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从长坂坡开始在线阅读 - 第0857章孙权:我意亲征襄阳(求月票)

第0857章孙权:我意亲征襄阳(求月票)

        形势逼人!

        虞翻知道自己要不盖章,那虞家的名声,算是栽在朱家和全家手里了。

        就算自己口才好,但也喷不过江东本地世家豪族,他们有的是办法摸黑你。

        这种事,他们擅长的很。

        尤其是迫于眼前的形势,自己还有别的选择机会吗?

        连亲儿子都不站在自己这一方!

        既然打不过......

        场上没有坚持太久,虞翻便不小心把印章掉到了儿子的脚下,高声嚷道:

        “我虞翻决不投降!”

        他就不信了,关平还能把自己杀了?

        特别是亲儿子还站在眼前呢。

        况且虞翻自认为追随孙策良久,绝不能轻易背叛江东。

        但是儿子若是有机会往上爬一爬,他是不介意再推一把的。

        虞泗神色自如的把脚下的印章捡起来,躬身递给关平。

        “少将军,敌军监军印章在此。”

        “我这个不怎么喜欢杀俘,人各有志,我也不勉强。”

        关平站起身来接过印章,哈了一口气,印在给孙权的捷报上:

        “说实在的,在我看来,这款章,可比虞翻你这个人有用的多。

        当然相对比较的话,你还没有死人对我有用。

        来人,且把他押进大牢内,好生看管。

        虞老四,这事你自己看着办。”

        “喏。”

        虞泗面带笑意的请自己父亲,进入大牢当中歇一歇。

        那必须得是超级豪华vip待遇,方显父慈子孝的本质。

        少将军说这话,虞泗便晓得自家老爹算是没有性命之忧了。

        处理完了虞翻的事情,关平随手把监军的印章放在矮案上,拿起给孙权的捷报仔细浏览了两遍。

        “接下来,是谁去给孙权献上此捷报?

        还得劳心把他给诓骗到江陵城来。”

        关平瞥了一眼朱据和全琮。

        眼前这俩人未来可是孙权的女婿,都是连襟,一个娶了孙鲁育,一个娶了孙鲁班。

        鲁班先嫁给了周瑜的儿子,然后改嫁了全琮。

        鲁育先嫁给了朱据,等他死了,改嫁车骑将军姓刘的。

        然后朱据和全琮二人分属不同党派,一个支持孙和,一个支持孙霸。

        最后这俩姐妹反目成仇,鲁班杀了鲁育。

        后全家子弟投靠司马家,全家被吴国皇帝诛杀。

        吴郡全家因此而衰落,再也不复辉煌。

        朱据当即站起身来拱手道:“少将军依我之见,莫不如就让全琮去送这份捷报。”

        全琮一下子就麻爪了,好家伙,到底是自己晚了一步。

        竟然被朱据他抢了先,把自己给推到坑里了!

        “朱老弟,为何不是你去?”关平看着朱据笑了笑。

        全琮暗暗点头,原来关平他心中有我。

        一定是想要拉拢我,要不然他不会主动说让朱据去!

        朱据却是微微一笑,他与关平合作良久,配合起来算计全琮,那简直就是欺负人。

        “少将军问的好。”朱据走了两步看着全琮道:

        “我朱家不受孙权的待见,特别是屡次与荆州发生交易往来。

        故而我去送捷报会引起怀疑,这是其一。

        其二便是全琮你曾经也向孙权上书,攻打荆州之事。”

        “我那是试探。”全琮急忙辩解了一番。

        “不管如何,你做出这番附和孙权的动作,他心中有你啊!”

        “孙权心中有我?”全琮一时有些不解。

        现在我要的是关平心中有我,而不是孙权有我!

        “虽然孙权先前没有回应你此事,但能接连攻克公安、江陵,取得这般大胜,是有你全琮的一份功劳的。

        以前孙权藏着掖着不敢说,现在由你去送捷报,合情合理,也会让他更容易相信。”

        全琮也点点头,如果这一切是真的,孙权必定会赏赐自己。

        可惜,这些都是镜中花,水中月。

        “少将军可千万不要泄露风声,否则不止我回不来了,全家也将会死无葬身之地。”

        关平点点头,反正搏一搏,博输了,不过是全家提前上路。

        赌赢了,那就是全家可以继续存在下去。

        “我会紧闭江陵城与公安城,不会让轻易进出,至于修船的工匠,我也让他们全都驾船赶到夷陵去了。”

