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卡神都市行在线阅读 - 第28章:记忆中第一次生病

第28章:记忆中第一次生病

        吴言看着这个女人愣愣出神,看她一副虚弱的样子莫非是中了传说中的十香软筋散?又或者是奇X合什么散?

        然后自己为了救他而献身,对对对,我是主角,肯定能遇到这种好事。

        “美女,你怎么了?要不要我扶你去医院?”

        “别碰我,我,我身上有毒。”

        “有,有有毒?”

        吴言的双手愣在了那里不敢寸金,睁大了眼睛道:“那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我已经喊了支援,他们会带我去附近的医院的,你守我一会就行了。”

        “你还真是警察啊?”

        “差不多吧咳咳。”

        这个时候美女咳出了一口血,血液中带有翠绿之色。

        “哇,美女,你很严重了,再不施救就晚了。”

        “我,我也···”

        说着这女人一歪头就倒了下去,吴言急忙探手抓住了她的衣服,心想衣服总没毒吧。

        他把这个女人扶正,然后脱了那几个混混的衣服裹了一层,背起后朝着附近的医院跑去。

        吴言把这个女人送到了医院,这是一家私人医院,一边交钱一边想着今天所发生的种种。

        “哎,看来那护身符真的不能乱玩,色字头上一把刀啊,都怪老妈,非给我喝补汤。”

        “一共三万五千元。”

        “什么?这么贵?”

        “她的毒很特别,不是一般医院能解的,治不治?”

        “治啊,没说不治。”吴言心道:等着,以后老子强力了倒要看看这家医院是不是坑我钱!

        吴言刚刚交完钱,门口进来一人,这人吴言一看自己认识,这不是白天那个红毛小哥吗?

        这个时候严炎也看到了吴言,心道:怎么是他,刚刚被毒人追的不会也是他吧?长得和老大还真像。

        严炎伸手道:“嘿,我们又见面了。”

        “我们认识吗?”吴言自然不想承认。

        “哈哈哈,是我看错了,你的身材很像我的一位朋友。”

        “哦是这样啊,你生病了?”

        “不是,我是来找人的”,严炎转头道:“请问这里有没有一位中毒的姑娘,哦,她长得挺漂亮的。”

        那个挂号的女护士看了样样一眼,又看了吴言一眼,心道:我如果乱说什么,这两个帅哥会不会当场打起来?

        严炎见这护士没反应,又问道:“喂,怎么不说话呢?”

        “哦,你是找那个穿了一身制服的女人吗?她在这,她中毒了,在手术室呢。”

        “你带来的?”

        “嗯”

        “谢了谢了兄弟,他是我的,呃,我的朋友,能带我过去吗?”严炎本想说她是我的特工,但这种事情也不能随便乱说,即便这小子是老大的儿子。

        “行”

        两人一起朝着手术室门口走去。

        两人其实都已经心知肚明了一些事情,但就是不想说破,吴言是不想惹事,他要赶紧回家。

        “就是这里了,一会就出来了,我垫付了医药费,也不是很多钱,我先走了。”

        “好,晚点把钱打你手机上,朋友加个天信呗。”

        “好”

        两人互相留了天信挥挥手告别。

        看着吴言离开,严炎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老大,我搞砸了。”

        “一个2级异能者你都抓不住?说说看发生了什么。”

        “那家伙变异很快,临战突破了3级,加上波及到了普通人,结果我只是打伤了他,被他逃了,我的特工中毒了,我正在医院。”

        “他的行踪能抓到吗?”

        “能,我担心我的特工所以没深追,这个人我一定能抓到。”

        “让宁城的支部帮忙,毒人对于社会的危害很大,必须尽快抓住,再给你一周。”

        “是老大,等等老大。”

        “还有什么事情?”

        “我,我犯了一个错误,追逐过程中有两个普通人看到了我们。”

        “两个吗?还好,我让慈鹤过去,你把目标照片给她就行。”

        “不,不是老大,其中一个女的还好办,另外一个是您的儿子。”

        “···”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严炎满头是汗。

        “老大···”

        “这混小子怎么深更半夜在外面乱跑?”

        严炎不敢接话,他听出了吴姜的怒意。

        吴姜沉默了片刻道:“行了,这事情我知道了,我会亲自解决的,你别担心了,我会派慈鹤过去的。”

        “是老大,给你添麻烦了。”

        “正常”

        挂断通讯,严炎挠了挠头,与此同时吴姜也在挠头。

        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按照正常流程只能清除儿子的那段记忆,但是对儿子下手会不会被老婆弄死···

        而且小美最反感的就是清除记忆,虽然清除记忆不会损害大脑,但是会有几率出现意识混乱。

        “哎,天亮再说吧。”

        吴言偷偷回到了家,原路返回进入房间头一晕,被窗户绊了一下直接一头栽倒在了床上。

        次日凌晨,晨光初现。

        吴姜拨通了江美的电话。

        “喂,孩他爸怎么了?任务完成了?”

        “还没,不过我应该这几天就会回来,对了,我,我想和你说件事情。”

        “吞吞吐吐,肯定不是好事,说说看。”

        吴姜道:“小言昨天晚上好像出去过,而且没带那串项链。”

        “什么!这混小子,胆子怎么这么大!”

        “你不知道吗?”

        “我怎么会知道,我的念早就没了。”

        “我知道,他可能看见了什么。”

        “什么意思?吴姜,你敢动我儿子,老娘就和你离婚!没得商量!”

        嘟嘟嘟···

        吴姜撇了撇嘴一脸衰样,摇头按了一下通讯器道:“慈鹤你来一下。”

        “是老大”

        江美挂断电话气喘吁吁,放下菜刀朝着吴言的房间走去。

        发现竟然锁了,“儿子,开门”

        江美敲了片刻,发现一点动静都没有,心中一惊,她用意念打开了门锁进入了房间,看到吴言趴在那里立刻慌了。

        “儿子!儿子!你醒醒啊。”

        ···

        吴言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慢慢睁开眼睛看到了自家老妈江美,心道:完了,我在哪?我在做什么?

        江美喜极而泣道:“儿子你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

        “头疼”

        “别乱动,你发烧了,休息一下。”

        “哦”

        “来,把这碗补汤喝了。”

        “···妈,我生病了也喝这个啊。”

        “想什么呢,这是补药,治疗发烧的。”

        “哦···”,吴言记忆中这具身体小时候很羸弱,然后有了那块怀表后就没生过病,这生病的滋味真不好受,但是被人照顾的感觉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