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星谍世家在线阅读 - 第九章 同事与对头

第九章 同事与对头

        “双重间谍,是你们将来肯定会遇到的人,肯定。”三叔说这些话时没像往常那样竖起手指刻意强调,而是将瘦高的身体堆在椅子上,目光低垂,像是正在认罪忏悔,“不要受他们的欺骗,但也不要有过多情绪,充分利用他们的价值,然后该怎样就怎样。不要对他们太过苛求,因为——那个双重间谍说不定就是你们的朋友,甚至你们自己。”

        483既是小组的编号,也是组长与组员之间独享的“暗语”,连顶级上司都不得而知,它不是按顺序排列下来,而是随机选择,如果有两个小组凑巧重名,那么双方也永远不会发现。

        按理应当如此。

        所以,当一个显然不是枚千重的陌生声音喊出这个数字,屋中两人的惶惑可想而知,他们的脑子里同时冒出“双重间谍”这个词,觉得自己已被出卖。

        “我们是朋友。”外面的声音又开口道。

        枚千重特意嘱咐过,任何人都不可信,哪怕是农场的熟人、组织里的上级。

        两人互视一眼,陆叶舟转身去找切菜刀,陆林北则躲到墙边,以免遭到门外的枪击。

        “老北,叶子,别犯傻,敌人是不会像我们这样客气的。”

        外面的人甚至知道他们的小名。

        陆叶舟拎刀跑回来,用眼色询问该怎么办。

        陆林北稍一犹豫,伸手要开门。

        “要不要先联系老千?”陆叶舟小声问。

        陆林北摇摇头,他有一种感觉,还是服从外面的命令比较好,他们两个只是刚刚入行的底层间谍,不掌握信息,也没有武器,完全无法自保。

        门打开一些,陆林北先看到一名男子,年纪与自己相仿,衣着时尚整洁,一张醒目的宽脸,正对他微笑。

        门再开一些,第二名男子露出来,也是二十几岁的年纪,穿着一身运动装,好像刚刚跑步回来,双手插在口袋里,神情阴郁,眼睛不看人。

        “放心,我们没有恶意,而且我可以告诉你,咱们是——‘一家人’。”

        不知是腔调有异,还是神情不对,从此人嘴里出来的“一家人”三个字,听上去有些古怪,好像一名学艺未成的法师学徒,贸然念出神奇的咒语,还指望它能立刻生效。

        事已至此,陆林北别无选择,后退两步,让开门户。

        宽脸刚要进屋,他身边的阴郁脸提醒道:“先让门后的人走出来。”

        宽脸止步,微笑道:“我建议谈判,武力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陆叶舟悻悻地走出来,将切菜刀扔进厨房。

        两名客人进屋,宽脸到处打量,“和我住的时候一样,哪都没变。那个沙发是我挑的,怎么样,还舒服吧?”

        “不算最差。”陆林北说,“请坐。”

        宽脸倒也不客气,走到沙发前坐下,调整坐姿,将微电脑与外设往旁边推了推。

        期间,另外三人都站着,阴郁脸关上门,守在门口,像是保镖的角色,陆林北站在宽脸对面,盯着他的一举一动,陆叶舟背靠厨房,谁也不看,他平时话多,一到这种时候,却宁愿让别人主导一切。

        宽脸终于对坐姿感到满意,见其他三人不动,脸上露出一丝诧异,随即笑道:“抱歉,忘了自我介绍,我姓丁,叫丁普伦。你们大概不认识我,我在气象总局应急司工作,是名中级分析员。”

        陆林北与陆叶舟互视一眼,没能完全掩饰住心中的惊讶。

        翟王星联委会气象总局应急司,这正是枚家人所谓的“组织”,枚千重是外勤调查员,负责搜集情报,分析员则属于内务体系,做的是沙里淘金的工作,从诸多情报中寻找有用的部分。

        曾有老师看好陆林北,以为他应该去做分析员,但是很遗憾,只有真正姓枚的子弟才够资格。

        可现在,一个既不姓枚也不姓陆的家伙,居然自称是分析员,而且是中级分析员,通常来说,做到这一级别的人至少四十岁。

        “我说过,咱们是‘一家人’。”丁普伦伸手指向门口的同伴,“这位是崔筑宁崔先生,气象总局信息司的调查员,也算是一家人吧。”

        陆林北与陆叶舟更加吃惊,虽然同属气象总局,调查司与信息司可不是“一家人”,而是势不两立的仇人,作为官方的两大情报组织,彼此间倒有一半力量用来调查对方。

        崔姓在信息司的地位,正如枚姓于调查司,属于嫡系正宗。

        一名不姓枚的中级分析员,与一名姓崔的调查员共同出现,这对两名新手间谍的冲击,不亚于一名活生生的人类突然被告知是机器人。

        “这不可能。”陆叶舟脱口而出。

        丁普伦点点头,“的确很难相信,但这是事实,我们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骗人。两位还是坐下吧,崔先生也别太紧张,既然是要谈判,那么最好从一开始就建立良好的关系。”

        陆林北默默地搬来仅有的两张餐椅,与不太情愿的陆叶舟并肩坐在沙发对面,尽可能与“客人”保持距离。

        崔筑宁慢慢走来,坐在沙发扶手上,两腿分开,双手仍然留在口袋里,像是握着武器。

        “开始吧。”丁普伦反客为主,掌控整个局面,“没必要太严肃,毕竟是一家人,咱们从闲聊开始,两位有什么要问的,尽可开口。”

        陆叶舟将嘴闭紧。

        陆林北想了一会,问:“既然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情不能明说,而要谈判呢?”