        “那我就走一趟。”

        全琮把捷报裹好,又在外面仔细弄好防伪印章,作为封存。

        富贵险中求,他倒是愿意走一遭。

        “子鱼,帮我送一送全将军,给吴侯的见面礼也备好了。

        能不能抓住孙权,就指望着他了。”

        “喏。”

        待到四下无人后,朱据有些担忧的道:

        “关兄,我有些担心全琮他会叛变,届时我朱家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曹操说的一句话我很赞同,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关平安慰朱据道:

        “全琮麾下没有人马,再回到江东,从头开始,不知道要多少年呢。

        况且你兄长朱恒在军中颇有威信,麾下士卒怕是只听从他的调遣吧?

        无论如何,孙权在此时诛杀朱家或者全家,都是让自己更接近死路了。”

        关平顿了顿又道:

        “难道孙家在江东是次等大族,成了江东之主,悍然杀人全家,就不需要考虑其余大族的忧虑之心吗?”

        谁都不愿意自己的主公是一个嗜杀之人,一杀就杀人全家的。

        否则谁知道哪天就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孙策的教训才刚过去不到二十年,至今孙权也没有在军事上建立起足够的威信。

        想要接小霸王孙策的狠辣的班,怕是不太行呢。

        “再者,以孙权的疑心,既然蒋钦全军覆没,他同样会怀疑全琮,

        在这期间扮演的什么角色,故而尽管把心放在肚子里。”

        朱据点点头,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投降当内鬼,没得经验。

        ~

        孙权对于兵权很是在意,即使当初赤壁之战时,也不愿意把全部兵力交给周瑜。

        如今蒋钦虽然为他攻打荆州,但也只给了一办的士卒,另一半同样死死的捏在他的手中。

        打仗这游戏,虽然我孙仲谋玩的菜,但是我就喜欢自己带兵玩!

        江东战船航行很快,没有避着夏口的守军,便直接大摇大摆的越过夏侯,朔江而上,直扑江陵。

        在夏口驻军的冯习,却是知道,孙权如此大摇大摆的样子,必然是不会惧怕自己向襄阳以及江陵汇报。

        这说明少将军的计策已经起效了。

        在江面上,孙权根本就不把关羽麾下的水军放在眼里,又大军在握。

        他相信,徐盛足可以封锁汉水,阻止夏口的冯习给徐庶报信。

        冯习瞧着三岔河口,这里还被孙权留下了不少的战船。

        对于夏口形成包围之势。

        待到了江津,孙权便停留下,还没等再派人打探,便听手下汇报,说是全琮带着大都督的密信而来。

        孙权一下子就精神起来了。

        对于全琮,孙权是相当有着好感的,当初为了把关平开设的赌坊拿到手,全琮也是出了力。

        再加上全琮上了攻打荆州的奏表,自己为了以防泄密,故意不搭理他。

        现在蒋钦让全琮送信来,不用想,一定就是好消息。

        “见过主公。”

        全琮躬身之后,便掏出密信:“这是大都督让我送来的密信。”

        孙权虽然知道是好消息,内心欢呼雀跃,但面上沉稳的道:

        “有何难处尽管说,莫不是前方战事吃紧了?”

        全琮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斟酌道:“确实遇到一些小困难,但我军大胜了!”

        “大胜?”

        孙权当即就来了兴许,压制着兴奋的声音:“说来听听。”

        “在大都督蒋钦的率领下,我军接连攻克公安、江陵重镇,

        其中公安守将傅士仁被骑都尉虞翻说动献出城池,随军前往江陵,

        但是与江陵城守将虞泗见面时反悔,故而被斩杀。

        虞翻又说服其子虞泗向我江东效忠,只是江陵城中多有关羽死忠,故而厮杀惨烈。

        好在大都督力挽狂澜,平定城内叛乱。”

        全琮再次抱拳道:“主公,傅士仁首级在此。”

        “哈哈哈。”孙权终于是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

        公安、江陵两座重镇已经落入手中,只要拿下襄阳,那整个荆州,便归江东所有。

        至于荆南四郡,有的是时间去收拾。

        “恭喜主公,贺喜主公。”

        众将士脸上也是一片喜气洋洋之色。

        有了蒋钦送来的捷报,再加上盒子里傅士仁的人头在此,很难让人产生怀疑。

        傅士仁可是追随刘备的老人了,那分量极其重!

