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 - 秦时罗网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二章 背后的小动作

第一百九十二章 背后的小动作

        战争还在持续,这种数十万人的战役,打到现在,比拼便是统帅的经验以及士卒的意志力。

        一开始也许会因为鲜血以及冲锋的气势而暂时失去恐惧敬畏之心,可随着战争的持续,随着体力渐渐耗尽,再也挥不动手中的刀兵的时候,理智就会渐渐回归,每个人都要活命的本能。

        能活着,谁又会一股脑的冲杀,这种时候但凡有人溃逃,那形成的溃逃之势将是极为恐怖的,就来统帅也压制不住。

        可眼前的赵军和秦军皆无人后退一步,甚至没有人向后看一眼,眼中只有前方和敌人,死战不退!

        那坚定的眼神令人心畏。

        秦军的意志来源于强大,而赵军的意志则来源于仇恨,没有人一个赵人希望秦人再次踏入自己的国土!

        赵国是赵人的,而不是秦国的!

        “杀!”

        一名四十岁左右的千夫长,怒喝一声,手中握着长戈,带着自己的步卒悍不畏死的向着秦军的阵地冲杀而去,血渍沾染周身,眼神却是越发可怕,那是仇恨给予的动力!

        死亡又有何惧!

        他的祖父和父亲皆死于秦国之手,如今秦人要再次踏入这片土地,屠戮赵人,欲要灭亡赵国!

        那一幕,他绝对不愿意看见,更不愿自己的后代成为亡国奴!

        “噗嗤~”

        可很快,这名带头冲锋的千夫长便被秦军长矛洞穿高举,甩飞了出去,血洒战场。

        眼中黑暗覆盖之前,下方属于他的步卒已然撕开了秦军阵地的一个缺口。

        如此,死的便值得!

        ……

        这一幕出现在了战场各处,赵人的意志之强,令人心惊,根本无惧死亡。

        以后这战场,不来也罢……洛言沉默的看了一会儿,心中有了决定,他所预料的大场面确实出现了,可却毫无看大片的感觉,那一条条活生生的性命不断的倒地,将整个战场化作了绞肉机。

        这种场面,洛言显然没了看戏的心情,情绪也是不自然的压抑了起来,没了说笑的心情。

        “当年长平之战,武安君白起若没有坑杀的四十万赵军,赵国必然会是秦国最大的对手。”

        盖聂目睹着这一切,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叹。

        他看的出来,赵国要退了。

        继续打下去,李牧也许可以用人命硬生生的将秦兵击溃,可如此一来,赵国也必然损失惨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种战损,秦国损耗的起,赵国却是损耗不起,老兵死一个便少一个。

        蒙恬这边却可以随时补充,哪怕这二十万秦军拼光了,秦军依旧是天下霸主,最多伤了元气,修整数年便可回复。

        可李牧那边的二十万要是拼尽了,那赵国就亡了!

        洛言闻言,轻声道:“战争从未公平过,也永远不会同情弱者。

        国家的存亡从来不会因为个人意愿而改变,一国的尊严也永远取决于国家自身的实力,国家弱小,就不要怪敌国欺辱你。

        道德,法律从来不会影响到国家的抉择。

        当你真的强大的,你说的话便是真理!”

        华夏便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强盛过,也颓败过,甚至被列强欺辱,毫无尊严可言,甚至最黑暗的年代,大部分的国民就像生活在底层臭水沟之中,愚昧无知,不知世界之大,只求每日温饱。

        可低谷之后,便是光明的未来,那盛世璀璨是数代人奋斗出来的。

        那些奋斗的人看不见了,因为他们的努力只为了后代人不再如同他们这代人一般,被人欺辱!

