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 - 秦时罗网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战争!

第一百九十一章 战争!

        两军交战,尤其是输赢关系到赵国国运的时候,李牧岂能不调查秦军统帅的情报。

        樊於期的用兵习惯,李牧自然也是有研究的,比起防守,此人更擅长强攻,以往领兵攻赵,能强攻绝对不会优柔寡断,哪怕是遇到难啃的骨头,此人也绝不对以防守拖延时间,很喜欢攻敌必救。

        你守你的,我攻我的,逼对手与自己决战。

        这种打发在优势局的时候,极为有利,类似于lol打大龙,逼你来团,你不来,那我就不客气了。

        可你要是去了,那就只能硬着头皮与对方比拼实力。

        以往樊於期仗着秦军弓弩之利,打下了赵国不少城池,也因此,其领兵之才在七国并不低,与李牧这种整日与胡人打交道的老将相比,他的名声显然更大,这也是樊於期并未将李牧放在眼中的缘由。

        也因此,在历史上,樊於期成了李牧的踏脚石,成全了李牧战国四大名将的名声!

        这种全歼敌军的战役,在历史上也是极少。

        何况是战国末期这个时候。

        秦军正直鼎盛,战力巅峰,而赵国却是一直在走下坡路,这种弱国硬钢霸主不败,甚至大胜的战绩,无疑极为夸张。

        历史上能做到这一步的人,少之又少。

        李牧皱眉沉吟了片刻,看向了身旁的副将司马尚,沉声的说道:“情报有误,此刻率领秦兵的绝非樊於期!”

        语气极为笃定,他相信自己的眼力。

        一个人领兵的习惯不会那么容易改变,尤其是不同的人领兵,整个军队表露的气势也绝对不一样。

        就和人穿不同的衣服,样貌气质也不一样。

        同理。

        不同的战阵,所表露出的气势也是截然不同。

        没有一个统帅会贸然的改变自己的打仗习惯,那种喜欢频繁改变作战习惯的人,要么用兵出神入化,要么就是什么也不懂。

        “不是?绝无可能,除非秦国临阵换将,可这是兵家大忌,秦国岂会犯这种错误?!”

        司马尚有些错愕,旋即连忙说道。

        谈起临阵换将。

        赵国无疑是鼻祖,长平之战用赵括换下廉颇,导致四十万大军全军覆没,这场败仗直接将赵国打废了,再无与秦国相争的能力,更别提一窥天下了。

        自此以后,临阵换将便被列入兵家大忌之中,任何一个懂军事的人都知道这一点。

        “要么是掩人耳目,要么真的换将了!”

        李牧目光锐利,看向了秦军帅旗的方位,缓缓的说道。

        “那现在该如何?”

        司马尚看着李牧,询问道。

        李牧并未犹豫,直接下令道:“传我军令,三军齐出,先看看对手究竟是谁。”

        打一场,对手是谁自然一清二楚。

        “诺!”

        司马尚拱手应道,旋即便走了下去,派遣传令兵却传达军令。

        古代两军对垒,信息传递靠的全是人,以军旗为号,以马奔走三军,所以,古代领兵极为考验将领对三军的掌控,以及对军事的临场反应,还有士兵的基本素质,很多时候,你的军令尚未传递下去,全军便溃败了。

        之后便是兵败如山倒,任你奇谋百出,也是无用。

        无论什么时代打仗,信息永远放在第一位,所以很多将领都需要走一步算三步,提前下达军令,算的越多,领兵只能也就越强。

        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兵仙韩信的恐怖。

        当世能将杂牌军运用自如的,韩信当是独一档。

        ……

        李牧这边刚刚下达军令,只是盏茶功夫,庞大的军阵便开始运作了,一个个万人方阵开始切换阵型,战车在前,骑兵伴随,从原本的防守姿态转变成了进攻姿态,一股肃杀之意迅速的传递出来。

        哪怕蒙恬不说话,洛言也看出来了,李牧这是打算先出招了,试试他们这边的分量。

        近四十万人的战场,那等场面,堪称夸张,恐怖的压力令人窒息。

        统帅需要在这个时候,下达军令,指挥各个部分,必须做到有条不紊,甚至要做好某一个点兵败的准备。

        “赵军动了,你不下达军令吗?”

        洛言抿了抿发干的嘴唇,看着身旁面色平静的蒙恬,开口询问道。

        心中也是不得不佩服蒙恬的心性,不愧是将门出生,眼前这场面,似乎一点也没有动摇他的心神,与洛言完全不同。

        “与李牧比拼军阵是愚蠢的,既然从一开始就选择防守,自当以不变应万变,切不可自乱阵脚。”

        蒙恬沉声的说道,目光紧紧的盯着缓缓靠近的赵军。

        对方并未一窝蜂的冲过来,而是以一种不动如山的巍峨之势缓缓压了过来,这显然只是前奏,一旦到了冲锋的距离,那赵军就会发挥自己的优势,以战车与骑兵的机动性,撕毁对手的军阵。

        果然领兵这种事情不适合我……洛言心中自我评价了一句,看看缓缓靠近的赵军,那股压力,他甚至能看出四周不少士卒额头渐渐冒汗,无关恐惧,只是一种本能的心里压迫。

        打仗很考究心理压力。

        现代仍在古代战场上,估计啥也不知道就嗝屁了,二战时期更是如此。

        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永远无法体会那种残酷和心里压迫。

        所以大部分从战场上退下来的老兵都有心理疾病。

        和平年代的人永远无法体会!

