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18章:腿疾如刺

018章:腿疾如刺

        席间,刘仁愿与孙思邈两人,都饮了点酒。

        韩猛喝了一口,就没了兴趣,他还是喜欢喝啤酒,这名为醴的酒,口味着实让他喝不下去。

        李大牛这顿饭吃的那是战战兢兢,要不是韩猛在场,他估计都不敢动筷子。

        他跟韩猛一样,长这么大第一次进皇宫,还在皇宫里吃饭,这是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

        还有一身衣袍,都是新的,这是刘仁愿送的,让其换了之后,才出现在宴席。

        不得不说,刘仁愿也是外表粗犷,实则心细之人。

        如果李大牛还是那一身破烂衣服,出现在这里,丢的可就是韩猛的脸面了。

        其实这些韩猛自己都没考虑到。

        这个时候大家一起吃饭,并不是后世围着一张桌子,而是每人一矮案,饭菜也是每人一份,跪坐而食。

        李大牛在韩猛右手边,韩猛一边吃一边说道:“大牛,晚上会有人安排你睡觉的地方,明天一早,你就先回去。”

        “好咧!”

        “回去告诉我娘,让她不要担心,过几天我忙完,就会回家,这段时间建房子不能停,要抓紧,你回去就盯着。”

        “喏!”

        李大牛现在对韩猛,那是非常的敬畏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韩大郎竟然被皇上请来给皇后还有公主看病,而且听说还把病看好了,龙颜大悦。

        这就不得了了,以后说不定要封大官的,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而他们这些才追随韩大郎的人,必然也会水涨船高。

        “还有,回去立刻组建一队护卫,韩家庄大搞建设,名声传出去,必然会有一些宵小之辈,跑来打秋风……”

        韩猛这么一说,李大牛急了,“敢来,某打杀了他们……”

        “嗯,杀鸡儆猴,开始不可手软。”

        “喏……”

        一顿饭吃完,王公公来了,亲自安排一个小太监,把李大牛送出宫。

        而后,王公公就吊着韩猛等人身后。

        韩猛知道这是等着让他看病呢!

        一行人回到了立政殿外的偏殿,宫女开始上茶,孙思邈同样期待着韩猛给王公公治病,而刘仁愿则是去了太极殿。

        尿结石治疗起来很简单,意念之力瞬间就能够清除。

        不过韩猛不打算这么快,依然是装模作样的在小木箱之中,找了一颗药出来。

        让王公公服了,随后意念帮着去掉了一小半的结石。

        韩猛嘱咐道:“明日再服一颗,应该就差不多好了。”

        王德闻言,感激涕零,这病症实在是太痛苦了,本就没鸡鸡,还特么的尿不出来,好不容易尿出来了,还刺痛无比。

        那感觉就如同每时每刻上酷刑一般。

        特别是他还要服侍圣人大家,在其身边之际,必须强忍着。

        “多谢小神医,王德感恩!”

        “王公公,无需这样,某也是顺手而为。”

        等王公公走了,孙思邈才开始询问起什么是结石之症。

        韩猛也不藏私,把他所知道所理解的结石症情况,基本上说了一下。

        其中很多都不一定正确,毕竟韩猛并不是学医的。

        随后,孙思邈就缝合伤口之术,与韩猛讨论起来,韩猛提出的清创消毒杀菌,让孙思邈眼前一亮。

        缝合伤口不难,难的是如何让伤口不发炎症,这才是关键。

        没一会,韩猛的医学常识储备就见底了,他也没的说了。

        但孙思邈却不这么认为,他认为韩猛这是留手。

        因为他发现,每当深入的时候,韩猛就支支吾吾,不愿详谈,却是不知,韩猛其实是没办法深入详谈,因为他也不懂。

        待到两个御医过来,孙思邈也不再问了,与韩猛两人去了立政殿。

        查看了一下长孙皇后与兕子的情况,韩猛松了口气,看样子是蒙对了,现在两人病情稳定。

        明天再给药巩固就可以。

        ……

        太极殿,李世民还在批阅奏章文书,王德一脸轻松的待在一旁。

        而此时,殿外有人来了,王德轻步走了出去。

        没一会,王德回来,“皇上,李统领有事回禀。”

        “让他进来。”

        “喏!”

        王德转身再次出了大殿,带着一英俊青年而回。

        “臣拜见陛下。”

        李君羡一身皮甲,躬身行礼。

        “嗯,查的如何了?”李世民放下手里的奏章,抬头看着李君羡问道。

        “禀陛下,南北两衙禁军,当日无私自调兵出动迹象,事发前后十天之内,各城门也无哪家大量私兵部曲出城记录。”

        李世民听了,眉头皱了皱,一只手手指敲打着案几台面。

        长孙冲一行几十人,难道就这样凭空消失,居然查不到一丝一毫的线索痕迹,这是什么势力所为?

        “那查一下,当天都有哪些门人子弟,随同前往狩猎,回归之际,为何会分散。”

        李君羡诧异,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陛下是认为他们内讧?”

        李世民冷冷一笑,“世家门阀也有各自利益,有什么好奇怪的,小民小户尚有萧墙之祸,何况世家门阀权贵大臣乎。”

        朝堂几大集团势力暗中争斗,各集团内部同样争斗,这就是人性,利益尔!

        这也是李世民于中平衡,稳定朝纲所依仗的。

        李君羡很快退去,而李世民则是想着长孙冲的失踪迷案,真的是绞尽脑汁,百思不得其解。

        查,没有丝毫线索,不查,不仅长孙无忌会不甘,说不定其会疯狂乱咬,而且皇后也会难以释怀。

        特别是长女李丽质,以后该咋办?

        看情况,估计长孙冲这案子没办法查清楚,万一长孙冲就这样彻底消失,不知死活,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

        长乐还嫁不嫁人?

        不嫁,等着,万一长孙冲已经死了呢?

        再嫁,万一长孙冲某天回来了呢?

        还有就是,长乐再嫁,等于也是在羞辱长孙无忌,这他娘的真是左右为难,郁闷至极。

        这是打他李世民的脸啊!

        会是什么人下的手呢?

        李世民心里那个纠结啊!

        ……

        东宫,十四岁的太子李承乾,酉时看完母后病情,回来后就很是兴奋。

        民间出了个小神医,药到病除,使得母后与小妹都已然病症渐愈,特别是母后今晚用膳,难得的吃了很多。

        当然,这仅仅是李承乾高兴的一方面。

        他更高兴的是,其腿疾有治愈的希望了。

        明日,他准备早早前去立政殿,请小神医帮他看看腿疾。

        这腿疾之症,一直以来都是他最大的心病,身为太子,却是一个瘸子,这如同一根刺,扎在他的心底深处。

        但是今天,他看到了希望,连药王孙思邈都无法治愈的病症,名韩猛的小神医,居然药到病除。

        这意味着其医术比之药王孙思邈还要高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