可不敢保证能再把你的机甲救回来!”

        “震华前辈您对史莱克他们的信心未免太盲目了些。”

        “这怎么叫盲目呢?那可是史……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