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永暗星空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 誓师和结盟

第九十八章 誓师和结盟

        时光倥偬,又是数日过去。

        这处新挂牌不久的名剑山庄,不知不觉之中,竟是已然聚集起了将近千人之众。

        原本看似偌大的山庄,这时却已是住不下了这么多的人。许多后来匆匆赶来的人,不得不在不远处的一处山头空地上搭建简易的木屋。原本红褐色的山地,被一排排整整齐齐的木屋所占据了。

        与往日的热火朝天,叮当声此起彼伏不同,此时整个山庄所有的人,全都聚集在山庄外一处空旷谷地上,等待着些什么。

        云笑天和艾冰台两人衣着朴素,这时也是站在这一片人群的最后方。

        老贾没有来,仍旧独自在厨房看顾着自己灶台下的炉火,看似他既不想知道,也不想参与他们这些年轻人的满腔热血。

        空地的斜坡上,龙菲儿居高临下,正俯视着云笑天他们。

        这些天来,云笑天了解到龙菲儿等人基本上就是这时整个山庄的实际掌控者。

        白小椿虽然是名义上的庄主,更多时候却只是个傀儡,有个装点门楣的身份罢了。这还得多亏了他原先散布自己是落难王子,占得了大义先机,否则这时估计连名义上的庄主都当不成。

        白小椿为了显示自己的存在感和地位,居中坐着一把木椅上,时不时风轻云淡的抿了一口被他白嫩胖手托在杯中的茶水,倒是十分的做足了自己一派庄主的范。

        可此时,无论是云笑天,还是站在他旁边的艾冰台,他们的目光都紧紧盯着一个格外醒目突兀的外人。一名佩刀的黑衣人,赫然正是曾经在矿洞中滔滔不绝的那个黑风沙盗头领。

        这头领,看着眼前人头攒动的热血少年,似乎是已经有点相信了白小椿之前散布的那番传言。

        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出有什么原因,能够让他近乎凭空的聚集起这么多看起来精神英气逼人的少年和少女。

        就在云笑天等人疑惑不解,不知道为什么要召集大家来到这里的时候。

        龙菲儿站在众人身前,等待许久后终于开口,说道:“闲话少说!那我就直接开门见山了!大家来到这里,都是为了一个目的,而现在我召集大家来这里,为的就是这个目的!”

        “明天,我们就准备拔寨起营,前往圣山。”

        “愿意一起走的,我表示欢迎。不愿的,恕不远送。”

        “等下集会后,大家去领取自己趁手的兵器!这一路不会太平,愿大家都能达成所愿!”

        龙菲儿此时看似严峻冷酷的盯着一群蠢蠢欲动的少年,强装出盛势逼人的模样,和云笑天在初螺号上初见时,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类型的少女。

        她明白在这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服他们的,只是还没有到那个图穷匕见的时候,只不过是为了共同的目标,大家维持着一个微妙的平衡罢了。

        现在合则两利,分则俱伤。

        真正到了那个所谓的炼狱之门的大门前,恐怕每个人都将会自有各自的打算,可不会谦让礼貌。

        毕竟,大家都是来此地参加星府别院测试的考生,本就是竞争关系,如果真能大家一直和和美美的,那才是奇事。

        紧接着,龙菲儿一指身边黑风沙盗的头领,说道:“我们名剑山庄,将和黑风沙盗结盟,而这位就是黑风沙盗派来的使者。”

        那黑风沙盗的头领,走进一步,又开始滔滔不绝的说着他的天下大义和他们黑风沙盗的崇高理想。总之,嚼舌如簧的诉说着圣城和圣山的残酷,而他们就是终结这种残暴统治的英雄。而现在,他们需要眼前你们这些少年英雄的帮助。

        云笑天不知道会有几人被他说动,毕竟能来到这里的人都不傻,自然没有那么轻易地被他空口打动,他心中的答案是零。

        他们和黑风沙盗合作,也不过是各取所需,通过黑风沙盗的力量借道圣山,再想办法找到传说中的炼狱之门,让他们可以完成星府别院的测试。

        至于黑风沙盗所说的天下大义,圣山上残酷的真相,和他们有什么关系,更是不会轻易地被此打动。

        毕竟,对他们而言,那一切都不过是些虚幻的泡影罢了。

        黑风沙盗的使者走后,整个名剑山庄像是被点燃了一样,似乎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潮红兴奋地笑容,对那将要来临的对圣山的战争充满了期待。