        “对对,不该叫谈判,但是恐怕也不能明说,这完全是为你们好。干咱们这一行,知道得越少越完全。”

        “我们知道得越少越安全,你们知道得越多越高兴。”

        “哈哈,间谍与间谍也有不同,毕竟你们是新人……”

        坐在沙发扶手上的崔筑宁有点不耐烦,插口道:“何况多费口舌呢?直接一些,双方都能省心。”

        “唉,不管怎么说,我们三个都是应急司的同事……好吧,你来说。”丁普伦向后一靠,向对面的两人点头表示安慰。

        “很简单。”崔筑宁的目光里满是威胁,“这件事严格来说与你们无关,只是要借你们的地方一用。只要你们老老实实,就这样坐着,一点事没有。”

        崔筑宁似乎觉得目光与言语还不够,从右衣口袋里掏出一把枪,这是真正的制式手枪,不是间谍的一字箭,子弹更多,射程更远,威力更大。

        看到枪,坐在沙发另一头的丁普伦显出几分扭捏,动了动腿,劝道:“崔先生,没必要这样,我相信这两位不会犯傻。”

        陆叶舟低头不看人,咬咬嘴唇,像是要说话,最后却没开口。

        陆林北也有点心虚,却没像他预料得那么恐慌。

        有些事情经历一次就能让人迅速成熟,生死危机就是其中之一,至少对陆林北来说是这样,之前在街上遭遇的暗杀,引发了恐惧,也撵走不少恐惧。

        “的确没必要。”陆林北尽量让声音显得镇定,目光盯着崔筑宁的眼睛,而不是手枪,“你们是来找枚千重的,有话对他说,我俩没资格,也没本事干涉。”

        丁普伦短促地笑了一声,“他猜出来了。”

        崔筑宁收起手枪,“很好。”

        双方沉默了一会。

        身为中级情报分析员,丁普伦似乎没受过完整的间谍培训,最先打破沉默,“虽然你们可能不关心,我还是要多解释一句:我与崔先生完全是临时组合,等事情过去,我还是应急司的人。当然,我不参与枚家与崔家的那些明争暗斗,我只做自己份内的工作,为星联委效力,但我也绝不会帮助外人。”

        陆林北、陆叶舟同时嗯了一声,心里却都是一个想法,无论理由有多么充分,事情过后,这位丁普伦绝不会留在应急司,他最好的结局就是保住性命。

        “还有多久?”丁普伦问。

        “不到十分钟。”崔筑宁回道。

        “咱们是不是该做准备了?”

        “嗯,先将这两位安排一下。”崔筑宁站起身。

        丁普伦摆摆手,“我看不用,他们一直挺配合的。都是应急司的同事,今后低头不见抬头见,我不想太尴尬。两位,待会不管发生什么,你们不会突然捣乱吧?”

        “不会。”陆叶舟低头回道。

        “你们是要报仇?”陆林北多问一句。

        “哪有这么严重。”丁普伦笑了,也站起身,“就是谈判,不不,就是谈话,说清楚一些事情。到时候可能会委屈你们去别的房间待会,肯定没有生命危险,无论是你们,还是枚千重。你们叫他老千,对吧?我跟他很熟,我们可以说是朋友。所以请放心,真的只是借你们的地方一用而已。”

        “应急司地方不够大?”陆林北反问道。

        “哈哈,你这个人挺有意思。地方肯定够大,但是有些话只能在外面说,因为事情太复杂,真的太复杂。有时候我羡慕你们这些新人,知道的少,不用操那么多心,不像我们,唉,头疼。时代变啦,往前再推五年,应急司也好,信息司也罢,大家是争得厉害,但是守规矩,不会弄出人命。搞情报本应是一份轻松的活儿,谁能想到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丁普伦感慨不已,崔筑宁已经走到门口,守在一边,正是陆叶舟平时站的位置,掏出手枪,做好射击的准备。

        唠叨多时,丁普伦抬起手,稍一犹豫,指向不怎么说话的陆叶舟,“待会你来应门。至于另一位陆先生,请你坐好,不要发出任何声响,虽说是同事,你若是捣乱,我也只能按规则行事。请让我们共同努力,争取不动手、不动枪,圆满解决这件事,好吗?”

        陆林北点点头。

        丁普伦并不满意,“我弄不懂点头的意思。”

        “好,我不会捣乱。”陆林北被迫开口,心中满是挫折与屈辱感,甚至超过他对枚千重的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