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网游之花丛飞盗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沧海商运

第七十九章 沧海商运

        不二庄里,桃花林下。

        “让我一子好不好?”沈若凡可怜兮兮地看着周若眉。

        “没商量。”周若眉摇了摇头,轻启丹唇道,“杀。”

        一子落下,棋盘之上,沈若凡大龙被屠,满盘皆输。

        沈若凡无力地摸着额头,第三局了,三局皆输,沈若凡都快怀疑自己围棋到底有没有天赋。

        “就当可怜可怜我,给个面子,下一局让我一子好不好?”沈若凡一脸委屈地哀求道。

        周若眉捂嘴轻笑:“你的棋艺灵性极高,我都比不上你,许多落子如天马行空,好几次差点被你翻盘,如果不是你久疏战阵,常不下棋,输的就是我了,让你一子,那就是我输了。”

        “没道理呀,棋子黑白,蕴天地变化,可融武道,可含天地,我久不下棋,但武道通,万理通,没想到输的这么惨。”沈若凡郁闷道。

        “我虽不练武,但精卦算、阵法,天地圆融,你也说一理通,百理明,如果真要论境界,我也该算地级的。”周若眉笑道。

        “怀泰压力真大。”沈若凡感叹道,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一个比一个逆天。

        “怀泰压力大不大,我还真不知道,不过你最近让我压力都大了,江南盟建立,也不怕爷爷出关打你。”周若眉白了眼沈若凡。

        “爷爷出关是以后的事情,现在不担心以后嘛。”沈若凡故作洒脱道。

        “你就死鸭子嘴硬吧。”周若眉嗔怪一句,“沧海商运就要建成,除了藏剑之外,江南所有势力都加入了江南盟,以后以你马首是瞻。大东家。”

        “别这么叫,大东家这个称呼还轮不到我,说股份,十成股份,阿睿四成,戴叔三成,周叔两成,我一成,论年纪辈分,不算阿睿这小子,戴叔和周叔都比我大,我这东家,你在前面加个小还差不多。”沈若凡摆手道。

        “股份不代表一切,这个提议是你出的,所有脉络都是你找的,沧海商运,不仅仅是这个想法难以提出,更难的是同时和朝廷、一江两河大联盟、不二庄、南财神、神风山庄都有联系,能让这个提议通过。江南武林的盟主,除你之外,已经没有别人了。”周若眉眼中流露出一股异彩自豪道。

        “人脉为王,渠道为王。”沈若凡笑道,他想要将江南打造成铁板一块,将几个门派势力捆绑成一个,甚至让他们听自己号令,这光凭感情显然不足够,感情只能当敲门砖,真正成功需要利益的捆绑。

        沧海商运就是沈若凡祭出来的法宝,一个符合各方利益,搔到几个人痒处的法宝。

        漕运关系国家民生,水路许多时候比陆路方便,不然一江两河大联盟也不会有如此庞大的势力,而漕运沿途,尤其是粮食损耗很多,官员层层剥削,成为官员们敛财的手段,以往一江两河大联盟就是利用这样的手段和地方官员沆瀣一气,让朝廷想动手都无能为力,只能等大联盟自己出事。

        而一旦转为商运,企业化之后,这些损耗能减少许多,朝廷支出大大减少,而且四成收入,转入内帑,皇帝钱更多。朱怡睿不假思索地就同意了。

        而对戴老大来说,这更是个天赐良机,一个让他彻底成给内河之王的机会。

        原本一江两河大联盟是三足鼎立的局面,但长江系的吕长空被灭,剩下黄河系的司徒长青和运河系戴老大分庭抗礼,但是司徒长青在皇室站队的时候站在了宁侯一边,现在自然被清算了,黄河系土崩瓦解。

        按理来说,此时戴老大就能带人入主黄河,彻底统一一江两河,成为风光无两的一江两河之主,而不是以往其实实际影响只有一江或是一河的盟主。

        可是问题就在于朝廷不希望一江两河这么大的漕运真被人掌控,以往一江两河大联盟朝廷都不希望有,所以沈老夫子才趁势一计让大联盟分崩离析,何况是现在戴老大是实实在在地统一一江两河。

        戴老大有能力进却不能进。

        现在借着这个名义,戴老大终于统一了一江两河,成为当之无愧的内河之王,一尝夙愿,这也是戴老大甘心为沈若凡副手的原因,否则单凭感情,让人给面子可以,当小弟,就想都别想。

        而不二庄则是利用庞大的商业网络,在沿途各个地方提供货物,形成据点,是以占两成,同样收获极大,最后神风山庄占了几分,虽然不多,但是一年下去,收入也是极大。

        “沧海商运建成,解了戴叔他们最棘手的问题,而且使得他们的身份越来越合理,如今整个联盟的人都对你尊敬有加,在运河系你的威望或许不如戴叔,可在长江和黄河恐怕还略胜戴叔。”周若眉道。

        “因为我给了他们一个长久的希望呀,虽然漕运都归大联盟,但大联盟内部关系一直都烂的可以,每次这种贸易都是抢来抢去,结果有帮派有钱,可有的帮派就穷了,现在稳当了。说到底,一江两河大联盟的底层弟子都是普通人,碍于生计而已。”沈若凡道,把江南变成铁板一块,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简单些,如今的已经快做到江南只有一个声音了。

        “有些时候,我真的很想去你们那个世界看看,你们那个世界说是我们这个朝代延后几百年,没有武功却有叫作科技的东西,真的很有趣,尤其是能培育出你这样的人。”周若眉道。

        “我这样的人?我怎样啊?”沈若凡歪头道。

        “我喜欢的人啊。”周若眉轻笑道。

        沈若凡心里一动,他和周若眉之间很少说情话,或者说一直都是他说情话,周若眉接收,现在周若眉简单说些,他心里甜蜜感动更多。

        “不过既然这样,你是不是要多动动?”周若眉道。

        “嗯?”沈若凡奇怪问道。

        “你一直想要教出一个好皇帝,阿睿算不算好皇帝,这个问题,我暂时还回答不了你,但他绝对是你的好师弟,为了你,和整个朝堂势力对抗,硬是把观月琴音轰出京城,还有沧海商运,如果不是你,换个人,阿睿也不会同意这样的东西存在。”周若眉道。

        “但他毕竟是个皇帝啊。怎样才是一个好皇帝,我也不知道,阿睿以前是想当宋仁宗一样的千古仁帝,如果是这样,我还有点信,只不过宋仁宗性子太软,阿睿学他,估计还镇压不了这满朝文武,可现在给我带的要学秦皇汉武还有明太祖明成祖,而武功卓越,不断开拓的皇帝,心里哪个不是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他们哪一个又不是把除了自己之外所有的都当成了筹码棋子?坐上了那位置,人都会变,变得不是人。”沈若凡道。

        “所以,你要试他?”周若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