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54章:让其喝到怀疑人生

054章:让其喝到怀疑人生

        房家之所以在房玄龄之后就迅速衰落,就是因为房遗爱与高阳公主。

        韩猛也只是有感而发,但落在房玄龄耳里,却是人其看向韩猛,仔细端详。

        自古以来,医道不分家,房玄龄一度以为韩猛也如那袁天罡,能够从人之面相看破未来之凶吉。

        袁天罡以相识人,断祸福吉凶,据传从无出错,被民间誉为活神仙,今年刚被皇上从蜀地请来长安,正居于崇业坊玄都观内。

        所以,房玄龄听了韩猛的话,才会有这种想法。

        不过他没有询问,他猜测韩猛的话意,很可能涉及到尚公主之事,此事敏感话题。

        韩猛也知道自己失言,呵呵一笑,掩饰道:“随口说说,下官的意思是,令郎有些许腿疾,或许会收敛脾气,不再鲁莽冲动。”

        这不解释还好,一解释越发让发现了心底狐疑。

        或许这韩猛真的看出了什么?

        两人出了太极宫,各自上了自家马车,一同往崇仁坊房府而去。

        到了之后,韩猛随在房玄龄身后,往内院走去,很不巧的就遇到了房遗直。

        看到韩猛,房遗直瞬间就认出来了,冷哼一声,甩袖而去。

        房玄龄也很尴尬恼火,但对这个性情耿直的大儿子,他也没办法,歉意到:“韩神医见谅。”

        韩猛无所谓的笑道:“房大郎性情中人,嫉恶如仇,当日之事也是误会,错不在他,是我手下人孟浪。”

        “哈哈,韩神医能够这般说,足见心胸坦荡,请……”

        入的内院,前往房遗爱房间,进了之后,就看到一贵妇人与两个丫鬟,正在床前,还有满屋子的草药味。

        贵妇人就是房玄龄妻子卢氏,出自五姓七望之范阳卢氏,自然有雍容气度,大家风范。

        在房玄龄介绍了来人是韩猛韩神医之后,虽然心里膈应,但卢氏依旧客气招呼。

        不管怎么说,二郎的骨折还需要神医治疗呢!

        虽然韩猛就是罪魁祸首,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还真不能得罪。

        韩猛看到卢氏,还是有一些尴尬的,不管怎么说,把人家儿子打残,虽然无愧但面对之时还是难免尴尬。

        与面对房玄龄不一样。

        房遗爱躺在床上,看到韩猛可想而知多羞怒,但看到父亲的严厉眼神,他强忍着没发作。

        韩猛看到这家伙依旧对他怒目而视,不禁无语,看来这是没接受教训。

        但既然答应了皇上,也不能不看看,当下就用意念查看了房遗爱的全身,迅速找到了骨折部位。

        一见之下,韩猛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小子恢复的不错,骨折处居然愈合了,再过几天说不定就好了。

        这特么的真是恢复力惊人啊!

        天赋异禀。

        估计也是一直以来没下过床,还不知道已经没事了,一直以为会残疾,毕竟很多大夫御医都如此说过。

        那这样就好办了,正好也可以装神弄鬼一番。

        韩猛一脸古井无波,似乎正在诊断病情,房玄龄以及卢氏可是知道,这韩神医一丈之外断病。

        所以也不敢出声,下意识的呼吸都小了很多。

        “嗯,还有的治。”

        韩猛装神弄鬼一会,开口说道。

        闻言,房玄龄与卢氏都露出了惊喜,就连房遗爱都不再怒目,满眼期待的看着韩猛。

        卢氏道:“那还请韩神医出手治疗,诊药费用都好说,房府定当重谢!”

        韩猛也不接茬,由于没带小木箱子,只能伸手入怀,取出两颗白色药片,说道:“此药片现在服一颗,隔两日再服一颗。

        今日起,采买些猪骨牛骨炖汤,炖制时间久些,其中要加入黄连,这是关键不可或缺,然后一日三次让令郎喝汤。

        如此十天即可下床。”

        苦不死你,韩猛说完都能够想象得到,房遗爱每天喝黄连水的样子。

        卢氏认真的记在心里,当即接过韩猛手里的药片,一个丫鬟也迅速出去端来热水,房遗爱接过一片药,很利落的就吞服入肚。

        这一下,房玄龄与卢氏都松了口气,韩猛也告辞,不过在出房门前,想起什么,又交待道:“记住,炖汤不能放任何佐料,盐更不能放。”

        十天,这种汤会让房遗爱喝到怀疑人生。

        拜别房玄龄,出了房府,韩猛想起程咬金让房玄龄的转达的话,不过他不准备马上就去左武卫大营。

        刘莽儿驾着马车,两人朝着尉迟铁铺赶去。

        韩猛并不知道那五十套炉子已经加工好,送去了田庄上,他想去看看。

        如果铸造的还行,他准备再定一百套。

        他没想在这种简单的炉子上赚钱,这个时代可没什么知识产权,只要他一旦使用,效果也好。

        那相信用不了多久,这种炉子就会出现在那些权贵门阀的铁铺之中。

        他没有铁矿也没有铁铺作坊,如何跟人抢生意,说这是他的发明创造,别人不能仿制,那就太幼稚了。

        一个炉子,简单的很,一眼就看穿其结构,没有丝毫保密技术的可能性。

        再说这东西耗铁,在现在这个缺铁的时代,想让普通老百姓都拥有,也不现实,一个三贯钱,快等于一头牛了。

        韩猛也无所谓,与那火炕灶台一般,都不是技术难道高的东西,没必要纠结。

        当然,以后的酿酒,以及其他一些东西,那就要保护住核心技术。

        至少也要让他先赚一波钱。

        到了尉迟铁铺,一问之下才知道五十套炉子都送到田庄了,不过尉迟恭交待铁铺多做了几套。

        就摆在店铺之内,韩猛上前仔细的查看,还别说,铸造的工艺不错,唯独就是铸铁管的厚度,有些差强人意。

        工艺还需要再改进,不然一个是耗费铁料,另外就是散热效果也差。

        别说什么用铁皮,那是让人笑话,这个时代除了刀剑兵器,大多数铁器都是铸造。

        铁皮不是不能敲出来,但那就不是三贯钱了,三十贯都不一定能够做好,而且制作一根铁皮管,没有半个月也弄不好。

        可想而知五十套炉子的铁管,需要多久了。

        韩猛又与铁铺管事仔细的指出不足之处,交待改进铸铁管的模具,让厚度更薄一些。

        同时,他也再次定了一百套。

        尉迟铁铺王管事,现在已经认识韩猛,也知道韩猛与家主的关系不错,所以是毕恭毕敬,仔细聆听韩猛所言。

        等韩猛离开之后,就去了铁铺后面的作坊,与工匠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