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111章:初战之始

111章:初战之始

        很不巧,李靖不在家。

        程处默打听之后,知道羽林左屯卫也不在原来营地,不知换防何地。

        无奈之下,韩猛也只得留下话,就带着蚕娘回韩府。

        到时候让席君买直接去韩府领人,他准备回乡过年了。

        回去的路上,拜别程处默,韩猛安慰蚕娘道:“你也莫要着急,现在打听到你夫君下落,你夫妻俩团聚也只是时间问题。

        这几天就待在我府上,席君买得知消息,定然会第一时间赶来,你且安心既是。”

        韩猛是担心蚕娘再发癔症,那就头疼了。

        好在蚕娘似乎也明白,没有再淤积于心,心情似乎也好了很多,估计是有了希望,知道了夫君下落。

        “多谢韩神医费心,民女明白的,等与夫君相见,定当携他跪谢封叔与韩神医大恩……”

        “那就免了,只要能够帮到你们夫妻,我就心满意足,如果这两天席君买就找来,那就待在我府内过年,也无不可。”

        “那如何使得?”

        “有什么使不得的,谁还没个落难之时,如果你夫君在左屯卫不得志,可以让他来我这里,保证让他意得志满,有一天能够叱咤风云。”

        韩猛能够想到,席君买抛下妻子老父,来到长安进入军中,无外乎就是想建功立业,光耀门楣。

        就如同薛仁贵一样,都是有此种心态。

        想想初唐的尚武之风,就能够明白,每一个有些本领的汉子,都想建功立业,彪炳史册。

        蚕娘不再推辞,大恩不言谢,一切待与夫君聚首之时再说。

        回到韩府,韩猛就让秀儿巧儿,帮着蚕娘安排一处独院,而他则是开始吩咐杨管家,给韩府的下人仆役,发放铜钱布帛。

        过年了,大家也都喜庆一些,吃的喝的不担心,但仆役们手里没钱也不行,孩子们买个小零食什么的,都需要钱。

        这两天韩氏菜馆停业,过了除夕再开业,这是韩猛的规矩,称之为年假。

        李大牛与沈世平带着一些仆役,去各家各户送白酒,还没有回来,韩猛去了库房看了看,发现白酒存量不多。

        就又取出了一百坛,都是小坛子,集装箱里的白酒,估计照此速度消耗,最多也就维持三四个月。

        不过韩猛不担心这些,有就卖,不多的时候就停下,等酿酒作坊产出就是。

        韩府钱帛存留,保持在一万贯,其余都存放在货轮上。

        这些杨管家与张德礼都交待过,库房钱帛会定期运走,不用大惊小怪。

        至于什么时候运走的,怎么运的,没人敢询问。

        张德礼现在只做进出账,不做库存总账。

        从库房出来,杨管家就来了。

        “郎君,那些刚买回来的娘子们,要不要发钱?”

        “发,入了韩府就是一家人,不能分别对待,还有,她们的住处就不用安排了,今晚临时住一晚,明日我都带回乡下田庄。”

        “哎,那老奴这就去安排……”

        杨管家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

        现在韩府里里外外事情越来越多,杨管家也是忙的不亦乐乎,存在感越来越强。

        韩猛想让账房张德礼也担些事情,杨管家居然还不愿意,他愿意忙。

        现在杨管家是真正的韩府大总管,权利很大,威望也很高。

        韩猛无所谓,他眼里就没有什么贵贱之分,只要有能力,那就可以。

        至于是什么身份,无所谓!

        所以说,杨管家以奴隶身份存在,也是韩府独一份,其他府邸管家都不可能是奴隶身份担任。

        午饭之后,韩猛回房休息,意念却是查看着夜幕中的美洲。

        发现赵燕贵还没有回来,心里不禁有些担心。

        前一段时间,韩猛就让赵燕贵带来一队人马,带着图纸出去寻找玉米红薯等植物,但已经快两个星期,还没有回归。

        当时他也交待了,别离开建功城附近太远,慢慢来,先熟悉周边地形,山林河谷什么的。

        但这么久,在韩猛意念范围百公里,居然一次都没看到赵燕贵那些人。

        希望他们都没事吧!

        担心也无济于事,韩猛也没办法,出了百公里意念范围,他也一无所知,做不了什么。

        不过今晚他打算过去一趟,安排秦辅与公孙武,李玄道等人,开始对金矿河谷动手。

        第一次的出击,直面一个土著大部落,韩猛准备亲自上阵。

        当然,李大牛,沈世平,刘莽儿也必须跟随。

        为了能够减少伤亡,一战而定,韩猛这段时间可没少准备。

        就是李大牛,也已经去过美洲两次了,沈世平自然更熟悉。

        皮卡车被韩猛改装了一下,车窗都装上了钢板,前挡也只是留了几个小孔,而车斗四周同样装了钢板,留出一些孔洞。

        他准备让沈世平待在车厢里,用弓箭射杀。

        给刘莽儿人准备了一套钢甲,钢盔,都是用意念弄的,至于钢板,都是货轮上拆的。

        反正货轮也不可能再次下海远航,如此巨量的钢板不加以利用,难道等着锈蚀吗?

        一些集装箱,同样被韩猛意念拆开,铁皮做成了一套套的盔甲,给那些训练出来的战士们穿戴。

        两百骑兵,三百步卒,都武装到了牙齿。

        弓箭长刀都是上次从兵部弄来的,钱还没付,不过侯君集不提,韩猛也不会主动掏钱。

        建功城的铁匠铺,已经在日夜不停的打制钢刀,所用材料,自然是货轮钢板,而且都是韩猛用意念切割好的。

        等这一批刀出来,将是现今世界上最强战刀,其钢质举世无双。

        刀刃淬火用的是柴油,同样是最顶尖的淬火技术。

        躺在炕上,韩猛眯着眼心里想着,也极力压制着内心的亢奋,是的,想到即将对土著开战,他就难以控制的亢奋。

        果然,他骨子里就是个好战分子。

        或许,每一个男人的内心深处,都渴望着战斗杀伐吧!

        一下午,韩猛都在闭目养神,准备着晚上的行动,当然,大唐的夜晚,也就是美洲建功城的白天。

        李大牛与沈世平啥时候回的,他并不知道,直到秀儿来敲门,喊他吃饭,他才知道已经快天黑。

        当即一跃而起,洗了把脸[笔趣阁    www.biquger.me],精神抖擞的出了房门。

        膳房,韩猛与李大牛三人围坐,吃着火锅,酒只有一盏,不给多喝。

        “吃饱喝足,你们先眯一会,晚上去赶杀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