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62章:让哥不给你买婆娘

062章:让哥不给你买婆娘

        等烤翅烤好分了,韩猛就把孩子们赶出了屋子。

        “坐对面,喝点茶,慢慢说。”

        韩猛指了指炉子另一边的凳子,说完,就把一个陶制小水壶,放到了炉子火口上。

        “哎。”李二牛走过去坐下来。

        韩猛平静的把两个小瓷碗,一人面前放了一个,随后抓了点茶叶,丢到两只小瓷碗中。

        李二牛此时却是开了口,“大郎,某这次真是耐着性子了。”

        韩猛笑了笑,说道:“就应该这样,依着脾气就容易犯错,要学会忍耐,今时不同往日,我韩家也不是小地主了。

        你以后也不会是佃农,所以不能莽撞行事。”

        李二牛认真应道:“嗯,大郎说的有道理,某以后会仔细的。”

        “打探的如何?”

        韩猛一边提起陶壶沏茶,一边问道。

        “尽如大郎所虑,其中果有事端,明面上吴家二郎吴平复欲休掉絮姐儿,也没个正当缘由,借口絮姐儿当初嫁妆少。

        韩家如此有钱,絮姐儿出嫁前藏着掖着,嫁妆就那么点,絮姐儿嫁了,韩家却是大把花钱。”

        李二牛说不到重点,这些韩猛都从母亲那里问明。

        但韩猛不急,一边喝茶一边听,毕竟李二牛原本就是个乡下汉子。

        李二牛停顿一下,继续说道:“但这两天我询问了吴家庄的几个佃户,才知道是吴二郎前些日子做小生意,在长安欠了很多钱。

        吴二郎身为吴家次子,哪里有什么钱还。

        借口絮姐儿嫁妆少,休妻,想逼着韩家掏点钱替他还债,明面看去似乎合情合理,我一开始也这般认为……”

        李二牛停下话语,端起小瓷碗喝了口茶。

        而韩猛却是依旧冷静,不过絮姐儿夫婿,也就是他的二姐夫吴平复,欠钱的事情,絮姐儿回来为何没说?

        或者是说了,而母亲却是刻意瞒着他?

        韩猛没开口,继续等着二牛接着说。

        李二牛喝了茶,解了渴,还砸了咂嘴看了一眼小瓷碗里的茶叶,才继续说道:“昨日一早,见吴二郎出门我就悄悄跟着,一直跟到了丰谷镇上。

        就见他进了一家布庄,在里面待了很久才出来。

        后来我一打听,这家布庄的主家姓周,生意做的很大,丰谷镇这一家只是分店,在长安东市还有一家很大的绸缎庄。

        而且听说姓周的不是本地人,来自吴越江南之地。

        有意思的是,吴二郎大嫂有一个妹妹,是那姓周的小妾,而吴二郎很可能欠钱的债主,就是周家……”

        李二牛说到这里,还有些沾沾自喜,等着韩猛夸赞。

        韩猛心里也是很意外,果然有乱七八糟的事情。

        看到李二牛神情,韩猛笑道:“嗯,很不错,有当间谍的天赋。”

        “间谍?”二牛不解。

        “就是探子!”韩猛促狭说道。

        “哦……”李二牛没了喜色,探子斥候啊!

        难道自己就只有当斥候的天赋?

        韩猛正色问道:“你没有去东市查查那周家?”

        二牛道:“去了一趟,没看出什么?”

        韩猛点点头,也是,周家在城内高门大户的,二牛也无从下手。

        这些事以韩猛的智商,也分析不出什么来,更是看不出休掉二姐对他会产生什么伤害。

        至于替二姐家还债,门都没有。

        既然看不出门道,那就索性直来直去,让吴二郎写休书,把二姐接回来。

        看看会有什么后续反应,如果是有人针对他,或许这样一来能够打乱对方的布置。

        心里想清楚应对之策,韩猛当即吩咐道:“二牛,你去与大牛说一声,明天一早带十个人,跟我前往丰谷乡吴家庄。”

        “好咧!”

        李二牛听韩猛这么一说,顿时满脸的兴奋,起身就跑去通知大哥。

        二牛走了之后,韩猛一个人静静地思考着。

        想来想去也没想出这周家,有什么理由对付他。

        开绸缎庄的,老家又是吴越江南的,跟他有什么冲突?

        为什么要设计逼着吴二郎休妻,目的何在?

        难道就是想骗他点钱?

        这也太幼稚了吧?

        算了,想不通就不想,走一步看一步就是。

        韩猛起身出了门,往西屋走去,想与母亲把自己的想法,商量一下。

        进了西屋没多久,韩猛就出来了,脸上带着轻松,韩母并不反对他的打算,但告诉韩猛不能让吴平复写休书。

        要么义绝,要么和离,这样絮姐儿名声不坏。

        韩猛仔细询问才明白,什么是义绝,至于和离很容易懂。

        所谓义绝,就是打官司强制离婚,和离就是双方协商和平离婚。

        而休妻那就不一样,是妻子犯了错,性质完全不一样。

        韩猛也是庆幸,幸好来与母亲商量,不然,他不懂之下,反而让二姐蒙羞。

        出了母亲的屋子,也没有再回屋喝茶,就一个人出门散散步。

        总医官任命之后,他也只是当天去了一下左武卫大营,之后这几天都待在乡下,不知道会不会有失职之嫌?

        李世民不会找他麻烦吧?

        也不知道,左武卫大营的那些染病将士怎么样了?

        还是得尽快回城一趟,明日去丰谷乡要不就带上母亲小妹,到时候把二姐的事情办完,也带上二姐,直接去城里?

        嗯,就这么办!

        接上母亲去长安韩府,这样就可以办个乔迁午宴,庆贺一下。

        所以,韩猛转了一圈之后,回到家又去母亲屋里说了一会。

        韩母如何不同意,早就想着去长安韩府看看了,听韩猛一说,那是喜笑颜开,乐不可支。

        晚饭后,韩猛早早进房睡觉,热乎乎的大炕,软绵绵的被褥,实在是太爽了,不过韩猛还是去了美洲建功城。

        首先是去货轮上洗浴间,好好的洗了把澡,洗的香喷喷的,才穿着宽松的单睡衣,进入货轮图书室。

        次日一早。

        韩家院子内,刘莽儿已经备好马车,李大牛兄弟两带着十个青年壮汉,全副武装,弓箭刀马,威风凛凛。

        韩猛今天也不得不骑马了,马车得给母亲小妹乘坐。

        小丫头韩玉儿兴奋极了,摆脱母亲拉着的手,就迈着小短腿跑到马车前,想往上爬。

        但是马车辕子到她脑袋,她如何爬的上去,还是被刘莽儿蒲扇般的大手一把提溜着,放在车架上。

        “大莽儿,往后再如此抓我,我就让哥不给你买婆娘……”

        被刘莽儿提溜上去的韩玉儿,羞恼的说道。

        韩玉儿的话,让在场诸人都是哈哈大笑,只有刘莽儿嘿嘿的憨笑。

        韩猛准备给刘莽儿,买个胡女做婆娘的事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因为韩猛找刘善义老两口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