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之睥睨上古 > 正文 第九百一零章 谋划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夜风在一旁,不可谓不是听得那叫一个目瞪口呆啊!

    这不要脸的!也太会颠倒黑白栽赃嫁祸了吧?!要不是他自己就是当事人,只怕夜风也要忍不住相信了他去!

    尤其是,在面不改色,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完这串话之后,容奇又小心翼翼的从怀中取出了一件银色手镯,递给白起父母二人。

    白岩一看到那银色手镯,便是不由自主的站起了身体,然后下意识的偏头看向自己身边的妻子。

    柳锦微微皱眉,伸手将那银白镯子接了过来,仔细的端详了片刻,才是对着白岩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个银白镯子是当年白起突破本道境界的时候,柳锦送给他的一件神器,作为恭贺他突破的礼品。

    这个银白镯子一般是与白起不离身的,但是此时却是出现在了容奇的手中,就说明容奇的话语还是有一定的可信度的。

    不过……

    柳锦抬头淡淡的看了容奇一眼,心中暗自摇了摇头。

    只不过若仅仅是这样的话,恐怕还是有些不够的。

    容奇自然不知道柳锦心中的想法,反而是在心中暗自沾沾自喜,觉得自己等人的计谋定然是成功了!

    白岩在看到柳锦点头之后,很快便是意会了过来,不咸不淡的和容奇随便说了几句,便是将其搪塞走了。

    虽然说容奇有些疑惑与白起父母的淡定,但是想到自己等人的计谋成功了,他的心中便是喜不自禁,也就没有在意了。

    ……

    而另一边,在白虎神的领域之中的白起。

    这一日,他刚刚迷迷糊糊的醒来,便是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

    自己平时并不像是会这么莫名其妙就犯困睡觉的人,尤其是,晴儿居然和自己一起睡了?!

    自从来到白虎神的领域之中后,为了警惕白虎神,他们俩人从来都不会在一个时间休息的,一般另一个人休息的时候,就会有一个人守着,就是为了时刻警戒着,免得发生了什么意外。

    可是如今,他们两人却是一起休息了。

    白起心知肚明,必然是发生了一些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他和已然反应过来的晴儿对视了一眼,两人微不可查的互相点了点头,他还懒散的打了个哈欠,好像任何异常都没有发现的模样,和晴儿神色如常的出去洗漱。

    晴儿此时已经有孕近一年了,但是如今依然不怎么显怀。

    神兽和普通人的怀孕是不一样的,至少怀孕周期不一样。

    对于神兽来说,一胎好几年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并且,生出来之后,他们的子嗣也还是处于蛋的状态,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滋养才能够孵化开来。

    正是因为有着一个过程,所以神兽才会先天天赋极高,否则的话,又哪里会平白无故的,神兽就有那么高的天赋了?

    白起在和晴儿看似正常的洗漱结束,用了餐之后,闲聊了几句,又进行了一些有益简单的活动,才是稍稍停下来休息,去了他们平日里最喜欢的湖心亭。

    他们两人坐在那里,感受着湖面上吹来的阵阵清风。

    白起忽然兴起,提出要钓鱼的建议,立马就得到了喜笑颜开的晴儿的同意。

    钓鱼是一件十分考验耐心的枯燥的事情,但是两人都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就静静地等着,时不时闲聊几句,对视间,那一种默契也让人难以插入。

    气氛中,处处都透露出一股子温馨。

    感受到原本一直盘桓在身边的若有似无的侦查视线消失之后,白起提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心中松了一口气,脸上却是丝毫都没有表现出来。

    两人没有轻举妄动,又是钓了两条鱼之后,才是提着篓子回到了湖心亭中。

    这个时候,他们再次感受到那若有似无的侦查视线了。

    不过他们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晴儿还十分开心的笑着说中午要好好品尝白起的手艺,吃吃烤鱼。

