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星谍世家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口供”

第十章 “口供”

        (感谢盟主:ZERO翎辰。)

        “间谍总会面临口供问题:如何逼问出真实而且全面的口供是个问题,如何向对方招供,则是另一个问题。”三叔又竖起那两根长短悬殊的手指,俯视默不做声的学生们,“承受不住的时候就招吧,这不可耻。但是记住:第一,别开口太早,这会让你的口供不可信。第二,别一次全招出来,因为无论怎样你都会再次遭到拷打,留点东西招供,对你好,对组织也好,至少能争取一点时间以减少损失。”

        上过这堂课以后,学生们一致认为,三叔肯定曾经落入敌方手中,饱受折磨,被迫透露不少秘密,所以才会对招供如此宽容,连他的断指,以及为什么来做老师,也都因此有了合理的解释。

        直到被手枪指着的那一刻,陆林北才明白三叔并不怯懦,面对随时可能射出来的子弹,那种恐惧比一次出人意料的暗杀更甚几倍。

        他感到愤怒,这愤怒却一点也不能减少恐惧。

        对方什么都没问,陆林北也实在无可招供,否则的话,他认为自己挺不了多久,有什么说什么,能不能做到三叔说过的那两点,很难预料。

        这让他感到羞辱,同时还有一点放松,毕竟他没有受到拷打,无需接受那个难堪的考验。

        敲门声按时响起,丁普伦和崔筑宁对枚千重的行程了若指掌。

        “哪位?”陆叶舟得到示意,开口问道,声音平稳,没有任何异样,站在他身后的丁普伦点点头,抬手在他肩膀上轻按一下,以示鼓励。

        陆叶舟半边身子一软,险些坐倒在地上。

        丁普伦将肩膀抓住,随后躲到门框的另一边。

        “是我。”枚千重的声音不太耐烦。

        “好,我来开门。”陆叶舟的声音微微发颤,不是害怕,而是确认性命无忧之后的激动。

        门打开,枚千重没像往常那样一步迈进来,看一眼陆叶舟,又看一眼坐在客厅里的陆林北,立刻发现不对劲儿,抬手要掏武器。

        丁普伦也看出异常,开口道:“千组长,别乱动,有枪对着你。”

        枚千重僵住了,丁普伦转到门口,轻轻推开陆叶舟,向外面说:“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

        枚千重的手仍放在怀中,目光死死盯着对方。

        “请慢慢将手拿出来,另一只枪正对着你。我不是来杀人的,只想跟你谈谈。”

        枚千重将手拿出来,手掌冲前,让对方看一眼,然后慢慢垂下。

        “请进。”

        枚千重一进屋,崔筑宁就将门推上,枪口对准后背,脸上的神情更加阴郁。

        枚千重转身看了崔筑宁一眼,冷笑一声,说:“你在崔家受的是什么训练?难道他们只教你用枪?”

        丁普伦上前几步,最后一步比较小心,轻轻落地,站在两人中间,笑道:“不会用到枪,我保证,只要大家都肯配合。千组长这么聪明,肯定明白我的意思。”

        应急司里姓枚的组长有好几位,只好称名字以示区别。

        “让他把枪交出来。”崔筑宁不是一个轻信的人。

        丁普伦看向枚千重,做出无奈的表情。

        枚千重慢慢解开衣扣,每一个动作都让对方看到,从腋下取出小巧的手枪,扔在地上。

        陆林北盯着枚千重的每一个动作,总以为下一刻就会看到子弹乱飞的场面,他甚至做好扑倒在地上的准备,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切都简单至极。

        这让他有点失望,随之而来的是自嘲,如果三叔知道他此时的感受,一定会狠狠地教训一番,因为他竟然将电影里的场景信以为真。

        三叔可从来没对学生说过,面对危险时可以逞英雄。

        丁普伦俯身拣起枪,皱皱眉头,用三根手指捏着枪柄,好像那是淘气孩子穿回来的沾泥带水的鞋子,犹豫片刻,不情不愿地将手枪放在口袋里。

        “我得搜下身。”崔筑宁仍不放心。

        枚千重坐到陆叶舟之前坐过的餐椅上,挨着陆林北,翘起右腿,说:“好啊,信息司崔筑宁独挑应急司四员大将,以后你可有的吹了,别人若是不信,丁先生正好可以作证。”

        丁普伦大为尴尬,向崔筑宁说:“让我来说。咱们事先商量好的,不会走到那一步。”

        “尽量不走到那一步。”崔筑宁没有上前。

        丁普伦又转向枚千重,“你身上没有别的武器?”

        枚千重眉头微皱,“我来这里见自己的组员,为什么要带那么多武器?”

