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卡神都市行在线阅读 - 第16章:久赌必输见好就收

第16章:久赌必输见好就收

        钟严武看过牌面后觉得自己手中的牌接不上,不好,弃牌了。

        顾杰同样弃牌,他一个2和3怎么玩,撑死一对三,别人肯定有比他大的,看赵六海那出手的样子就知道,这老鬼肯定有一对,自己的对太小了。

        轮到吴言,他直接推出了最后两枚50万的筹码,他就这么多了,赢了多的会退还给押注者。

        吴言跟了,这让大家有些吃惊,莫非这小子第一把就运气爆棚?

        赵玲燕没有跟,她的牌很差一个7一个J,和桌面上的4张明牌根本不沾边,王敏跟了一下,想要看看最后一张牌是什么。

        一轮下来又加了500万。

        这种赌法让人刺激不已,分分钟千万上下,白图图感觉全身都湿了。

        阿娇继续发牌,最后这一张翻出来后竟然还是A!

        看到最后一张是A,吴言真想把脖子上的那串怀表项链拿出来压上,那是他的金锁,是他父亲从小给他求得,保平安用的,上面还镶嵌了砖石,价值连城。

        虽然在德州扑克里4条A不是顶天大,但是除了同花顺以外,还真没有比这更大的了,而牌面上的组合也不可能出现同花顺,所以吴言手上有一张A,那他就是全场最大!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反正赢了这些钱就已经够了。

        吴言选择跟,王敏弃牌了,最后一张不是他想要的,他手里有对J,想看看最后一张是不是J,如果是J就是蝴蝶三带二,可惜他不知道那张J在赵玲燕手里。

        “看来只有小兄弟你和我了,要不要借点钱压一点?”

        吴言闻言笑了,心道:我怕真压了您老下半辈子没棺材钱。

        众人见他发笑都好奇他的底牌,不过好几个人都猜到了,吴言手中或许有那张A!

        “多谢赵爷了,我这次来只是想替我朋友解决一下麻烦,王明发要我朋友还一千万,这里的钱已经足够了,我底牌有A,您老随意加。”

        “···”

        赵六海刚想翻牌手就愣在了那里,心道:你有A让我加,当我老年痴呆呢···

        “年轻人运气不错啊,第一把就这么大。”

        “是牌面好,运气。”

        钟严武心道:刚刚切牌的时候难道他作千了?不可能吧,我都没看到。

        这把牌的确好,好得出奇,不像是真的,所以他才有这个疑问。

        而吴言也没有多说什么,他其实知道这副牌是怎么回事,但他不能说。

        赵六海示意了一下,阿娇收集筹码,一部分多的返还给押注者,剩下的推到了吴言面前。

        赵六海问道:“小兄弟还玩吗?”

        “不玩了,这里一共一千五百万,一千万算是还给赵爷了,我带走五百万,可以吧?”

        “小兄弟这么快就要走?这才玩了一把呢。”赵六海说完看向了自家女儿赵玲燕,心道:你这带上来的小子什么来路,这是来逗我的还是来让我出丑的?

        他知道自家女儿巴不得这样,就是想看自己出丑,肯定是对自己想找女人不爽。

        可问题是他这次还真没要求王明发去给他找女人啊,虽然这女人的确让他很满意。

        赵玲燕道:“不如小兄弟再玩几局,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怎么样?”

        “不用了,我师傅说过,久赌必输,而且钱财身外物,多了也没用。”

        钱程叼着烟道:“呵呵,小子,口气倒不小,别是打肿脸充胖子吧,你全身上下加起来都不足一万元。”

        吴言闻言笑了笑道:“不知道这东西价值几何?”

        说着吴言取出了脖子上的一串项链,项链很长,一直垂到了胸口,胸口有一个古表,圆形的,外观古朴,还镶嵌了一颗巨大的红宝石在表盖上。

        “这···”

        众人皆惊,钟严武一下子站了起来问道:“小兄弟,不,这位朋友,你这是宝石怀表阿尼基拉?”

        “我不懂这个,反正是小时候的金锁,里面可都是钻石哦,行了,赵爷,我能走了吧。”

        “行,能和小兄弟玩上一把也是不错的,燕儿替我送送人家。”

        “好”

        等赵玲燕把吴言和白图图送走后众人才又开始说话。

        钱程道:“你那女儿看来是专门来找你麻烦的哈哈哈。”

        钟严武挺了挺眼睛,心里想的是刚刚那少年不简单,小时候的金锁怀表,那个时候能拥有这东西的人非富即贵,宁城不应该有这号人物啊,莫非是···

        顾杰倒是没多想,吸了一口白图图留下的余香,偷偷发了一条短信给下属,让他们晚上找两个极品给自己。

        王敏则是对着赵六海道:“这事情应该是小发做的不好,到时候我会说他的,给老哥哥添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来,我们接着玩。”

        赵玲燕气消了,她原本让吴言带着白图图上来就是想恶心一下他老爹找女人的事情,即便吴言输了她也会借钱给他翻盘,结果没想到吴言赢了一把就走,而且还坑了赵六海一把。

        “今天的事情多谢赵姐了。”

        “咯咯,哪有什么谢不谢的,是你自己运气好,4个A很少见的,厉害。”

        “呵呵,对了赵姐,为什么刚刚那个荷官没穿衣服啊。”

        吴言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白图图再次拧了他一下,一旁的赵玲燕见状偷笑道:“那是为了防止藏牌。”

        “哦,那个姐姐洗牌好厉害,工资一定很高吧?”

        “她是我父亲培养的荷官,专门玩这个的,自然厉害,怎么,小弟弟看上人家了?小心你旁边这位不让你上床哦。”

        “哈哈,赵姐说笑了,这是我老师,我们今天刚好碰巧遇到了而已。”

        “老,老师?你是学生?”

        “是啊,快高考了,趁着周末来放松一下,没想到运气这么好嘿嘿嘿。”

        “那你可真够顽皮的,这会要被老师给抓回去了。”

        “哈哈哈”

        两人大笑,白图图一脸羞怒。

        吴言带着白图图来到了地下停车库,赵玲燕给吴言留了个电话和天信就上去了。

        白图图娇怒道:“喂,你刚刚为什么和那女人说那么多啊,万一她到处乱说我还怎么做人啊。”

        吴言不作答,反问道:“你的车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