        他们大多对此早有准备,早就跃跃欲试,无奈时机不到,之前只好压抑着,等待着。

        现在时机终于成熟,来到这里二十多天,他们等的就是这一刻。

        对他们来说,经过了毫无头绪的迷茫和满场无聊的等待,现在只想这场该死的测试早点结束。

        就算是他们被一刀子剁了脖子,也比无休止的等待被人一刀又一刀的凌迟要来得痛快得多。

        谁也没想到,星府别院竟然这么霸道,不由分说的自作主张,当一报完名,就立马开始了这场测试。什么也没说明的,就把他们扔进了这里,让他们自己找线索,到处摸瞎。

        而这测试的时间,也是长得过分,即便是二十多天过去了,一切看似还是那么的遥遥无期。

        他们当中,不少人的耐心早就已经被消磨得差不多了。

        云笑天和艾冰台跟随在人群后面,为自己各挑了一把制式的长剑后,便回到了他们和老贾所在灶房。

        “你们要去圣城?”老贾问道。

        云笑天不答,看向这位神秘头发花白的削瘦老头,反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老贾指指灶房外,笑着说道:“外面都快吵翻天了,我又不是聋子,自然听见了。”

        老贾手上长满了老茧,拇指夹着中指和食指,握住微微有些红锈的火钳,夹住一块木炭,添进里面那口仅留着些橙黄火苗的土灶。

        他拍了拍手中老茧吸附而上的黑炭屑和灰尘,转身站起,抬头看向手中拿着剑的少年云笑天。

        他若有深意,又像是自嘲嬉笑的说道:“可别轻易挂掉,我可不想自己的手艺又这么快就失传了!”

        云笑天心中不解已久,直接的说道:“老先生大可去教别人,为什么选择的是我?”老贾,哈哈一笑,有点无奈的,说道:“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麻烦!我不是早说了吗?看你顺眼啊。”

        “更何况,就算去教,人家未必肯学,我一个灶房打杂的,可没什么人像你这么傻,会认真跟我来学些做饭切菜的本事。”

        “而且,你也是知道的,我的本事恐怕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学得会的。”

        “我们才是一类人!你迟早会知道的!哈哈哈……!”

        老贾随意一笑,看得云笑天直觉得高深莫测,神秘的其中又似乎带着些许满足的苦涩。

        云笑天虽仍是不解,但他看老贾那副兴趣缺缺的样子,似乎也不像是会再和他多说些什么。

        有时无意中看见老贾,他时不时的总会有一种胆寒心战的感觉。

        这些天以来,云笑天虽然不知多么的厌恶害怕对方,但也从未真正的相信他。

        也许……,是因为老贾对他太好了,而且莫名其妙,太没道理了。

        这个世界没有莫名其妙的好,有的反而有可能是你所不知道的别有用心。

        老贾不想继续纠缠在这上面,他岔开话题,慈祥又有些无赖的说道:“别想明天要走,就想不干活了!”

        “手脚麻利点,还不赶快……去干活!”

        一夜无眠。

        天高云淡,点点星光恍若一潭湖水,熠熠其辉,透过稀疏的薄薄云层,照入窗台。

        明天就要出发,虽有人仍未睡着,这时却也老实的仍躺在自己的铺盖中。

        整个山庄,仿佛都陷入了暂时的沉寂。

        似乎就连连绵微弱的虫鸣声,也显得格外的小心翼翼。

        老贾仍未睡去,此时他出了名剑山庄,来到一片幽暗的不大森林树丛之中。

        他偱着隐秘暗号,脸色淡漠冷酷,向着前面的黑暗走去。

        暗号的尽头,只见一人等候多时。他见到老贾,单膝跪地,沉声言道:“一切都在计划中,只是好像还有几位似乎还是不太相信我们。”

        老贾扶起那人,说道:“都和你说了多少遍,无需如此。”

        听到这人的汇报,老贾继而低头沉思,良久之后,双眉紧皱,像是一把老旧得铜锁,抬头言道:“对方的势力根深蒂固,我自知此事千难万难,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已经……,等不得其他人下定决心了!”

        “你做得很好了!只是我们别无选择罢了,只能拼此一搏!”

        “你回去吧!到时我自会出现!”

        那男子问道:“这里的情况如何?”

        老贾似乎难得的对这人相当的信任,不以为忤,平静的答道:“我已心中有数,你们无需担心。”

        望着那人离去的背影,老贾一声长叹,看起来颇为落寞,也不知在感叹些什么。

        他怔怔的静静站立在原地,抬头望着辽阔的星空发呆许久。

        一股无力感,倾泻而出,向他奔涌袭来。

        夜晚的山风,也好似更寒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