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118章:无人不能杀

118章:无人不能杀

        化解了危机,韩猛心里面的危机感也不再有。

        回到屋子里,他是心情通透,舒爽无比。

        此时已经很夜,但他神经兴奋,同时也需要去美洲那边,审讯一下。

        不管有没有口供,长孙家肯定是要注意了。

        没有立即就去审讯,韩猛喝了会茶让情绪冷静下来。

        心里也在梳理着潜在的敌人,丘行恭,韦思齐,杜敬同,邹正全,现在也要加上长孙世家。

        这个时候他也醒悟了,并不是一两次的狠辣,就能够杜绝别人找麻烦的。

        他面对的可不是一般人,都是世家门阀,权贵豪强,这些人是不可能被他吓着的。

        或许在他们的思想里,只有暂时的忍让,而没有真正的屈服,暂避锋芒伺机而动,才是这些人的正常心态。

        人的欲望是无穷尽的,现在他与这些人,其实已经不分什么正邪之分,都有各自的欲望与利益。

        利益之下皇帝都能够推翻,何况乎他韩猛,想让人不找麻烦是不可能的。

        韩猛想的很透彻,也没把自己立在道德制高点。

        人家找麻烦,他反击杀人,然后他杀了人,人家寻仇,能说不对吗?

        如果是他的人被杀,也不会讲什么道理,帮亲不帮理,很正常。

        所以说,现在就是各凭手段,不论好坏。

        谁拳头硬谁就代表着正义。

        那么他同样不能坐等,还是要先下手为强,零和博弈,只有一方彻底倒下,才能够消停。

        此时此刻,韩猛的心志更进一步,他也不再顾忌太多,不管是丘行恭还是长孙无忌,谁他娘的说不能动?

        无人不能杀,他拥有着强大能力,拥有着超级的退路,根本就无需担心。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

        心里有了决断之后,韩猛就意念一动,去了美洲。

        而此时,长安城韩府,席君买出去近大半时辰,也返了回来。

        他已经知道了这次是谁派人下手,韦氏家族韦思齐。

        而韩府此时已经忙完,一具尸体与一个活口,都被长安县衙的官差带走,现场的火折子,羊肚袋等证物,也一并带走。

        此事影响很恶劣,坊市间纵火可以说是罪大恶极,特别是在除夕元日这个新年的当口。

        席君买觉得,应该亲自去韩家庄,把探到的情况告知韩猛。

        所以,与杨管家商量之后,决定天明开城就赶去韩家庄,席君买对韩猛相当的感激,视为恩人。

        当然,对封德义也是一样,没有封德义与韩猛,他真是不敢想象妻子的下场。

        而韩猛所说,蚕娘也告知了他,席君买决定跟随韩猛。

        军中实在是太受气,现在也不打仗,难有出头之日。

        韩猛什么人,席君买也不是第一次听闻,军中传闻韩猛斩杀丘神绩韦纲,以及几十人,已经开始神话了。

        把韩猛说成了大唐第一高手,无人能敌,一把长刀所向披靡,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都是轻轻松松。

        这样一个人,即使有些吹嘘,也是值得他席君买追随的,就凭他敢杀丘行恭的儿子,席君买就服气。

        与杨管家说完,席君买就回了院子,而杨管家却是彻夜难眠,今晚的事,实在是太危险。

        现在整个韩府所有仆役,都轮流巡夜,就这样,杨管家都不放心,还时不时的自己去转一圈。

        仆役家丁同仇敌忾,韩府是他们的家,这里有他们父母妻儿,如何不气愤,每个人都认认真真。

        不敢再有任何的大意。

        今夜同样睡不着的,还有韦思齐,三个死士出手,只回来一个,事情也没有办成。

        另外两人死了一个,另一人情况不明,不知道是被留了活口,还是斩杀。

        这才是他最担心的,在死士回来之后,韦思齐就心绪不宁。

        并且很是懊悔,发现自己太糊涂,太冲动,没有仔细谋划,就急着出手。

        现在最好的结果就是,另外一人也被斩杀,那就不担心找到他头上。

        死士也是人,并不能确保不会泄露他。

        韦思齐不担心韩猛报官,担心私下刑讯,因为韩府在崇化坊,归长安县管辖,而长安县令是他韦家的人。

        如果韩府报官,相信最终会不了了之。

        就怕韩府的人不报官,韩猛那种人的性格,让韦思齐相当的忌惮。

        邹家就是很好的例子,仅仅是想谋夺白酒辣酱,就被敲诈了七十万贯,而邹家家主邹正全,更是瘫痪在床。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之所以造成韩猛如此强势,关键还是皇上的纵容。

        皇上的不闻不问,大事化小,才形成如今的局面。

        韦思齐担惊受怕,心思百转,韩猛却是已经从美洲回归,并且开始布局。

        经过一番刑讯,那些仆役就交代了,是长孙无忌田庄的佃户,那些死士也是养在田庄之中。

        五个仆役韩猛公孙武带走了,找个地方杀掉掩埋。

        至于一百五十死士,韩猛另有安排,回到房间之后,韩猛就出了门,此时天色还黑着。

        不过距离天亮也不远了,出了院子之后,就让值夜护卫把李大牛等人叫来。

        而韩猛却是直奔原先那树林,把所有死士放了出来,这些人都已经半身不遂,但却是一个没死。

        没多久,李大牛,刘莽儿,沈世平,王虎等人赶到。

        护卫队的人也尾随在后,大家伙都不明白家主搞什么,这天还没亮,怀里还抱着新媳妇。

        但到来之后,火把映照之下,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只见树林里密密麻麻的都是人,有一两百人,这个时候,李大牛他们明白了,额头也是冒冷汗。

        特别是护卫队队长王虎,更是心惊胆战。

        被这么多人摸到了家门口,居然都没有发现,还是家主出手,真是太大意了。

        “大郎,这些人怎么处理?要不要报官?”

        王虎有些心虚的问道,但韩猛却是冷冷一笑,说道:“报官是肯定的,但先把人都杀了,杀完之后再报官。

        王虎,带着护卫队的所有人,开始杀吧!”

        韩猛没让李大牛他们动手,也拦住了蠢蠢欲动的刘莽儿,现在该是锻炼护卫队的时候。

        不让这些人杀人,如何能够玩命。

        听到韩猛的话,死士们眼里都出现了恐惧,所谓死士同样怕死。

        真正经过检验的死士,都特么的死了。

        这些所谓的的死士,都是没真正经历过死亡威胁的,当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才能够检验谁是真正的死士。

        就如同那个阴狠青年头领,就是真正的死士,眼里没有恐惧,只有解脱。

        唐代的汉子,就是比韩猛这个穿越者强,王虎等人闻言,居然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一个个提着刀就走了过去。

        一百五十人,很快杀完,比杀鸡还容易。

        韩猛等人就这么冷冷的看着,经过了土著灭族,无形之中,韩猛的心志也在成长。

        王虎等三十几人,每个人都被溅了一身血,但却是很兴奋。

        此时,韩猛开口说道:“天亮就是除夕,大家都好好的过个年,大牛你辛苦一下,一会赶去同官,让薛仁贵二牛,把队伍拉回韩家庄。

        以后就驻守韩家庄,矿场什么的都无所谓,韩家庄的每一条生命,才是最宝贵的。

        元日之后,我准备最强反击,你们也要有随时应对强敌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