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小户春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五章 一家子好人

第四百零五章 一家子好人

        李梅儿自然不会拒绝弟弟这个小小的要求,十分用心地给他做了一个双层的大蛋糕,上头还摆了许多水果,光看样子就非常好吃。

        蛋糕是做好了,可惜怎么拿去学堂也是个大问题,蛋糕这东西娇贵的很,稍稍磕碰一下,整个就都毁了,还是蒋山青帮忙想了办法,用木头盒子给做了一个蛋糕盒子,又让蒋氏铺子里力气最大的两个帮工小心翼翼地帮康哥儿把蛋糕抬去了学堂里。

        学里因为康哥儿拿来的蛋糕,着实轰动了一把,因着康哥儿本来在学里人缘就不错,小学生们便热热闹闹地给他庆祝了生日,倒是比在家里还要热闹许多,也好在李梅儿做的蛋糕够大,才能每人都分到了一块。

        康哥儿留了一块最大最好的给学堂里的夫子柳先生,柳先生本还因为他在学里大张旗鼓的过生辰有些微词,可看在那蛋糕的份上,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再者康哥儿也算是好他的爱徒之一,平日里功课又拔尖,自也会多容忍了一些。

        康哥儿看同窗们都津津有味地吃着自己姐姐做的蛋糕,心中十分高兴,听着众人对自家姐姐的赞美,越发得意起来,想着等明年生辰的时候,还要让姐姐再给自己做一个更大的蛋糕。

        康哥儿看了一圈众人,忽然发现好像还有一个人没来吃蛋糕,便与身边一个比较熟稔的小学生问道:“阿发他人呢,怎么没见他来吃蛋糕?”

        那人茫然地摇摇头,回道:“我没注意啊,他没来吗?”随后便又无所谓地道,“阿瑞,你管他做什么,就他那付穷酸样,又不会说话,来了也让大家不高兴。”

        康哥儿沉默了,他知道刘发在学里人缘不好,又因为家境贫寒,被许多人看不起,虽不至于到欺负的程度,但确实没什么人与他交好,就是康哥儿自己也只是平日里稍微照拂一下,毕竟学业繁忙,他也不可能成天去关注旁人。

        “我去寻寻他吧,今日我生辰,总要让所有人都吃一块我的蛋糕的。”康哥儿笑着说了一句,便切了块蛋糕去找刘发了。

        学堂并不大,康哥儿很快就在后院的一颗大树下面找到了刘发,这会儿正是吃午饭的时间,刘发正坐在树下啃着家里带来的馒头就咸菜。

        “总算是找到你了,今儿我生辰,你怎么没来我那儿吃蛋糕。”康哥儿笑着对刘发说道。

        刘发有些慌张,手忙脚乱地将手中的馒头藏到身后,起身对康哥儿摆手道:“不用了,你们自己吃吧,不用管我的。”

        康哥儿却没管刘发说什么,将手里装着蛋糕的小碗塞到刘发手里,“尝尝吧,我姐做的,可好吃了,在外头吃不到的。”

        刘发手足无措地接过蛋糕,有些窘迫地看着康哥儿,最终还是红着脸说了句,“谢谢。”

        “你一会儿吃完了就回去吧,不然先生该找人了。”康哥儿又是笑着拍了拍刘发的肩膀,才转身离开了。

        刘发却是站在原地没有动,等康哥儿走远了,他才拿起手中的蛋糕,沾了点奶油小心翼翼地送入口中,真甜啊,比他从前吃过的所有东西都好吃,他吃了一口,就没舍得再吃了,准备带回去给娘和姐姐尝一尝。

        下学的时候,刘发默默地收拾着东西,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康哥儿又站在了自己面前。

        他递过来一个小食盒,笑着说道:“这个你带回去给韦姨和丫丫姐她们吃。”

        刘发下意识地摆手拒绝,“不用了,不用了……”

        “这可是我特地留给韦姨和丫丫姐的,你拒绝个什么劲儿,丫丫姐现在跟丁一哥成了亲,也算是半个咱家人了,你不用这么客气。”康哥儿十分强硬地把食盒塞到了刘发的手里道。

        刘发这才不拒绝了,只是红着脸又连连说了好几声谢谢。

        “不要这样见外,陈皮叔当初对我家有恩,咱们又是同窗,合该多亲近亲近的,以后在学里有啥事儿你尽管来找我,只要我能帮的是的,一定会帮你。”康哥儿十分豪爽地拍着胸脯说道。

        刘发心中感动,点点头应了,目送着康哥儿离开,还在心中默默想着:李家一家子可真是大好人,从上倒下都那么亲切,当初要不是山青哥帮他,他这会儿也读不上书,如今阿瑞也这般照顾他,他定要好好念书,将来报答他们一家人。

        康哥儿的生日过去之后,日子便快到了腊月,今年冬天比往年都冷的早些,蒋氏便与李老娘商量,“天儿越来越冷了,冬天的竹炭已经送来了,我看了看,倒比往年的好些。天冷了,母亲这里该早些拢起炭盆来,要不明儿个就拢起吧。家里孩子也多,看哥儿平日里又要念书,天气太冷,墨都要冻上的。”

        李老娘本是不愿的,往年都是进了腊月才烧炭,听蒋氏一说大孙子念书的事儿,道,“这也好,今年是比往年要冷些的。只是,炭够不够?别年咱们都没这么早烧的。”

        蒋氏笑,“母亲放心吧,尽够的。哪怕不够,咱们与卖炭的小二有些交情了,就是不够,到时看差多少再补些,一样的。”

        李老娘点头,“炕也烧起来。早上烧我这屋儿的炕,丫头不论做针线还是看书都在我这屋儿里来,人多也暖和。你们要是睡炕,什么时候睡什么时候烧。”

        鄞县这边传统是睡床的多,不过,李家这宅子屋里是盘了炕的。如李老娘卧室,除了惯常睡的老架子床,临窗便盘了一条小通炕,夏天不显啥,冬天在炕洞里放些炭,将炕洞门一关,就能暖和一天。

        李老娘夏天睡床,冬天太冷的时候要睡几天炕的。睡长了也不行,炕暖和归暖和,可是,太干了,李老娘睡几天会上火。

        蒋氏笑,“我倒觉着还是睡床舒坦,晚上灌个汤婆子,也不觉着冷。”

        “你们年轻人,火力壮。”李老娘很高兴媳妇不需要烧炕,这样就能省下不少竹炭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