    白起自然是欣然应下。

    又是过了一会儿,他们才是感觉那一道盘桓身边的侦查视线彻底消失。

    几乎是与那一道侦查视线消失的同一时间,白起便是反应迅速的开启了湖心亭中他们设置的屏障,将外界与两人隔绝,再也无法察觉到他们里面的情况。

    这时候,白起才是猛然长出一口气。

    晴儿脸上的笑容也是消失,现出了几分愁容。

    “之前白虎神的情绪看起来还不错,不应该出现这一种情况的。如今这般,怕是我们暴露了些行为了……”晴儿的声线有些清冷,略微苦恼的说道。

    白起的脸色也是略微有些沉重,他刚刚在第一时间便是检查了一遍自己身上有没有缺什么少什么,如今便是很快发现自己的母亲当初送给自己的那一件恭贺自己突破本道境界的银白镯子不见了!

    白起没有隐瞒的和晴儿述说了此事,语气中倒是听不出太大的愤怒之意。

    晴儿的眉头也是缓缓舒展开来。

    半晌,她才道,“幸亏我们与爹娘的交流方式是那些人所不知道的,哪怕是他们将你的贴身东西拿走当做信物,只要爹娘不关心则乱,必然能够发现端倪的。”

    晴儿说起这的时候,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脸上甚至还出现了淡淡的笑。

    “爹虽然比较冲动,但是娘素来冷静理智,必然能够发现不对劲,然后提醒爹的。只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若是没有人告诉他们真相,爹娘必然也还是会回来看望我们的。”

    晴儿条理清楚的分析着,“看来先前白虎神施法让我二人沉睡过去,便是为了将你的那件贴身的银白镯子取走,幸而也不是什么要命的大事,只不过我们还是要小心为上。还有就是,不知道夜风小兄弟那边情况如何……”

    晴儿的眉宇间多了几分忧愁,反而为她的气质添了几分哀怜和楚楚,依然是美得让人心醉。

    听了晴儿的安抚,白起脸上也是带了笑,“放心吧。娘子知道的,我对于观人气运有些心得。先前,我会相信那位夜风小兄弟也不是平白无故的。首先,我见他眼神正直,面容坚毅,定然不是一个奸邪狡诈之人;而后,我又观他修为高超,天赋非同一般,体内还蕴含有一股特殊的气,只怕若是与白虎神对上,也不会轻易殒命的;最后,我又看他气运旺盛,且有金龙腾空之势。此等大气运者,最是于我们有利了。”

    “正是因为这种种原因,所以我才会对那人颇为信任。并且……”白起将晴儿揽入怀中,轻吻了吻她的额头,道。“并且,就算你不相信我,总得相信我们的小儿子吧?”

    白起语气含笑,眉眼舒缓,脸庞棱角分明,带着一丝坚毅,让人看了便是不由得感觉此人沉稳可靠,产生出安全感来。

    晴儿专注的看了白起一会儿,才是将头埋入他的胸中,低低的“嗯”了一声。

    气氛一派和谐安宁。

    ……

    而这厢,容奇离开之后,夜风原本还想着自己到底要整一个怎么样的出场方式,才能够让白起的父母对自己印象深刻,并且对自己产生更多的信任感。

    结果,他还没有来得及实现自己的伟大抱负,便是忽然听到一声轻咄,“何人在暗处偷窥?!出来!”

    伴随着这声厉喝的,还有一道劲风,让夜风不由一惊,连忙躲开,现出身形来。

    见了夜风,白岩夫妇还有些警惕。

    白岩粗黑的两条眉毛纠结在一起,警惕的看向夜风,沉着声开口道,“你是何人?为何鬼鬼祟祟的躲在暗中!?”

    夜风心中还有些感慨这两位前辈的警觉,便是听到问话,连忙反应过来,端正恭敬的行了一礼,正了正色,开口道,“在下夜风。”

    顿了顿,他又道,“不过在下是谁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下即将要传达的消息。在下,同样也是携带信物而来。”

    又一个要传达消息的?