        洛言脑海之中浮现出了那段历史,莫名有些感触,有些东西,有时候只是看看,可当你置身处地的感受了,再去回味那一段历史,你便会发现,那一切是何等的来之不易。

        不过很快,洛言便将情绪调整好了,将这些事情压在了内心深处,因为这些,无人可以分享。

        这异世界,他终究只是孤独的一个人。

        所以,我想要一个家~

        洛言心中暗道。

        盖聂回味了一下洛言的话,目光认真的看着洛言,温声道:“先生对国与国的关系看的很透彻。”

        “看多了,自然就看透了。”

        洛言轻笑了一声,忍不住想到了前世的五大流氓,不过如今的天下,却是只有秦国这一个流氓。

        欧洲和印度倒是有两个古国,可真打起来,秦国足以完虐。

        不过最大的问题是双方的距离太过遥远。

        这就得靠一手公输家和墨家的机关兽了,还得靠一手运气,能否找到楼兰,将那些兵魔神挖出来分解了,到时候打造成千上万的飞行机关兽,比如让原著里的蜃楼飞起来,带领大军跨越千山万水杀过去……

        洛言觉得原著剧场版的东西应该存在,不过在处理这些事情之前,先得将天下一统了。

        墨家巨子和那些弟子算算时间应该也能回来了。

        哪怕有一部分牺牲了,可总会有人找回来。

        当然,也有可能找不回来……若是这个世界并不是一个球的话!

        盖聂不在说话,静静的看着战场,这一会儿,赵军和秦军已经陷入了拉锯战,用人命填的那种意思,不过很快,如同盖聂猜想的一般,赵国吹响了后撤的号角,全军的攻势为之一顿,旋即宛如缓缓收起爪牙的恶狼,结成兵阵,缓缓的后撤,同时赵国的弓箭手也是射箭掩护。

        并未给秦军追击的机会。

        当然,秦军也可以咬上去,只要不怕被赵军反包围就行。

        蒙恬显然不会冒险去试一试李牧是否准备了后手,射了几波弩箭,便开始打扫战场。

        这一战算是暂时落下了帷幕。

        战场上则是留下了无数的“尸体”,这些“尸体”会在战后收拾,同时治疗其中一部分可以医治的,至于无法医治的,会有人帮忙送他一程,减少痛苦。

        秦军的医疗体系已经渐渐成形,缝合伤口这种粗略的伤势已经问题不大,伤亡应该会大大减少。

        至于赵国……穷。

        ……

        ……

        赵军。

        李牧看着全军后撤,眼中流转着一抹异色,低声道:“这防守的架势有几分蒙骜的风格,步步为营,不过蒙骜已经老朽,卸任上将之位数年,蒙武则是领兵在秦国北地,抵御胡人,那眼前这一位。”

        “蒙骜有一嫡孙名叫蒙恬,曾接替桓齮的十万平阳重甲军,驻守武遂,怕不是此人!”

        司马尚闻言,顿时开口说道。

        “蒙恬……”

        李牧闻言愣了愣,似乎没想到与自己交手的是蒙骜的孙子辈,看着蒙恬不弱下风的防守,不由得摇了摇头,什么话也没说,向着军帐走去。

        秦国蒙骜老朽,便有年轻一辈接替,蒙武王翦王贲等人更在壮年,为其成长保驾护航。

        对比之下,赵国就像一个老朽的机器,已经没了丝毫活力。

        曾几何时,赵国也从未缺少过将领!

        当真令人心虚,同时也令人有一种无力感。

        “将军!”

        司马尚看着李牧的神情变动,不由得跟上去,轻声叫了一声。

        李牧轻声的说道:“再派出几队斥候,我要时刻知晓秦军的动向,还有,将伤亡的士卒照料好,他们都是为了赵国!”

        “诺!”

        司马尚拱手应道。

        “做好持久战的准备,秦国既然敢调用新人为将,要么是此子天纵之才,要么,秦国另有打算。”

        李牧沉声的说道。

        司马尚不解的询问道:“另有打算?”

        “比起这边,我更担心燕国的反应,如今秦军吸引主力,若是燕国在派遣军队伐赵,赵国便会陷入三线作战的困局。”

        李牧沉声的说道,他很清楚,自己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甚至有可能,此事已经发生了。

        如今只能祈祷一波,胡人并未南下,不然就当真是天要灭亡赵国了。

        不过就算没有胡人,如今赵国的局势也并不如何,哪怕撑过这一波,但以后呢。

        赵国的气运当真要绝了。

        。。。。。。。。。。。。。。

        赵国,王宫。

        傍晚时分,前线的战报便是很快的送达了,率先落到了郭开的手中,只是一眼,郭开便知道机会来了,迈着小碎步将战报交到了赵王偃的手中。

        赵王偃强撑精神,看着战报上的内容,眉头也是微微紧蹙,他想要看到的是李牧率领大军,如同切瓜砍菜一般大败秦兵,扬我国威,而不是与秦军纠缠,如今的赵国可经不起拖延,何况,燕国那小贼也在蠢蠢欲动。

        这等局面,赵国急需要一场大胜!

