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71章:撂挑子不干了

071章:撂挑子不干了

        韩猛这一只小蝴蝶,把一股歪风邪气扇起。

        现在搞得朝堂乌烟瘴气,接二连三的刺杀,已经让人人自危。

        御史台的御史言官们,火力全开,开启怼天怼地模式,当然,其背后有着五姓七望的影子,也有山东士族,关陇集团的指使。

        各自阵营在朝堂的势力,都动了起来,目标直指长孙无忌,就连关陇集团也是一样,似乎想借机把长孙无忌拉下马。

        没人不想把长孙无忌打倒,就如同之前,李世民几次封长孙无忌官职一样,都遭受到御史言官们的抵制。

        这一次如此好的机会,各方势力怎么可能放过。

        李世民盛怒之下,又或者说迫于无奈,暂停了长孙无忌一切职务,让其闭门思过。

        宇文世家与博陵崔氏也没讨到好处,同样被一些言官参本,把长孙冲的死,都归咎在两家头上。

        最终宇文士及同样被罢官,崔干更是一撸到底。

        整个案子交于刑部彻查,大理寺督促,金吾卫协同侦缉。

        可见这一次李世民是来真的了,要扼杀这股歪风。

        韩猛这个罪魁祸首似乎毫无自知,甚至于都不知道朝堂上这几天的****。

        次日一早,韩猛就坐着马车,前往皇城上班。

        军医署衙门位于太常寺后面,紧邻着太医署,但品阶比太医署高了太多,太医署隶属于太常寺辖下。

        而军医署归于兵部,可想而知其等级多高。

        不过等级再高也没用,没什么人,太常寺把原本负责随军大夫的几个医博士,划到了军医署,也从尚药局抽调了一人到军医署。

        如果没这四五人,韩猛就是光杆司令。

        不过韩猛却是很高兴,人少清净,当然,他知道这仅仅是刚开始,以后人员会逐渐充实起来。

        不管怎么说,军医署品制在这里,怎么可能会没人想挤进来。

        多一个衙门,就多了很多的官位,而且这个衙门还品制高,那些世家门阀会不眼红?

        韩猛在军医署转了一圈,就把暂时负责账目的刘申医博士喊来,把自己在左武卫大营,治疗风寒将士所消耗的药物,进行了报销。

        反正皇上掏了一万贯的,趁着有钱赶紧把账报了。

        “你说什么?没钱了?”

        韩猛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这刘申刚才竟然说军医署现在一分钱都没了。

        刘申见到总医官那一脸震惊的神色,也是内心苦涩。

        虽然韩猛年纪轻轻,但刘申可不敢轻视,他才从七品医博士,而韩猛这总医官是四品上。

        “韩总医,确实是没钱了,左武卫大营报了账,因为采取了你的治疗措施,花费了一千三百贯。

        这两天各营都带着账本前来报账,有兵部印签,还有太常寺批复,下官也不得不兑付,就这样还有一摞账单无钱清兑。”

        卧槽!

        这他娘的是被人坑了啊!

        果然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刚刚独立出军医署,就被人瞬间掏空经费。

        那侯君集也不是好东西,还有这太常寺为何有批复的权利?

        不是说军医署隶属兵部了吗?

        韩猛想到这一点,随即问道:“太常寺批复?这是为何?”

        刘申回道:“原本各卫营医疗费用,都是太常寺报账付款,现在军医署成立,太常寺就把原本积压的一些未清账单,剥离到了军医署来……”

        韩猛无语了,这还玩个屁,关门大吉得了。

        就他这如同白纸的政治智慧,都看出了一些问题,算了,老子也不管了,韩猛起身就走,不玩了,玩不起。

        “韩总医,你这是去哪?”

        刘申追在韩猛身后询问,他这两天也是头疼无比,好不容易等来了上官,才刚刚松了口气,就等着韩猛拿点主意呢!

        “我去哪?我能去哪?回家睡觉啊!老子不干这总医官了,知道为什么吗?就因为你的无能,不明白?

        钱款谁让你清付的?

        谁给你的权利?

        你知不知道,你这是越权,军医署我是老大,没有我点头,没有我批复,你就敢付款?

        我现在怀疑,搞不好你就是他们故意安插的内奸。

        别想争辩,现在我告诉你,老子干不下去了,你直接去通知兵部,或者太常寺,让他们重新找人来当总医官吧……”

        韩猛说完,就气哼哼的走了,留下一脸懵逼还有惊恐的刘申,他撂挑子不干了。

        出了军医署院子,韩猛脸上没了气怒,反而露出了一丝轻松。

        正好,他也不想每天到此来点卯坐班,实在是无聊透顶。

        特别是这里面乱七八糟的事情,各种算计,明争暗斗,真不是他所擅长的,也应付不来。

        出了皇城,上了马车,韩猛让刘莽儿前往东市。

        皇城安上门出来,到东市距离很近,没一会韩猛就找到了自己的店铺所在。

        此时,杨管家已经带着木匠师傅,等在店内。

        韩猛喜滋滋的查看,楼上楼下,那是越看越高兴,这里各方面都很新,连装修都省了。

        而且看样子原本似乎就是饭馆酒肆,连桌子板凳都是现成的,只要把楼上改几个包厢出来,就可以开业了。

        随后,韩猛就开始交代起来,杨管家与那木匠师傅仔细的听着。

        交代完包厢的事情,韩猛就去了后院,还有安排泥瓦匠,砌大灶烟囱。

        “杨管家,一会去定制个牌匾,就叫韩氏菜馆,牌匾要气派一些,明白吗?”

        “哎,老奴明白,郎君,那幡旗要几面?”

        “两面即可,店铺两头个一面,大一些,字迹绣的醒目点。”

        “好咧……”

        忙完了店铺的事情,韩猛就回府,继续忙着训练厨师。

        同时还有准备各种调料,以及玉露冰肌膏,还准备推出牙膏,当然必须是换了包装的牙膏。

        不过没办法软包装,只能买一些有盖的小钵盂盛装,用时有小木片挖取。

        至于牙刷,其实现在富贵人家已经有骨质牙刷,同样是打孔植毛,很是精良。

        当然,也是价格不菲,不是普通人家能够用的起的。

        午饭之后,太子李承乾来到了韩府,邀韩猛一同前往曲江池,参加赏雪诗会。

        韩猛这才想起,李承乾似乎早就与他说过此事。

        可是他是真不想去,他又不是文人骚客,跑去搞不好还要丢人现眼。

        但李承乾想邀,也不能驳了面子,无奈之下,只得随同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