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323章 圆满

第323章 圆满

        薛念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家中,头脑昏昏沉沉,陷入到许许多多的记忆画面中,时而清醒时而迷茫。

        厉大师的遗言仿佛一道惊雷,炸开在脑海中,惊动了那些不该出现的记忆,让她不得不应对诸多杂乱的碎片。

        她强行撑着自己的意识,不肯陷入迷乱中,她有一种本能的预感,只要陷入迷乱就绝对回不来了。

        “念念,能听到爸爸说话吗?”

        薛震霆的声音十分不安,薛念能听得清楚,只是一时张不开口回应。她只觉得自己好像躺在熟悉的床上,想来应该是回到了家里。

        “许时赫也这样?”

        “嗯。”

        薛念听到爸爸和哥哥简短的对话,心中又开始担忧许时赫的情况。

        她不由得想到曾经厉大师对她的提醒,让她顺其自然,不要深思,还有小乾哥曾经说过,不能主动告诉她真相、应该等她主动去发现真相。

        原来如此。

        薛念心中如明镜,一切都清楚明了。

        她和许时赫的记忆太多太杂乱,如果不是自己一层层抽丝剥茧,好好整理出真相,很容易陷入今天这种混沌的局面。

        厉大师的遗言,恰好引发了混乱,但他是知道自己即将离开人世,不得不说了。

        “水......”

        薛念挣扎着,把所有凌乱的记忆画面全都压下去,不知不觉中发出了一点声音。

        好在身边一直有人守着,听到她说话,赶紧握住了她的手。

        “念念,妈妈给你倒水,能睁开眼睛么?”

        “嗯......”

        薛念小小声答应着,努力去睁眼,好不容易才从昏暗和凌乱的画面中挣扎出来,看到了现实的场景。

        “妈妈,我睡了多久?”

        “昨天从山上离开就在睡,一天一夜了。”

        秦云素小心翼翼地将她扶起来坐好,拿着一杯温热的水放在她唇边,细心地将吸管放在她唇边。

        薛念觉得渴极了,小口小口啜饮而空,嗓子才不再干哑难受。

        “妈妈,厉大师说济贫会是柔风一手创办!”薛念脑中忽然闪过厉大师的遗言,急急拉住妈妈的手,想跟她分享这一信息。

        “你哥哥听见了,转达给你爸爸之后,他就在追查柔风留下的蛛丝马迹。放心,这些人一个都逃不掉。”

        秦云素揽住女儿入怀,轻轻拍着她的背脊,神情温柔似水。唯有提及济贫会时,眼中闪过一抹强势的狠厉。

        秦云素曾经不在乎这些乌合之众,但乐瑶及其养父母伤害到她的女儿,那么,这群心性扭曲的人都必须付出代价。

        “妈妈,许时赫醒了吗?”薛念把头埋在她肩窝,带着浓浓的鼻音询问着,还有点不太好意思。

        秦云素听到她语气中的关切和小心,以及明显的少女心思,唇角本能地向上勾起,语气故意变得调侃,想岔开女儿的伤感情绪。

        “哦?一醒来就关心他?”

        “我也关心妈妈,还有爸爸和哥哥!”

        薛念脸颊一红,她不是不关心家人,是因为许时赫跟她一样陷入了记忆混乱,她怕他反反复复沉浸在童年阴影中,挣扎不出来。

        原本还在为厉大师的故去伤心,为许时赫担忧,一听到妈妈的调侃,薛念心上的石头都变轻了许多。

        “都好着呢,你爸爸跟哥哥去调查柔风,还有马国那边,也该收网了。”秦云素没有细说,不过语气中笃定很让人心安。

        薛念一直知道家人没放过乐瑶的养父母,派人死死盯着他们,就等他们引出济贫会更多的人,再一网打尽。

        可是济贫会的人确实够低调,这一点应是继承了柔风的风格,所以在人海茫茫中很难寻到踪迹。现在得知他们跟柔风有关系,再追查起来就容易多了。

        “再躺一会儿吧,饿了就下楼吃饭。”秦云素没有在卧室待太久,摸了摸女儿的头,轻手轻脚关上房门给她独处的时间。

        薛念缓缓舒了口气,她一直强撑着没有哭出来,是怕妈妈再担心,可是她真的很想哭。

        厉大师的遗容很安详,甚至带着温和的微笑,可是她没有那么高的境界,无法平静面对这场生死之别。

        薛念抽出纸巾,呜呜咽咽哭着,一直窝在床角的六六也没什么精神,看到她哭,只轻轻把前爪放在她脚上,猫脑袋搭在上面,时不时望她一眼。

        “六六,你是不是也有感觉?”

        喵?

        【什么感觉?】

        “很难受。”

        喵呜呜呜!

        【嗯,从昨天就难受。】

        薛念叹了口气,六六确实是很有灵性的猫,尽管它没有多余的记忆,但这辈子也见过厉大师,动物本能让它感知到很多人类无法感知的玄妙。

        喵呜呜!

        【是老头子去喵星了吗?】

        “是啊......”

        薛念曾经告诉过它,小老鼠死了就是去喵星了,它这两天听到家人谈话,只知道是厉大师去世,在它心中就是去喵星了。

        喵嗷!

        【那他就可以跟很多小老鼠、小猫咪一起玩啦!】

        薛念咬着唇点点头,眼泪不断往下掉,不知道哭了多久,她愣愣地看着摆在一旁的手机,想到这时候,钟离乾和钟离坤应该比她还伤心吧。

        薛念拿起手机,却不知道应该怎样安慰,这种时候,言语的安慰未免太过无力。

        正挣扎着,钟离乾忽然给她发了一条信息。

        【念念,我和小坤要闭关一年,你好好保重。我们在老头的柜子里找到了他留下的遗言,半年前他就算到了一切,并一直在往这一步努力,唯有达成才算圆满,所以不必伤感。】

        薛念看着这条信息良久,最终只回复了一条简单的信息,让他们保重身体,出关后再见。

        “原来早就算到了......”

        薛念无法想象,厉大师是用怎样的心,去面对自己注定的死局,并欣然奔赴。

        她知道厉大师是为了薛许两家,薛许两家牵动着经济局势,一旦覆灭,后果不堪设想。

        隐在暗中虎视眈眈的济贫会,一直等待着最佳时机,想要把他们痛恨的富人统统击垮,默默等待着改变世界的局面。

        尽管她明白这些道理,尽管厉大师也说这不是为了她和许时赫,可是薛念作为受益者,始终无法不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