        “大王无需心急,以臣所见,李牧将军只是示敌以弱,以待时机。”

        郭开小心的,留意着赵王偃的神情,待看到赵王偃眉头紧锁,顿时开口劝解道。

        一句示敌以弱,顿时令得赵王偃呼吸都是急促了几分,猛然将战报扔在了地上,怒斥道:“示敌以弱?李牧当真是有负寡人所托,早知道如此,寡人不如将大军交由春平君统领,至少还能看到点希望!”

        发泄完,赵王偃也是猛地呼吸了几口气,气喘吁吁的靠在软榻上,脸色泛红。

        机会来了!

        郭开心中一动,开口道:“大王,临阵换将绝不可以,何况,李牧的边军只听从他的吩咐,何曾听过大王的命令,大王若是执意要换将,必然会引起军中哗变,这对于赵国而言乃是大祸,臣请大王三思!”

        郭开的话不亚于一根刺,狠狠的扎入赵王偃的心中,令他握紧了拳头。

        他堂堂赵国大王,竟然还要看李牧的脸色。

        想到自己刚刚即位之时,想要称霸天下的想法,此刻也是不免有些恼羞成怒,加上疾病的加深,情绪更加激动,火气上涌。

        “寡人才是赵国的大王!”

        赵王偃死死的盯着郭开,冷冷的说道。

        郭开刷一声的跪在了地上,极为恭敬的说道:“在臣的心中,大王便是赵国的天,若无大王,便无赵国!”

        “……”

        赵王偃看着匍匐在地上的郭开,沉默了片刻,幽幽的说道:“郭开,你很好。”

        “为大王尽忠乃是臣的本分。”

        郭开连忙说道。

        “李牧……现在赵国还需要他,暂且不能动他,待此战结束,再论其他。”

        赵王偃闭目沉吟了片刻,压下内心的怒火,旋即缓缓的说道,显然他也知道,自己就算想动李牧,此事也绝非好时机,想要动李牧,必须将李牧手中的军权给卸了,尤其是边军,决不能一直掌控在李牧的手中。

        他却是从未考虑过,北边的军队一直都是自己养自己,军饷被他一扣再扣!

        人总喜欢站在自己的角度上看待问题。

        尤其是帝王。

        郭开目光闪了闪,贴心的提醒道:“大王,李牧此战若是大胜,大王想要动他无疑更难,若是兵败,对于赵国更是祸事啊!”

        “那就等,慢慢找寻机会分化他的边军,以待时机。”

        赵王偃冷声的说道。

        这是他早就想做的事情了,一直没有机会,此番李牧率军回援却是给了他机会,若无春平君大败秦军,他也许不会如此,因为赵国尚且需要李牧。

        可现在有春平君这样大败秦军的“帅才”,李牧的重要性便降低了。

        主要还是李牧一直不得赵王偃的信任。

        想用却又忌惮他手中的三十万边军。

        “诺!”

        郭开拱手应道,心中却是渐渐笑了起来,有了赵王偃的这句话,他很多动作都可以动起来了。

        以往李牧在边关,铁板一块,可现在,李牧却是不得不听他的安排。

        真当他郭开不懂军事?

        搞自己人,他战力无双!

        ……

        出了宫殿。

        郭开很快便是被一袭凤袍的王后倡姬拦住了,妖媚勾魂的双眸看着郭开,幽幽的说道:“郭相国,迁儿的太子之位,你何时兑现?”

        她也有些等不及了。

        赵王偃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可太子之位一直未曾定下,这对于倡后而言绝非好事。

        “王后无需心急,此战结束之前,大王必定会加封公子迁为赵国太子,臣与王后公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绝不会在此事上懈怠!”

        郭开拱手,极为恭敬的说道。

        倡姬冷哼一声,声音却是娇媚的说道:“但愿真如郭相国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