        “好,蒋钦与虞翻以及尔等皆是不负我望。”

        孙权乐不可支。

        这对于他而言,是他征战生涯当中,又一次重大的军事上的胜利。

        上一次如此重大,还是大都督周瑜打赢了赤壁之战,那么久远的战事了。

        孙权很快就下令大摆酒宴,先行庆贺一番。

        在酒宴之上,孙权抚着全琮的后背,搞得全琮紧张的不行。

        “子橫,你之前曾经跟我说过攻打荆州这件事,虽然没有回应你,

        但获得今日这样的成功,你的功劳大大的。”

        “主公,这都是作为臣子,我应该做的。”

        “好,我今日便封你为阳华亭侯!”

        全琮当即端起酒樽一饮而尽:“多谢主公。”

        “哈哈哈。”孙权再次大笑。

        痛快,孙权许久没有这番痛快了。

        原来胜利的滋味,竟然是这般的甘甜!

        “主公,我等理应立即发兵襄阳。”周泰首先就跳了出来。

        如此大胜,更是应该乘胜追击。

        先前蒋钦带领的那波人也已经立下了许多功勋,现在正是轮到他们再立新功了。

        朱然同样拱手道:“主公,理应趁着我军拿下二城,还没有走漏风声,及时向襄阳进兵。”

        对于朱然,孙权也是重点培养对象,是下一任大都督的人选。

        无论是胆略,还是守业都充足有余。

        “我意亲征襄阳。”

        孙权雄心万丈的看着众将,手里还拿着酒樽,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欢闹的宴席上,突然就变成了寂静的海洋。

        大家正开心着呢,怎么主公突然就说起让人不高兴的话题了?

        众将:数脸懵逼。

        全琮脸上露出喜色,还没得自己上谗言呢,孙权他自己就要求主动上钩了。

        诸葛瑾慌忙出列道:“主公理应在后方坐镇,不宜领兵出征,否则让大都督,朱将军等人羞愧而死。”

        张昭也同样出列劝谏,这个时候,主公就不要添乱了。

        孙权的雄心万丈一下子就被扑灭了。

        一个个的,怎么全都不相信我的统兵作战能力?

        周公瑾、蒋公奕能办到的事,难不成我孙仲谋就办不到吗?

        全琮见大家都在劝,他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子橫,你来说说。”

        这些人都不了解前线的情况,唯有全琮有认知。

        蒋钦如此轻易就连下两城,我孙权领兵十万,焉能拿不下一个小小的襄阳?

        全琮见孙权点了自己的名字,遂拱手道:

        “主公,关羽在前方与徐晃激战,曹军大军也在紧急救援当中。

        而且我认为,襄阳城之战必定会很艰苦,主公若是亲临前线,必定能够激励士卒。”

        啪的一声。

        孙权猛地的拍了下矮案,吓得全琮都懵了,莫不是暴露了?

        全琮心里嘣嘣跳个不停,脸上因饮酒造成的红色更盛。

        真的是第一次当内鬼,业务不熟练,全琮他现在极其不自信。

        “你们都听听,都听听!”孙权兴高采烈的道:

        “我亲自领兵就是为了,激励我江东儿郎,身为江东之主,焉能只坐在后面等消息?”

        “主公若是上了前线,才是最为叫人看轻。”

        诸葛瑾牢记鲁肃临终前的话,前往不要轻易让主公统兵作战。

        否则必会被敌所趁,寻找到薄弱点。

        “主公稳坐后方,一样可以稳住士卒军心,况且一旦襄阳城攻伐受阻,

        前线士卒知道后面有主公的大批援军,心中也不慌,士气更胜以往。”

        不得不说,诸葛瑾说的有几分道理。

        而且众将跟随孙权这么多年了,对于自家主公的统帅能力,那都是门清。

        主公可千万别去前方拖后腿啊!

        他待在后方才是最为稳妥的。

        要不然己方优势直接转化为劣势,那才是最为让人恼火的。

        可惜又发作不得!

        众将又是一阵好生劝慰,孙权才息了心中蠢蠢欲动的小火苗。

        “那就令义封与幼平二人,领兵二万前去支援公奕。”

        孙权愤愤不平的下了命令,然后拿着全琮的捷报,说是去换衣服(如厕),躲进后厅里生闷气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