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东京危险恋爱游戏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一章:带我去见山崎野俊!(5000)

第三百五十一章:带我去见山崎野俊!(5000)

        中午吃饭的人越来越多。

        明日川和初鹿野其实来的比较早,他早上赶到医院后就开始马不停蹄地做手术,但也仅仅过了三个小时。

        他们两个吃完了饭出门的时候,大排档的老板才刚开始迎接一天当中客流量最多的时候。

        “下次带你爹一起来啊!”

        老板冲着初鹿野的背影挥了挥手,声音很大也很豪放。

        初鹿野半转身子,冲着老板微微一笑,点头示意后离开了。

        周围吃饭的那些白领纷纷循声望去,然后极个别食客看着初鹿野那俊美的脸庞想了片刻,便是脸色一变。

        而后随着整个大排档里的人交头接耳,于是所有人都知道了刚才他们居然和国内第一财阀的独女在同一间大排档里吃了顿饭。

        “没想到那么有钱的人也会来这吃饭啊?”

        “看来衣食住行,人都是一样的。”

        “这件事回家以后能跟老婆吹好几天喽!”

        来这里吃饭的大多数都是附近金融公司的白领,而且几乎都是年龄在三四十岁开外的那种。

        年轻人更喜欢在办公室里点外卖,而不愿意多跑一趟来楼下大排档忍受着嘈杂的环境。

        这些金融公司的老员工们虽然吃的是便宜的拉面开的是便宜的车,但赚得不少,接触的层次也多,自然是有很多认识初鹿野的。

        出了门的明日川摇了摇头揶揄笑道:“今天的热搜应该是‘初鹿野财团大小姐居然吃大排档’。而且大叔的生意应该会空前高涨。”

        初鹿野脸色从接了电话之后,就一直板着,仿佛又回到了她认识明日川之前的日子。

        “今晚就会变成‘震惊,山崎家族族长亲自赴京竟然是为了他!’”初鹿野瞥着他沉重的眼袋说道:“我建议你回家去,一觉睡到明天早上……如果第二天醒了你发现自己被开除了,有那家株式会社在,也不至于饿死你。哦……抱歉,我忘了你在全国都有财产,这辈子躺平了也饿不死。真是狡兔三窟呢。”

        明日川摇头:“我想继续上学,上学多有意思?出了社会你就会发现,学校才是最好的地方。”

        他又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上辈子被迫辍学,早早踏入社会的经历了。

        “说得好像你经历过一样……东京大学还是京都大学?想去名古屋也可以,亦或者想学工业?”

        初鹿野说道:“但我不建议你去东京工业大学,你值得更好的。”

        “怎么,我说我想去东大,你还能有办法给我塞进去不成?”明日川轻蔑一笑。

        但看着初鹿野默不作声但一脸自信的表情,他叹气扶额。

        万恶的资本啊。

        初鹿野突然觉得,如果狗男人就这么被山崎家族施压被迫“自愿退学”的话,好像也不错?

        事情真的如此,也许明年开春,他就可以跟自己一起去上大学了。

        在霓虹,只要有钱,年龄和学籍完全不是问题。

        所以他们说不定还可以在一个专业甚至是同一个班级里,再享受四年大学时光。

        而且狗男人在乎的也只是在大学里能学到的东西,文凭对有钱人来说是最没用的一张纸,只办个旁听,那就更简单了。

        初鹿野原本因为电话而烦闷的心情慢慢好起来了。

        那这样的话,自己东大那边的报名先不急了,看看狗男人想去哪里再说。

        但明日川却仍然摇头:“我高中没上完,为什么要退学?除非我触犯了校规被开除,那我一点脾气没有。但开学到现在,我遵纪守法从来没被风纪委员抓过,是老师眼里的三好学生,我这样的人退学,公平吗?”

        “我结束学生生涯只有两种可能。一,我已经学完了所有的学业并且不打算继续进修了。二,我自愿退学。”

        “没有人能够让我‘被迫自愿’。”

        明日川话语说的很平静。

        但只要不是个聋子,都能听出他言语中的傲慢和对山崎家族的不屑。

        可熟悉他的初鹿野,却不觉得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有多违和,反倒是这种自信才是他应该有的样子。

        狗男人如果不硬气,早就真的变成她的一条狗了。

        那天跪在地上给她脱了丝袜而不是淋咖啡,然后被当成玩具在山崎亚衣面前肆意蹂躏,玩腻了就扔掉。

        那样的话,她不仅会毁了山崎亚衣的白月光不说,两个女人也仍然在泥沼中互相拉着对方不撒手,谁也不放过谁,谁也不让谁好过。

        这时候初鹿野才反应过来,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明日川不仅救赎了山崎亚衣,同样也把认为人间一切不值得的她,从悬崖边拉了回来。

        也许世界对于山崎亚衣和初鹿野来说,仍然是灰色的,但好歹有个狗男人身上散发着五彩斑斓的希望,让她们觉得世界其实也不赖。

        于是初鹿野一边拉开兰博基尼的车门坐进驾驶室,一边自嘲一笑说道:

        “看来不只是当初,以后也没机会把你踩在脚下蹂躏了啊,想想应该蛮爽的,把你当成玩具来肆意玩弄。”

        “其实你还是是有机会的,让你玩个爽也不是不可以。”明日川绕到兰博基尼的另一侧说道。

        但他却是一脸意味深长的微笑,话只说了一半,没了下文。

        初鹿野一开始还一脸认真等着明日川的后半句话。

        但紧接着她就突然脸色一红,读心术捕捉到了什么。

        而后她咬牙低声骂道:“你……你心里龌龊的思想写出来就是一本禁书!自己打车滚回去!”

