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喜遇良辰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急切

第二百四十七章 急切

        邢州知县将最近发生的事从头到尾在心里捋了两遍,想想自己虽然吃了杜三爷一次酒席,偏帮了杜家一把,但好在没有在紧要关头判罚了陈家村,否则他这个官恐怕要做不成了。

        邢州知县后背满是冷汗,他若是能想到就连杜家也不帮杜三爷,他连那顿饭都不会吃。

        宋羡将手里的茶放下,杜琢开口道:“绣庄的案子,是杜绎找你的?”

        邢州知县不敢隐瞒:“的确是杜三爷,不过下官也说了,下官不敢任意妄为,三爷说他还有别的证据。”

        杜琢深深地吸一口气,杜家的脸面果然都被杜绎丢光了,那畜生在绥州还没有如此,到了这里又是勾结山匪,又是贿赂朝廷命官,之前他对杜绎剩余的那些心疼,现在去得干干净净。

        杜琢道:“除此之外没有别人暗中知会你?”

        邢州知县立即摇头:“没……没有。”

        杜琢看向宋羡,看来嘉慧郡主没有在衙署这边留下把柄。

        邢州知县将自己知晓的尽数倒出来,然后颇为识相地退了出去,顺手关上了门,留两位大人在里面商议要务。

        二堂里没有了旁人,杜琢道:“看起来那邢州知县说的应是实情。”

        宋羡道:“如果嘉慧郡主让人知会了邢州知县,邢州知县该会向陈家村下手。”

        杜琢不用去想就知道宋羡的意思,杜绎和嘉慧郡主两个人足够让邢州知县冒险的了,当然邢州知县没有动手不是因为为官还算不错,而是他怕宋羡。

        杜琢接着道:“我让人知会了林氏舅舅一家,等沈家人来了林氏该会向我求情,到时候我会让她说出实话。”

        林氏与杜绎不清不楚,她的舅家绝不会再让儿子迎娶她,现在林氏能够抓住的只有杜绎。

        宋羡点头:“我会审问嘉慧郡主的人,在朝廷旨意来之前,尽量拿到更多的证据。”

        两个人将话说完就该各自行事,杜琢看向宋羡,宋羡跟着宋启正一直在北方征战,杜家在西北,他虽然知晓宋羡,却还没有机会来往,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时候遇到。

        杜琢道:“嘉慧郡主这是盯上了前朝余孽占的八个州?”

        嘉慧郡主这样费尽心机地让杜家和宋羡成为仇敌,自然是有所图谋,杜琢想来想去,能关联到杜家和宋家的就只有那八个州。

        宋羡找杜琢时没有直言,与其将话说的那么清楚,倒不如让杜琢自己发现。

        杜琢道:“看来嘉慧郡主已经有了谋划,利用我们为她开路,再让她看好的人夺了功劳,理所应当地接手八州之地。”

        来龙去脉杜琢想了明白,宋羡也就不用开口。

        杜琢看着宋羡:“等这件事过去,我去镇州拜访宋指挥使,我们仔细说说此事可好?”

        放眼西、北的武将,杜琢觉得宋羡最为合适,而且经过这次的波折,他们之间也有些了解,想要寻求同盟,对方不但要心术正,而且不能是个蠢货。

        宋羡应声:“若是杜节度使急着回去处置公务,我也可以前往绥州。”

        杜琢眉宇微微舒展开,所以这次他会与宋羡联手对付嘉慧郡主,不止是让嘉慧郡主付出代价,也是为日后的事铺路。

        杜琢离开,宋羡看向常安:“我们去大牢。”

        谢大小姐带着人正在大牢中与嘉慧郡主的人说话。

        ……

        昏暗的牢房中。

        崔河看着柳二娘,听柳二娘在讲属地的事,从被抓到现在崔河想了许多,再次见到柳二娘,他并不意外。

        柳二娘出现在这里或许是巧合,但同为属地的人,宋羡会让柳二娘来见他。

        这是常用的审问方法,虽然崔河早就知晓,但这种法子对他来说十分有用处,因为许多问题他不能无动于衷。

        柳二娘道:“是我自己想到这里来的,我只想问你几句话。”

        崔河没有出声,静静地等着柳二娘的下文。

        柳二娘道:“那些被抓的死士,是我们属地的百姓吗?”

        一把刀径直戳向崔河的胸口,崔河几乎喘不过气来。

        柳二娘目光灼灼,紧紧地盯着崔河,来这里之前,她还不知道该怎么办,直到谢大小姐与她说:“你有话想要问他吧?不用管宋将军想要知晓什么,你只问你想知晓的。”

        这就是柳二娘想知道的。

        崔河紧紧地攥住了手,半晌才用沙哑的声音道:“是。”

        柳二娘眼睛中流露出恨意:“你可知他们如今连话都不肯说,被抓住之后一心求死,他们连自己是谁都不知晓了。”

        崔河垂下了头,不敢再去看柳二娘的眼睛。

        柳二娘道:“嘉慧郡主的人还从属地带走了不少女子,年纪在十三四岁左右,那些女子去了哪里?”

        崔河听到这话再次抬头,脸上是惊诧的神情。

        柳二娘声音冰冷:“你不知晓?”

        崔河摇头:“不……不知。”

        柳二娘道:“你可知佟家村的事?佟家村的里正与前朝的将领起了冲突,村子里一半的人几乎都被杀了。村子里剩下的人想要报仇,奈何那孙岙深受前朝皇族信任,他的女儿还在宫中为妃。

        佟家村的案子最后被定为谋反,说整个村子都是广阳王留下的逆贼,几个前去衙署伸冤的人,也被当做逆贼砍了头,剩余的村民有力气的都被送去做苦役,剩下老幼妇孺还要交繁重的赋税。

        村中活下来的人心中万分愤恨前朝余孽。

        张老将军想要为佟家村报仇,奈何势单力薄,一时不能成事。村民当中有人被仇恨蒙蔽,想要投靠嘉慧郡主。

        张老将军劝说无用,最后村中的十几个女眷被人说动离开了属地。”

        柳二娘说完这话深深地吸了口气:“前年冬天,张老将军终于找到机会刺杀了孙岙,孙岙临死之前说他的义子确实被佟家村所杀,他这才前去佟家村拿人。

        但是佟家村里正曾给张老将军写过信函,告诉张老将军来龙去脉,他们只是对孙岙的养子不敬,还因此被孙家下人打了板子,绝没有胆子伤人。

        张老将军怀疑有人故意挑起事端,类似这样的事不是佟家村这一件。”

        崔河的眼睛重重地一跳,他紧紧地握住牢房的木栏,他急切地道:“你们查到了吗?是不是有人这样做?你们查清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