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度厄圣人在线阅读 - 620章 算共工祝融

620章 算共工祝融

        《今晚熬夜也会刷新。》

        一年过去,乾泰六岁为了将来的重来之路,少一点磨难,在太学中,广读史记,多多了解这个世界的过去。

        太学诸般经文中有记载的历史分为太古、上古和今朝三段时期。

        太古时,盘古巨神在混沌中分割阴阳,开辟天地。后来的整段太古的传说大都围绕着盘古巨神开始的,天地低垂,盘古巨神顶天立地,山河荒芜,盘古巨神又摘取自己的毛发衍化生灵和照着自己的样子造出‘人族’。直至后来,无尽的岁月里,苍老的盘古身死肉躯也化入了天地之中。

        大儒王朝阳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盘古无智,因窒而破混沌鸡子,因气而天地比高,孤单造众生,岁至身如灭,生不带来去无形。呜呼,盘古今仍存呼?然其性如水长流,其德乾坤同世。

        呜呼,后生当如巨神,潇洒逍遥,大治大德,然不可任而枉为。

        这就是这方天地的太古故事,而且此世太古时,没有巫妖两族的存在,也没有道教三清、西方二圣的传说。

        为此乾泰皇子还特意搜寻的资料中,道家学说俱都是传自上古的老子,而世间所有的道观宗派俱都被世人称为方仙道,

        道家道祖只有凡间上古道家祖师老子一人,佛门的创始人是上古凡间西荒的一位祖宗释迦如来,阿弥陀佛是佛门未描述释迦如来功果创出的称号。

        再到上古时,是人族发源的三皇五帝治世时代,三皇五帝的发迹与前世类似,只是最后这些人在人族最古老的史书《结绳祭》的祭歌中,描述这几位大都早已归天而去。

        黄帝轩辕临死时,曾帝王龙气弥散冲霄,化龙而入青冥。

        几番查询,倒是让乾泰满是汗颜,这些大能们都入土的入土,归天的归天,真的让他满心嘀咕,这里到底是什么光怪琉璃的世界。

        此方世界没有生死轮回,诸多大能俱都有寿命之限,而天地中自然也没有了今世功,来世果的话,一切都等着乾泰将来自己建立。

        天地自太古时没有巫族,也不会有一位厚土祖巫去身化轮回。

        天地生灵寿元到尽头时,灵魂大都会消散天地,尘归尘土归土。只有一些大能的灵魂,在消散时会残留一些大片的记忆元灵,这些记忆碎片会再次转世托生造就了一位位传奇留在历史中。

        这样的情况,使得修炼有成的大能们与普通人一样,使得人世间大能驻留,后期往往建立势力门阀的情况,也致使这方世界的世俗下隐藏的力量很混乱,各方势力绞缠的更加复杂。

        太古末期还出现过一场天地灾难,有来自天外的外邪阴魔乱世。妖魔侵入人世间,上古时霍乱苍生。

        最后有一位熟悉的大神出世,是女娲在蓬莱仙岛采石补天。指点了五帝的最后一位大禹帝造九鼎,分封九州,并指点大禹帝领导人族四处扑灭邪魔存在,救活人族。

        最后女娲也身死了,按乾泰的猜测,大概是寿元耗尽,消失在历史潮流中。

        这些就是这方世界的太古、上古历史了,总之一句话,人族当属天地主角,人族又多灾多难。天地缺少轮回,善恶难以评判。

        、、、、、、、、、、、、、、、、、、、、、、、、、、

        自上古以后,又有一万两千年,方到今朝。人世间开始不断有一统人间的皇朝,基本上每过一千年就内乱大战一次。

        民间妇人间有一句童谣是这样说的:

        一万年前有秦王,西方来的金甲山;

        往后人间搭戏台,你家唱吧他也喊;

        周皇汉帝宋洪武,元唐外加乱世战;

