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27章:无耻之尤

027章:无耻之尤

        刘仁愿瞥了一眼韩猛,他怎么感觉这小子有点幸灾乐祸。

        不过还是说道:“遇刺者是兵部尚书侯君集,不过刺客并没有伤到人。”

        “侯君集?”

        韩猛闻言诧异不已,记忆里这家伙好像名声不咋滴,似乎还想造反来着。

        可是好像并没有听说被刺杀过呀?

        咋回事?

        难道是因为我的穿越,引起的?

        也没做什么呀?

        韩猛很不解也很迷糊,当然,只是好奇,刺杀谁,死没死,他都不关心。

        但刘仁愿所想就与他不一样,侯君集属于新贵,而不是老牌门阀,而且这两年跟山东士族眉来眼去。

        他的遇刺,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刘仁愿甚至怀疑,刺杀都是做个样子,是一种信号,毕竟侯君集并没有伤到。

        那么谁会发出这种信号呢?

        刘仁愿心里想到了长孙冲的失踪,难道是长孙无忌动的手,是在发出警告吗?

        不仅仅是刘仁愿心里犯疑,整个朝堂的各方势力,都在揣测,静观其变。

        李世民却是冷眼旁观,不做任何表示。

        皇上这样的态度,越发耐人寻味。

        特别是侯君集,居然待在府内,不发一声,很显然也知道事情的诡异,并没有急着跳出来。

        这些韩猛是不知道的,知道了也想不通里面的道道。

        他为人处世的风格,还是直来直去,是那种弯子绕多了自己都糊涂的人。

        民部给出的宅子,是在崇化坊,靠近西市,也挨着西城墙,距离延平门金光门都不远,以后可以从西城门进出城了。

        宅子三进三出,倒是不小,虽然位置有点偏,但不知为何会一直空置。

        三进三出,就是有三重庭院,每一重庭院之中,都有侧门进出,这就是三进三出。

        其实,每个庭院之中都有正房、厢房、下房、雨廊环绕,假山小池。

        韩猛带着李大牛进入,刘莽儿牵着马拉着马车也进了门,而刘仁愿,则是留下四个手下,独自离开了,估计是回禀皇上去了。

        韩猛三人开始查看这三进院落,枯草凄凄,蛛网密布,墙面斑驳,廊柱褪色。

        可以看得出,这里已经很久没人住。

        这就使得韩猛内心越发的疑惑,如此大的一座府邸,为何会闲置?

        作为一个现代人,看多了恐怖片,韩猛甚至于都联想到了鬼屋。

        他娘的,不会是这宅子闹鬼吧?

        或者是凶宅?

        想到这些,韩猛只觉得后背凉飕飕的,再看庭院那感觉就不对了,入眼就不是荒废,而变成了阴森。

        猛然醒悟,韩猛甩了甩脑袋,胡思乱想什么呢?

        这不是自己吓自己吗?

        顶多就是犯官旧宅,被官府查抄充公,估计是嫌不吉利而闲置下来。

        与韩猛的胡思乱想不一样,李大牛与刘莽儿看到如此巨大的府邸,以后就是韩家的,那兴奋就如同是他们自己家一样。

        看什么都好都稀奇,左摸右扶,满脸傻笑。

        “大牛,先找人清理修缮一下,之后就多招些奴仆丫鬟,先把人气提上来。”

        韩猛之前胡思乱想,有了心理阴影,所以先让人住着,有了人气之后,他再搬来住住。

        再说,乡里山间以后新屋落成,基本上也很少进城来住。

        估计母亲也不会习惯这种高门深院,但既然属于他了,那也不能空着,这是门面,人气必须旺。

        多养些闲人而已。

        韩猛不当回事,但李大牛却是支吾说道:“大郎,修缮此地,加上仆役丫鬟需要很多钱,主母那里的钱帛,也只够建那些新屋……”

        李大牛的意思就是没钱了。

        韩猛眉头皱了起来,暗叹,还是底子薄啊!

