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52章:总医官

052章:总医官

        “回禀陛下,韩猛觐见。”

        太极殿外,一小太监喊道。

        李世民听了对王德道:“宣他进来吧!”

        “皇上宣韩猛入殿……”

        王德公鸭嗓子传到殿外,韩猛抬脚跨入。

        此时,程知节等人也不吵了,安静待在一旁,李承乾看到进来的韩猛,脸上露出了一丝激动,看韩猛的眼神格外顺眼。

        李世民同样如此,笑眯眯的看着。

        大殿内四周,放着不少炭盆,使得殿内温度略微比外面高些。

        在场诸人只有侯君集是初次见到韩猛,所以很是好奇的打量。

        韩猛行到近前,扫了一眼在场诸人,随即对着上位李世民躬身行礼,毕恭毕敬。

        “微臣拜见皇上。”

        李世民摆摆手,笑道:“韩爱卿平身。”

        韩猛直腰随后又对一旁的太子李承乾,躬身行礼,“拜见太子殿下。”

        “韩神医无需多礼。”

        李承乾笑着,居然上前一步,做了个虚扶动作。

        韩猛借机起身,道:“谢殿下。”

        李世民见此很是满意,礼贤下士,胸怀宽广,方能有贤臣辅佐。

        “建功此行北地月余,可寻到所需药草?朕可是听闻,你收获甚巨啊!拉回来十几车牛肉干。”

        建功?

        韩猛听了还有点反应不过来,但很快就明白,是喊他的字。

        而在场诸人听了,那感觉就不一样,皇上以字称臣下,那代表着对这个人相当满意与亲切。

        而用爱卿则是谁都可以,天下臣民皆是爱卿。

        韩猛反应过来,说道:“回陛下,臣此行不虚,所需药草皆寻得,那些牛肉干也只是顺带贩运,填补些家用。”

        李世民笑了笑,“朕知你是为了流民,赚钱储备一些过冬粮食衣被,但也要量力而行,可不要搞的自己日子过不下去哦!”

        韩猛道:“臣明白,谨遵陛下教诲!”

        程知节咧嘴一笑,道:“陛下不知,这韩小神医那牛肉干要价可不低,不过味道真是不错。”

        “哦?”李世民诧异,牛肉干他也吃过,难道还能有什么不一样?

        “知节如此一说,朕也想尝尝有何不同,王德,一会随韩猛去他府上,买一些来。”

        “喏。”

        王德应道。

        韩猛也没客气,说什么可以送一些给皇上,三宫六院那么多嫔妃,还有一堆的皇子公主。

        他担心开了口,那点牛肉干都不够送的。

        送谁不送谁的,最后搞不好还得罪人。

        李世民看着韩猛此时不吱声了,也是哭笑不得,这韩猛不仅胆小,还小气,不过其对贫苦百姓却是异常的大气。

        用豪爽仁义也不为过,倒是个奇特的人。

        而房玄龄在一旁,却是对着李世民使眼色,李世民见了之后,随即笑道:“建功,朕今日唤你来,有几件事。

        左武卫大营近日染风寒军士较多,玄龄早朝提议设立总医官一职,由你来担任,负责各卫医疗防疫,伤病救治。

        各卫随军大夫,皆归你辖制,朝会诸臣也无异议,朕已然同意。”

        说到这里,李世民笑看着韩猛,韩猛也看着他,却是一脸懵逼。

        你皇上都同意了,我能说不愿意吗?

        还有是房玄龄提议,这房玄龄是在交好于我吗?

        看来还是想我去给房遗爱治疗,可是这都一个月了,那骨折还能治好吗?

        韩猛也是不得不佩服房玄龄,为了儿子,居然凭空弄出一个总医官的官职出来,真的是煞费苦心啊!

        “能够为我大唐虎贲疗伤治病,是微臣的荣幸,必将尽心尽力,尽力而为,不过,臣下想问问,这总医官是几品?”

        反正没办法推脱,总不能说自己本就不懂医术,是个假冒伪劣吧?

        推脱不了,那就要问一下,能够得到什么好处了。

        总医官这是房玄龄凭空想象出来的,但与县男不一样,这是个实职。

        几品?

        韩猛这一问,李世民与在场诸人都愣住了。

        是啊!这新出炉的官职,该定几品?

        “父皇,儿臣觉得既然是总医官,那最底也要四品上,不说与太常寺卿一般正三品,但也不能低于太常少卿。”

        这时候,李承乾开口说道。

        “太子殿下所言甚是,总医官一职应当与太常少卿一般,并且,臣认为其也要区别于太常寺,当另开衙门,专职军方。”

        房玄龄也紧接着开口,既然想交好韩猛,那就要让对方承情。

        “那另开衙门,这该叫什么?”

        侯君集听了房玄龄的话,眼睛一亮,专职军方,那不就是归属兵部辖制。

        程知节挠了挠脑袋苦思,猛然,他想到了什么,喜道:“我看叫军医署。”

        还别说,这程知节外表憨猛,却是内秀之人。

        就是韩猛对这个官署名称都没得说。

        李世民哈哈一笑,指着程知节笑骂道:“朕就知你这憨货腹藏锦绣,却是整天耍泼皮无赖。

        那就这么定了,军医署筹备一干事宜,就交给玄龄与侯君集,但韩猛必须立刻上任总医官,尽快前往左武卫大营查看将士们病情。”

        “喏……”

        诸人应诺。

        李世民却是嘿嘿一笑,看着韩猛道:“韩猛,玄龄家二郎之伤,由你而起,前因后果朕也查明,你也有责任。

        再说,房遗爱乃是朕之驸马,他如果因你而残疾了,你说朕该不该问罪与你?”

        我靠!

        这是刚刚给了颗甜枣,立马就翻脸,赤果果的威胁啊!

        房玄龄此刻紧张的盯着韩猛,程知节却是一脸坏笑,李承乾同样憋笑着。

        而侯君集带着惊奇,因为李世民如此这般跟人说话,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特别是皇上此番模样语气,居然有一点程知节的味道。

        李世民身旁的王德,却是知道,皇上能够如此这般,那什么对韩猛真的是非常喜欢,视为自家子侄才会这样。

        至于为何,王德心里最清楚,所谓爱屋及乌,皇上与皇后感情至深,韩猛让皇后不受病痛折磨,并且现在身体越来越好,容光焕发。

        可想而知李世民对韩猛有多看重。

        不然上次也不会让贴身侍卫刘仁愿,去护卫韩猛。

        只不过这一次派刘仁愿去寻韩猛,韩猛回来了,刘仁愿却是不知道跑哪去了。

        “陛下,那……那臣一会去帮驸马看看,只是这已然一个月,臣也不知道能不能……臣只能尽力而为……”

        韩猛是的确不知能不能治疗,别说已经过去一个月,就是当时他也不知道能否治好。

        怎么治疗都不知道,李承乾腿疾能够好,那也只能说是瞎猫碰到死耗子。

        想想以后就是总医官,韩猛的心里不知为何,总感觉不踏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