    白岩夫妇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出了同样的意思。

    夜风目不斜视,眼神丝毫不乱瞟,只是条理清晰,有条不紊的将自己要说的内容一一道出。

    “白起兄和嫂子如今处境不妙。”

    他开门见山,直入主题,一开口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还不待夜风继续开口,便是被白岩有些好笑的制止了。

    “等等等等——”白岩道,“想必你在这里偷听了也不是一时半会了,难道你还没听到先前容奇说的话吗?他不仅带着我儿的贴身信物,并且还和我们同为神兽白虎一族,比起你这么一个不知底细的人的话语,你觉得我们会相信谁呢?”

    白岩的态度有些不置可否。

    “况且,先前容奇说过,有一人打伤我儿,夺走了他的一贴身物件,试图将其当做信物,前来偷袭我夫妇,将我们身上的一件宝物偷走,让我们防范接下来的任何可疑之徒。如此,我们难道还不能怀疑其实你就是那个贼子吗?”

    白岩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却没有贸贸然动手,只是目光紧紧的盯着夜风。

    夜风却没有丝毫慌乱,依旧老神在在的,“我当然知道容奇颠倒黑白,栽赃嫁祸的话语。”

    白岩夫妇听得有些想笑。

    他这人也是十分有趣!一开口就直接将人放到了不仁不义之地,直接说人家都是在胡乱说话,栽赃嫁祸,颠倒黑白。

    不过白岩夫妇对于此人的印象倒也不差。

    夜风又接着道,“两位前辈都这么说了,我觉得,什么都不如我直接证明我自己的身份来得更加的有力。至于其他的问题,完全可以放到这之后再继续详细解说。”

    夜风完全一派淡定,在白岩“哦?”了一声,柳锦略微挑了挑眉表示疑惑的时候,才是缓缓的将自己的袖子掀起,露出了手臂上的那一个痕迹。

    一条条纹路分明,点点滴滴如同水晶般的精血凝练,构成了一个复杂玄妙的符文。

    一见此物,白岩夫妇便是不由得神色一震,眼神变得有些微妙了。

    …………

    ……

    作者有话要说:

    还差几百字没打完。

    嗯,向各位小伙伴道歉~

    …………………………………………………………………………………………………………………………………………

    …………………………………………………………………………………………………………………………………………

    (PS:以下为填充内容。。。)

    …………………………………………………………………………………………………………………………………………

    …………………………………………………………………………………………………………………………………………

    慕青是现代的一名工作白领,一次参加看自己不顺眼的下属的葬礼的时候,因劳累过度猝死,穿越到了平行时空的古代的世家嫡女。

    虽然一穿越过来就遇到和继姐一起落水,以前的对头下属也跟着穿越到了继姐身上,但是,在这里,她能够不用那么劳累拼命,过上自己想要的舒适的米虫生活。

    可惜,爹不亲,娘早死,身为嫡女,最终却被继姐恶意算计,嫁给了本朝有名的傻子王爷。

    整个大熙无人不知,睿王小时受过一次袭击,大名鼎鼎的天才神童成了傻子,从此与皇位绝缘。

    先帝怜悯,给予厚爱。

    于是新皇登基后给予封号,留守帝京,以示兄友弟恭,无不人人称颂其大义。

    然,朝廷中众所皆知,新皇不喜睿王,将其拘留府中,无事不得出。

    故,睿王虽未王爷,却命运坎坷,遭遇跌宕。

    满朝无人愿意将女儿嫁与睿王,因而睿王时年26,犹未娶亲。

    ……

    苏尚书家有一女,恭德贤惠,德才兼具,容貌柔美,为苏尚书继室刘之女,而苏尚书前妻嫡女却是无人得知。

    苏慕婧和苏慕青来自同一个地方,曾经为上下属关系,只不过两人关系不和,苏慕婧喜欢的人喜欢苏慕青,苏慕婧曾经在背后说苏慕青的坏话的时候又被苏慕青和自己喜欢的人当场抓到过,又有几次工作上的冲突。

    (PS:→_→大纲。。。)
(请您记住我们网址:www.ltoooo.com,任何搜索引擎搜索(ltoooo)即可快速进入本站!手机站网址: m.ltoooo.com 随时随地开心阅读。 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