        这一次出来,就带了一贯钱,拿什么修缮府邸?

        家里的钱帛不能动,但这里也不能不搞,他是只出不进,没有收入来源,这就是步子迈大了,根基浅的结果。

        同时,也让韩猛警醒,他只是个外人眼里的小神医而已,真正的说起来,依然是没权没势没钱。

        属于暴发户,等皇上过了新鲜劲,忘记了他这个小神医,他算什么?

        什么都不是!

        一个县男爵位,在长安城这样的地方,算个屁呀!

        此时,韩猛甚至于不禁恶意揣测,民部尚书唐俭,是不是故意给了他如此巨大的府邸,想看他的笑话。

        这里修缮一下,再添置家具仆役丫鬟什么的,没有五六百贯都下不来。

        没有急着答复李大牛,韩猛皱着眉头前前后后的看完,就带着两人出了门,坐着马车寻一处客店住下。

        没多久,刘仁愿寻来,告知韩猛近期就待在城内,别急着去北方,因为他另有任务,要撤走所有人。

        “刘统领放心去,韩某这段时间要准备修缮府邸之事,不会急于北去。”

        韩猛心里松了口气,这些人走了才好,跟着他的话,他还头疼。

        刘仁愿点点头,对韩猛抱拳之后,就离开了客店,也带走了手下四人。

        韩猛浑身轻松,一挥手,“走,我们出去吃饭。”

        刘莽儿是兴高采烈,嘴里直哼哼,但李大牛不一样,他依旧想着韩猛如何拿出钱来。

        出了客店,寻找酒楼菜馆,韩猛看到闷闷不乐的李大牛,不禁一乐。

        “大牛,开心点,钱的事都是小事,午饭之后,就跟着我去拉钱。”

        韩猛这句话,让李大牛眼睛亮了,看来韩大郎早就准备好了啊!

        之前在府邸之中,他还以为韩猛皱着眉头,是烦心没钱,原来是他想多了,韩大郎怎么可能会没钱呢!

        他可是神医,是爵爷,是能够在皇宫里喝酒吃饭的人。

        李大牛已经处于盲目崇拜的状态,刘莽儿才不会关心这些,反正跟着韩猛就不会饿肚子,还吃得好。

        这一次,韩猛选了一家很高档的酒肆,而且是胡人开的。

        一进门,就看到一高个长裙的少女,走了过来笑迎。

        韩猛很好奇,仔细打量,所谓胡姬也是黑色长发,高鼻深目,眼珠子好像还是黑色。

        这是哪里人?

        韩猛分辨不清,对于西域各国也是一窍不通。

        不仅仅韩猛是第一次见到所谓胡姬,李大牛与刘莽儿更是乡巴佬进城一般,迎上来的胡姬皮肤白皙,巧笑嫣然,让李大牛拘谨羞怯,不敢直视。

        而刘莽儿更丢人,盯着异域少女,眼睛一眨不眨,还他娘的用袖子擦了擦嘴。

        韩猛哭笑不得,只得回身,拉着刘莽儿绕开,找了一张桌子坐下。

        三人在胡凳坐下,胡姬也移步而来,刘莽儿又盯着瞧,还咧着大嘴傻笑。

        “刘莽儿,喜欢吗?”韩猛拿刘莽儿开玩笑。

        “喜欢,好看……”

        “想不想娶个回家?”

        “想,真好看,那里也大……”

        “哈哈哈……”韩猛哈哈大笑,李大牛也是被刘莽儿雷的不行,满脸通红。

        李大牛还没娶媳妇,所以对于这种言语,还放不开。

        一旁的异域少女听了,面不改色,依旧巧笑嫣然,就准备开口询问三人吃点什么,喝点什么。

        但就在此时,附近一张桌子一个青年男子拍案而起。

        “无耻之尤,哪里来的乡下狗鼠辈,污言秽语,下流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