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春秋大领主在线阅读 - 第759章:起雄城,大事近

第759章:起雄城,大事近

        这一次会盟虽然匆忙,但是一点都不失隆重。

        两个霸主国都在场,该来的诸侯国一个没少,大多数的诸侯国是国君亲来见证会盟。

        列国有些纳闷的是无法定义这次会盟的意义,说是弭兵大会,盟誓上没有提到罢兵止戈;讲来是晋国和楚国的利益分配,又没有安排列国到底该向晋国还是楚国朝贡。

        这个也是列国根本插不上话递意见的根由,无论晋国还是楚国想决定什么,他们只有听着的份。

        期间,跟晋军打了一次五五开的齐国,也就是齐君吕光觉得齐国牛逼了,想着要插足获得话语权,遭到晏婴的劝阻。

        因为在“闾丘”打了一次平手,齐君吕光是真的有些飘了,并且的确也该感到骄傲。

        那可是晋军,还是有善战之名统率的晋军,齐国能击败难道不应该骄傲吗?

        晏婴没有讲什么难听话,一来是知道齐君吕光属于拉着不走打着倒退的货色,再来是不想打击齐国刚刚恢复的自信,仅是劝齐君吕光得实惠而不逞口舌之利。

        这话根本不成立!

        国家与国家之间,有实力就该获得更多的话语权,再用话语权来给自己创造能获得好处的环境,明明有那种实力却放弃话语权简直就是蠢透了。

        晏婴心里非常明白仅仅只是跟晋军打了一次平手,还不是齐国飘飘然的时候。

        他见识到了“重赏之下”的成果,思的念的是稳住齐君吕光,怎么都要将变法的成果守住,接下来再找机会提振军民士气,恢复齐国的骄傲,再想办法进一步图强。

        另外,晋国跟楚国的会盟没有提到弭兵,着实是让晏婴感到忧虑。

        不是弭兵会盟,代表晋国和楚国并不会约束对方,两个霸主的用兵不遭到限制对有些国家来讲不是好事,尤其是齐国又灭亡了谭国和纪国。

        会盟结束之后,吕武带着晋军以及愿意跟着走的诸侯君臣离开“壶丘”了,留下了士匄继续督造武城。

        比晋人先走一步的是楚人,他们在隔天就拔营离去,看行军方向是要去楚国的西北部?

        列国知道子产带着郑国残军盘踞在鱼齿山一代的人并不多,知道的列国君臣看楚军的动向,猜测楚军是要去收拾那一支郑国残军。

        楚国已经知道并且看到晋国在“壶丘”边上筑城,为什么会盟期间一个字眼都没有提到呢?

        不是没有楚国大臣想提起,完全是楚君熊招在内部压了下去。

        近些年楚国有些损失惨重,着实没有那个硬实力去跟晋国硬碰硬,有选择性地装瞎很有必要,好过提出来再使会盟搞不成,弄得短暂的休战都没有,一下子又要爆发霸主国级别的交战。

        在楚君熊招看来,晋国在颍水边上筑城不完全是坏事,也许是一个拖垮晋国的机会,某个时间节点甚至能够用来威胁范氏?

        “楚既无力再战,元戎为何不乘胜追击?”张老真心闹不明白。

        同车的先屏一脸忧心忡忡的模样,心想:“楚国怎么样不清楚,晋国的处境太危险了。”

        不说晋国一下子没了三个卿位家族,中小贵族灭在内乱的就更多了。

        不是真心迟钝的话,怎么都该发现阴氏、范氏和荀氏有意识地在料理势力范围内的各个家族,大多数只是没搞明白阴氏、范氏和荀氏为什么要那么干而已。

        先屏比较突然地说道:“此次归国,我将辞去‘尉’一职。”

        什么玩意?

        一下子空缺了三个卿位,正是他们这些“尉”更进一步的好机会,不寻求获得卿位,相反要搞急流勇退,闹啥呢?

        张老却是一副心有戚戚焉的模样。

        二十多年来在卿位上倒下的家族着实是多了点,无不证明晋国的“卿”并不好当,一个不慎就要死全家啊。

        这特么的,俺家的身板太小,可别一次震动就被震死了。

        回到“新田”了,吕武原本打算好好歇息几天,隔天就有人前来拜访。

        来的不是谁,是有了退意的先屏。

        “足下辞去‘中军尉’一职,愿就何职?”吕武问道。

        先屏一脸疲惫地说道:“我已老朽,祈归故里便心满意足。”

        曾经的先氏也阔过,政治斗争中落败失去了卿位,后面还是晋景公为了平衡朝局提拔了先屏从“新军尉”重新奋斗。

        吕武四十岁就是四潮老臣。

        先屏同样历经了晋景公、晋厉公、晋悼公和当代国君的时代,年纪方面则是比吕武大多了,今年已经有六十四岁。

        “如此,你便归去罢。”吕武爽快地答应了下来,眼眸中却是带着吝惜。

        以为不争就安全啦?

        身上有要职还能有点话语权,失去了这一层光环会更危险的。

        士匄远在南方没有归国。

        中行吴待在卫国同样没有回来。

        缺了中军佐和上军将,很多事情元戎可以自行做主,一些程序上则是存在问题。

        在这种现状下,吕武不可能也不会去重新安排朝中职位。

        所以是,晋国的卿位有三个空缺,先屏辞职又空出了一个“中军尉”的缺。

        某一天,其实也就是秋季中旬,大家都忙碌于秋季收割的时候,吕武向晋君姬彪告假,往秦国的方向去了。

        知道消息的人以为吕武是要前往视察刚刚获得的魏氏地盘,他们根本不知道吕武先是去“桑田”逛了一圈,随后去了“泾阳”那边。

        说“泾阳”知道的或许少,以后这里却是秦帝国的都城“咸阳”所在地。

        吕武要干么?他是亲自过来观看山川地势,打算选地方来打造一座雄城。

        之前去“桑田”那边,吕武是在犹豫要不要立刻建造关隘。

        得知父亲来到秦地的吕阳马不停蹄地赶过去,请安之后报告在秦国的所作所为。

        “如此说来,秦君安顿岐山一事办妥?”吕武必须要过问的。

        至于说吕阳在秦国这边杀了多少人,干了一些什么事情,又有哪一件能逃得过吕武的眼睛?

        吕武说道:“为父此次前来,国中不出大事不再归国。”

        汇报完毕后有些放松下来的吕阳再次集中精神,并且身躯看着有些紧绷,问道:“父亲,大事将近?”

        吕武盯着吕阳看了一小会,用点头给予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