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大家请我当皇帝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加饷

第二百七十三章 加饷

        “启奏陛下,新任兵部尚书杨嗣昌前来拜见!”王承恩恭恭敬敬汇报道。

        “哦?快快有请!”满脸苦色的崇祯皇帝不由展颜道。

        这些日子后金虽然暂且停止了进攻的劲头,然而诸贼纵横陕西、山西和河南三省,糜烂北方,实在是让他寝食难安,一宿三惊、噩梦连连。

        给事刘昌不停的弹劾原兵部尚书张凤翼,策划无功,坐失州县,以致顺贼占据河洛、南阳及汝州二府一州,逐渐壮大。

        初时,崇祯还不以为意。这些臣子的日常不是你攻讦我,就是我攻讦你,他早已经习以为常。

        只是张凤翼策划剿灭“顺贼”的方案,皆以破产而告终,也引发了崇祯皇帝的不满。

        刚巧那给事中刘昌声称“兵部尚书张凤翼推总兵陈壮猷,纳其重贿”,双方闹得不可开交。

        崇祯皇帝干脆将那给事中刘昌贬秩调外,将张凤翼外放担任宣大总督,而调任原宣大总督杨嗣昌任兵部尚书。

        崇祯皇帝朱由检临危受命,自十七岁登基以来,无日不忧虑关外鞑虏、关内贼寇。

        奈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大明正处于王朝末期,如同年迈老人一般。行事迟缓,步履维艰。

        朱由检空有一腔热血,面对一团乱麻似的政局,毫无头绪,却难以一展志向。

        他亟需一员得力干将辅助自己。

        其中杨嗣昌便是他精挑细选的助手之一。

        那杨嗣昌乃万历三十八年进士,先后历任户部主事、员外郎、郎中、新饷司郎中等职。

        后来他称病挂冠之后,开始留心边事,将自己在户部参与财政管理的经历编为《地官集》二十卷。

        崇祯还未登基之前,刚好看过此书,颇为赞赏他的才能。

        等到他登基称帝以后,先后历练他分巡汝州道、霸州道,整饬山海关内监军兵备道,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巡抚山(海关)、永(平府)等处地方提督军务以及兵部右侍郎兼宣大山西三镇总督等职。

        甚至连杨嗣昌父亲杨鹤在担任陕西三边总督其间,招抚神一魁失败,按律当下狱论死。

        素来刻薄的崇祯,也在杨嗣昌的请求下,赦免了他的罪过,以改戍江西袁州代之。

        如今杨嗣昌历练方成,虽然还有些许不足之处,只是形势危急,由不得他细细磨炼了。

        那杨嗣昌年近五十,正值不惑之年。吃得圆滚滚、胖乎乎,可惜经历了许多风霜,却是黑了许多。

        这黑胖子来到殿前,连忙前驱几步,叩拜道:“杨嗣昌得见天恩,不胜感激涕零,吾皇万岁!”

        “爱卿平身!且莫说什么万岁,我正值年少,已经两鬓斑白,状如老者矣!”九五之尊朱由检不由有感而发道。

        “若是群臣用命,君臣上下一心,百姓安居乐业。岂劳朕劳心劳力,心力憔悴耶?”

        “死罪死罪,臣恨不能为圣上分忧!”杨嗣昌本来打算站起来,闻言不由又跪下请罪道。

        “不干卿事,爱卿赶快起来吧!”崇祯连忙上前亲手将他扶了起来,问候道,“边地风沙颇大,爱卿受累了,倒黑瘦了许多!”

        “为主分忧,乃臣之本分,不敢言累!”杨嗣昌老老实实道。

        两人客套了几句,朱由检不由迫不及待问道:“如今北有鞑虏,内有顺贼,内外扰扰,海内沸腾,为之奈何?”

        “我听闻古人云:不为良相,即为良医,盖其理一也。”

        “夫天下形势,譬若人体。京师为其首,宣大蓟辽为其臂膀,中原之地为其腹心。”

        “如今形势是烽火出现于肩臂之外,乘之甚急;流寇祸乱于腹心之内,中之甚深。”

        “外患固然不可图缓,内忧更不能忽视,因为它流毒于腹心,如果听任“腹心流毒,脏腑溃痈,精血日就枯干。”

        崇祯皇帝为人不由毛骨悚然,连忙求教道:“先生之言,切中要害矣!我欲重振旗鼓,驱逐不轨之徒,还天下一个安稳,不知当如何应对?”

        杨嗣昌早就成稿在胸,闻言连忙高声应道:“臣有三策,以献陛下!”

        “先生请讲!”崇祯闻言精神一振,连忙正襟危坐,洗耳恭听道。

        “一曰:攘外必先安内。夫鞑虏者,芥蒂之癣;夫顺贼者,腹心之忧。”

        “自古以来,芥蒂之癣不足为惧,腹心之忧事关生死。”

        “夫后金立国已已经二世,非一日之功可以断绝;而顺贼占据河洛不及一年,当趁其未稳,发大军一举荡平,以免其势大难制矣!”

        “故而我建议陛下,当北和后金,以稳其心;专心致志,集中兵力,一举荡平顺贼!”

        “哦?”崇祯闻言脸色一变,面带不愉道,“鞑虏杀我百姓官吏,占我土地,掠我财货,此愁不共戴天,岂有议和之论!”

        “事急从权耳!”新任兵部尚书杨嗣昌闻言连忙劝慰道。

        “待贼寇灭亡之时,便是对鞑虏开战之时!”

        崇祯一听,不由皱了皱眉头道:“那你继续!”

        “是,二曰:足食然后足兵。如今朝廷粮饷不足,虽有精兵悍将,难以尽数剿灭贼人。”

        “待到粮尽,官兵反倒不得已退兵,实为咄咄怪事!”

        “臣议选练精兵一十二万,其中步卒七万四千人,骑兵三万六千人,足以应当顺贼、鞑虏之患。”

        “费将安出?”你话说得好,钱从哪里来?

        崇祯又不是傻子,难道他不知道要选练精兵强将,应对鞑虏贼寇吗?

        要做什么不是问题,问题是如何去做。

        “臣议加饷银二百八十万两,分别从均输、溢地、寄监学生事例、驿递四处打算。”

        “若再不足,又当如何?”崇祯两眼一亮,好像看到了一丝希望。

        “当从御倭、御虏例,再行加派‘剿饷’、‘练饷’!”杨嗣昌斩钉截铁道。

        “这……百姓会不会税赋过重?”崇祯迟疑了一下,他当初虽然立志要做尧舜之君,奈何形势比人强,登基不久便恢复了“辽饷”加派。

        如今听闻杨嗣昌又要加派饷银,也有几分迟疑。

        “事到如今,为不得已,也只好苦一苦百姓了!”杨嗣昌也叹息道,“我等一心为公,想必天下百姓也会理解陛下的苦衷!”