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星谍世家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暗语

第十一章 暗语

        (感谢盟主:呆兵小甲甲、sjadfkl。)

        “要忠于你的家族。”三叔说这句话时毫无感情,就像是在布置作业,或者指出期末考试诸多重点中的一条,但是人人都知道,他是个狂热的家族维护者,不允许任何人说枚家的坏话。

        “在咱们翟王星上,联委会是个养老院,下属的各个部门,无论大小,全是家属院,没错,连应急司也不例外,那里是咱们枚家的家属院,你们今后在那里见到的亲戚,比在农场还多。”

        学生们全都笑了,对未来的间谍生活居然生出一丝亲切。

        “各大公司只认钱,没什么,这是他们的使命,我也买了几家公司的股票,但他们真的只认钱。据说在地球时代,形势会有不同,可这三百年来,以及未来的三百年,在这个行星上,应该说在所有行星上,家族是社会的根基,就像光业农场是一切的根基。离开家族,你们将一无所有。许多人会凭自己的本事找到工作、成立家庭,过上美好的生活,但是早晚——看他们的能力大小、运气好坏——会撞到一层看不见的铁板,阻止他们上升,阻止他过上更好的生活,这时他们就会恍然大悟:离开家族,终将一无所有。”

        某种程度上,就是因为这些话,陆林北决定主修地球历史,他想知道,地球时代究竟有什么不同。

        他在历史系学到不少知识,却正如大家所言,没什么用处,他还是得回到农场,等候家族对他做出安排。

        而且,他不能对安排提出任何质疑,更不能表示埋怨,哪怕是被当成诱饵。

        丁普伦盯着陆林北,没看到预料中的神情,略感失望,笑道:“枚家擅长教育子弟,令人羡慕。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千组长成功引出刺客,但是拒绝立刻抓捕,而是要钓大鱼……”

        “这不是我的主意,是上头的命令。”枚千重纠正道。

        丁普伦一摆手,“何必跟我打官腔呢?我是那种什么都不知道的初级职员吗?我连你们的小组代号都能拿到手,何况‘上头’发生的事情?”

        枚千重眉头微微一动,扭头看向身边的陆林北。

        “嗯,他知道。”陆林北也一直对这件事感到疑惑。

        丁普伦无意掩饰自己的得意,语重心长地说:“千组长,我能跟他们一样,叫你老千吗?”

        “随你。”

        “好的,老千,形势变啦,我承认,翟王星一直是家族时代,哪哪都是家族,占据最好的农场,挤进最有权势的机构,操控最赚钱的公司。可时代变了,否则的话,我也不会进入应急司,对不对?”

        “你说的这些事情,不归我管。”

        “抱歉,我一时有点激动,家族将行星给搞乱啦,我不是说你们枚家和崔家,是其他家族。翟王星如今是一盘散沙,如果各大家族还是不肯放弃己见,就只能由外来力量接管翟王星,到时候,人人都得不到好处。”

        就连崔筑宁也觉得这些话扯得太远,忍不住轻咳一声。

        丁普伦大笑,突兀地停止,冷冷地说:“情报总局的意思是尽快破案,找出凶手,给联委会和星联都有交待,信息司方面,也是一样的想法,只有咱们应急司——老司长其实倾向于合作,可是枚家人劝说他改变主意,非要查出幕后的主使者。老司长面子大,情报总局只好给你们一些时间。而且我还听说,老千你就是劝说老司长的主力之一。”

        “查出幕后主使者不是件好事吗?能解决许多问题,包括两位所受的指责。”

        枚千重的语气里有明显的嘲讽,丁普伦终于忍受不住,腾地站起身,挥舞双臂,像是要将在场的人全都撕成碎片,“别以为我猜不出来,你们枚家根本不想找出什么幕后指使者,你们是想借机壮大势力,引出的凶手是真,可你们不会继续查下去。所谓的幕后主使者早有定论,就是信息司的崔家,而我,是这场闹剧的牺牲品,你们连自家人都能牺牲,何况是我?”

        枚千重稍稍抬起下巴,好像听到一句完全出乎他意料的指责,突然说:“这些事情都是崔筑宁告诉你的吧?”

        丁普伦两步走到枚千重面前,弯腰凑到他面前,四目相对,恨恨地说:“别跟我玩挑拨离间的小花招,你还不够资格。该说的话都说完了,让咱们将问题解决掉。”

        “怎么解决?”

        “让你的人收网,立刻抓捕凶手,交给情报总局或者警察总局。”

        “抱歉,我做不到。丁先生,你比我更清楚,如此重要的命令,必须由老司长直接下达,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组长。”

        丁普伦喜怒无常,听到拒绝,竟然没有发怒,退回沙发上,笑道:“你还是不肯相信我什么都知道,你和其他枚家人一样,以为我就是一个情报总局硬塞进来的小人物,对间谍一无所知。”

        “我从来没这样想过。”

        “你们居然让我带队来监视这两个新人,以为这样就能换取我的信任,打消我的戒心。”

        “我更没有想过。顺便说一句,你监视得很好,非常专业。”

        “我不需要你的表扬。我知道你们的底细,你向老司长争取到特殊权力,能够直接指挥行动。没错,命令要由老司长下达,但是必须经由你转给小组,只要你不说,下面的人哪会知道命令的真实出处?”

