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56章:菘蓝?板蓝根

056章:菘蓝?板蓝根

        韩猛的话,不仅仅让长乐公主惊讶,就连一旁的宫女听了,都是咂舌不已。

        这韩神医,真是什么话都敢在公主殿下面前说。

        此时,又纠结于新困扰的长乐公主收回眼光,不再盯着韩猛。

        转身慢步前行,同时,开口问道:“韩神医说我们没有感情,那不知你懂感情乎?”

        长乐公主这么问,本就有点心里不服气,想奚落一下韩猛的意思。

        你一个没妻妾的人,定亲都没有,还谈什么感情,你又如何知我与长孙冲没感情?

        这一问,让韩猛微微一愣,神情怔怔,刚刚迈出的脚步,也停了下来。

        长乐公主不禁好奇扭头,就看到韩猛愣怔神情,但瞥到其眼神,却是让她内心一震。

        韩猛眼神之中,如同在追忆曾经,又如同在极力掩饰着痛苦,让她看了莫名的有一种心酸与触动。

        不过这也让长乐公主疑惑,韩猛的过往,不是秘密,魏征曾经上过折子。

        那为何会有这般眼神?

        韩猛被长乐公主勾起回忆,不过他也迅速的醒悟,见公主狐疑的眼神,尴尬一笑掩饰。

        “每个人对感情的理解,都不一样,殿下所问,臣想了想,未曾有过切身感受,看来是不懂,刚才冒昧胡言。”

        韩猛不想就这个话题说下去,直接承认不懂。

        本身与公主殿下这般讨论男女之情,就很是不妥,被李世民知道,搞不好要麻烦。

        别让李世民认为他在勾搭长乐公主,还是赶紧打住,承认自己是胡说八道。

        不等长乐公主接话,韩猛又接着道:“殿下,臣还是公务在身,要前往左武卫大营,给染风寒的将士们治疗。

        所以,臣不能在此久留,殿下见谅!”

        长乐公主秀美很轻微的一挑,眼里失落之意,一闪而逝,道:“韩神医是奉了父皇之命吗?”

        “臣下今日刚被陛下任命军医署总医官,职责在身,将士病急,臣内心焦虑,心不在焉,刚才才会一番胡言乱语。

        殿下也不要多想,臣这就告退……”

        说完,韩猛对长乐公主拱拱手,转身就走。

        实在是没办法继续聊下去,待着也别扭,很多话不能说不敢说,聊天都不能畅所欲言,还聊个屁啊!

        “军医署?总医官?”

        长乐公主并没有喊住韩猛,只是嘴里喃喃自语,不明白这从哪冒出来的衙门与官职。

        ……

        离开了崇圣寺,韩猛就赶往金光门。

        左武卫大营,驻扎在金光门外十几里处的义阳乡。

        韩猛赶到时,已经过了午时,好在路上就与刘莽儿两人填饱了肚子,不然这里连个吃饭的地方都没有。

        在大营外,韩猛的马车被军士拦下,韩猛说了身份名字,守门的军士立刻换了态度,迅速的放行。

        韩猛见此,心里明白这是程知节早做了交待。

        马车很快被几名军士引领到了大帐,韩猛的姗姗来迟,程知节很不爽,韩猛也只得赔笑。

        当然,程知节也只是在一干将士面前耍耍威风,装装样子。

        随后大营的四个随军大夫,就赶了来,程知节一番介绍,说明了韩猛现在是职位,就是他们的顶头上司。

        没什么闲聊,韩猛就与四位大夫离开,开始前往大营后面的几座营帐,查看集中与此处的染病士卒。

        几座营帐之中,都躺着很多的病人,看了让人害怕。

        韩猛装模作样,不懂装懂,不过也猜测,风寒是否就是受凉感冒。

        大夫们倒是对他很是恭敬,阐述一些病症,韩猛倒是不怕被传染感冒,因为他有药。

        他亲自到一名患者跟前,蹲下身子把手背靠在其额头,这是想测一下体温。

        温度计有,听筒也有,但不能拿出来。

        发热很明显,呼吸喷在他的手腕,都是热乎乎的,随后韩猛意念查看此患者全身。

        肺部与气管咽喉处,都有异样,偶有轻咳,韩猛估计这风寒可能真的就是感冒,当然他也是瞎猜。

        韩猛起身问道:“听闻孙道长来过,也开了方子,效果如何?”

        一年长大夫回道:“孙道长用药有效,但见效慢,而染病军士却是越来越多……”

        听此人这么一说,韩猛基本上确定就是传染性很强的感冒了。

        现在他的理解就是,古人的风寒说不定就是后世的感冒流感。

        “把孙道长的方子拿来我看看。”

        韩猛随即对这个老大夫吩咐一句,老大夫迅速离开取方子,随后,韩猛又把另外几个营帐看了看。

        此时,老大夫的方子也拿来了。

        韩猛接过方子之后,就无语了,这特么的写的什么?

        虽然一个字都认不出来,但韩猛依然装模作样的看了一遍,随后抬头望天,两眼茫然。

        随后就带着四个大夫回到了大帐。

        程知节依旧在等着韩猛的消息,见韩猛回来,也是一脸期盼的看着。

        韩猛也不耽误,直接说道:“程将军,刚才我看了一下染病将士,有几个意见。”

        程知节道:“还请韩神医直言。”

        “其一,立刻安排人在大营外设置新军帐,把所有染病将士转移过去,不可继续留在大营之内。

        其二,所有病患不能席地而睡,立刻采买简易床榻,每座营帐病患不能超过六人。

        其三,病患营帐之内,架设炭盆,蒸煮醋水,包括大营内所有军帐,皆要蒸煮醋水,进行防疫,阻止风寒继续传染。

        最后就是立刻安排人大量采买药草板蓝根,熬煮成汤,给所有人服用,病患加倍。”

        韩猛说完,程知节毫无质疑,立刻就开始吆五喝六的安排。

        但安排到大夫带军士去采买板蓝根的时候,大夫一脸的尴尬,在场四个大夫,居然无一人知道板蓝根是何草药。

        他们并不敢怀疑韩神医说错了药草,那就只能认为自身学识不够。

        “你们不知道板蓝根?”

        卧槽!

        不会还没有板蓝根吧?

        那就麻烦了,板蓝根长啥样他也不知啊!

        韩猛是真的头疼了。

        总不能拿那些医疗物资吧?

        这么多人,这用量实在是吓人啊!

        本来他只打算对一些病重患者使用一点,但现在咋办?

        要不还是让他们继续孙道长的方子,顶多也就是慢点治愈,控制住传染就行。

        但就在此时,那名老大夫思索片刻之后,试探问道:“总医官,你所言之板蓝根,莫不就是菘蓝?”

        菘蓝?

        韩猛心里疑惑,也不敢确定,但脸上不能显露,这可是药啊!搞不好会吃死人的,可不敢乱来。

        正在他不知如何是好之际,那老大夫又道:“孙道长方子里,就有菘蓝,只是用量小,只是配伍之药。”

        孙道长方子里有这个菘蓝,那说明吃不死人,搞不好就是板蓝根,只不过现在还不叫板蓝根而已。

        韩猛心里迅速一过,也不管了,买回来煮了,到时候喝一下不就知道,以前板蓝根喝的多了,味道还是记得的。

        随即他就淡然笑道:“对,只不过我习惯称其为板蓝根,赶紧去采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