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55章:没感情伤心什么

055章:没感情伤心什么

        055章:没感情伤心什么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南朝的宋齐梁陈已然成为了历史,消失在斑驳时光里。

        但从南朝的寺院之巨,可以想象得到佛教在这个时代的兴盛,长安城也遗留有很多前朝古寺。

        崇圣寺就是一座很有名的古寺,位于崇德坊,临着延平门大街,与朱雀大道隔着安业坊。

        寺庙内壁画有周末隋初著名画家展子虔的作品,所以,来此寺许愿礼佛的人很多,可以说香火鼎盛。

        当然,也有人仅仅是来欣赏那壁画,而且是女子居多。

        长乐公主李丽质,今日也来此拜佛赏画,韩猛的马车经过之际,马车前面车架上的刘莽儿,让长乐公主眼里一喜。

        是的,是喜色,对于韩猛她的印象非常好,或许她自己都不知,此种好感已经是有些不对劲。

        少年多情,少女怀春,本无可厚非,只不过因为已然定亲,以及一些世俗礼教,她也没有往其他方面去想。

        所以并没有发现自己,对韩猛的情绪不对劲。

        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在这个时代不是笑话,而是潜移默化的一种意识形态。

        韩猛救治了她的母后小妹还有太子哥哥,都是她的至亲,对韩猛感恩于心,最终心生好感也很正常。

        长乐公主看到韩猛的马车就要经过,立刻吩咐手下侍卫上前招呼。

        刘莽儿见有人拦阻,也立刻拉住了马缰,不过并没有发怒,或许是最近稀奇古怪经历多了,他也没那么莽了。

        “大郎……”

        刘莽儿看着前面的带刀军士,也很是警惕,喊了一声韩猛。

        韩猛在马车急停,就准备查看什么情况,此时已经掀开了车厢帘子。

        “韩神医,公主请你入寺内一叙。”

        此时,一个宫女急匆匆赶来过来,低声说道。

        这个宫女眼熟,韩猛立刻想到了长乐公主,随即扭头朝路边庙前广场看去,果然,看到了娉婷玉立的长乐公主。

        为什么这么巧?

        好像这是第二次巧遇了吧?

        难道说我一来就干掉长孙冲,就是与她有缘?

        这他娘的是孽缘啊!

        找我一叙?

        叙什么呢?

        韩猛是满脑袋胡思乱想与问号。

        虽然不怎么想与长乐公主这小丫头过多接触,毕竟人家未婚夫就是因为他而死,但公主身份摆在那,不去不行。

        下了马车,交待刘莽儿等在路边,就迈步走过去。

        此刻,又一辆马车缓缓驶来,最后停在了寺庙前,一十岁上下的小丫头,从马车里跳了下来。

        紧接着又下来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此少女下来之后,就伸手搀扶马车上一个三十几岁妇人下来。

        路过的韩猛,好奇的看了两眼,不经意间看到马车车厢上,有一个武字。

        看来这家人姓武,以后自家的马车上也要刻字,好让人一眼就知道,是哪个府上的马车。

        韩猛心里这般想着,也没在意什么,就朝着长乐公主所在走过去。

        但他忽然觉得脑袋里闪过什么,不禁疑惑,紧接着猛然一愣,姓武?

        武则天!

        哇靠,不会吧!

        韩猛停了下来,扭头再次看去,仔细的盯着那一大一小两个小丫头,心里想着武则天在现在应该有多大了?

        或许也不会这般巧合,长安城姓武的也不会就一家。

        不过即使这样想,他还是仔仔细细的打量着。

        这种反应完全就是因为好奇,不管怎么说,万一其中一个就是武则天呢?

        那妇人看到一个高大少年,站在那里盯着两个女儿看,不禁羞恼的瞪了一眼,心里啐骂一声,拉着两闺女就急匆匆混入人群。

        此时,韩猛才收回视线,倒是没意识到孟浪,因为其心里还在想着,是不是那个武家的人。

        但是长乐公主因为韩猛的异常举止,倒是忍不住看了那两个小姐儿几眼。

        不得不说,两个小姐儿还真是漂亮,难怪那韩神医盯着瞧。

        不过长乐公主也不觉得韩猛有什么不对,她可是知道韩猛还没有娶妻,连个暖床丫鬟好像都没有。

        再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又有何错?

