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116章:不安之夜

116章:不安之夜

        相谈甚欢,田泽余与韩萍儿更是放了心。

        韩母也很开心,儿女能够相互照应,和和气气,那就是最让她欣慰的事情。

        韩猛回到主屋,并没有立刻进房睡觉,而是在取暖炉前坐下,开始泡茶。

        刚才不知为何,心生烦躁,有一种不安感,来的很突然,当时正在与家人闲话,韩猛也就没表现出来。

        但现在一个人,他开始仔细的感觉,内心的不安似乎越发的强烈,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这样的心生警兆,还是第一次,但韩猛并不认为是多想,拥有了意念这种能力,对危机的感应,应该是不会有错。

        难道是丘行恭派人来了?

        这个很有可能,不行,今晚不能睡,等一会就悄悄地出去,四下查看一番。

        韩猛没有急着召集人手,如果是丘行恭动手,靠庄子上这点护卫,根本就是送死。

        丘行恭什么人?

        那可是军方大佬,开国功臣,在知道他韩猛,一个人能够杀掉几十人的情况下,丘行恭难道会派一点人手过来?

        所以说,要么不来,要来就是致命一击。

        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强的不安感。

        其实韩猛不知道的是,这么强的不安感,是因为涉及到他的危机,有两处!

        韩猛安静的喝着茶,心里也在盘算着,如何应对丘行恭。

        如果今晚丘行恭动手,那么他之后,该如何反应?

        直接去杀掉丘行恭?

        如此做的后果,会是怎样的?

        但他不管前世今生,都是个普通人,也并不了解上位者的心思,也无法代入上位者的思考方式。

        如何能够想得出后果,以及丘行恭被杀之后,一系列的反应。

        他也搞暗杀?

        被人同样会知道是他,用暗杀的手段,会更让人排斥,反而显得小家子气,还不如堂堂正正的。

        一壶茶喝完,时间也不早了,韩家大院里,已经非常的安静。

        韩猛熄灭了油灯,悄悄地拉开门,走了出去。

        出了院子,就看到村子那头的一串火把在移动,那是夜间值守的护卫。

        韩猛走到溪边,抬头仔细的看着四周,黑漆漆的一片,雪地反馈的些许亮光,也非常的朦胧。

        他在分析,站在袭击者的角度分析,如果是他带人想偷袭韩家庄,会从那个方向进入,事先又会躲藏于何处。

        最终,选定几处,那就一处一处的查看。

        他不是被动防守的人,他还是喜欢主动出击,不会等在门口,等袭击者上门。

        丘行恭是个例外,再说人家也死了个儿子,所以,韩猛不好主动出击,因素很多。

        就在韩猛悄无声息的去寻找,那些可能存在的袭击者之际。

        长安城内,崇化坊韩府,院子外来了三个黑衣人,蹑手蹑脚的摸到了韩府院墙外面。

        三人都背着一个不小的包袱,沉甸甸的,其中一人掏出一个抓钩,一挥手就扔过了墙头。

        随后,三人迅速的爬过院墙,进入了韩府。

        此处是后院,他们打听到韩府后院无人住,所以,就选择后院放火。

        进入之后,三人迅速的分开,一人一处点火,背的包袱之中,就是羊肚袋子装的油脂。

        但很不巧的是,韩猛离开之前,就安排蚕娘住在后院,而今天韩猛离开韩府回乡没多久,席君买就找来了。

        今晚也住在了这里,席君买武艺高强,耳聪目明,有人翻墙进入的第一时间,他就警觉的起身。

        “嘘,别出声,我听到有人跳进了院子,恩公不在,定然是有宵小之辈想偷盗财物,我去看看,你别担心……”

        席君买低声对蚕娘交待,摸着黑翻身下炕,迅速的穿衣。

        炕上的蚕娘,却是有些担心,低声道:“你小心点,如果贼子凶残就喊人……”

        席君买在黑暗中嘿嘿一笑,几个小毛贼而已,还不是手到擒来。

        虽然心里不当回事,但还是应了一声,“哎,我仔细的。”

        说完,随手拿起案几上的佩刀,就拉开门栓,轻轻地打开房门闪了出去,同时也随手关上了门。

        黑暗之中,席君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悄悄地摸了过去。

        此时,三个黑衣人各自寻了一处屋子,取出羊肚袋开始倾倒油脂,都是选在门窗之处,很容易点燃。

        而席君买也悄无声息的,摸到了一个黑衣人身后不远处。

        本想动手擒拿,但看到此人倾倒着什么,就微微一愣,此时,也闻到了油脂的气味。

        一瞬间,席君买就明白,这不是盗贼,而是仇家准备纵火。

        他也迅速的改变了策略,刚才就发现有三人,那么干掉两个,放走一个,跟踪之下就能够找到其主使者。

        席君买不仅勇武非常人,而且更是有谋略。

        有勇有谋,不外如是。

        他短短时间就分析了很多事,也猜测韩神医或许并不知道下手的是谁,那何不借机找出主使者,到时候告知恩公。

        说来话长,其实电光火石之间,席君买长刀出鞘,一刀斩杀刚掏出火折子的黑衣人。

        黑衣人发出一声惨叫,撕裂黑夜的寂静。

        另外两个黑衣人吓了一跳,但就在两人扭头之际,就看到一条黑影,直奔他们而来。

        其手里的长刀,还反射出冷光。

        一刹那,两人就知道同伴已经死了,也知道没时间点火,丢下火折子,就开始奔逃。

        但席君买速度很快,拦下了一个,却是并不痛下杀手,而是故意缠斗,等另一人翻出了墙头。

        他才一个蹲身,出其不意的用刀背砸断此人一条腿,留一个活口。

        惨叫声再次响起,随后就是痛苦的哼哼。

        而这个时候,韩府的值夜护卫也快速的赶来,火把灯笼照亮了后院。

        席君买对护卫交待一声,“把此人捆起来,我去追另一个,你们小心一点,这里被浇了油脂……”

        说完,席君买也不耽搁,身形爆闪而去,迅捷的到了墙边,抬脚在墙壁上一踩,就腾空而起,随后消失在墙头。

        护卫们都看呆了,没想到今天来的这个兵卒,居然有如此高绝的身手。

        而此时,杨管家衣衫不整,急匆匆的奔来。

        看到地上的抱着腿痛哼的黑衣人,杨管家脸色难看,家主刚刚回乡,就有人前来韩府搞事。

        万一出了什么事,他也是难辞其咎。

        看到杨管家,护卫们把情况说了一下,杨管家差一点吓的跳起来,纵火?

        娘咧!

        这是想要他老命啊!

        真要是被点着,他如何对得起家主。

        “赶紧派人报官,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