        “我若是听你的话,过后老司长会要了我的命,你还不如现在就杀我。”

        “老司长舍不得杀你,而且——”丁普伦看向崔筑宁,伸出手臂,好像要重新介绍此人,“这位崔先生真的会‘现在’就杀你,这也是我为什么请他过来的原因。”

        “真的?是你请他?”枚千重露出一丝不太相信的笑容,这让他看上去更欠揍。

        丁普伦脸色一沉,“你想鱼死网破?好,那就鱼死网破,但是你死,我却未必,大不了永远离开应急司,我就不信你们枚家敢向我报仇。”

        枚千重想了一会,“枚家还真不会为我或者任何人报仇,尤其是牵扯到丁先生这样的人物……你得让我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等候救援吗?监视这间屋子的人有三位,我来了,你以为剩下的两位毫不知情?你以为他们发现异常会来救你?千组长,你不会这么愚蠢吧?哦,当然,你以为他们是枚家人,理应忠于家族,可他们也是职业间谍,得服从‘上面’的命令。”

        丁普伦抬手向上指了指,好像他的上面现在就飘浮着一个“上面”。

        “你让我别无选择。”

        “干嘛把自己说得如此不堪?只要你愿意配合,选择很多。”

        “好吧。”枚千重稍稍挪动双脚,神情依然镇定,却已没有那份掌控一切的自信,“我只有一个要求。”

        “请说,几个都可以,就是别故意为难我。”

        “在事后上交的记录中,必须注明这位崔先生一直在场,虽然说话不多,但是在场,而且手里有枪。”

        丁普伦又看一眼崔筑宁,得到同意的暗示之后,笑道:“明白,有崔家人在场,你的屈服……你的配合会得到老司长的谅解。好,我同意。千组长,可以下令了。”

        “如此重要的任务,怎么可能远程下令?必须是我本人出面。”

        “不用你本人,外面还有两名应急司的间谍,他们可以替你传令,只需要你的一句暗语。”

        “神通广大的丁分析员,居然不知道我的暗语?”

        “你这可不是配合的态度。”

        “外面那两位不行,他们不是我小组的成员,你想找人代我传达命令,只能从他们当中选择。”

        丁普伦看向陆林北和陆叶舟,脸上露出不加掩饰的嘲笑,“他们两个?刚刚入行的大龄间谍,能替你传达命令?”

        “这些都不重要,他们是枚家人,是我的组员,已在应急司登记。收网的命令要传给我的另一个小组,他们只会相信我本人,或者我的组员,这个你应该知道。”

        丁普伦有点拿不定主意,又一次转向崔筑宁。

        “让他去。”崔筑宁已有选择。

        “老北,得麻烦你跑一趟了,为你自己好,也为你的上司着想,你最好一丝不差地执行命令,不要……”

        “不。”陆林北说。

        “嗯?”丁普伦脸上勃然变色,虽然一直表现得比较客气,其实他从骨子里瞧不起这两名新人间谍,没想过要与他们“谈话”。

        “我一个人不去,得带上他。”陆林北指了指站在另一边的陆叶舟。

        “传一道命令而已,要两个人?”

        “因为我害怕,一个人不敢去。叶子一直跟我在一起,有他在,我会镇定一些。”

        “你看上去可不像害怕的样子。”

        丁普伦打量陆叶舟,他正低着头,努力控制右摇右晃的冲动。

        “让他去吗?”丁普伦问。

        崔筑宁也在打量陆叶舟,“可以,留他在这里没什么用。对他们把话说清楚。”

        丁普伦清清嗓子,“你们替千组长去下达命令,立刻抓捕凶手,消息传来,我会放人。你们也看到了,千组长是‘被迫’的,过后他有办法自保,当然也能保住你们。可是如果你们两个突发奇想,偏离正道——抱歉,这边鱼死网破,你们要担负害死千组长的责任,后果你们自己想。”

        崔筑宁补充道:“三个小时,我们没得到消息,就是应急司还没收网,我们就会动手,一分钟也不多等。”

        枚千重也嘱咐道:“听他们的话,别给我,也别给你们自己惹麻烦。开楼下的车去临湖大街五百五十四号,车头对着门口停放,不要下车,闪灯三次,等里面的人出来。你们认识,都是农场子弟。下达命令的暗语是‘陆林北’。”

        陆林北一愣,没想到自己的名字会成为暗语。

        丁普伦笑道:“还真选对人了。”

        崔筑宁起身,做送客的意思。

        陆林北与陆叶舟小心地从自己的住处离开,到了一楼,陆叶舟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抓住陆林北的一条胳膊,颤声道:“谢谢你将我带出来。”

        “咱们得抓紧时间。”

        “真按他们说的做?不找人帮忙吗?”

        陆林北拽着陆叶舟往楼外走,“先看人,再做决定。”

        陆叶舟一脸茫然,不知道要“看”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