        说罢初鹿野一脚油门轰到底,大牛发出低沉的吼声疾驰而去,根本不给明日川上车的机会。

        他望着远去的车尾灯,挠了挠头。

        应该上了车再想那些骚话的。

        啧,失算了。

        ……

        真的打车回了医院,初鹿野已经在专属病房里等他了。

        躺在最符合人体设计的病床上安心睡了一觉,醒了之后的明日川得知全体医生紧急开会了,就知道结城爱的母亲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了。

        据护士说,当医生们拿到结城爱母亲的化验数据以及彩超和胸透拍片后,再三确认了化验室有没有拿错单子。

        然后一群医生就跟见了鬼一样钻进了会议室,到现在没出来。

        明日川便彻底松了口气,跟初鹿野招呼一声,准备回学校会会山崎野俊。

        “我不方便露面,所以会有其他人送你回去,车在医院门口。”

        初鹿野中午的时候也在房间里小憩了一会,此时正从沙发上伸了个懒腰缓缓醒转。

        望着那伸懒腰展露出来的妙曼身材,明日川在心里暗暗赞叹了一句,这腰,这臀,这沙果……

        “我知道自己身材很好,不需要你这种流氓来多嘴。”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初鹿野的语气却不是太冷淡:“记得你现在的处境,我们还不到时候暴露。所以即便是山崎家族那边很强硬,该忍让的时候也要适当忍让。蛇只会在被侵扰的无路可退时,才张开毒牙,并且一击致命!”

        明日川耸了耸肩,对她的话不置可否,转身离开了。

        于是初鹿野翻了个白眼,重重叹了口气。

        她掏出手机,给自己父亲打电话。

        “嘟……花沢?”

        “爸,他已经走了。”

        “还是劝不住吗?”电话那头的初鹿野大吾虽然这么说着,可是语气里却没有任何遗憾的感觉,反倒是早就料到了明日川会这样。

        初鹿野也是淡然说道:“你早就猜到他绝对不会退让吗?”

        “孩子,年轻人应该有年轻人的血气,所以才叫年轻人。只是有些时候,没有底蕴的血气方刚只会过刚则易折。”

        “神谷要吃亏?”初鹿野眉头一皱。

        她是很相信父亲的判断的,如果狗男人今天回去真的会吃亏,那为什么还要让他回去呢?

        就算是打晕他,今下午也要让他回避!

        “我可没这么说,”初鹿野大吾的语气反倒是略显轻松,有种多年心结释怀了的宽慰:“我说的前提是,那些年轻人没有底蕴。”

        “那个叫神谷的小伙子,不仅有年轻人应该有的傲气,而且还有年轻人缺乏的沉稳和沉淀。”初鹿野大吾怅然道:“现在整个商政圈都被老狐狸们给抓在手里,谁也不愿意先放手,谁也不愿意先亮爪子。这种时候就需要一个人来搅乱一切了,浑水才好摸鱼……花沢,你放心好了,那是一个不比你爹差多少的英才,水越浑他越高兴。”

        初鹿野大吾从来不把话说的太满。

        在他的心里,说明日川不比他差,其实意思就是明日川已经比他年轻时候强太多了。

        至少他十几岁的时候可没有这样的本事,初鹿野家族发家也是初鹿野大吾结婚后的事了。

        也许在心狠手辣这方面,明日川要逊色一些。

        但他在其他方面,足以弥补!

        挂了电话的初鹿野揉了揉眼角。

        她缓步走到病床前,轻轻坐下。

        这间上好的病房是院长安排给他们两个休息的,明日川就是在这张床上睡了一觉。

        初鹿野原本是在沙发上看书,明日川睡着后她也不知不觉就眯了过去,但大概是睡姿问题,她睡得一直不沉。

        所以此时即便是醒了,仍然觉得阵阵困意袭来。

        于是很自然的,她顺势一倒,躺在了掀开的被子里。

        轻轻转身顺便拉着被角盖上,初鹿野感受着残存的温度,仿佛是躺进了一温暖的怀抱里。

        让人安心的气味。

        初鹿野嗅着被子上的味道,阖上双眼,几息之间便沉沉睡去。

        在梦里,她梦见4月14日那天,明日川踩着绚烂的樱花踏进校门之后,遇到的第一个人是她,而不是正在给弓道部招生的山崎亚衣。

        ……

        “怎么会是……请问你是岛田先生吧?”