        “好,我相信你。搜身就不必了,咱们说正事吧。稍稍委屈一下这两位陆先生,他们得去别的房间待一会,还得……”

        “用不着。”枚千重摇摇头,“他们是我的组员,从头到尾、从里到外受我的信任,可以留在这里。”

        丁普伦干笑两声,“对,你们都是‘枚家人’……”他看向崔筑宁,等对方点头才继续道:“那就留下,都请坐。”

        丁普伦与崔筑宁坐回原来的位置,陆叶舟挪到枚千重身边,靠墙站立,双手插兜,垂头不语,像个刚被警察抓起来的街头混混。

        对面的崔筑宁咳了一声,陆叶舟抬起头,发现对方的目光正看向自己,不禁有些茫然,还有些惊恐,过了一会才明白过来,急忙将手从口袋里掏出来,自然下垂,仍然靠墙站立,但是尽量笔直。

        丁普伦不在意这些小事,一直盯着枚千重,“没别的,我来求千组长帮个忙,对你来说是举手之劳,对我,对我们两个来说,却是救命之恩。”

        枚千重像是见惯了这种场面,微笑道:“丁先生太客气了,可是你不将事情说清楚,突然提出这样一个奇怪的要求,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别装糊涂。”崔筑宁低声道,他的双手一直在插在口袋里。

        “我来说。”丁普伦抬手阻止同伴,语气稍重,有些不太高兴。

        “抱歉。”崔筑宁点下头,表示不再开口。

        丁普伦在陆林北和陆叶舟两人身上各看一眼,“千组长真要在组员面前谈论?是一切都可以说,还是……挑着说?”

        “他俩的任务已经基本完成,没必要再保密。而且,既然丁先生决意打破规矩,那就不如都打破。”

        “我没想打破规矩!”丁普伦突然间变得暴躁,将没有防备的陆林北、陆叶舟小小地吓了一跳。

        很快,丁普伦平复情绪,脸上又露出微笑,“走到这一步,我是迫不得已。千组长觉得没必要保密,那我就从头说起。哦,我要先说明一件事,这两位陆先生对千组长十分忠诚,同样是迫不得已才与我们合作。”

        “我了解他们是什么人,丁先生说自己的事情吧。”枚千重打断道。

        “事情要从那个理发师说起,本来能继承新星球的那个人。”丁普伦说话时经常看向陆林北与陆叶舟,因为屋子里就这两人对前因后果近乎一无所知。

        “星联决定将新星球交给私人继承,翟王星的代表一得到消息就传给联委会。联委会当然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决定派人保护继承人,警察肯定不行,因为消息还没有正式公布,所以找到情报总局,总局将任务分给应急司和信息司,这几方的关系,我就不用解释了吧?”

        应急司、信息司这两大间谍机构名义上归属气象总局,实际上接受情报总局的管辖,知道的人不多,但也算不得绝密,至少对枚家人来说不算。

        没人回应,丁普伦继续道:“信息司派出的人是这位崔先生,应急司这边就是我,两边派人是为了平衡,因为上头也知道两司不和。其实我个人不太在意这种部门之争,我只是单纯接受任务……”

        “应急司为什么不派枚家人执行任务?”陆林北插进一句问话,惹来其他几人的目光,尤其是陆叶舟,脸上闪过一阵恐慌,显然认为同伴的行为不合时宜。

        丁普伦诧异地停了一会,然后笑着对枚千重说:“你的这位组员很有趣,以后有机会我希望能与他直接合作。”

        “嗯,机会总会有。”枚千重笑着回道。

        “因为枚崔两家争得太厉害,上头担心误事,所以派我这个没什么背景的人出面。”

        “可你是分析员,不是调查员。”陆林北不肯闭嘴。

        丁普伦略显不耐烦,还有一点恼怒,“因为还有一个古怪规定,分析员必须要有调查员的经验,而我没有,需要补上。怎么样?你满意了?我没做过调查员,这是第一次,所以呢?我仍然是应急司最好的分析员之一,能升到中级就是明证。”

        “的确如此,我也可以作证,司长、副司长都很欣赏丁先生,否则也不会将如此重要的任务分派给他。”枚千重自从进屋以来,脸上第一次露出那种既天真又欠揍的神情,听者明知道话里面暗含嘲讽,就是没办法因此生气。

        丁普伦一笑置之,“总之任务落到我头上,我与崔先生虽然没有配合,但是各守己职,做得很好。第一拨新闻发出来之后,那个理发师倒是不蠢,立刻联想到自己身上,脸色变来变去,早早结束营业。等到夜里再出来时,明显已经将自己当成继承人,到处找酒喝。我当时很担心,怕他顺嘴胡说,还好,他虽然嘴巴不严,但是没提继承人的事情。”

        “长话短说,理发师遭到暗杀,凶手用的是间谍武器——”丁普伦的脸色说变就变,前一刻和颜悦色,突然间就已阴云密布,声调提高,手势增多,“这种事情谁也预料不到,可是全部指责与压力全落在我和崔先生头上。这不公平,哪怕是联委会主席站在这里,我也要说,这不公平!”

        没人提出反对,丁普伦胸膛起伏几次,慢慢平稳下来,继续道:“事情过去三个多月,千组长已经盯上刺客,却迟迟不肯收网。我与崔先生一致以为,千组长,或者明说吧,就是枚家,在这件事情上别有用心,要将祸水东引。”

        丁普伦看向陆林北,“枚家就是这样,不放过任何机会打压对手,对自己人也不手软,比如你,就被打造成为新的继承人,用来吸引刺客。”

        陆林北吃了一惊,不是惊讶枚家的手段,而是不明白,刺客盯上的人明明是陆叶舟,怎么会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