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卡神都市行在线阅读 - 第21章:短信粥

第21章:短信粥

        赵玲燕和钟严武打电话,寒暄了几句,最后开始说到了那块表。

        钟严武道:“那块表啊···”

        钟严武似乎在回忆,过了一会道:“那块表我只是在一位老先生那里见过,香江的李家知道吗?”

        “是那个金融世家?”

        “不错,他们家祖传就有这么一块宝石怀表,听说是欧洲的王室和李家的友好见证,这东西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非富即贵,这么说你懂了吧?如果你们想打那块表的注意,我劝一句,千万不要。”

        赵玲燕听完后直言道:“其实不是我们要打那块怀表的注意,只是今天有朋友告诉我,似乎有人在查我们赌场,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

        那边钟严武闻言一笑道:“这就对了,如果不查才麻烦呢,放心吧,只要不得罪那人,你们应该不会有事情的,这不还输给他一千多万呢。”

        “嗯,这事情我懂了,多谢钟哥了。”

        “没什么,一句话的事情,改天来香江喝茶。”

        “一定”

        “等你来哈”

        两人挂了电话,赵玲燕再次来到了赵六海的住所。

        “钟严武怎么说?”

        “他说昨天那个少年身份不一般,有人查他的行踪可能查到了我们头上,这是正常的,我们也没得罪那少年,所以不用担心。”

        “这就好这就好”

        “等等阿爸”

        “又怎么了?有话一次性说完啊,我心脏不好。”

        “昨天我们下去的时候那少年向我打听了一下阿娇。”

        “等会,你是说他看出了那一局是阿娇做的千?”

        “应该吧···”赵玲燕也不敢肯定。

        “哎,罢了,原本养了二十年就有些舍不得送人,把她放出来吧,如果那少年以后来寻人那就给他,如果没事那最好。”

        “好”

        赵六海和赵玲燕都很聪明,昨天那一局牌面太过惊世骇俗了,虽然以往也出现过四条,但是吴言一来就赢了一把这么大的,这非常不正常。

        原本赵六海也问不出来,后来赵六海道:“阿娇,你扪心自问,我把你从垃圾堆捡回来,养了你足足二十年,何曾亏待过你,除了让你当众那样洗牌,我什么时候强迫你做过不喜欢的事情?”

        阿娇道:“我知道干爹对我好···”

        “那你为什么要骗我!啊!”

        “我,我真的没有,我,我只是想让那人先赢后输。”

        “你还骗我!阿武,把这丫头给我关起来,什么时候肯说真话了,什么时候才放她。”

        “老大,是不是”

        “连你也想造反?”

        “不是,阿娇跟我走吧。”

        阿娇是赵六海年轻的时候从乡下捡来的一个孩子,当时父母双亡,村里人都没人管她,赵六海去收购旧物,看着这丫头不错,索性带了回来,取名赵娇。

        后来赵六海靠无意中收购到的半本赌术秘籍发了家,二十年下来才有了现在这份产业。

        赵六海带着赵玲燕来到了顶上一层,这里一大半都是私人赌场,但还有一部分是密室。

        密室门开启,阿娇在里面抱着双腿朝着门口看了一眼。

        赵玲燕道:“阿娇出来吧,阿爸说放你出来了。”

        听到这话赵娇反而不想出来了,拼命地摇了摇头道:“阿爸,我情愿去死也不想被你卖掉,我不想伺候那些少爷,呜呜呜。”

        赵六海闻言心中一惊,原来赵娇真正想离开的原因是这个,原来她以为自己不碰她,养了二十多年是为了把她卖给那些公子哥打好关系,他赵六海是这种人?

        咳咳,好像最近几年的确做过类似的事情,但那些都是你情我愿的外人女子啊。

        赵玲燕怒瞪自己老爹,赵六海咳嗽了一声道:“不是因为要把你送人,燕儿会向你解释的,放心吧,我赵六海还没糊涂到卖女儿的地步。”

        说完赵六海直接走了,今天他的心情起起伏伏非常糟糕,不想再多说什么。

        赵玲燕对着赵娇招了招手道:“阿娇出来再说,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嗯···”

        赵娇出来后赵玲燕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她穿上,赵娇此时依旧是一身比基尼装扮,妆都哭花了。

        “行了,别冻着,先吃点东西,我一会和你说。”

        “嗯”

        吴言不知道自己还没动手还人情呢,那边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不得不说赵家父女很聪明也很敏感,但是在那种地方,那个位置,不得不让他们谨慎小心,稍有差池就会万劫不复,特别怕被人查!

        很快赵娇也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但是这却让她更加难以相信,自己昨天偶有一次出手竟然造成了这样的效果。

        赵玲燕道:“有时候这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虽然此事还没肯定,但是我和阿爸猜的差不多了,你就好好待着就是了,没人会把你卖掉的。”

        “谢谢姐”

        “自家人客气啥,对了,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一手?”

        “没多久”

        “自学的?”

        “嗯”

        “厉害,叫什么?”

        “魔术手”

        “魔术师的把戏?”

        “不太一样,两者结合起来,一般人看不出来。”

        “那如果那人看出来了呢?”

        “那他不但是个赌术高手,还肯定是个魔术高手,他那么年轻,我···”

        “别担心,有些人不能用正常想法去衡量的,安心。”

        “嗯”

        吴言和白图图初尝禁果,两人都想再次亲密一下,可惜条件不允许,所以天信被刷爆了。

        几乎是每隔一分钟就会有一条,吴言书都看不进去了。

        吴言带着一份喜悦和期待进入到了新的一周。

        早晨7:00

        吴言的天信:叮咚,早上好,睡得好吗?有没有梦到我,别迟到了——大白

        吴言被天信的清晨问候吵醒,抬手看了一下虚拟屏幕,回复:早上好,我已经醒了,学校见,亲爱的,嗯么。

        两人一起床就是天信互相问候,蜜月期的两人就是这么甜。

        一夜过去,江美自然也已经收到了白图图的信息,看过后表示还可以,至少不是个坏女人,儿子没吃亏,就是这年纪大了点,娶进家门似乎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