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21章:确定方向

021章:确定方向

        咦,对了,可以卖酒!

        看到前方街边就有一豪华酒肆,旗幡飘扬。

        韩猛仔细一想,发现一路走来,还真的是有不少的酒肆。

        可见唐人酒文化空前繁荣,还有就是好像先前经过的那些酒肆,胡人经营的不少。

        而他有几个箱的白酒,虽然不是啥好酒,但也不差,毕竟是出口货。

        那么多白酒,为什么不拿出来卖钱。

        先想办法收购一个酒坊,然后就可以依托酒坊,卖那些集装箱里的白酒,同时,也可以尝试酿制高度白酒。

        定制一批小酒坛子,换包装。

        酒坛子越小越好,一坛子装二两,卖一贯钱一坛。

        想到这个主意,韩猛心情大好。

        至于价格,一贯钱一坛,先卖卖看,应该不算贵吧?

        毕竟物以稀为贵,卖低了也赚不到多少钱,虽说有几个箱,但敞开了低价卖,又能卖几天?

        打定主意,韩猛决定先搞一点出来卖卖看。

        当然,首先就是小酒坊要收购一家,还需要定制小酒坛,不能卖散装,格调低了价格上不去。

        回头看了一眼刘仁愿,韩猛笑嘻嘻的问道:“刘统领,问你个事,刚才转了一圈,我看有很多酒肆都是胡人开设,这是为何?”

        刘仁愿笑了笑,道:“唐人缺粮,酒坊管控,而胡人之酒皆是西域而来,三勒浆,葡萄酒,很是不错。

        加上胡姬起舞待客,即使酒价不菲,亦是生意兴隆,所以,胡人酒肆才最多。”

        韩猛恍然,看来这小酒坊也不是好弄的,粮食少不能大量用来酿酒,难怪那醴酒如此难喝,还不知道是用啥酿的。

        这胡商倒是会做生意,不但有酒,最主要还有胡姬做服务员,起舞助兴。

        这他娘的生意能不好吗!

        看来他也要改变策略,也应该搞个酒楼,弄一群胡姬去倒酒。

        助兴才是酒肆根本,不然真正喝酒的能有几个。

        可是他没钱啊!

        要不,忽悠几个有钱人投资?

        这样也有保障,没人敢来捣乱。

        接下来,两人一路走一路聊,韩猛多是打探各行各业情况,真正的了解长安城的经济生态。

        甚至于包括印刷与造纸,盐铁,纺织等等。

        最终韩猛发现,这些行业基本上都把控在权贵门阀手里,就连胡人酒肆,背后都有权贵阶层身影。

        细思之后,他也能够理解,没权没势的也玩不转这些。

        就如同他灵光闪现,想起的活字印刷一样,经过对刘仁愿的旁敲侧击,他也发现暂时不能动这个。

        活字印刷他动不得,最多把点子给李世民,或者老李家的太子皇子们去搞。

        别他娘的钱没赚到,惹一身骚。

        就算穿越者应该改变推动时代发展,但也要循序渐进,在有了自保之力的时候,再做不迟。

        新理念新技术,有时候迎来的不是富贵,而是灾祸。

        卖酒开饭店什么的,倒是很稳。

        就是没钱,该找谁投资呢?

        有钱有势,还要合得来,他脑袋里都有谁?

        程咬金?秦琼?

        怎么就记得这几个?

        算了,还是先等等再说吧!

        最终,韩猛暂时不去想了,他决定加快殖民的步伐,拥有了自己的军事力量,直接去挖金矿,铁矿,银矿。

        这个时候卖酒,还要跟别人分账,分少了还不行。

        一个小酒坊酒楼的,可不是一两百贯就搞的起来的。

        这一路闲逛闲聊,也使得韩猛的思路逐渐打开,他应该以美洲为基础,拥有了大量的财富之后,再反馈大唐。

        而不是在大唐想办法赚钱。

        反馈大唐,推动技术经济工业农业的发展,才是根本。

        所以,殖民才是首要,去美洲开矿开垦放牧,甚至于可以在美洲搞技术研究,再到大唐进行推广。

        想到殖民,韩猛觉得不能坐等,还是要主动出击。

        直接去一趟北方,不仅有人,还有马,有羊。

        他之前有些想当然,没想到大批流民在长安附近消失,同样会引起麻烦。

        还有他也不能没完没了的帮人看病,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治病救人跟他没啥关系,他不是医生穿越来的。

        不能再这样下去,一旦形成惯性,那就停不下来,没完没了。

        韩猛这半天想了很多,深思熟虑,他决定帮李承乾弄一下腿疾之后,不管能不能好,都赶紧离开皇宫。

        酉时饭后,韩猛去了东宫,帮着李承乾揉捏一番脚踝,意念也顺势取走了那些肉包碎骨,又给李承乾吃了一片药剂。

        嘱咐其卧床半月,不要下地,就离开了。

        又一天过去,皇后的病情基本上稳定,晋阳公主也没有再发病,韩猛留下一些药,交待万一病症复发再服用。

        随后就跟刘仁愿说,他要离开回家,让其禀告皇上一声。

        这一天孙思邈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很可能已然离宫,去弄什么缝合伤口的针线,以及能够消毒杀菌的草药。

        韩猛虽然提及了提纯酒精,可以消毒杀菌,但孙思邈还是想找草药来代替。

        不是他不相信韩猛的话,而是韩猛也不知道具体如何提纯酒精。

        只知道好像是蒸馏,但蒸馏的步骤与器具他说的也是模模糊糊。

        理论容易,真正去想做,就会发现不是那么容易。

        刘仁愿很快回来,李世民召见。

        太极殿,高大庄严,殿厅之中已经有很多人在,韩猛扫了一眼,都不认识。

        就认识高高在上的李世民与其身旁侧立的王德。

        而一干三省六部的宰相大臣们,同样打量了一番韩猛,一个个心里都暗想,这就是神医,如此年轻稚嫩。

        “拜见皇上。”韩猛躬身行礼。

        “韩爱卿,近前来。”李世民看见韩猛,脸色变的柔和。

        “喏……”

        韩猛不知皇上让他近前,是近到什么位置,所以就直接走过去,站到了李世民的跟前,与王德面对面。

        看到这一幕,所有大臣都憋笑不已,还真是个愣头青。

        王德对着韩猛拼命挤眉弄眼,但韩猛浑然不觉,主要是之前在立政殿的时候,他也是站的李世民身边很近。

        李世民见此也是哭笑不得,但也不当回事,站身侧就站身侧。

        “韩爱卿年幼,天性纯粹,众位爱卿不可戏笑。”

        李世民环顾群臣,说了一句。

        随后,就问韩猛,“朕闻韩爱卿准备回家?”

        “禀皇上,皇后与小公主病情渐愈,情况良好,草民就想回家略做安排,在雪天之前,去一趟北地,寻找药草。”

        韩猛心里早有了打算,正好说出来,这样去往北方也没人怀疑什么。

        李世民闻言,却是皱了皱眉,他有点担心韩猛一个人去北地,还是在这个时节,这可是小神医啊!

        如何能够让其冒险?

        但又不能阻止人家寻药草啊?

        李世民本来打算,封韩猛太医署太医丞一职,留在长安的,现在韩猛这么一说,让他有些犹豫不定了。

        (签约很多天了,但我在乡下没时间去寄合同,或者说,懒得怕跑的吧,不过也不能拖了,争取明天去镇上,顺便求一下收藏推荐,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