        明日川出了医院大门之后,就有一个魁梧的壮汉迎了上来。

        这壮汉一身西服相当得体,跟岛田先生有七分相似。

        只是这壮汉发须全是黑色,连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是古铜色的,而并非是岛田先生那般苍老。

        明日川看着系统面板上的信息,还是不敢相信。

        “是我,神谷少爷。”

        可壮汉开口,确实是岛田的声音。

        “简单的伪装罢了,我年轻那会在中东干私活,跟当地人雇佣兵学的,如何从里到外把自己换个人种。十几年没用过了,有些生疏,没想到还是被神谷少爷认出来了。”

        明日川嘴角微微抽搐。

        他要不是靠着洞悉之瞳,说实话也看不出来。

        当洞悉之瞳显示的个人信息跳出来时,他看着面板上姓名那一栏写着岛田先生的名字,所以才发出了刚才的疑惑。

        好在黑雾消失并没有完全锁死系统,已经兑换的能力和称号还是能够使用的。

        只是那些系统加持的升级都消失了。

        神之义眼退化回了洞悉之瞳,能懂同时佩戴两个称号的优化也消失了,甚至于称号也重新有了冷却时间和持续时间的负面状态。

        总之,一切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这让明日川恍然大悟,原来自己那些强化都是黑雾给的。

        也就是说系统给他提供最原始的道具和称号,黑雾负责给他强化这些能力和称号。

        黑雾消失了,道具和能力的强化也跟着消失了。

        没有黑雾也就没有危险恋爱游戏,也就没有随时可能出现的特殊任务。

        那么明日川剩下的,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穿越者标配系统了。

        毫无感情的、冷冰冰的系统。

        “小姐让我跟少爷您一起回去。”上了车之后,岛田先生一边开车送明日川回校一边说道:“还请少爷见谅,因为老爷和小姐跟山崎家族的事情,他们不方便替少爷您出头,今天下午的事得靠您自己了。”

        “那你呢?”明日川问道:“山崎野俊应该很清楚你就代表着初鹿野家族的意志,你跟我一起去,不要紧吗?”

        “所以老夫只会在校园里待命,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跟任何人接触,也不会被任何人看见。可如果山崎家族真的撕破了脸要对您下手,那时候我也只能拼尽全力保护您了。”

        明日川公路上车水马龙的车辆,摩挲着下巴思考着。

        “应该不会,如果山崎野俊真的是因为学姐那件事来的,那么他要做的应该是将事情的影响力降到最小,然后除掉我。直接动手是下下策,应该先对我施压,甚至于对学校施压开除我,让我尽可能远离学姐。如果都不行,再日后想办法玩阴的。”

        这些老东西的思维模式明日川已经摸透了,所以今天肯定不会出事。

        但后面就不一定了。

        而且如果山崎野俊再阴狠一点,对他亲近的人下手也不是没这种可能!

        父母长辈……甚至是春奈和夜樱家!

        越想明日川的眼神越冷。

        真到了那一步,就怪管他不顾及学姐的面子了!

        有岛田先生这不要命的车技在,十分钟的时间明日川就从顺天堂医院赶回了学校门口。

        只是他一下车,就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

        凡是看见他的学生们都在交头接耳,他看过去的时候,那些人又会立马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快步走开。

        “神谷同学!”

        一直等在校门口的一个男生见明日川果然出现了,立马跑过来冲着他焦急说道:“凤会长说你会来你还真的来了,别进校门了,赶紧回家去吧!”

        “凤会长……凤南前辈?”明日川问道。

        “是啊,凤会长让我在这看着,如果看到你来学校,就通知你赶紧走!”

        男生东张西望确保没人在偷听,但还是压低声音说道:“山崎亚衣家里人来了,你可能不知道,是山崎家族!虽然他们退居幕后不被大众熟知,没有凤家和羽生集团那样出名,可是他们的分量一点不比这些财团家族轻!”

        “你还记得昨天山崎亚衣当众吻你的事吗?他们是冲你来的,所以赶紧走吧!”

        明日川看这男生眼熟,应该是高二学生会的成员,周五例会经常在会议室见面,算是点头之交。

        只是这样点头之交的关系,这男生还犯不上这么叮嘱他,将所有话都说的这么透彻。

        所以明日川立马就明白,这是凤南的意思了。

        为什么……

        凤南要对他这样上心?

        “凤前辈现在在哪?”

        “凤会长现在应该和结城同学一起巡逻。”

        明日川点头示意,而后眼神炯炯地再问:“那……山崎家族的人在哪?麻烦学长带个路吧!既然是来找我的,我身为仁德义塾高中的学生会副会长,哪有闭门不见的道理?”

        “这……他们在校长室……神谷同学你是认真的吗?!主动去找山崎家族的人?!”

        这男生傻了。

        这简直就是螳臂当车啊!

        现在的后辈这么勇的吗?

        还是说他根本不知道山崎家族是个什么概念?

        男生更倾向于明日川初生牛犊不怕虎,其实根本不知道山崎家族是个怎么样的庞然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