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 - 满级反派升级指南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演戏

第七十六章演戏

        “走啊。”

        夜景转过头叫正处于愣神状态的景清章。

        这家伙愣着干嘛?

        难不成这么快就吃醋了,不是吧,能耐力这么低的吧。

        那再激下去,岂不是要起身宰人了。

        景清章心里头在想宁樽这家伙在搞什么鬼,怎么突然一下子对夜景热情起来了,难不成这个烟花厂是个他编造来坑杀夜景的?

        三个人各怀鬼胎。

        宁家在商业办公区域这一块,一直是统一装修和布局。

        简单而又大方,只是如果宁那个字再小一点,或许会更加完美。

        “资料全放你办公位上了,等会一起吃个午饭吧。”宁樽歪过头看向景清章。“景先生要一起吗?”

        请吃饭?

        景清章微微一笑。

        “好啊。”

        “看来实验室的工作确实很清闲,我以前可是约了许多次您,您都说忙啊。”宁樽没想到这家伙这么能接招,这都跟着夜景,不会真的对夜景动了感情了吧。

        景清章眼神落在面前的账本上,宁樽请夜景吃饭?这一看就是鸿门宴,为了报复夜景抢他烟花厂?

        看来这里头果然有玄机。

        “你们这么说,我都有点饿了。”夜景放下手头的账本。

        “你不仔细看一看吗?万一我有遗漏呢。”宁樽的表情有些许不自然,做戏就要做的像一点,像她这样,一听到吃饭就忘记演戏的,一下子就会被人看出来的。

        “没关系,宁先生既然能摆在明面上,就肯定不会有问题。”他从夜景手里头拿下那刚刚又拿起的账本。

        “感谢信任。”宁樽示意往门口走,特定给夜景让开了路。

        景清章怎么如此不动如山的样子,看来自己得像点狠手了。

        夜景刚走出门,便觉得脚下一滑。

        宁樽唇角微微上扬,呵呵,自己的下属布置的倒是很快,接下来,该自己发挥的时候了,大步上前,一只手向前抄去。

        却拥抱了个寂寞。

        夜景凭借着自己惊人的平衡能力自己站好了?

        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凝结。

        这家伙要不要这么行。

        “地该拖了。”景清章走在了她的前方。

        宁樽快步追上了夜景,在她身边小声的说了个滑。

        “滑?”

        夜景有些许的不懂,当眼神看到宁樽做了个脚擦地板的动作之后,瞬间明白了过来,原来是这家伙布置的陷阱啊。

        可以啊,很懂。

        英雄救美这一出搞得可以。

        宁樽对着站在楼下的属下比了个姿势。

        属下立即会意。

        夜景大步流星的向楼下走,大有一种滑一跤就能屁股开花的气势。

        “你走那么快干嘛。”被超过的景清章问。

        “我饿了。”走慢了,滑倒的人不就是你了。

        她刚走过去,景清章便感觉脚下一滑,身体向后倒去。

        怎么我走前面,滑到的人还能是你。

        夜景脚尖一点,直接闪到了他的身后,一把抱住了即将倒向的他。

        他的脑袋轻轻的靠在夜景的胸膛。

        宁樽拳头微微握紧,不能错过这么多次机会,皮鞋试探性的往前一伸,直接来了个劈叉。

        夜景过去就是一脚,袭向即将表演一字马的宁樽,阻止了一字马的形成,不过阻止的位置不太对。

        她一脚横在了他的两腿中间。

        只见宁樽的脸蛋开始红了起来,他张开了嘴巴,疼得喊不出来,捂着自己的下半身缓缓倒了下去。

        “宁,宁樽。”夜景惊恐的捂住嘴巴,这把闯祸了!

        躺在地上直抽抽的宁樽,被人抬进了最近的医务室里。

        等他从疼痛中清醒过来时,景清章已经给他打完了麻药。

        他望着周遭简陋的医护设施,再看了一眼自己身上这用漂白粉飘过依然有残留污迹的床单,一股反胃感冲了上来。

        “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损伤,麻药过去之后,应该不会疼了。”景清章将脚下的垃圾桶踢到了他的旁边。“吐完再喊我进来。”

        夜景在门口来回踱步,焦急的像是在等待自己老婆生孩子。

        “没什么事吧。”她冲到景清章的身边。

        “有一点破损,没什么大碍,不过他的下半身要放至少两个月的长假,才能够重新工作。”

        夜景害怕的咬手,以前自己总说要剁掉宁樽的那个,可都是为了恐吓宁樽。

        没想到,他们第一次合作,自己就差点一脚踢爆他的“梦”。

        “别担心,有我在,我不会让他报复你。”景清章微微俯下身,面露笑意的看着她。

        夜景刚刚抬起头,就对上那宛若春风的双眸,长得可真特么好看啊。

        这句话还挺让人有安全感的。

        “我毕竟对他造成伤害,他报复我很正常,我让他踢回来也行。”

        夜景一脸求公平的样子,惹笑了景清章。

        “傻瓜。”

        那略带宠溺的语气,像是夏天的星冰乐滋润人心。

        不过这般美好的气氛,很快被一句夜景你给我滚进来所打断。

        “那个,我先进去了。”

        夜景说完这句话,也没等景清章同意,就一溜烟的钻了进去。

        此刻的宁樽已经撑着身体坐了起来,他衬衫领子大开,西服因为刚刚疼得打滚而显得极其凌乱,他那煞白的脸,仿佛被人凌辱过一般。

        “你刚刚经历了什么?”不是吧,自己在外面盯着呢,景清章就是好这口,也没有作案时间啊。

        “不是你搞的吗?”宁樽怒目看着他。

        “要不你踢我一脚吧。”夜景走到了他的脚旁边。“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还不是为了接你吗?”

        “呵呵,景清章是用手接,我就是用脚接,你是不是来耍我玩得啊?”宁樽拿起枕头就往夜景身上砸。

        “嘘嘘。”夜景害怕的冲到他的身边。“外面能听得见。”

        “呵,我都这样了,你以为我还会陪你演戏,你特么真当我是你能够随便差使的小弟,就算你是大小姐,在基地地位的排名上我都能让你给我提鞋。”

        夜景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张图纸。

        “把破纸拿开。”宁樽不屑的推开夜景的手。

        夜景摊开图纸。

        图纸上的字让他瞬间停了下来。

        c基地铁路建设计划以及石油买卖文书。

        宁樽抓着夜景的手,一把将她拉了回来。

        “你不是说这个是破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