        韩猛到了长乐公主近前,拱手行礼,“见过公主殿下。”

        “韩神医多礼,冒昧拦住韩神医,唐突了。”

        长乐公主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说完,她已然转身,朝着庙前广场人少的地方前行。

        侍卫与宫女尾随在后,而韩猛却是与长乐公主并排而行,他并没有感觉到这样不妥。

        好在长乐公主也并不在意,其实韩猛对长乐公主是真的没兴趣,再美也还是个十二岁的小丫头。

        虽然这个年代十二三岁嫁人的很正常,但韩猛肯定接受不了,有心理障碍。

        所以,与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并行聊天让韩猛有一种非常古怪的感觉。

        不得不说,这个时代不管男女,都特么的太早熟了。

        “不知公主殿下召臣下有何事吩咐?”

        “无事,只是偶见韩神医马车,就想与韩神医说说话。”

        长乐公主很大方的直言,根本不作任何的客套。

        韩猛却是很无语,他还要赶往左武卫大营的,忙完还要赶回韩家庄,哪有时间在这里耽误。

        “公主殿下想说些什么?”再不愿,韩猛也只能心里想想,表面上害的敷衍。

        长乐公主莲步轻移,有些黯然道:“近些日子心情郁结,总是无法开心起来,想问问韩神医,这可是所谓的心病?”

        我靠!

        心病也找我,我也不是心理医生!

        看了一眼长乐公主,韩猛见其神色带着淡淡的忧愁,看着前方的眼神,满是迷茫之色,心里不禁想到,很可能是因为长孙冲的死。

        未婚夫死了,伤心在所难免,对以后也迷茫,还有就是望门寡这个身份,也是无形压力。

        这些事她也不好找人述说,憋在心里久了,真的有可能会抑郁。

        “心病,看不见摸不着,其实只是一种情绪而已,喜怒哀乐,悲欢离合,都会影响人的情绪。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无法逆天改命,那就随波逐流,学会接受,坦然面对。

        过去的已然过去,发生的已成定局,又何必纠结放不下呢?

        就如同这拜佛许愿,又有几人真的如愿?

        所求莫过于心灵慰藉,心存美好,祈福未来。

        殿下心情郁结,所为何事,臣也略知一二,按臣的理解,你与长孙冲本就没啥感情,也就是一种世俗名分,有什么好难受的?”

        韩猛也是不管不顾,能说不能说的都说了出来,甚至于一些都是后世的语句。

        一番话,噼里啪啦,长乐公主都听愣了,停下了脚步,如同第一次认识韩猛一般,看着韩猛。

        她实在是想象不到,这个乡下的小地主,居然能够说出这一番话来,简单直白却又充满了新意,让人耳目一新。

        也让她对韩猛有了新的认知。

        同时对韩猛越发的好奇,好感同样猛增。

        当然,她对于韩猛最后一句,还是有些不能接受。

        我与长孙冲没感情吗?

        难道真的仅仅是世俗名分?

        那为何他死了,我会那么痛苦伤心呢?

        韩猛没想到自己本是劝人,却使得长乐公主又有了新的纠结,如果知道,韩猛定然会说两个字。

        女人就是矫情!

        其实,韩猛没有说错。

        长乐公主的潜意识之中,长孙冲死了,她总认为自己是伤心的,但并不知道其实没那么伤心。

        外在大环境的影响下,她以为自己是伤心的而已。

        说起来有点绕,但这是社会心理问题,社会环境给人的心理暗示,伤心,悲痛欲绝,这样才是正常的。

        不然,那就是薄情寡恩,无情无义。

        在这个时代,没什么自由恋爱,很多夫妻婚前见不了几面,就这还是在唐朝,到了宋明,婚前一面都见不到。

        就这样能够说有多少感情吗?

        没感情伤心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