        与此同时,蒙恬嘴唇微动,默默的计算着赵军的距离,估算着弓弩最大的射程,不同于守城,这种阵地战考验的是对三军的掌控,奇谋之所以是奇谋,主要在于奇字,真正的两军交战,比拼的还是硬实力。

        “杀!”

        很快,赵军动了,十数万人齐声怒吼的声音,震颤天地,大地也随着轰隆作响,战车奔腾而起,似乎能看见一双双布满血丝以及仇恨的双目,宛如一群复仇的恶狼对着秦兵冲杀而来。

        这一刻,秦军和赵军似乎对调了,仿佛赵军才是攻打的一方。

        洛言喉结滚动了一下,再次没忍住,看了一眼身旁淡定的蒙恬,哪怕知道对方历史上很猛,但对方现在还年轻,会不会指挥不动,要是出现差错,这么多人涌上来……那就真不是顶不顶的问题了。

        显然,洛言的担心是多余的。

        蒙恬平静的抬起手,一旁的挥起手顺势开始举起令旗,以一种独特的手势抬起。

        “刷!”

        秦军也是发挥了独属于的军人素养,动作整齐划一,将手中弓弩抬起一个角度,对准了赵军的方位,比起赵军的肃杀之意狂涌,秦军此刻却沉默的犹如冰冷的杀手,默然的等待的时机。

        不过很快,秦兵也开始怒吼,仿佛在宣泄着心中的情绪。

        “风,风!”

        两军瞬间怒吼了起来,那等场面,看的人心血澎湃,似乎一瞬间忘记了恐惧为何物,大脑渐渐充血。

        越来越近了!

        洛言心跳也是随之加速,看着越来越近的赵军。

        “刷!”

        蒙恬手臂猛然挥舞而下,随之而动的还有令旗,宛如黑羽一般的弩箭冲天而起,在一瞬间射出的箭雨化作乌云,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对着冲击而来的赵军覆盖而去。

        “哗~”

        “刷!”

        紧随其后,便是第二波,第三波……

        弩箭宛如不要钱一般,化作恐怖的弩箭羽,对着冲击而来的赵军覆盖而去。

        赵军的冲锋也是极为有章法,战车在前挡住弩箭,骑兵在其后方奔袭,借此拉进距离,不过随着弩车波动,那能直接将人射爆的弩箭破空,瞬间便撕裂了赵军的前沿,就连战车也顶不住弩车的破坏力。

        崩碎的金铁之音响彻,同时也要战马和赵国士卒被射爆画面,血肉横飞。

        宛如最绚丽的颜色,引爆了战场。

        赵人似乎也被鲜血刺激了,冲锋的更加血腥,不畏生死,那眼神,仿佛宁死也要从秦国身上咬下一块肉。

        在洛言的注视下,很快便有赵军冲杀到了秦军阵地前沿,战车宛如钢铁巨兽,直接崩碎了秦军前方的防线,赵军骑兵顺势涌入,宛如潮水一般。

        “弩兵后撤三百步,盾兵五百步!”

        蒙恬开始有条不紊的发号施令,瞬间整个战场就真的犹如棋盘一般,在蒙恬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变动着,硬生生的将赵军第一轮的攻势化解。

        慈不掌兵……洛言算是真心体会到了这个词的意思。

        不是冷血,而是在战场上,用数百人乃至上千人堵住一个缺口,哪怕是用命去填也是值得的。

        所谓的打仗。

        统帅便是执棋之人,士卒则为棋子。

        就像象棋,换子再正常不过,只要能锁定最后的胜利,哪怕棋子全部拼光了又如何。

        可现实之中,这确实一条条活生生的性命。

        只是片刻时间,古代阵地战最血腥的一面便是在洛言面前揭露了。

        “……”

        洛言的神情也是渐渐沉重,嘴巴就算再能说,看着眼前那化作血肉屠宰场的战场,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耳边只剩下蒙恬发号施令的声音以及两军那仿佛嘶吼的怒吼声。

        血腥刺激着神经,死亡麻痹着感知。

        比起上一次攻韩,眼前这一幕更加赤裸裸且真实。

        “先生,你没事吧?”

        盖聂看着洛言的神情,不由得开口说道。

        洛言摇了摇头,深吸了一口略带血腥气息的空气,轻声道:“我果然还是不喜欢战争,我热爱和平。”

        这句话,洛言说的真心实意,现代人别看在网上叫的很凶,但本质上,真要上了战场,绝对一个比一个怂。

        战争真的不是游戏,也不是动画。

        真正发生在眼前的时候,你才会发现你自己什么也不是。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是主角,可事实上,你当真什么也不是,对于这个世界而言。

        有的人活着活着,越活越明白,有的人则是相反,越活越糊涂……洛言属于混合型。

        大司命和盖聂闻言,尽数沉默了,他们都觉得洛言这话有些凡尔赛,毕竟很多战争都是洛言挑起来的,虽然没有洛言,它们也会发生,但如今,这一切却是洛言一手策划的。

        “所以,我想尽快的结束所有的战争。”

        洛言露出一抹笑意,看着战场,幽幽的说道。

        旋即没有打扰蒙恬,带着盖聂和大司命站在一旁,平静的看着这场血肉大战。

        没有进入高爆的热武器时代,人命永远是战场上最好的武器。

        它可以消耗掉对手的武器已经盔甲的耐久度。

        两军没有真正的本质差距,那比拼的就是意志和统帅的能力,看谁先露出破绽以及顶不住。

        “盖聂,你觉得蒙恬和李牧如何,换做是你,你有几成胜算?”

        洛言看着盖聂,不由得询问道。

        盖聂怎么说也是鬼谷高材生,军事方面觉得不是庸俗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