        鸡窝兔穴日日变,不如小家的王哭喊

        一万多年来,人族慢慢已有过八个皇朝,再到当朝的大晋皇朝,人间已经经历九次大治,人族积累底蕴不能不说深厚,更是繁荣到了极点。

        、、、、、、、、、、、、、、、、、、、、、、、、、

        太学读书的日子飞快,乾泰借着自己过目不忘的能力博读经书史文。结交了几个看好的同宗子弟,大都是面相气运都很不凡却又还未勃发之人,平日不惹人注意,不惹是非。

        春去秋来又一年,乾泰已七岁,再过了今年中秋,乾泰就是一个八岁大的孩子了。乾泰的身体也长出了一丝壮实坚毅之相,清澈的眼睛和白净的面貌也愈发俊秀。

        年初,乾泰就开始养气修炼,往日的吐纳调养换作了一篇上品奠基功法,前世上清道家秘传奠基功:‘大道歌’,纯炼自己体内经年吐纳调养很是浓郁的先天之气。

        又多食皇宫的珍贵肉食,修炼前世的‘五禽戏’和得自一位叫做张三丰的人间武学宗师的内家拳经‘太极拳’,健全体魄。

        书院中阁楼回廊曲折,往来学子在书院中欢声笑语而过。

        到处藤阁院落处处挂灯笼、彩带,这时中秋节就要到了!每年到此时,书院中的学子博士自然都很高兴,因为往年此日,书院中就会照例举办诗会,有许多俊秀大才吟诗作对,或寻一知己花前月下,谈一些雅俗之事。

        而书院外整个上京城中,更是热闹非常,家家月饼、麻糖、瓜果买齐,街道上穿街走巷各种喜庆物件脱销,庙会中舞狮搭戏,猜灯谜,扔绣球,每年每到这时,上京城就会喜庆非常。

        乾泰还听说,每年这时,中秋夜圣上还会与大臣们在皇宫城门阁楼上遥望整个上京城的景色,看天下升平,吟诗作赋,与天下子民同乐。

        八月十三,乾泰一个人呆在太学观经阁楼中趁着辰时四周无人,静静的一个人站在阁楼窗台前东望,以‘金乌紫眼小法’服食东方天地阴阳交合的一丝先天紫气,调养自身。

        短短几个月的养气,乾泰丹田中的先天之气早已团团如一瓮,按乾泰的估算,再过些日子自己就可以试着易经通脉,打通任督二道人体中的天地大桥了。

        早晨四周无人,可刚呼气吐出一口废气,正要结束短短一天的辰时服气之时,观经阁中突然有脚步声闯了进来,轻碎脚步,是两个小儿。

        “乾泰!”

        “十九哥,十九哥.......”

        回头一看,跑来的是两个六七岁小孩,一个小辫背甩的可爱女孩,一个是头戴童生帽,脸面与乾泰相似的俊秀男孩,是书院好友。

        两人是乾泰同父异母的兄弟,一个是比他大了一岁的十八姐玉瑶公主,一个是神奇的既然跟他同日出生只晚半个时辰的弟弟,自己的二十皇弟乾铭。

        “怎么了,今天你们两人怎么一大早找到我这里。”

        “十九哥,是十八姐带我来找你的,你中秋晚上要跟我们一起参加书院的赏月诗会吗?”

        “诗会?没意思,没意思。”

        “乾泰,你什么意思,我已经给你报过名了,你要让我玉瑶丢脸吗。”

        乾泰一听就是头疼,一定是这个小丫头又拿自己给别人打赌了。

        自从认识了这两人后,这个年龄相仿的名义上的亲姐姐,就总是喜欢拿平日里喜欢安静的乾泰惹事,拿着乾泰不经意间写下的一些诗词与人比试,可以说,乾泰在书院中的一点才名,可全都是这个小丫头捣的鬼。

        说来乾泰平日里也没少粘这位便宜小公主姐姐的光,谁让她是当今皇帝最小的一个女儿呢,平日乖巧深得皇帝宠爱,小小年纪就被封为玉瑶公主。再加上其母亲珍妃那里皇帝也是常客,背后又有礼部尚书李大人是其外祖父,可谓三人中势力最傲娇的一个。

        而乾铭的母亲也是皇宫的一位婕妤,相比乾泰的母亲,也好很多,好歹也是皇帝众女人中的一人。

        刚刚养气修炼的乾泰却头痛的揉了揉头,拍拍脑袋心中一动,却是对二人有了主意。

        乾泰故对身边的男孩乾铭道:“小弟。参加诗会有什么意思,听说过庙会吗,那里才好玩呢。灯火烟花杂耍,还有各种小吃,中秋节民间都是去庙会玩,在书院跟一群小孩一起念叨诗文多无聊,不如不去。”

        “庙会?可是,十九哥......书院是不让我们私自出去的啊。”

        “这就要看咱们家玉瑶了,就是不知道有人敢不敢?说完一转,乾泰又看向了这位漂亮的令人相视羞颜的女孩,就连乾铭也跟着看向了她。

        不怕你不服气,就看你这个小丫头敢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不就是跟父皇要一道令牌吗,你等着。”说完,玉瑶就气鼓鼓的急速逃走了,到底还是一个孩子,爱争心气。

        “十九哥,你又骗十八姐了唉。”一边的乾铭伸着小手拉了拉乾泰的衣袖无辜道。

        “切。小孩子,就你聪明。骗,也是咱俩一起说的,除非你小子不想去。”这小子也是最好装懵懂,平日里聪明的紧,乾泰可是可一点也不会被他的幼小的样子含糊。

        “哼,十九哥真小气。”对此,小小乾铭只能对乾泰这老鬼这样一句话,满是悲愤。

        皇室与宗人府都对诸位皇子要求很严格,要是还未成人就不允许皇子外出厮混。要是受到了朝堂上的那个府衙部门的举报,一般都是按有失皇家威仪的罪责来处罚的,这更是影响着皇子们在父皇心中的宠爱和印象,朝堂上皇子间也是要相互争宠的。

        皇子在还未成长到允许出宫开府建衙之前,一举一动,都影响着今后成人后册封的好坏。

        十五晚,早早与母亲说要在太学参加诗会,天色刚黑,乾泰就与玉瑶公主、皇弟朝城西街庙会而去。

        西街是上京城中最热闹的地方,商贩稠密,在这里居住的大多都是富家商户,街边店铺敞开,各种东西都能在这里买到,很是受上京的百姓喜欢。

        中秋夜,更是热闹非凡,街头的高大戏台更是人群拥挤,孔庙中香火缭绕。

        三人手拉着小手跟随着人群在里面穿巷,天色越晚,来往人流越是热闹。

        兴冲冲的玉瑶公主与二十皇弟乾铭更是哪里人多,往哪里挤,呼喊不止。

        “十九弟,这个是什么。”刚停在一处小吃摊,玉瑶指着一大串糖葫芦大声问道,闻到了诱人的甜味,兴奋的眼睛忽闪忽闪。

        “什么十九弟,小丫头你才多大,喊我名字。”

        “切,你本来就比我小好不好,喊你十九弟怎么了,十九弟,你还没告诉我这是什么呢。”

        “冰糖葫芦。”乾泰撇着嘴道,反正是让他喊一个小女孩姐姐,他阎罗王是喊不出口。

        “呀,这就是民间的冰糖葫芦吗,怎么这么像御膳房的玉淋山楂。这不是应该成盘的吗。”

        乾泰不断的观察这四周的行人,感觉这大晋皇朝的民间与前世也没有什么不同。

        一朝帝都的平民还是比较富有的,乾泰眼中看过一路见到的所有行人,大都头顶上有一注白气很是浓郁稳定,这说明上京城中的贫民气运上大都无灾无难。偶尔乾泰还看到许多头顶气运呈现其它颜色的行人,想来是出自官宦富贵人家。

        气运之道,贵贱在于头顶的气运颜色,而强弱却在气运的形态。颜色上以白气、红气、青气、黄色、紫气区分,其中以紫气最贵,多为圣人、人皇。又以白气最贱,贱民白丁,气运苍白。

        “是啊,你还没给人家钱呢。”乾泰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眼中平静的观看着四周的红尘事,纷纷扰扰却不知只是一时之景而已。

        “知道啦。”玉瑶一边拿着糖葫芦自己品尝起来,“呜呜,不过还挺好吃的。”

        想到了财物,乾泰才记起身边的两人都是从未出过宫的小孩,也不知道身上带没带钱币银票什么的。正颜问道:“你们两个今天晚上出来带钱了吗,买东西不付钱可是不行。”

        “十九哥,我带了三百金,一会你看上的,弟为你付钱。”

        “好啊,下次再有好事,兄长一定还会带你。”

        “三百金算什么,你们俩看这个,这可是父皇给我的如意环,嘻嘻。”一边丫头一扬如细藕的手腕,上面一个白玉手环,玄光内敛,符文铭刻,是件方仙道的宝贝。

        乾泰眼中翻了翻,心中不禁为自己那便宜父皇的偏心而无奈,小丫头还真是有宝贝,就连这方仙道中的空间法器也有。

        这东西,往日自己与乾铭可没有见过。

        “十九哥,这个是什么。”在一家干果店,乾铭指着问道。

        “应该是一种果酥吧。”

        “那呢,那呢.......。”热闹的大街,所有的东西多的让人看不过来。

        “乾泰!”“快看这边啊,有灯谜哎。”

        “哇哇.......好多的灯笼..........”两个小孩满是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